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送亲之人,出嫁梳妆/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旨既下,便已成定局。”

顾月卿原只是想表达这个事实,然听在王氏耳中却成了无可奈何,一时间更是心疼。

“陛下也真是……”过分。

后面的话王氏并未说出口,便是再不满,林青乾也是天启帝王,像王氏这般明君臣之道的人断做不来直接数落他的不是这般事。

“既是不能更改,往后公主嫁入君临万事切记勿争勿抢,以公主这般容貌,想要在夫家安然一生想来并非难事。”诚然,王氏说这个话也十分没有底气。

若是嫁与旁人,以倾城公主此等容貌许还能得夫家眷顾,然她此番要嫁的是君临那位残暴的摄政王,往后的日子还不知会怎么样,如今谁人不说倾城公主嫁过去怕是一个月都活不过。

“老夫人放心,我都知晓。”

低叹一声,王氏不欲在这令人伤心的话题上多做停留,便道:“公主可知此次陛下着何人送你去君临?”

“不曾听说。”实则便是未听说她大抵也能猜到人选,或是左津,或是赵家那位少将军。

“据闻陛下原是想让左津将军相送,岂料赵家的少将军主动请命,陛下便允了他。公主多年在外许不知,这位少将军年岁虽不过二十有一,却是十岁便上战场,一身杀伐脾性也有几分怪异,很是不好相处,此番由他送嫁,若是可以,公主尽量少与他接触。”

“多谢老夫人提点。”至于赵邵霖是否当真不好相处,并不在她关心之列,倒是有些好奇他作何要请命前去君临,这些年天启与君临战事不断,赵邵霖为少将军,多次与君临主将对敌,算得上君临的头等敌人,他这番去君临难道就不担心君临会借机取他性命?

不可否认,赵邵霖此去作为国使,君临明里不会对他如何,但保不准会在暗地里下手,毕竟天启少一个赵邵霖于君临来说就是少了一大劲敌。

“出嫁那日,还要劳烦老夫人与我梳妆。”

闻言,王氏对她更加怜惜。素来天启国女子出嫁皆由其至亲帮着梳妆,如今倾城公主父母皆不在人世,连出嫁都无人相送。

“承蒙公主不弃,是老身的荣幸。”

*

十日转眼便过。

因是战败国送去和亲的公主,到君临又需一月路程,君临并未着人来迎。

这日天未明,便有人陆陆续续往倾城宫而来,顾月卿由着宫婢梳妆打扮,太傅夫人王氏早早便来,一直守着宫婢忙活。

天边初初泛白,皇后赵氏便领着一群人朝倾城宫而来,这几日她来过倾城宫三次,只每次都是愤愤离去,并非顾月卿不搭理于她,而是但凡见到顾月卿她就高兴不起来。

早年林青乾尚为天启镇北王时,与天启帝顾荆以兄弟相称,关系极是要好,正因此,赵氏和顾月卿的母亲陈明月,也便是先皇后算得上手帕之交,然每每两人一道出现,旁人眼中总是最先看到陈明月而将她全然忽略,便是为赵氏丈夫的林青乾也不例外,故而赵氏面上虽与陈明月交好,心底却是恨透了她。

这番之下,看到与陈明月容貌如此相似的顾月卿,赵氏心情自是不会好。

内侍一声通报:“皇后驾到!”

众人跪地相迎,独顾月卿仍坐于梳妆台前,太傅夫人王氏和秋灵站在她身后,微微蹲身算是行礼。

“都起来吧,今日是倾城公主的大日子,大家都尽心着些。”

一众宫婢内侍齐齐应声:“是……”

“柳老夫人也在?”赵氏明知故问,她为这后宫之主,德高望重的太傅夫人入宫,她自是第一时间便收到消息,这番也不过是见不得王氏待顾月卿这般特别。

“臣妇见过皇后娘娘。”

“老夫人快快起身。”

走过去虚扶王氏,赵氏的目光便落到坐在梳妆台前的顾月卿身上。

此时顾月卿凤冠霞帔,倾国倾城的面容也不似之前清淡,着了少许妆容的顾月卿瞧着多了一抹邪魅张扬。

这般好容色若非家国有变,此一生必是荣宠加身。

赵氏惋惜之余又深深的嫉妒着,当年的陈明月也是这般,只可惜,陈明月有一张美丽的脸,却没有一个好运势。

“倾城如此装扮可真明艳动人。”

“多谢皇后夸赞。”却是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未给赵氏。

赵氏面色微青,这个倾城,总是这般对人爱答不理,就她这脾性待嫁入君临有得她受的。

“瞧着倾城这般,当是快梳妆好了吧?”

一个负责给顾月卿梳头的宫婢躬身上前,“回皇后娘娘,只差最后的‘上头’。”

所谓“上头”,便是女子出嫁前用新梳子梳的那几下头,在旁的国度由“多福之人”助“上头”,然在天启,女子母亲若在,便由其母来行此礼。

“既是如此,便将新梳子给本宫吧!”

宫婢略有犹豫,因她来得早,知晓倾城公主原是打算让柳老夫人来行此礼,可开口的人是皇后娘娘,她不过一个小小宫婢,谁也不敢轻易去开罪。

正在宫婢迟疑不知如何是好之际,秋灵上前,“不劳烦皇后娘娘,柳老夫人早年待先皇后如亲女,如今先皇后不在,我家主子想让老夫人代行。”

“由柳老夫人代劳确实最为合适。”公然被驳面,赵氏心情愠怒,却强忍着未发作,好不容易盼到倾城出嫁和亲,她可不想在这关键时刻再生什么变故。

顾月卿回头看向王氏,“有劳老夫人。”

王氏上前,从宫婢端着的托盘中取出备好的红梳子。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望公主一生富富贵贵,平安康乐,夫妻举案齐眉。”

顾月卿微阖眼眸,反复咀嚼着王氏这一番话,富富贵贵?平安康乐?夫妻举案齐眉?

这些东西离她何其遥远。

头梳完,王氏又一次红了眼眶,却忍着不让眼泪落下,“此去君临,公主万事当心。”

“嗯,谢谢老夫人。”

盖上盖头,由喜婆和秋灵搀扶着走出倾城宫。

------题外话------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章写得有点伤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