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逃生之由,天启皇祠/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和亲之事早在她的计划之中,若非如此,北荒七城又如何会轻易拿到手?至于方才她会询问林天南,不过是想给自己幼时的那点情分做个了断。

彼年父皇母后遭遇不测,她年幼不知事,惶恐不安之际是林天南给她温暖。道是以后会一直陪着她,还会照顾她一辈子,每日总会在课业之余来陪她说话,渐渐地,她才从父皇母后逝世的悲痛中走出来。

岂料好景不长,林青乾继位后,后宫由赵氏把持,她在皇宫的日子过得并不好,经常食不果腹,宫女嬷嬷也没少虐待于她,这样的日子持续一年,直到经常出入皇宫的赵家千金赵菁菁看上她的燕尾凤焦,不顾她的意愿上前抢夺。

燕尾凤焦是母后留给她的,如何能让人夺去?是以她拼命护住。赵菁菁有宫婢帮忙,她孤立无援,奋力争抢之际抄起近旁盛点心的碟子就砸在赵菁菁头上。

因此事,她被皇后赵氏罚往城南寒山寺思过半年,不承想一场大火改变了她人生的轨迹。

世人都以为那场大火是意外,却不知那时她刚好睡不着抱着燕尾凤焦去后山山顶看月亮,目睹一群黑衣人出现在寒山寺外拿着火把点火。火点着,漫山都烧起来,唯有她在的山顶没有树木草丛火势蔓延不到,那些黑衣人点完火后便往山顶避火。当时她年纪太小,躲在大石后害怕得发抖,慌乱之余踩到枯枝。

她被那些黑衣人发现,而她抱着的燕尾凤焦暴露了她的身份。

黑衣人中有一人大喊:“她是倾城公主,她没死!”一句话让她明白这些人是冲着她来的。

而后,她被逼到山顶悬崖,身后是万丈深渊,寒山寺住持说过,若是从这里落下,必定尸骨无存。也正因此,平时这山顶不允人上来。

她年纪小,却不傻,知道被这些人抓到必死无疑,但若跳下悬崖,她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她跳了崖,却误入万毒谷的万毒池之中,在那池中泡了多久她不知,只知道再次醒来后眼睛已被蒙住,嘴巴也被堵着,看不见也说不了话,那些人告诉他们,若是在万毒池中待上一月便能活命。从响动中她知道,不止她一人,那万毒噬身之痛她整整承受一个月,每次疼得快要晕过去她也逼着自己保持清醒,就算困得不行也不敢深睡,如此反反复复直到一月之后,活下来的只有两人。

身中万毒,那些人却告诉他们只有一颗解药。

后来解药到了另一个孩子手中,她知道,那些人比较看好他,她看不到却能听到。

正在她心灰意冷之时,一只冰凉的手落在她脸上摸索,直到摸索到她唇上,便有什么东西落入她口中,身上的疼痛渐渐得到缓解告诉她那就是解药,她听到有人骂了一声“蠢小子”。

她不知道他为何会将解药给她,但她知道,没有他让出的解药,她必死无疑,而将解药给了她,他或许已经……

之后她被万毒谷当做继承人培养,随她一起落入悬崖的燕尾凤焦和父皇赐予她的令牌也一并交到她手中,至于燕尾凤焦被烧坏的一角,则是她躲在大石后那时,因为害怕被发现不敢乱动,被顺着这一侧少许的干草烧上来的大火烧到少许所致。

她用三年时间将万毒谷掌在自己手中,亲手杀了残暴的前任谷主。万毒谷中不少人都尝过万毒噬身之痛,对前任谷主早已恨之入骨,她将他杀死,便一下得了人心,带领万毒谷众人避谷休整一年,一年后开始将目标转到天启北荒七城。

之后五年,北荒七城便成了他们的新领地。

而这么多年,她从未接到任何有关天启派人去寻她的消息,只听世人说她丧生于那场大火之中,便想着许是那些人未敢将她跳崖之事告知他们的主子。

林青乾和赵氏没找过她,林天南也没有。

时日久了,往日那点情分便渐渐被磨淡,最后剩下的少许也已在方才林天南选择沉默之时全然消散。

如此也好,再没有任何情分,她做事便也无需留手。

天和王朝被分化的天下她许没有能力夺回,但天启国,她父皇曾统领的国家,早晚有一日她会拿回来,而欠了她的,不管是人命还是其他,她都会一一讨回。

沉思之余,目的地已到。

抬头看去,“天启皇祠”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举步正准备往里走,便被守在门外的侍卫抬手拦住。

“皇祠重地闲人勿进!”两个侍卫皆为她绝美的容颜所惊,想着这许是宫中哪位贵人误闯此地。

却见红衣女子拿出一枚令牌,上书:倾城。

两人一惊,齐齐单膝跪下,“见过倾城公主,属下不知是公主,多有冒犯请公主责罚!”

半日时间,倾城公主归来的消息早已传遍天启皇宫,甚至整个天启皇城。

“不知者不怪,本宫可能入内?”

“自然,公主请!”

二人各自退开给她让出一条路。

天和王朝传世千年,天启作为天和王朝后裔,其皇祠摆放的牌位何其多。

顾月卿将燕尾凤焦放到一旁,从香炉旁拿出三炷香,点燃,重重鞠了三个躬,随后将香插到香炉中。

做完这些便寻到两个灵位,上书:孝帝顾荆之灵位;惠德皇后陈氏之灵位。

跪地,磕了三个响头,便沉默着起身走到一旁拿起燕尾凤焦,后又回到两个灵位前跪下弹奏。

整整半个时辰,皇祠里都琴音不断,动听却婉转哀戚,听得守在门外的两个侍卫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十分难受。

直到琴音停止,顾月卿走出皇祠,两个侍卫的情绪都未平复过来。

“不久本宫便将和亲君临,不知何时能再回,皇祠便有劳两位多加照看。”

“倾城公主……”和亲君临?怎么会?侍卫纵有疑惑,却不敢多问,恰巧看到她滴血的指尖,一时更是五味杂陈,“倾城公主放心,只要属下二人活着必会守好皇祠,定不负公主所托。”

顾月卿微微点头,抱着燕尾凤焦缓步离开。

------题外话------

*

文已签约,大家多多评论哦,奖励活动可顺利开始~

嗯哼,厚脸皮求一波评价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