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堪比演员/蜜婚甜宠之娇妻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说今天就滚!”

白珂没有耐心等她。

女佣吓得直摇头,“大小姐不是我不说,而是白管家不让我们说,如果我说了,白管家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白珂白了眼她,轻嗤一声,目露不屑道:“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管家,我的话难道没有他的话管用?”

“可是、”女佣依旧犹豫。

白珂知道她是在担心什么,“你尽管说,我保证他辞退不了你。”

女佣面色微变,紧了紧手指头,半晌才道:“大小姐…夫人、夫人不在了。”

白珂一愣,不在了?

她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想到自己那晚给姨妈打的那通电话,问道:“是不是被我姨妈接回白家了?”

女佣咬唇低着头,声音极低,“不是。”

“那她去哪里了?老夫人死了,我妈应该被解禁了吧?”白珂问她。

女佣紧了紧拳头,“夫人、今天上午跳楼轻生了。”

“你说什么?”声音有些颤抖。

女佣低头不在说话。

白珂朝她走了过来,一把揪住她的脖子扯到自己面前,双眸间浮起一抹来自地狱般的黑暗,“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女佣被吓得脸色惨白,“大小姐、夫人、夫人跳楼自杀了。”

“啊——!”

白珂一把将女佣甩开,脸色阴沉的可怕,穿着病号服就朝门口跑出去。

女佣吓得急忙给管家打电话。

*

白珂回到白家时,看着门外挂着的白条,顿时眼泪就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

好不容易她费那么大的劲把奶奶除掉,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和母亲过得轻松些吗!

可是!母亲为什么不在等等!

白珂紧着拳头走进院内,看着被冲洗过的地面,她都能想象母亲跳下来那鲜血四溅的场面。

白管家接到女佣的电话,便急忙赶了回来。

刚进院子,就看到一身病号服的大小姐正在夫人落下的那个地方站着。

“大小姐,你怎么回来了?”白管家快步上前。

白珂转身反手就是一个巴掌。

啪!

白管家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他在白家四十多年,连白老夫人都没有动过手,如今她一个黄毛丫头竟敢打他。

“大小姐,你欺人太甚!”他厉声嗬道。

白珂眼眸阴沉,“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管家,凭什么隐瞒我母亲的消息?”

“大小姐,这是老爷吩咐下来的,我只是遵循罢了!你如果要将怨气撒在我身上,那我可是不会依的!”白管家不客气道。

白珂嘴角轻扯,眼底黑沉,猛的抬手又是一巴掌!

“你凭什么不依!你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过就是白家的一条狗!我堂堂白家大小姐连教训个下人的权利都没有吗?”

白管家目露怒色,垂放在身侧的大手缓缓握起!

突然他余光看到走出来的人,他脸上怒色瞬间消失,紧握的双手散开,他捂着侧脸,低声劝道:“大小姐,我知道夫人走了你很伤心,你可以拿我出气,但是我在白家工作四十多年,您今天说我是狗,恕我不能接受,我这么大年纪也不和您计较,望您日后不要再这样。”

白珂看着走出来的父亲,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看看!这就是她从小生活的环境。上到老夫人,下到管家,每个人都是心机重重,这演技都可以堪比演员了!

白珂突然哭了,“白管家,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亲自派用人去告诉我母亲不在了,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会说你是狗呢!”

“奶奶刚走没两天,妈妈也走了……”

白珂红着眼睛哭泣,再加上身穿病号服,看着很是可怜。

白管家身体一僵,抬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

“白管家,我还没见我奶奶和妈妈最后一面,她们如今在哪里?”白珂哭着哽咽道。

白思诚走过来,面容有些憔悴。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小珂,别哭了。”

白珂看到父亲,顿时眼泪更多了,抱着父亲嚎啕大哭。

白思诚听闻她的哭声,心里也不好受,目露沉痛之色,拍了拍女儿的背,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

她的母亲杀死了她的奶奶,如今却又自杀,慕容芸死了一了百了,可是却苦了孩子。

白珂不停的哭,白思诚只好错开话题,“你不是在医院吗?怎么跑回来了?”

“白管家让佣人告诉我妈妈出事了,我听到消息就赶忙跑回来。”白珂低声道。

白思诚眼眸瞬间浮起一抹不悦,侧目看向白管家。

“不是这样的少爷,是大小姐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我派去医院照料大小姐的女佣都被打伤了……”白管家据理力争的解释着。

白珂哭声更大,“看来这个家是真的不欢迎我,连一个下人都可以诬陷我,我还不如去陪奶奶和妈妈,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话落,白珂扭头就朝一旁的柱子上撞去。

“小珂!”

白思诚急忙将人一把拽住,白珂这才没撞上去。

“爸!你让我死好了,反正也没有人待见我,工作没了,亲人也没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白珂努力睁开他的手,一脸求死的模样!

白思诚被吓坏了,接二连三的死人,他再也禁受不起女儿死亡那种打击了!

白思诚严肃的看着女儿,“小珂,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你还有爸爸啊!”

“可是、”白珂哭着看向白管家。

白管家见此,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白思诚顺着女儿的目光看去,便看到了罪魁祸首。

顿时目露不悦,这个白管家仗着他是老夫人的人,这么多年的确是有点儿狂了!

白管家见此,急忙出声道:“少爷,是我错了!我给大小姐赔礼道歉!你别生气。”

不等白思诚说话,他急忙走到白珂面前,“大小姐,是我嘴不好!是我的错,求您原谅我吧。”说着他还自己打了自己两个巴掌。

白珂擦了擦眼泪,没有说话,但却用眼神告诉他,还不够。

白管家咬牙又给多给了自己两巴掌,“求大小姐原谅我。”

看到白思诚皱眉,白珂急忙过去阻止他,“白管家你别打了,虽然你有时候说话的确是有些不尊重人,那也没这么严重,整个白家数你年纪大,您教导两句也是应该的。”

白管家听闻这话,就差没吐一口血了,心惊肉跳道:“大小姐,我真没这个意思!”

“我知道你都是为我们好。”

白珂突然看向父亲,“爸,白管家在咱们白家也待了这么多年,如今奶奶走了,白管家他也六十岁了,看在他为白家劳苦一辈子的份儿上,不如我们给他些养老金,放他回老家歇着去吧。如今白家都乱成了一锅粥,白管家在这里肯定是要受累的,倒不如回老家歇歇。”

白思诚微愣,小珂的话虽然听着是好,但这也是属于变相的将白管家赶出去。

他刚才也只是想着惩罚一下白管家,并未想着将他赶出白家,毕竟他跟随老夫人和白家这么多年,看在母亲的面子上都不能这么做。

但是看着女儿,白思诚又怕她心里不痛快,便道:“小珂,这两天家里有些乱,不如等安顿好了再让白家离开,你看怎么样?”

白珂袖子里的手指紧了紧,但面容上却浮起一抹柔弱,“可以,父亲说什么就是什么。”

白思诚松了口气。

一旁的白管家也松了口气。

他抬手擦了擦额前的汗,下一秒,却看到白思诚身旁的白珂朝他诡异一笑。

下一秒,她就毫不犹豫的朝柱子上撞去。

砰!

吓得白管家直接闭上了眼睛,同时心里暗道一声“完了!”

“小珂!”

白思诚跑上前,双手颤抖地扶起地下的人儿,看着她额头上那鲜红的血迹,他真的慌了!

“来人!救护车!”

——

警署。

“这是圣光医院送来的尸体研究报告,你们仔细对比侦查,明天必须得出结论。”

“是!”

*

千姗万水。

宋藩被五花大绑的送入墨羌的房间。

墨羌见此,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老朋友,没想到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会是以这种方式。”

宋藩被人拿掉了眼罩,这才看清楚眼前的墨羌,顿时眼眸一紧。

“墨二爷,你将我绑来这是何意?”

“当然是和你聊聊。”

墨羌起身挥了挥手,房间里的手下全都出去,他晃晃悠悠的走向宋藩。

墨羌走近他,笑问道:“宋藩,你是不是人老眼花,认不得字了?”

“二爷,你有话就说。”宋藩听得出来他的嘲笑,但面色依旧镇定。

“直说?”墨羌抽出一旁架子上的红色小皮鞭,向空中挥舞了两下。

“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啪!

话音响起的同时皮鞭落下。

宋藩的左脸颊被抽出一抹血色,绑着的双手紧捏成拳。

俗话说得好,打人不打脸,他墨羌太过分了!

“二爷这是什么意思!”宋藩怒道。

“字面上的意思你听不懂吗!我给你的两人份指令,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一个也没给我完成!”一脸阴沉的墨羌反手又是一鞭子。

啪!

“早在锦城的时候,我就让你把宋子川想办法带回去,你为什么不听?害得我损失了那么多精英!”

墨羌一提到这件事就来气,因为宋子川,不但墨森插手后来更是惊动了莫家死士,他派出去的精英全部都把命丢了,没有一个人活着回来。

这不是他的错,是谁的错?

还有那个该死的墨辰!竟然敢动他的东西!

越想越生气,墨羌直接用鞭子圈住了他的脖子,“你不仅害我损失了30多名精英,而且你知道你的好儿子做了什么吗?”

“咳咳…”宋藩被他勒得脸色通红。

墨羌突然松开了他,一把掐上他的脖子。

“你的好儿子还真是有本事,连我都没想到他在国外的这四年竟然这么本事!不仅在私下里培养了自己的势力,而且现在还敢跟我抗衡,不过!他这是自找死路!”

“你在墨家待了那么多年,不会不知道墨家的规矩吧?墨家子嗣在没有家主的允许下私自培养势力,那是要被送到狼人谷的!当然!就算墨辰不是墨家子嗣,他也难逃这个宿命!”墨羌松开了他。

宋藩眼眸一紧,“不关他的事!所有的一切罪孽都由我一人来承担!”

墨羌呵呵一笑,“咱们俩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你这么说,是要拉我下水吗?”

宋藩目光直视他,“事已至此,我不会在被你利用了,我不管你要如何做,但我的罪孽我会承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