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嘴硬心软/天降萌宠:养兽成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那女人一世又一世的做母女,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朱沐瑾安慰她:“放心,这是最后一世了。你没看那女人用自己的精气造出了个假人。就让那个假人一直给她敬孝,你从今以后,都不用再理会她。”

叶卿不明白她与如夏为什么有这么多羁绊。

“你说她是被诅咒过的,难道我也是么?”

朱沐瑾将她柔软瘦削的身子完全搂进她怀里:“你不是,你只是被她陷害的。卿卿,我知道你孤孤单单一个人太久,在你心里特别渴望亲情。但是那个女人,她根本不配做你的母亲。”

在床上一直赖到了八点半,等到警局时,刚好踩点。

江招娣召集飞鹰组的人开早会。

一伙人都是拿着豆浆油条包子坐下来开会,江招娣一进来就被葱油饼的味道刺激得捂住鼻子。

她挥挥手:“都上班了还吃东西,无组织无纪律!”

李寒笑嘻嘻地给她递过一个煎饼果子:“头儿,你喜欢的王二家煎饼果子,我可是排了快二十分队给你买的,趁热吃。”

另外一群人开始起哄,纷纷骂他是马屁精。

在飞鹰组呆了这些天,叶卿也大概了解了这些警员的脾性。办案的时候个个都猎鹰一般敏锐严肃,但一旦到私底下就立马个个都成了逗比。

江招娣对下属也很宽容,平时虽然会板起脸来教训人,但都是故意装出来的。

以往最喜欢吃煎饼果子的江招娣眼下却不屑道:“少吃点这种高热量食物,早餐我早就吃过了,又有营养热量又低。”

语气有些得意,又带着不经意的小娇羞。

一个正啃着包子的圆圆脸男警察大惊小怪道:“老大,你穿裙子了???”

办公室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在了江招娣的裙子上,中规中矩的警服下面,竟然是一条白色的百褶小短裙,长度还没过膝,露出了一双笔直纤细的白皙小腿。

她不仅破天荒的穿了裙子,还穿了一双五厘米高的凉鞋。

江招娣作为一帮男警察的头,为了震住他们,平时表现得比男人还要粗鲁,眼下这突然穿起裙子来,那真是三九天桃花开,太稀罕。

圆圆脸警察一脸八卦道:“头儿你怎么回事?突然穿起裙子来,难道你恋爱了?”

这个圆圆脸警察叫严乐,虽然长得一副软萌可欺的样子,却是局里的微表情专家,眼睛特别的毒。

提前审案的时候,他就负责在外面盯着,观察疑犯的言行,基本上疑犯有没有在说谎,他一眼就能看出,比测谎仪还管用。

江招娣瞪了他一眼,脸却有些红:“老娘就是恋爱了,怎么了?”

她回答得很爽快,丝毫没有扭捏隐瞒,很符合她一贯的作风。

起哄声更大了,一群人都开始逼供问到底是谁让他们头这棵万年老铁树开了花,叶卿注意到只有李寒脸上的表情很落寞,那袋还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被他趁大家不注意扔进了下面的垃圾篓里。

江招娣拍拍桌子:“好了好了,身为人民警察,严肃点严肃点!开会!”

这群警察虽然平时个个是逗比,但一旦进入工作状态就迅速变得正经起来。

江招娣咳了一声:“我们今天讨论的就是周老太太的案子。周老太太在医院中被人杀害,昨日在她的葬礼上,那么多社会名流都在场,居然还流出了那样的视频。这件事情很严重,大家务必尽快破案,否则我们整个飞鹰组估计都要卷铺盖走人。”

一个男警员道:“那视频我也知道大概是怎么回事。原来看上去慈眉善目的周老太太直接或者间接害死了不少人。那她死在医院里,定也是以前被她害死的人的家人来寻仇的。”

江招娣问他:“那你觉得有什么人会本事大到绕过周家个个都是特警出身的保镖,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人呢?”

严乐搭了一下嘴:“老大,这样的人当然有。你别忘了,你有一个抓了几年都没有抓到的强大对手—魅影!”

他说完其他警察附和:“除了魅影,确实想不到还有谁有这样的本事.”

江招娣咳了一声,目光不经意地在叶卿身上掠过:“你们胡说八道什么?那魅影虽然手段狠辣,但你们什么时候看到过她去杀手无寸铁的老人?”

男警员又道:“那可不一定,也许是以前被周老太太所杀的受害人家属见自己报仇无望,所以委托魅影替天行道,为他报仇呢?”

朱沐瑾放下手中的酸奶:“身为警察,没有找到证据就不要妄下定论。周老太太是被人剜去了心脏而死,表面上却看不到任何伤口。这死因跟半年前轰动全市的名媛连环遇害案类似。所以杀死周老太太的凶手,即使不是那几起名媛遇害案的凶手,估计也有很大关联。”

朱沐瑾的头号迷弟李寒马上附和:“朱哥说得对,当初那个凶手还是被朱哥抓到警局来的,可是在那么严密的看手下,凶手居然逃了,所以他绝对也有能力绕过周氏的保镖,要了周老太太的命!”

江招娣沉吟片刻,问朱沐瑾:“你还有什么发现?”

“凶手连续取了几个名媛的心脏,定是为了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如今过了半年,他又出来作案,下手的还是周老太太这样鼎盛人家的当家祖母,我敢打包票,凶手定不会只杀一个人,他会跟半年前一样,制造出连环凶手案来。所以我们接下来只需要派人看好本市知名名媛,一是为了保护她们的人身安全,二是能在凶手再次作案时彻底将他揪出来!”

江招娣点头:“你说得很有道理,就按你说得去做。现在就去调出全市知名名媛的资料,尤其是以前与周老太太有过交集的,秘密保护起来。”

资料调出来之后,与周老太太关系最密切的名媛,当然就是她的嫡亲孙女——周娉婷。

叶卿主动请缨:“保护周娉婷,就交给我和沐瑾来做。”

江招娣完全没有异议。

周老太太去世之后,周娉婷一家三口也被周仕诚接到了周家休养。

叶卿和朱沐瑾先去找了周仕诚,告诉他近期有可能对周娉婷不利,他们作为警察要24小时对她进行保护。

周仕诚缓缓抽了一口烟:“娉婷最近的精神状态确实不好,尤其是她祖母去世之后,她就一直拿着她祖母生前送给她的狐皮大衣发呆。”

叶卿眉头跳了跳。

狐皮大衣?这么说,周娉婷身上也有小白散落的精元,难怪她会被人盯上?

但小白靠着胡媚娘千年修为内丹已经复活,凌夜完全没有杀人的必要。她和朱沐瑾一致认为,定是当初他们把凌夜送来的那颗珠子扔了,然后被有心人给捡到。

那人知道珠子的功效,又因为那颗珠子没有完全练成,所以才开始继续剜心杀人。

周仕诚就在周娉婷房间边上给他们安排了一间客房,周家连续发生这么多变故,周仕诚的精神看上去有些差,从他们来周家拜访起,叶卿就至少看到他抽了五根烟。

周仕诚亲自送他们回客房休息,临走时又点起了一支烟。

叶卿忍了半天没忍住:“您少抽点烟。”

周仕诚马上把已经点燃的烟熄灭,声音透着喜悦:“卿卿,你说不让爸爸抽烟,爸爸就不抽,爸爸都听你的。”

他这样夸张的反应让叶卿反而心里不是滋味,她撇撇嘴:“您早些休息,周氏那么大的公司,不会因为您少熬一天夜就垮掉。”

说着她就进了房间。朱沐瑾还站在门外,对着周仕诚笑:“还请岳父大人再给卿卿一些时间。她就是这样,嘴硬心软,面冷心热,总有一天,她会完全接受岳父大人的。”

周仕诚点头:“她肯回来保护她的姐姐,我已经很安慰。”

等朱沐瑾推门进去,叶卿已经躺到了床上,一见到他就问:“周娉婷房间里已经设下结界了?”

“不仅她的房间,连周家都被设了结界,不过我故意留了一条裂缝,引诱那剜心的人过来。他到时候如果通过裂缝进了结界,那就直接成了瓮中之鳖了。”

“这么有信心?万一人家比你还厉害呢?”

朱沐瑾确实很有自信:“除了你那个成了仙的母亲,在妖精里面,确实找不到比我更厉害的了。”

饶是如此,他们还是加强了戒备,为了随时能听到外面的动静,他们睡觉时连房间的窗户都没关。

周宅花园里的茶花已经全部被拔掉了,变成了姹紫嫣红百花齐放的热闹场景。

到了晚上,夜风一吹,花园里的各色花香就被夜风送来钻进了他们的鼻翼间。

叶卿又做梦了。

梦里她与白衣少年失散了。

她一人走在大街上,内心一片茫然。

从她的母亲,到灰狼,再到只见过一面却对她特别好的白衣少年,似乎每次她依恋上某个人,那人就会决绝的离她而去。

今日街上人特别的多,而且到处都张挂了彩灯,满城的火树银花,十分繁华热闹。

在这样热闹的大街上,她却越发觉得落寞。

晚上的风很凉,她干脆抱紧双臂蹲在了一棵同样挂满彩灯的树下。

以前住在大山的时候,她像撒野的猴子一样满山的跑,若是困了,她就随便选一棵大树上去睡觉。

可是现在看到这里的树这么漂亮,她怎么都鼓不起勇气爬上去。

她坐靠在树干上,就这么昏昏欲睡。由于她长得漂亮,不少登徒子想上前搭讪,可不知为何,每次当他们走在离她五步远时,总会有一道无形的力量将他们弹压回去,有些不小心的,还会被摔在地上摔个鼻青脸肿的。

渐渐的,也没有人敢朝她靠近,她靠在树上睡得很香。

本来夜风吹在身上很凉,但等她睡着时,她觉得身上暖洋洋的,就像有一股暖流,萦绕在她全身。

她一睁开眼,天已经亮了,街上没有昨晚那么热闹,那些彩灯还在,但人却没有几个,只有少数做早点生意的摊贩在那站着。

她走到一个卖包子的小摊前,闻着热气腾腾的蒸笼里冒出来的包子的香味,馋得流口水。

小摊的老板是个胖乎乎的大叔,看起来特别和善。

看到她馋得厉害,他拿出了两个包子,用纸袋包好:“小姑娘饿了么?来,吃两个热腾腾的包子。大叔包的包子,皮薄肉香,好好尝尝。”

她咬了一口,果然一咬下去就满口留香。

凭着她小时候的模糊记忆,她知道吃了东西是要给钱的,她往身上摸了摸,哪里有半个铜子?

大叔乐呵呵的笑:“不就两个包子,不要钱,小姑娘你够不够吃?要不要再来两个?”

她摇头,大叔的包子真的很好吃,可是她不能做一个贪心的人。

她捧着包子一点一点非常珍惜得啃着,一边慢慢的走。

那个长得很好看的白衣少年将她从大山里带出来,现在又突然消失了。她不知道去哪里找他,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能去哪里,干脆就漫无目的的闲逛。

忽听后面传来一个她一听就觉得不舒服的声音。

她在大山跟着灰狼一起住之后,就练就了一声非常特殊的本领,连耳力也很惊人。

她听得出是大叔的摊子上有人在争执。

“包老头,这么早就出来摆摊,赚了几个钱,够还我的债吗?”

卖包子的大叔声音听起来很气愤:“你害死了我的女儿,我没能去官府告倒你?你还敢倒打一耙,污蔑我女儿投了你家钱财,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

那人哈哈大笑:“你女儿那货色,进了我家门就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老子为了娶她花了那么多银子,没想到她居然敢跟别的男人偷情,没有让她和奸夫浸猪笼沉塘已经是便宜她了,居然还殉情?既然她人都死了,那之前老子在她身上花的银子,当然要分文不少的给讨回来!你这几笼包子做的不错,来人,全都给老子搬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