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君黛知情,万分痛心(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博侯府。

御景园。

周子御的院子。

房间中,周子御召来婢女为春蝉清洗伤口并换了衣裳,方才给她上药。

看着细致给春蝉上药,神情紧绷的儿子,君黛眼底带着少许疑惑。

她之前以为儿子待春蝉这丫头不同是因为上了心,可此番瞧着,好似并非如此。

他待春蝉确有不同,但似乎又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不同,具体不同在何处,她也说不上来。

待到周子御给春蝉上药包扎好,君黛方开口询问:“子御,你让母亲过来,是有何事要说?”

周子御给春蝉掖好被子,方从她枕头底下取出一物,摊在手心,“母亲,您瞧。”

君黛一愣,“这……这玉佩是你……”话未说完她便止住,因是她瞧见周子御腰间还好好的挂着一块玉佩,而他手里这块分明沾染了少许血迹。

君黛有一瞬回不过神,看看玉佩,又看看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春蝉,目光落在她那张苍白的小脸上。

良久,她才颤着手从周子御手里接过玉佩。

这是皇兄给她的陪嫁,她绝对不会认错。

周子御将他那块也取下递给她,君黛将两块玉佩放在手心,良久,素来温雅端庄不失气度的长公主红了眼眶,泪珠缓缓往下掉。

“子御……她……她是……”声音有些颤,说不清是惊喜还是不可置信。

“母亲,早前儿子便发现这小丫头的眼睛与儿子的尤其相似。”

听到周子御的话,君黛仔细一回想。难怪她自打第一眼见到春蝉便心生好感,坚持要将她买回府中,却原来是因着春蝉的眼睛与子御的极是相像,方让她觉得十分亲近。

兜兜转转,原来竟是……她自己的女儿么?

“母亲,儿子自打瞧清这丫头的样貌,便对她有种不一样的情感,不管您信不信,儿子确信她才是我的亲妹妹。若您不信,儿子这便可为您与她做滴血认亲。”

君黛连连摇头,低低抽泣,“不,不用。”

这些年她待春蝉本就如亲女,此番让她去给语儿送膳食也是没有法子的事,语儿已好几日不曾进食。

可此番君黛无比后悔,若非她今日让春蝉去给语儿送膳食,春蝉断不会受如此苦。

还有在这过去的八年,她将春蝉安排去伺候语儿,明里是对春蝉的照顾,可这些年语儿对春蝉的欺压,她都知晓。

想着仅有春蝉一人能坚持伺候语儿,语儿也只在言语上对她多加责骂,并未真正动手,为着能有一个同龄女孩儿陪着语儿,她便未将春蝉调开。

所以,她这些年竟是让自己的亲生女儿鞍前马后的伺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吗?

君黛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周子御忙扶住她。

君黛却满是自责,“子御,我……我竟让她吃这么多年的苦,当年她险些被人卖到勾栏院那种腌臜之地,若非我恰巧路过……”

君黛根本不敢再想下去。

周子御将她扶到床榻边坐下,宽慰道:“母亲切莫太伤心,这也不是您愿意看到的,眼下重要的是查明当年真相。”

提起当年,君黛带泪的眸子就划过一道冷光,“当年真相?自当要好好的查!”

难怪适才看到春蝉受如此重伤,侯爷会那般反常,甚至不惜扇了语儿一巴掌……不,她不是她的语儿。

侯爷甚至还威胁,倘若春蝉有个大碍,定要让周花语偿命。

若非有缘故在,凭着侯爷这些年对周花语的纵容,怎会说如此狠话?

侯爷骗了她!

周子御拍拍她的手背,“母亲莫要着急,这件事儿子会派人去查清楚,或许……父亲有什么难言之隐。”

君黛苦涩一笑,“你也瞧出你父亲的不寻常?”

周子御轻轻点头,面上情绪亦是十分复杂。若是可以,他并不想此事与父亲有任何瓜葛。

从小到大,父亲对他便是百般严厉,却从不会让他觉得父亲遥远不可靠近。将他送去药王山学医,父亲还常于百忙之中抽空去探望他。每每见面除却询问他的近况,并不追问他所学如何,反而会带些新奇玩意给他,道是让他劳逸结合。

他对父亲极是敬重,委实无法想象敬重多年的父亲会是抛弃亲女之人。

“难言之隐?有什么难言之隐比亲生女儿更重要?竟是让本宫养着别人的女儿这么多年,却让自己的女儿吃苦受罪!不论有什么难言之隐,都不可原谅!”

房门外,周予夫正欲踏进来的步子猛地一顿,僵硬的站在原地。

他站了许久,最终化作一抹苦涩的笑踉跄转身离开。

屋中,坐在床榻上的君黛手抬起又放下,抬起又放下,始终不敢落在春蝉脸上。

感觉全身都在颤抖。

差一点,差一点她亲生女儿就死在她眼前,而她竟连女儿都未认出来。

怎么能原谅!

君黛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女子。高贵的出生,一场谋反叛变她因前往药王山探望儿子而侥幸躲过一劫,皇兄皇嫂及其他亲人都死了,活下来的两个侄子一个体虚病重,一个性情大变,唯独她好好的未受到任何伤害。

还有一心一意待自己的丈夫和一双出色的儿女,她成为君都所有世家夫人艳羡的对象。

哪个世家大族的掌家人没有个三妻四妾?唯独京博侯府后院独有她一个女人。

她也一直以为自己是幸福的,而今却来告诉她,与她感情笃厚相扶持走到今日的丈夫,竟是骗了她这样一件大事。

说什么玉佩被手脚不干净的婢女盗去,说什么晋嬷嬷和金嬷嬷都不在有他守着女儿断然不会出差错,果然还是她太天真了。

可是即便如此,她心底深处还是不愿相信,与她相知相伴多年的丈夫会欺瞒于她。

见她情绪波动太大,周子御恐她会出什么事,便试着唤了一声:“母亲。”

纵是母亲会受到伤害,父母的感情会有龟裂,周子御也不后悔将这件事直接说出来。

因着这是他们一家人欠妹妹的。

“母亲没事,不必担心。先去为春蝉熬药吧,这里母亲来照看着。”

周子御见她好似当真没有大碍,犹豫一会儿便道:“那好,儿子这便去熬药,若母亲累了,可到旁边的软榻上休憩,唤个丫鬟进来守着便是。”

“好,你且去吧,定要将你妹妹的伤治好,便是个伤疤也莫要留下。”

“儿子明白。”

周子御离开,君黛终是颤着手抚上春蝉脸颊上刚结痂的伤口,再看她额头上的伤痕,一滴泪滑落而下。

“你且放心,母亲断不会让你这些年的苦白受!”

------题外话------

*

明早七点半见。

明天又是我凰和卿卿的腻歪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