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琴诀伏杀,花语作妖/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扶苏此话一出,场面可谓微妙至极。

因着十年前的一场叛乱,有些东西也随着被埋没,但仍有不少人知晓当年先皇后本是有意将扶苏郡主赐予同岁的摄政王为妃,彼年的扶苏郡主与摄政王亦是感情深厚。

自扶苏郡主成君临的皇后,知情人便选择缄默,默契的将当年之事烂在肚中。

加之这些年皇上皇后感情极好,后宫独有皇后一人,诸人便也将当年这一场往事忘却。可此番皇后突然让摄政王妃为众人抚琴,纵是面上依旧端庄娴雅,亦不得不让人多想。

若只是单纯对摄政王妃的琴技感兴趣便罢,若不是,便值得去推敲了。

这般想着,不少人看向顾月卿和君桓的眼神都不由带上了同情。

再看摄政王,他如妖邪般的面容上依旧挂着贯常的笑,赤红的眸色深邃,让人看不透他的情绪。

仅有高台上的孙扶苏在她说完话那瞬,看到君凰的眉头皱了一下。

孙扶苏的神情也因此变得有些古怪。

众人都在等着顾月卿的回答,却见她在如此多人的注视下,不急不缓的将酒樽里的酒饮完。

不显粗俗,反觉赏心悦目。

酒樽放下,缓缓抬眸朝孙扶苏看去,“皇嫂想是记错了,母后在本宫六岁那年便已离世,本宫仅六岁之龄又如何能得母后真传?”

孙扶苏面上笑意一僵,“这……”

然话未说完便被顾月卿打断,眸色愈发清冷,“便是本宫当真从母后处习得一二,那也是母后留给本宫的念想,素来只做缅怀祭奠之用,皇嫂若不介意,本宫倒是可献丑抚上一曲。”

缅怀祭奠?这般一说谁人还敢听?

君凰盯着顾月卿,说着如此噎人的话,她竟还能做到这般面色不动半分。

自打孙扶苏开口,站在顾月卿身后几步处的秋灵面色就不怎么好看,自来有关先皇先皇后之物便是主子的禁忌,主子抚琴素来只用燕尾凤焦,因那是先皇后留给她的遗物。

且主子只有两种情形下方会抚琴。

其一,心情繁复。

其二,杀人。

万毒谷中,顾月卿武功主练“琴诀”。

“琴诀”这本武功秘籍开篇记载:琴诀出,万尸伏。

意指“琴诀”练成,一人可敌万人。

顾月卿将“琴诀”练成,方知这般记载毫不夸张。若执一张琴,她亦有御敌万人之能。

听到顾月卿此般言辞,场下一派骇然。

她竟以如此态度与皇后说话,难道她不怕因此开罪于皇后?谁人不知皇上宠极了皇后?若她开罪皇后,皇上必第一个不会放过她。她一个天启和亲公主,在君临本就无依无靠,何来的倚仗?

莫不是心性纯良不识险恶?

高台上,君桓看向顾月卿的眼神果有几分不善,倒是孙扶苏,除却一开始的微微讶异外,并无异常,依旧端着大方得体的笑。

周子御“唰”的一下打开桃花扇,桃花眼一眯,晃着折扇看戏。

这位倾城公主果然不同凡响。

“本宫原想一睹摄政王妃琴技,却未弄清其故,是本宫之失,还望摄政王妃莫要往心里去。”

孙扶苏道歉,看不出半分虚情假意。

顾月卿眸光微动,她这番又是作何?

“不知者不怪。”

恰是此时,一道尖锐刻薄的声音传来:“不过让你弹奏一曲,竟寻如此推脱之词,当真以为此处还是你天启不成?”

“语儿!”

“闭嘴!”

周子御和君黛同时出声,前者是周子御,后者是君黛。京博侯周予夫纵是未开口,从表情上亦不难看出他此番愤怒。

喊完这一声,周子御下意识的朝近旁这对夫妻看去,尤其是扫了君凰一眼,生怕他一怒之下便直接一招取了周花语的命。

顾月卿倒是神情未有变动,君凰赤红的眸子已然泛着一道冷光。

周子御暗道不妙,心底直骂周花语蠢货,忙在君凰未开口之际猛然起身,抬手就给周花语一巴掌,“身为京博侯府嫡长女,皇上亲封的郡主,这便是你的教养?我京博侯府就是如此教导你的?不知尊卑!”

周花语完全没反应过来脸上就挨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盯着周子御,满是不可置信,眼眶泛着泪,“哥哥,你……你打我?”

周子御眸中闪过一丝愧意,从小到大他都宠着这个妹妹,莫说打,便是说她一句重话都舍不得。

分明在这之前还极其乖巧的人,怎近日里性情变化如此之大?让他都险些要认不出她来了。

这还是他那个善良的妹妹么?难道从前君都各大世家千金里,最有涵养身份最尊贵,得各家千金推崇效仿的京博侯府嫡长女与眼前这个满眼阴毒的不是同一人?

周子御不知,周花语从前的乖巧,全然是因为君凰未被赐婚,而她一心惦念着摄政王妃的位置,自是要维护好自己声誉。

而今皇上赐婚,君凰与顾月卿成婚,顾月卿又于大婚后安然无恙还得君凰特别以待,周花语自然嫉妒。

因妒生恨,因恨露本性,不难理解。

“打你?打你还是轻的,本宫怎生得你这么个没规没矩的东西?这些年教你的规矩都喂狗了?”君黛怒极,已然顾不得形象。

“还不速速起来与摄政王妃道歉!”

一听她让自己和顾月卿道歉,周花语怒目一睁:“母亲,您让我和这个女人道歉?”

“呵……这个女人?”君凰幽幽的声音传来,透着一股不知名的寒意。

一手轻敲在矮几上,一下一下。

人未起身,却偏生骇人。

周子御暗叹一声:完了,这杀神发怒了。

“倒是不知,何时本王的王妃也能容得旁人如此轻漫了?”

众人噤若寒蝉,生怕会被波及,这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他们竟因着他待倾城公主那般亲和,险些忘了他是个怎样凶残的存在!

从前瞧着这个周大小姐也是个聪明人,而今怎这般愚蠢?竟是公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般指责摄政王妃,便是摄政王不护着她,依照她一品王妃的身份,周花语一个郡主也不该以那般态度说话才是。

自来尊卑有别,更况天启使臣还在,竟当人家的面说出这番话,不是脑子有坑自个儿找虐么?

周予夫端着一张严肃脸,“语儿,给王妃道歉。”

语气不重,然对上他的目光,周花语的心却狠狠一跳,“父……父亲……”

比起君黛和周子御,周花语显然更害怕周予夫。

周予夫定定看她,依旧严肃道:“给王妃道歉。”

这般境况下可不容许她再作妖,君黛直接一把拽起她,就起身走到君凰和顾月卿的席位前。

“语儿,给摄政王妃道歉,莫要惹本宫生气,你知道的,本宫一旦生气,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届时将你关在寺庙十年八年,可莫要怪本宫狠心。”

十年八年?那她岂非成了嫁不出去的老姑娘?青灯古佛,她如何能熬?

恶狠狠瞪着顾月卿,“臣女口不择言,请王妃宽宏大量。”

是个人都听得出她这个歉道得十分敷衍。

君黛恨铁不成钢!

周子御直接想在过去抽她两下。

君凰笑意越发深邃,邪肆如妖,骤然对上他妖异的赤眸,周花语突然一阵哆嗦,背脊都是冷汗。

她从他眼中看到了杀意。

他要杀她!

周花语感觉到了杀意,其他人自也感觉到,高台上的君桓刚要开口,就见孙扶苏对他摇了摇头,方才止住,却依然担忧的看着台下。

周花语再如何任性不知礼,终究是长公主与京博侯之女,若是就这般死了,定然少不得一通麻烦。

“语儿,你再不好好道歉,本宫便只能任你自身自灭了!”君黛也是吓的,君凰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杀意她如何能感觉不到!

周予夫和周子御也起身,走到君黛身侧。

躬身行礼,“小女无状冲撞王妃,望王妃见谅,待回府后老臣定好生管教。”

“王妃,舍妹年幼无知,得罪之处还望王妃莫要往心里去。”

看着敬重的父母哥哥如此对着顾月卿伏低做小,周花语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同时,对顾月卿的恨意又浓了几分。

因是恨意正浓,是以她再开口时,仍是难掩语气中的不甘,“臣女言语有失,请王妃见谅。”

君凰方要开口,袖子便再次被顾月卿扯住。

回眸,见她对他淡淡摇头,在微微愣神之际,她便将视线移开,看向眼前的四人。

“几位言重,不过是几句无知之语,本宫并未放在心上,但……只此一次。”

------题外话------

*

新的一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