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君凰喂药,气息纠缠(二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灵自然是震惊的。

万毒谷缜密情报网都查不到半分有用讯息的君临摄政王,在君临权倾朝野,从不给任何人面子,便是皇帝的面他也敢驳。

这样一个人,据闻凶残如斯,而今他却是要做服侍人脱鞋这般事。莫说是他,便是任何一个没身份没地位的男人,怕也难以为妻子做到如此地步。

早前因着主子不顾一切割腕放血入药而微微动摇撮合两人的心,这番又坚定起来。

主子就该找这样一个为她不惜放下身段的夫婿。

将汤蛊揭开,递过去。

君凰接过汤药,抬头扫秋灵一眼,“去为你家主子备些吃的。”

秋灵才想起自家主子未用早膳,忙应声退下,“是,奴婢这便去,主子便有劳王爷照顾。”

“本王的王妃,用得着你来‘有劳’?”

秋灵:“……”还是快些离开吧,摄政王方才的眼神好吓人。

她也就正常的说个话,没别的意思好吧?再则她陪在主子身边五年有余,和他一个与主子相识不过几日的人说“有劳”有何不对?

自然,秋灵也只敢在心里吐槽。

默默退开。

屋中便只剩君凰和顾月卿二人。

顾月卿被君凰扶着靠在他怀里,整个后背都贴在他胸膛上,因是没什么气力,她便只能靠着他,是以这般身子贴得又更紧了些。

若非血气缺失,顾月卿此番脸颊怕是又要绯红一片。

君凰端着药,舀起一勺放在唇边轻轻吹了吹,才移到她唇瓣上。

他从未照顾过任何人,是以动作有些笨拙。

“王妃,喝药。”

不知是不是有些恍惚的缘故,顾月卿只觉此番他说话尤其的温柔,用闻声细语来形容都不为过。

张开嘴,汤药方入口便觉满嘴苦涩。

顾月卿不是没吃过药,相反,这些年因着当初跳下悬崖重伤,未及治疗便被丢到万毒池中浸泡一月,身子极弱,说与旁人听的“皆用汤药将养着”并非虚言。

却从未有一次觉得,药这般苦。

也从未有一次像此番这般,喝药有人细致的喂着,大多时候她喝药皆是抬起药碗便一口喝下,不觉苦不觉涩,眉头都从不皱一下。

可此时不过一小口,她便苦得眉头皱成一团。

心下不由好笑,她何时竟变得如此娇弱了?

她是靠在他怀里,这般抱着,他微微垂头喂她汤药,能很清楚的瞧见她面上神情。

“苦?”

顾月卿其实是想说不苦的,然出口不知怎地便成了一个低低的“嗯”。反应过来连她都愣了一愣。

果然人还是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好,那样便不会如此矫情。

她这么一应,君凰反而慌了神,因着他不知晓遇到这种情况当如何处理。

拧眉思量半晌,才道:“不若王妃先将药喝完,本王待会儿去寻些蜜饯?”

如若不是她身子极弱需此刻便喝药,他许会先去将蜜饯寻来,再一口药一块蜜饯的喂她,这般之下她当不会觉着苦了。

早前话既已出口,顾月卿再收回也来不及,便只能硬着头皮又应了一个“嗯”。

汤药一口接一口,因是盖好的汤蛊,即便秋灵端着候在院外有一段时间也仍是有些烫,是以君凰每喂一口便轻轻吹一下。两人靠得极近,他每每吹着汤药都会有一道轻微的风拂过她耳侧。

酥酥麻麻。

一碗汤药喝下来,顾月卿只觉耳朵到脖颈都隐隐在发烫。

药喝完,君凰运转内力将盛药的汤蛊轻轻一挥送到屋中的木质圆桌上,再两手抱着她。

他两手扣在她小腹上,下巴贴在她肩头,脸颊好似已蹭到她的脸,顾月卿感觉整个人都烫得不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自然的。

刚想开口,便觉一阵热流从她的小腹上窜至全身,竟是他在以内力给她温养。

许是不知晓她亦是习武的缘故,他输入内力时十分温和,像是怕伤到她。

顾月卿心下触动的同时又不由庆幸,好在她修习的“琴诀”与普通武功心法不同,寻常人便是贴着她的脉搏也感觉不出她的内力,加之她这番体虚无力,否则君凰如此动作怕是早便发觉她有着极其深厚的内力。

顾月卿不知道的是,君凰这般给她输送内力温养时,已然察觉到她的身体有些异常,只一时半会儿说不上来哪里异常。

良久,他停下动作,轻声问:“王妃此番感觉可有好些?”

“已好许多,多谢王爷。”

“王妃不必与本王如此客气。”

起身,将她轻柔的放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到她下巴处,就这般坐在床榻上看她,赤红的眸子透着顾月卿从未见过的柔情,“王妃先休息片刻,本王去寻些蜜饯来给王妃解苦。”

微愣,“不……不必了,汤药喝下后苦味便散去,此番已没什么感觉。”

没想到他当真要去找蜜饯,她哪有那般娇弱?

君凰显然不信她,“当真?”

“当真。”

君凰盯着她苍白中开始透着少许血色的唇瓣,眸光有些深邃。

被他这么看着,顾月卿总感觉全身别扭,“王爷?”

她这般一开口,他便瞧见她整齐白皙的贝齿及粉嫩的舌尖,双眸赤红如血,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身子微微向前倾。

顾月卿看着他那张妖冶的脸渐渐放大,就在鼻尖快要相撞之际,忙瞪大眼睛唤道:“王爷!”

君凰的动作堪堪止住,几乎鼻尖相贴,就差一点点,唇便要碰上。

两人气息隐隐有纠缠之势。

鼻息间浓烈的馨香让君凰猛然回过神,快速起身,不过眨眼的功夫他人便已离床榻五步远。

“王妃先休息,本王去为你寻蜜饯。”

暗红色的广袖下,双手紧握成拳,离去的步伐也有些凌乱,墨发遮住的耳际,泛着一抹可疑的红。

床榻上,顾月卿的心脏跳得前所未有的快,她甚至能听到“碰碰碰”的声音从心口传来。

被子下,手心皆是冷汗,倾城绝雅的面容隐隐透着绯色。

独属他的气息萦绕在周围,经久不散。

------题外话------

*

不好意思,今天家里大扫除,还洗了一大堆衣服,顺便去买了菜做一顿饭吃,所以晚了。

不过今天总算过上点日子了,这段时间都是外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