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颈间咬痕,匪靡之色(一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君凰薄唇微抿,眸色赤红如血。

良久,缓缓抬手抚上她颈间那道咬痕。

顾月卿本还在这微妙的气氛中恍惚,脖颈上却突然多了一抹冰凉的触感。骤然一惊,快速从君凰怀里退开,甚至使出少许内力,若这般退开开,定然能第一时间跳下床。

无奈君凰扣在她腰间的手太紧,她又被拽了回去。

“王妃别动。”他的声音低沉黯哑,温热的气息碰在她耳上,顾月卿能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唇离她的耳朵极近,稍一动作便会碰到。

脖颈的咬痕因是用着她自己配的伤药敷着几日,比普通伤药效果要好上许多,是以这些时日过去,便已开始结痂脱落。为不影响伤口恢复,她自昨日便未再将之前的面皮贴在脖颈上做掩盖。

伤痕其实已没那么明显,若非靠得极近断然不会发现,可此番,她因着神智恍惚竟忽略了这个问题,让君凰一再靠得如此近。

想来若非早前担忧她的状况,他必然早便发觉。

而今他既是发现,她又当作何解释?

退不开,逃不掉,避不得。

疤痕虽已结痂脱落,到底还未好全,本就有些痒,他冰凉的指尖再这般摩擦,那淡淡的刺激让顾月卿整个人不由僵住,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放。

声音轻颤,“王……王爷,我……”

她话还未说完,声音就猛然止住,美眸微睁,是不可置信。

颈间不再是冰凉的触感,而是温热,夹杂着少许水汽和温软。

顾月卿紧绷着身子,然她越是紧绷,他的唇吮着她脖颈所带给她的感官刺激便越清晰。

舔舐吮吻。

酥酥麻麻。

她直觉该将他推开,却不知为何并未如此做,许是担忧他追问这道伤痕,亦许是其他。

太过复杂,她说不清究竟是什么。

他吻得很轻,像是怕弄破那刚刚结痂脱落的伤口。

顾月卿双拳紧握,干脆阖上眼眸别开脸,轻咬着唇瓣,尽量让自己忽视颈间的触感。

然她愈是忽视,那感觉就愈是清晰。

时间不知不过去多久,他终于停止动作,温热柔软的唇却未移开,而是贴着她的耳珠,声音有些沙哑,却透着另一种不同的诱惑,“王妃的味道果然极好。”

顾月卿心头一跳,面颊绯红。

他怎么……原以为他会质问,他却是半句不提她颈间何以有咬痕之事。

莫不是他并未瞧见?

显然不是,那他又是为何?

他的唇还贴着她耳垂,温热的气息吐出,暧昧横生。

早不知何时他另一只手也扣回她腰间,就这般拥着她。

粉色的帷幔,海棠色的床铺。一人倾城的面容因微微泛红透着少许魅色,一人赤红的眸子微眯,如妖的面容上,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两人紧紧靠在一起。她微侧过头,露出纤细白皙的的脖颈,他微微垂头,唇仿若落在她粉嫩的耳珠上。

远远看去,唯美而匪靡。

良久,他轻唤:“王妃。”

顾月卿的心又一颤,“嗯?”

他却不再言语,而是埋头在她颈间低低的笑起来。

他笑了许久,她能感觉得出来,他很愉悦。于是素来冷清的她,朱红的唇微微弯起一抹弧度。

想那许多作何,总归他眼下是开心的,她也不讨厌他如此待她。

他既是不追问,她便当作他未发觉就是。

他与她说过,他们是要过一辈子的。一辈子如此长,有些东西不可能一直能瞒着。

他此番不问,那待他想问时她再告知他便是。

良久,君凰终是将脸从她颈间移开,起身轻轻扶着她躺下。他站在床边,拉着被子给她盖上,而后抬起修长的手将她散在脸上的几缕发丝拿开,唇角擒着柔和的笑,“王妃身子弱,好生休息。”

顾月卿看着他,不语。

君凰却从她美眸中看出一抹别样的情绪来,轻笑着坐回床榻上,抬手抚上她微烫的脸颊,“王妃不必害怕,本王看着你睡下再离开。”

顾月卿嘴角微微一抽,害怕?

也不知他是从何处瞧出来的她害怕。

倒是未反驳他的话,缓缓阖上眼眸,她其实有些疲累。

君凰就这般看着她绝美的睡颜,直至平稳的呼吸声传来,他方轻轻起身,弯腰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才不舍的转身离开。

若非此番有事要去处理,他断不会将她一人扔在此。

秋灵候在门外,一见君凰出来便要蹲身行礼,“见过……”

却被君凰一个眼神止住,他放低声音:“王妃已睡下,莫要将她吵醒,你在此处守着,待王妃醒来便告知她本王有公务需处理,晚间再来看她。”

“晚膳不必备着,本王会着人送过来与王妃一道用膳。”

秋灵一愣,晚间还要过来?

不过想想,左右她是要撮合主子与摄政王的,他们多相处些也好,再则若王爷偶然发现王妃以血给他入药,由他开口阻止定然比她这个属下管用。

虽则主子为王爷解毒不得不以此方法,但怎么着也得将身子养好些才成,若长此下去,怕是王爷的毒没解全,主子却有性命之忧。

长年累月积下来的毒性,又岂是一朝一夕能解?王爷既是能坚持这许多年,又如何不能再多坚持些时日?

主子终究是太心急了。

想来主子也是不忍王爷再受毒物折磨吧。或许,主子对王爷的在意,怕是早已超出她自认的还一个救命之恩。

微微拂身:“是,王爷。”

*

月华居。

君凰方一回去便让翟耀召来几名暗影卫。

暗影卫不同于普通暗卫,乃是君凰秘密培养的一支队伍,专司暗杀和情报收集。分派到各国,虽不过千人,却能以一敌百。

翟耀面上是君凰的近身侍卫,暗里却是暗影卫统领。

“属下等见过王爷!”

书房中,约莫十名暗影卫单膝跪下,他们身上皆着黑衫,脸上皆覆面具。衣衫齐整,面具不同。

“天启的人何时离开?”君凰赤眸中隐着一抹肃杀。

翟耀双手向前一握,“回禀王爷,三日后。”

君凰慵懒靠在主位的大椅上,暗红色的长袍铺陈,过腰墨发松散散落,整个人透着一股邪,又含着一抹冷。

轻轻敲击大椅扶手,发出“叩叩叩”的响声。

“着人准备,待他们一离开君临地界,杀!此次本王要让那天启少将军再不能活着回到天启!”

众暗影卫应:“是!”

而后齐齐消失在书房中,真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君凰扫向一旁的肖晗,“管家。”

肖晗上前,“王爷请吩咐。”

“待天启使臣离开,便将王妃的那些陪嫁宫婢内侍处理了。”

肖晗心下一怔,王爷的处理不就是……杀?可那毕竟是王妃的陪嫁侍从,若王妃往后责问……

虽则王妃说过那些不是她信任之人,但保不准往后王妃忽然思念旧国,欲要寻那些人来伺候,届时不知会否怪责王爷。

不过想归想,肖晗还是无条件的服从君凰的命令,“是!”

迟疑半晌,问:“王爷,此事可要告知王妃?”

君凰赤眸一顿,“暂且不必,待此事了结,本王自会与王妃细说。”

“另外,着人准备晚膳,晚间送去青竹院,本王要与王妃一道用膳。”

既是吩咐肖晗,翟耀便知是正常的饭菜,而非王爷平日里下有剧毒的。

“是。”

肖晗方一应声,便又听君凰道:“再熬制一碗滋补的汤药。”

“是。”

肖晗不会多问,只需照做。

“翟耀。”君凰淡淡睨向一旁的翟耀。

翟耀恭敬弯腰,双手握着配剑,“属下在。”

君凰又轻轻敲击着大椅扶手,眸中情绪莫测难明,“着人查一查王妃这九年身在何处,都经历过些什么。”

翟耀和肖晗皆是一愣。

查王妃?王妃不是流落在外得天启皇城寒山寺下的农户收养?因早年磕到头失了记忆,故而不知身份和来处。不久前又一次磕到头忆起往昔,方回的天启皇宫?

不管是天启帝还是他们,查到的都是如此结果。

难道还能有假?

不过王爷既是有此一问,必然有王爷自己的道理,毕竟单从王妃能解王爷身上的毒来看,便知她并非表面看到的这般。

“是,属下这便去安排。”

“此事交由暗影卫来办,让他们小心行事,莫要让任何人察觉,尤其是王妃。”

“是,属下明白。”

“都退下吧。”

翟耀和肖晗应声退下。

君凰开始翻阅堆在书桌上的奏折和孙廉承送来的军中密报。

------题外话------

*

着一章写了三个小时,简直慢得~

真的是卡顿卡顿的些~

好在比其他章节字数更多,内容更刺激,哈哈哈

*

二更不定时,晚上八点来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