第八十七章 反客为主,可爱纯情(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凰是那种会委屈自身的人么?

显然不是。

眸光一闪,原本抚在顾月卿脸上的手忽而扣上她的后脑勺,唇一凑近,就含着她的唇瓣轻轻吮吻。

血腥味在唇齿间弥漫,更增一抹疯狂。

趁着她微张着口呼吸之际,滚烫的唇舌就入侵她的领地,方要细致品尝她的甜美,马车便突然停住。

接着,马车外传来翟耀的声音:“王爷、王妃,王府到了。”

两人皆是一顿,彼时他灼热的舌还缠着她的。

迷离的神智被惊醒,君凰惊慌的从她檀口中退开,站直身子急忙倒退一步。见她红肿的唇瓣上还有血迹,顿了一瞬,又快速上前弯腰伸出舌尖将她唇上血迹卷入口中,罢了弹跳一般的退开。

却因着动作太大不小心撞到身后的马车壁,发出“砰”的一声大响。

马车外翟耀听到动静,忙问:“王爷,发生何事?”

君凰面上泛着一抹不正常的红,听到翟耀的声音,脸忽地转黑。

这个话多的侍卫!

顾月卿本还在他反客为主的狠吻中晃神,正被他吻得呼吸不畅两颊滚烫之际骤然被人打断,那一瞬她是懵的,因为她的舌尖正被他卷着。

正不知作何反应时,他便将她放开,还没反应过来他便又凑过来舔舐她的嘴唇。

她本意是以血液唤醒他的神智,若非她手腕上着药,她会选择将包扎好的白纱扯开直接将伤口撕裂而后凑到他唇边,无奈伤口上有伤药。

那般境况下也不允许她再割开另一只手腕,唯有咬破舌尖将血液送到他口中。

岂料后来竟变成……

闯荡江湖多年,她虽未与男子亲密接触,却也知晓男女之间那些事,毕竟天下之大,万毒谷那般多据点,总有一两个设在诸如青楼这类地方。

纵是如此,她也仍不知亲吻还能如此痴缠。

那般气息交错蚀骨纠缠的体验,她从未有过。恍恍惚惚间,感受着彼此的存在……

想着,顾月卿滚烫的面颊更加红晕。

心底也是滚烫一片。

愣神之际听到君凰后背撞上车壁的动静,那声音她听着都觉得疼。

迟疑半晌,稳住心绪,尽量让声音听起来正常些,“王爷没事吧?”

然话出口,不止她,连君凰都愣了一愣。

自来空灵悠远的声音,这番却变得软软绵绵,仿若娇嗔般格外的撩人心弦。

“没……没事,我……本王还有些事要处理,王妃自行回青竹院,晚间时候本王再去陪王妃用晚膳。”

话落人便已快速转身撩开车帘,却是直接使出轻功跃入王府。

“王爷……”跳下马车候着的翟耀刚看到君凰走出马车,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见一道暗红色的人影从半空跃过。

翟耀木块一般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一抹愕然,完全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都到了大门口,王爷怎不直接走大门反而跃过半空入府?莫不是有什么急事要赶着去处理?

但也不至于连个交代他的时间都没有吧,王妃尚在马车中,难道王爷就这般丢下王妃不管?

想不透,翟耀倒也懒得深想,对着马车恭谨提醒:“王妃娘娘,王府到了。”

马车中,看着君凰如此仓皇的离开,顾月卿适才的羞涩便瞬间烟消云散,唇角弯起一抹细微的弧度。

果然,君凰瞧着冷戾杀伐,内里却格外的可爱纯情。

听到马车外翟耀的喊声,内功运转一个周天将面上绯红压下,才缓缓起身走下马车。

想是担忧她的身子状况,秋灵早早候在王府大门外,见马车停下便快步朝这边而来。与翟耀一般,见着君凰掀开车帘正要行礼,便见他闪身消失无踪。

蒙圈的同时,秋灵还是朝马车这边而来,待瞧见顾月卿打开车帘走出,忙迎上去朝她伸出手,“主子。”

顾月卿将手放在她手心,就着跳下马车。

秋灵突然盯着她的脸打量,“主子,您没事吧?奴婢怎生瞧着您的面色有些不寻常?”

顾月本就担忧旁人看出点什么,秋灵却还这般问,一时间面色才是真的不寻常。

好在她素来情绪不外露,“无碍,走吧。”

举步当先踏上王府大门前的石阶。

秋灵还是不大放心,主子今日一早才放过血,快步追上去,“主子,您当真无事?”

突然捕捉到顾月卿嫣红水润的唇瓣,竟是比平日里上唇脂后还要美艳。

平添三分妩媚。

秋灵一愣,“主子,您的唇……”

顾月卿脚步一顿,面色一僵。

却听秋灵接着道:“您是换了新的唇脂?”

“嗯。”有那么一瞬,顾月卿眼角抽了一下。

是她想太多了,秋灵就是个小丫头,哪能想到那许多。

却是忘了秋灵与她一般大,又常年跟在她身边做事,她见识过的许多东西秋灵自也见识过,甚至有些东西秋灵比她更清楚。

以顾月卿的脾性自不会去做那等偷窥之事,秋灵却没少在出任务时与小姐妹一道爬到房顶掀瓦片偷看人家闺房情趣。

看着顾月卿的背影,秋灵展眉一笑,快步跟上去。

她大抵知晓适才王爷为何那般匆匆离去了,不错,进展还挺快。都没用上她出马就这般,很是让人欣慰。

别瞧着主子做事沉稳为人冷静,其实面皮薄得很,她纵是看破也不能说破,不然主子恼羞成怒许真会将她打发回去。

*

月华居。

使着轻功的君凰直接朝月华居内院而去,未走正门,而是从窗户跃入,一头便扎入烟雾缭绕帷幔散落的温泉池中。

整整一刻钟方从池水中出来。

“哗啦”一道水声响动,便跃出水面落到温泉池边缘,半身没入水中,就这般撑着双手慵懒靠在温泉池边缘。

彼时他身上长袍及一头墨发皆已湿透,因着适才跃出水面的动作,衣衫有些松散,束在发上的发带也不知掉在何处。

微微敞开的衣襟,隐隐可瞧见他精壮的胸膛,湿润的墨发还滴着水,透着几许不羁。

良久,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轻轻抚上浅薄红润的唇瓣,唇角一扬。

霎时间,邪肆靡魅,天地失色。

------题外话------

*

二更毕,明天见。

自己明明是想写那种家国天下的宏图霸业,怎么写着写着就成了细腻的儿女情长呢~(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