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子御提议,两人到达(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景渊那人,纵是脾性怪异些,待谁都不甚和善,却不会看着皇上病情加重无动于衷。”

周子御在药王山拜师学医十年,君凰在药王山跟老药王习武五年,两人是旧识,又是表兄弟。虽则君凰因着目睹一场宫变,再经历一场万毒池中万毒蚀身的九死一生后性情大变,五年的时间相处下来,周子御又是个话多开朗的性子,这般两人的感情自是旁人比不得。

否则也不会在其他人都惧怕君凰之时,周子御还经常出现在摄政王府。

在周子御看来,君凰就是个面冷心热的家伙,虽则被君凰欺压多年,那所谓的心热他也从未见过。

“景渊是怎样的人,本宫与皇上都很清楚,皇上只是不愿再给他增负担,也不忍将君临丢给他一人。”

她很想自私的就这般什么都不管不顾带着皇上离开,但在她眼里,景渊终究是弟弟般的存在,皇上不愿景渊一人承受所有,她又何尝愿意?

所以才会与皇上商议,将名声在外又出身高贵的倾城公主赐予景渊为妃。

说来君临为战胜国,若不同意,天启也不必送来和亲公主,毕竟是君临提条件由天启来满足。

倘若这次天启那边送来的不是倾城公主,而是旁的人,这场赐婚也必然不成。

会想着给倾城和景渊赐婚,还是源于少时母后的一句玩笑话。

彼时景渊不在,就她和君桓在母后身侧。

母后道,待将来他们长大,便给她和君桓赐婚。至于景渊,他与天启国倾城公主生辰为同一日,是为缘分又身份相当,届时便为景渊到天启求娶倾城公主。

那时年幼不觉为真,而今物是人非,旧人提及之事总归意义不同。又想着倾城公主流落在外多年,当是并未沾染许多娇养公主的陋习,加之当年倾城公主小小年纪便有着容色无双聪慧过人的美名,当是配得上景渊。

故此才未对天启送来和亲公主一事有任何意见。

原以为景渊不杀倾城,还允倾城好好活着是因着她早前让人给他传去话。自宫宴那日在御花园遇见,听他的言辞方知,他留着倾城并非是她的缘故。

这才更加放心。

纵是想不透景渊因何如此,倒也总好过他对任何女子都不上心。

有一人陪着,她与皇上即便离开,景渊也不至于孤单。

周子御看到君桓苍白着一张脸还咳个不停,心有不忍,“皇上想让景渊接下这皇权,其实不是没有法子。”

君桓闻言,突然双眸一亮,“什么法子?”

皇位早晚得交与景渊,他也一直在想究竟什么理由才能让景渊更容易接受,然想了这许久,仍未想出一个行得通的。

景渊甚至连一个静下心来好好说话的机会都不愿给他。

周子御挑眉,“皇上可从摄政王妃身上着手,或许由着王妃来劝解景渊,会更有成效。”

君桓与孙扶苏对视一眼,皆有不解,“倾城公主?”

孙扶苏又道:“子御何出此言?”

她是知晓景渊待倾城不同,却不知究竟不同到何种程度。

恰是此时,一直伺候在君桓身侧的刘公公进来通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摄政王和王妃到了。”

君桓和孙扶苏先是一愣,而后便是一喜。

这么多年,哪一次召见得景渊搭理过?如今单独召见倾城公主,他竟是跟了过来!

周子御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皇后娘娘此番可是已明白子御为何这般说?”

君桓笑骂一句,“朕这皇弟,难道还怕朕与皇后对他的王妃做什么不成?竟是丢下国家大事不处理也要陪着人过来!”

话是这般说,面上的喜悦却半点不掩饰。

“宣!”

“是。”刘公公应声退下。

*

摄政王府的马车一直到御书房外方停下。

君凰看着躺在他腿上继续睡着的顾月卿,并未将她唤醒,也没有下马车的意思。

赶车的是翟耀,君凰没有命令,他便也守着马车不动,就这般抱着剑背靠着马车闭目小憩。

翟耀是君凰的近身侍卫,自来冷肃着一张脸,杀人手起刀落的事没少做。就这般闭上眼,守在御书房外的内侍宫婢便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惊扰到那马车上的主人被这侍卫一刀斩杀。

是以这一等,又是半炷香时间过去。

马车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内侍宫婢,就连当初被打发去摄政王府传赐婚圣旨,伺候在君桓身侧的总管太监刘公公也已吓出一身冷汗。

心中直叹息,摄政王难得入宫,这一入宫就将人吓得半死,还不如一直不来。

马车外水深火热,马车内却安静闲适。

紧闭着眼的顾月卿忽而眉头轻皱,阖上的眼眸缓缓睁开,恰撞入君凰深不见底的赤眸中。

他松散的墨发随着微微垂首瞧她的动作,有大半从他肩头顺着暗红色的袍子滑到身前,配以他妖冶的面容及深邃柔和的眸光……

让人不由得便被惑去心神。

他这般相貌,全然当得起一个天下无双。

猛然发觉两人此番姿势,她竟是头靠在他腿上,他一只手揽着她的后脑,像是怕骨头咯到她一般,另一只手则握着她的手指。

在她睁开眼那瞬,握着她手指的手轻轻揉捏,一股莫名的感觉便漫延至全身,吓得顾月卿一个翻身险些跌下软榻。

好在君凰眼疾手快的又将她捞了回去。

“身子不适,乱动什么?”语气透着冷厉。

像是发怒?

君凰怎能不怒?他不过在她睁开眼时,看到她美眸中闪过一抹错愕和惊艳,同时还透着少许刚醒来的迷蒙,一时看得入了迷……

竟叫她险些滚下软榻。

这番若是跌下去,就她如今这副弱身板,还不得磕着碰着?甚至有可能会受重伤。

他怒她刚醒来不安分,更怒他竟是险些让她在他眼皮子底下受伤。

顾月卿还真不敢再动,“王爷,我这是……”

她记得适才还坐在椅子上与他说话来着,怎生就晕了?

那她晕倒这期间,他可有发现什么?

一看,左手正被他握在手心,顾月卿一颗心提到嗓子眼。

不过他面色无异,应是没发觉?

“王妃体弱,加之适才喝的汤药有助眠之效,便睡着了。”

“原是如此。”

正欲要起身,却使不上劲,君凰见状忙扶着她的后背,就着将她扶坐起来。

顾月卿有些不自在,面上却镇定如常,“敢问王爷,可是皇宫已到?”

“嗯,此是御书房外。”

“啊?”顾月卿一讶,“那你怎不将我叫醒?”

这话说得极是自然,她未察觉,却让君凰微微愣住。

半晌道:“见王妃熟睡,本王不忍吵醒。”

顾月卿微囧。

“……先去见皇兄皇嫂吧。”也不知马车在御书房外停了多久。

这可是御书房,四下定然有不少人……

越想,顾月卿面颊就越红。

刚要起身下榻,却发现脚上没有鞋子,侧头一看,那整齐摆在软榻前的绣花鞋不是她的又是谁的?

所以……这是……是他帮她褪的鞋?

单是想想,顾月卿心都颤了颤。

权势滔天,俊美无双,名震天下的君临摄政王,给她褪鞋了?

如此境况,便是自来冷静睿智如她,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却不待她多想,他当先从软榻上下去,快速穿好鞋便蹲下拿起她的绣花鞋往她脚上穿。

动作极快,待她反应过来他已给她套上一只鞋。

忙整个人跳下软榻,也顾不得有一只脚未着鞋是否失礼,“王爷,我自己来。”

身子极弱,又因着动作大,晃晃悠悠险些摔倒。

被他扶着又坐回软榻上,不容质疑的眸光落在她脸上,“好好坐着。”

顾月卿便莫名的不再动。

也不知是真的被他的语气所吓,还是被他的举动所惊。

待鞋穿好,他竟是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就这般准备下马车。

顾月卿是真的惊到了,舌头都有些打结,“王……王爷……我……我自己走。”

这可是在皇宫中,四下都是人,被瞧见像什么话?

------题外话------

*

二更晚点,好几拨朋友打电话喊吃饭,拒绝了几个,实在拒绝不了,就出来了,二更等不了的话明天来刷哈,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