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北荒七城,和亲君临/乱世红颜:食人王爷宠冷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皇,不过北荒七城,那番荒凉之地连人影都没有,几乎占着我天启三分之一的国土,人口却不过几百,还连年灾荒不断,毒瘴弥漫,倾城既要,给她便是。”

想是怕林青乾还不同意,林浅云又道:“父皇,难道我天启安危还比不过那几座荒凉的城池?”

林青乾因着林浅云的话有些犹豫,看向顾月卿,“你要那七座荒城做何?”

“什么也不做,就是单纯的觉得本宫既是为天启去和亲,理当拿到些回报才合乎常理,但本宫终究是天启人,便是如今这天家不再姓顾,本宫也是天启名正言顺的公主,思来想去,也只有讨要这北荒七城荒凉之地不会愧对我天启百姓。”

左津复杂的看着她,她这番年纪没个长辈照拂,这种事也只能独自去面对,他又何尝不知便是她此次未去和亲,留在天启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或许她也是明白,才会如此孤注一掷,至于那北荒七城,想来也是想出一口气吧。

不管北荒是否是荒凉之地,总归是天启国土,若将这临近三分之一的国土划给一个外嫁公主做封地,天下人还不知会如何看天启的笑话,但这地界于天启又确实是鸡肋,留着无甚用处,倒不如给了她以保天启安危。

如此,天启百姓不仅不会怪责她,反而会对她感激万分。

不得不说,左津这番分析很是有几分道理。

“好,朕答应你。”

“如此,皇上拟赐婚旨意时可要记得将赐予封地的诏书一并拟了,还有,本宫是天启国公主,断不能让君临小瞧,所以本宫的出嫁仪仗要以公主礼的最高规格。”

林青乾咬咬牙,拳上青筋直冒,“好。”

“既然事已谈妥,本宫有些累便回宫歇着了,想来本宫的倾城宫该是还空着,劳烦皇后着几个宫婢内侍过来收拾一下。”

她这番使唤人使唤得理直气壮的举动让赵氏气不打一处来,却因担心她会突然反悔不得不照做,“李福,你去给倾城公主安排人!”

李福,正是内侍总管。

闻言匍匐在地,“是,皇后娘娘。”

*

顾月卿领着秋灵离开后,左津几人也起身离开。

林浅云一把拍在矮几上,“父皇,倾城也太过分了!您瞧她方才那使唤我母后的作态,我母后是这后宫之主,何曾受过这等气!”

“好了,本宫都不气你气什么,且让她再神气,待她嫁到君临那豺狼环绕之地,还不知有几日好活。”

赵氏看向一直沉默坐着的林天南,“南儿,好在方才倾城问你时你不言不语,否则不管你怎么回答,于你都没有半分益处。”

若他说倾城不该去和亲,那和亲一事就会落到云儿身上,往后天启的太子妃之位也要费一番功夫才能轮到赵家,若他说倾城该去和亲,那他作为倾城口头上的未婚夫,许会被天下人骂无情无义。

林天南猛地一顿,不小心打翻矮几上的茶盏,打湿了衣角,起身,“父皇、母后,儿臣失礼了,需得回宫换件衣衫。”

“怎这般不小心?可是烫到了?”

“没有,有劳母后挂心,儿臣先告退。”

林青乾深深看他一眼,“嗯,去吧。”

*

去往倾城宫的路上,秋灵环视四周,确定无人,终于忍不住将心底的兴奋表现出来,“主子,北荒七城终于是咱们的了,不枉咱们费了五年的心血去打造!”

世人只知天启北荒七城荒凉而又毒瘴弥漫,却不知在五年前他们便开始着手,以致五年后的今天,那里早已成了山清水秀农牧兴旺之地。外人以为的毒瘴,不过是他们在北荒七城外围皆布了一里的毒阵。

顾月卿脚步顿住,眸色凌厉,“当心隔墙有耳。”

秋灵一愣,忙恭谨垂头,“是,属下失言。”

“可是主子,您适才答应去和亲,可是因为那天启太子不管不顾的赌气之举?”

顾月卿未回答,而是道:“有人来了。”

抱着琴走在她身后的秋灵立刻提高警惕,而后想到这里是天启皇宫,而她是主子的婢女,全身气势一收,便又变回那个柔弱的小丫鬟。

二人继续保持着原来的速度走着,只已不再继续说话。

身后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而后林天南的声音传来:“倾城,等等!”

顾月卿停下,回头,“太子有事?”眸色清冷,语气疏离。

她甚至不再喊他“天南哥”。

林天南几乎不敢上前,“倾城,我……如若方才我不让你去和亲,你是否便不会答应?”

“太子,对于这种既定的事,本宫不喜去假设。”

“我……倾城,我不是有意的,现如今天启兵权在赵家手里,我手中无一兵一卒,在朝中也势微,实不能在此时忤逆父皇母后,我心里,一直是……”

“还请太子慎言,本宫既已是将和亲君临之人,若在此时被有心人传出点什么,于天启可不是什么好事。”

“若太子再没什么事,本宫便先回了。”

秋灵暗自鄙夷瞅林天南一眼,而后跟上顾月卿。

徒留林天南一人站在原地,握紧拳头久久未松开。

*

待完全离开林天南的视线,秋灵才忍不住愤愤道:“主子,就林天南那样的哪里配得上您,好在这次您决定去和亲,不然一辈子和这种懦夫待在一起,可有得您受的。”

“不过主子,您答应去和亲可是真与林天南有关?还有,这北荒七城,您又是如何断定天启皇帝会同意的?”

得她一道淡淡的眼神回应,秋灵急忙闭嘴,不由叹息,她这多话的毛病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改,好在主子多是不怎么搭理,倒也未怪罪。

“顺着这条小道再走半刻便是倾城宫,你先过去。”看向她怀里抱着的燕尾凤焦,“琴给我。”

“是。”秋灵话虽多,但从不会忤逆顾月卿。

“主子自己当心。”

“嗯。”淡淡点头,顾月卿便迈着步子朝另一条小道行去。

脑中回想着秋灵方才的话。

她是赌气答应的这场和亲么?自然不是。

------题外话------

*

求收藏评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