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如妖似魔,惑人惑心/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暗红色的内袍已湿透,半合半敞间,透着一股邪魅妖娆。

他面容俊美似妖,一头墨发散落,一双眸子赤红如血,妖异而惑人。

顾月卿没见过他,却知道他这一双赤红的眸子天下唯一人独有。

君临摄政王,君凰。

顾月卿便是倾城之貌,天下容貌过了她去的,她至今还未见过,是以她从不知看着旁人的容貌会生出惊艳是种怎样的感觉,然此番,她却是深切的感受到。

君凰之貌,如妖似魔。

一双赤眸,惑人惑心。

“谁?”

语落便听“撕拉”一声,他触手可及的地方,一条帷幔已被扯下,眨眼间,帷幔另一头便缠上顾月卿腰际,速度之快,她尚来不及反应人便已朝他飞去,堪堪落入他怀中。

有那么一瞬,顾月卿是懵的。

他衣衫尽湿,就这样贴着,她能感受到从他身上传来的温热,反应过来就要退开,腰间却被一只滚烫的大手扣住。

池水并不深,他几乎是坐在池中,而她这般朝他飞来,就直接成了跨坐在他身上的姿态。

素来冷清的顾月卿耳根破天荒的红了红。

“谁?”他声音低沉黯哑,透着一股不知名的惑人之感。

顾月卿素来平和的心似是于这一瞬间跳得有些不规律。察觉到自己的异常,顾月卿便奋力推在他身上,然她越是想要挣脱就越是挣脱不开。

原本推他的手却是被他抬手握住,扣得极紧,毫不怜香惜玉。

有些疼,顾月卿微不可查的皱了下眉,却见他靠过去,脸贴在她颈间,轻嗅,“女人?”

从未与男子如此亲密,顾月卿一惊,忙反手握住他的手腕,恰在此时,她整个人僵住。

不仅因他突然咬上她的脖颈,还因她手指刚好贴在他脉搏之上。

所谓医毒不分家,她识得万毒,自也对医术有所掌握,从他的脉象来看,分明是中毒之兆,且这毒并非一朝一夕。

努力忽略脖颈上的刺痛,她细致再为他把一次脉。这一下,脉象熟悉而又陌生。

熟悉,是因他的脉息与早年她在万毒谷中救下所中万毒的弟子相近。陌生,则是这样的脉息又是她平生未见。

然不管怎么说,他中毒是真,中毒年岁久远是真,所中之毒许为她所熟悉的,也是真……

思绪回笼,脖颈上的刺痛便越发清晰。

他咬她,无关其他,仅是毒发之时的失控,而他不断吞咽的,是她的血。

世人道是君临摄政王嗜血食人,原来并非传言。

他不食人肉,却要人血来压制体内之毒。

顾月卿未推开他,握着他手腕的手也缓缓松开,轻轻闭上眼任由着他。

因为这或许,是她欠他的。

血液流失过多,顾月卿头脑有些晕沉,她知他此刻是不清醒的,若再由着下去,定是一发不可收拾。

撑着最后一丝气力,顾月卿将他推开,用力扳开他紧扣在她腰间的手,这才堪堪从他怀里退出。

看着已晕过去的人,顾月卿双手并用爬出温泉池。

是的,爬出,想她堂堂万毒谷谷主竟沦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

正准备离开,脚步忽然一顿,回头看着他几近敞开的衣衫,肌理分明的胸膛就这么落入眼中。皱了下眉,拿起池边叠放好的袍子随手一扔便盖在他身上,这才吃力的从后方窗户跃出,强撑着绕几个弯道方往青竹院而去。

*

翟耀端着一碗殷红的东西推门而入,转而走到屏风后,看到的就是君凰阖上眸子显然已晕过去的模样,此时他身上还盖着一件外袍……盖着一件外袍?

翟耀为君凰近身侍卫,最是清楚他毒发时的状态,六亲不认不说,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拿件外袍往身上盖?

联想到方才暗卫所说的有刺客闯入,一时大惊。

也顾不得规矩,“王爷!王爷!”

君凰眉头微皱,缓缓睁开眸子,看到盖在自己身上的外袍,似也愣了一下。

嘴里还有浓重的血腥味。这血腥味与寻常不同,寻常他只觉得一阵恶心,然这番,他竟觉得有几分香甜。

方才迷蒙中,他似闻到一股馨香,手心里温软的触感他还隐隐记得。再看没入水中的一条帷幔,抬手擦上嘴角,还留有血迹。一切情形都彰显着方才并非一场梦。

“王爷,这血,可还要?”翟耀见他已然清醒,看着手中的碗不确定问。

“暂不用。”他毒发时需人血压制,却从不会亲自贴着去吸食,而是让人取了送来。

毒发时会有些神志不清,但像这般完全失去理智,却是头一次。

她能躲过王府的层层守卫潜入,想来武功不低,却又为何未在他咬上之际出手将他推开?还有这件外袍……

“王爷,方才……可是有什么人闯入?”

君凰冷眸朝他看去。

翟耀忙道:“是这样的,方才有暗卫来报,似有刺客闯入月华居,因未得王爷允许,暗卫不敢私自进来,这才让刺客躲过。”

事实上,这里才是真正的月华居,君凰大多时候都是宿在此,否则以他的脾性,断不会允许将自己的房间布置成新房。

“刺客潜入府中才察觉,都是吃素的?”

翟耀急忙单膝跪下,“是属下等无能,请王爷责罚。”

却迟迟不听他发话,翟耀踟蹰着抬头去看,却见他已从池中起身,方才盖在他身上已湿了大半的外袍此刻被他穿在身上。

看得翟耀一阵莫名,衣衫都湿了,难道不需要换?王爷何时有穿湿衣服的习惯了?

或许,和那个神秘的刺客有关?

想到这里,翟耀冷冽的脸出现一丝龟裂,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她当是从窗户逃的,着人去追,本王要活的。”

要活的?从来在王爷这里刺客这类不都是不论死活么?

“是,属下这就去。”

君凰立于窗前,只觉鼻息间都是那股馨甜的味道,怎也挥之不去。

女人,还是个能躲过王府森严守卫的女人。

不知为何,君凰脑中突然闪现出三个字,青竹院。

*

青竹院,顾月卿未归,秋灵迟迟不敢入睡,一直守在顾月卿房中。

忽然听到一声响动,却是一人从窗户跃入。

“主子,您回……”却见眼前人突然倒下,秋灵忙上前扶住,“主子,您没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