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权宠之惑世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珞白一直料想着沈沐辞武功应该是不低的,但却是完全没想到他的武功会厉害到了这等程度,不过是一个简单至极的威压,便已经将他整个人给压制在此完全不能动作。

他甚至是需要动用了八成的内力,方才能够将沈沐辞那不经意袭来的强烈威压散了去。

如此一来,苏珞白起初还有些不以为然的容色,霎时便是变凝重了不少。

他本就有些锋利的眉眼,此时更是如出鞘的利剑一般,透着凌然寒意。

不过相较于苏珞白突如其来的严肃反应,沈沐辞却是在如此一刹发作之后,重新风轻云淡的立在了原地,甚至是连原本寒凉的眉眼,也恢复成了往日的温润神色。

绯色的唇瓣微微张和了半晌,沈沐辞的迤逦声音也透出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清澈穿透力。

“苏世子,请回吧。”

一语落下,沈沐辞便是用那一双琉璃色的凤眸直勾勾的看着苏珞白,明显一副想要等着苏珞白自己主动离开的样子。

有了方才那一番武力压迫,苏珞白自然也是明白今儿不管他再如何想要要强行闯了这凝华阁见夜荼靡一面,但是有着这位南诏太子在此,可能性实在并不如何之大就是了。

毕竟如今这深更半夜的,他倒也还暂时没有什么要和沈沐辞夜深打斗的打算就是了。

如此一来,他就算是想要强行留在此处,似乎也并没有什么用处了。

苏珞白对于此事儿虽然有些不太甘心,但是好歹也是个明事理的人,既然没有什么值得纠缠的地方,他便果真没了继续逗留此处的兴致了。

冷冷看了沈沐辞一眼,他便是下意识的准备转身离开。

可他这才刚刚有了离开的心思,甚至是尚且未曾动了身形,却是陡然听见凝华阁中传来了一道极为清楚的女子声音:“既然是这深更半夜的跑来我这凝华阁一趟,想来也是有什么急事寻我无疑了,你这人都来了,怎么又这么轻易就回去了?”

此人音色撩人,尚且几分慵懒几分妩媚,语调之间还渗着似有若无的轻笑声音,几乎是一刹就让苏珞白隐约动作的的身子停顿了下来。

他转首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见着那人生得一张惊艳绝伦的容颜,果真就是夜荼靡的时候,唇角这才挑出了一抹显而易见的笑意。

苏珞白抬眸看向沈沐辞的方向,脸上的神色又是一变,不过却是不若平时那般因为受惊或者心情不郁而变脸的样子,反而倒是直接由着锋芒冷凝转为了兴味十足的得意之色。

“想来太子殿下你也看到了,原本本世子在殿下的一番劝慰之下,早就已经歇了想要见了郡主一面的心思的,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郡主竟然会亲自相邀,”一番耀武扬威的话说到此处,苏珞白方才转眸将视线重新放回了夜荼靡的身上,语气雀跃的开口道:“郡主如此盛情,本世子倒实在是有些却之不恭了。”

因为是堪堪才从床榻之上起身,又颇有几分夜色寒凉如水的原因,所以此时夜荼靡的身上尚且还裹了一袭红鲤给她披在身上的白色狐裘披风,衬着内里那一身华美至极的幽深紫色长袍,倒是显得夜荼靡整个人更加消瘦了几分。

只不过即便是夜荼靡身形消瘦,可如今她这般几分慵懒的斜斜依偎门前的时候,一身身姿也仍旧是婀娜曼妙,娉婷轻曼到了极致。

毕竟是从嗜睡之中醒来,夜荼靡的眉眼多少还透着几分朦胧的,只是即便是她如今的状态有些不甚清醒,但也并不妨碍了夜荼靡那一个看着人的时候惯常勾着唇尾言笑晏晏的习惯。

一如她现在看着苏珞白的时候,唇角勾着的笑意无二。

“荼靡倒是不知太子殿下如此闲情逸致,”沉默半刹,夜荼靡的视线转到沈沐辞身上之后,脸色的笑意却是比看着苏珞白的时候明显的淡了几分。

除了笑意淡漠之外,甚至就是连着说话的语气也完全没有往日那般随意清浅的样子。

更甚至夜荼靡的话语之间,还带了几分显而易见的不愉。

“去了京城西郊的宅院也就罢了,现如今甚至还直接跟来本郡主这凝华阁来了,看来殿下哪怕是堂堂南诏太子,可自从了不曾出席朝议之后,殿下的时间还当真是充分得很呢。”

一番话嘲讽完沈沐辞身为南诏太子不上早朝不务朝业之事儿后,夜荼靡的脸色愈加冷凝得很,甚至还隐约带了几分讽刺。

讲到这里后,也不去看沈沐辞是个如何反应,夜荼靡便是又立马开口补充了一句道:“只不过如今夜色已经深,本郡主与苏世子也尚且有要事儿相商量,倒实在是没什么时间能陪着殿下同样这般闲情逸致了……”

这都已经说到了如此明显的程度,沈沐辞自然不会蠢笨到压根听不出来夜荼靡这是在赶他走的意思。

只是一想到他今儿亲自将夜荼靡送回了国公府上,夜荼靡却是半点不领情——不仅对自己没有半分好脸色都没有,反而却是对着苏珞白言笑晏晏的样子!简直是能够气死人!

一想到这里,沈沐辞便是觉得自己的胸腔之中怒意凌然,几乎是完全不能够容忍了去。

他微微眯起眸子,琉璃色的凤眸本就狭长至极,如今弧度危险的眯着,更是平添了三分寒意,寻常人这般看着,已然是怎么着都透出了一股子足以冻得人遍体生寒的感觉。

偏生夜荼靡嚣张惯了,素来都是艺高人胆大的,倒还真没有怎么将沈沐辞的神色放在了眼中。

她索性将沈沐辞的那般危险至极的神色忽视了去,转而鸡血提着苏珞白招呼道:“你还愣在那房顶之上做什么,莫不成还要本郡主亲自上去请你下来不成?”

毫无耐心的斥责沈沐辞赶紧离开,却是又这般热情至极的让自己下来。夜荼靡这般强烈至极的反差对比,完全是害得苏珞白自己都隐约觉得有些太过不对劲儿了些。

他原本还想打量一番夜荼靡这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物来着的,但是顾及着沈沐辞还在这里的事情,苏珞白索性便是索性收了的心思了,尤其是看着沈沐辞那一张俊逸容颜之上盈满的阴沉难看之色,苏珞白更是连话也懒得多说了,直接就纵身而下,径直落在了夜荼靡的身边。

与此同时,苏珞白的脸上也没有忘记勾出一抹得意的笑意,分明是对着夜荼靡说的话,他却是转而看着沈沐辞得意道:“多谢郡主。”

面对苏珞白如此显而易见的挑衅,沈沐辞的容颜果然是越发阴沉了几分,尤其是见着夜荼靡那明显一副想要带着苏珞白直接进入内院的样子,沈沐辞霎时更加沉不住气了,他完全不再若平时那般沉静凉薄,立马却是寒意毕露的直接呵斥了一声道:“夜荼靡,你敢!”

原本夜荼靡还真是半点没打算搭理了沈沐辞的,毕竟对于今儿晚上沈沐辞闯了京城西郊的事情,夜荼靡都尚且还有些耿耿于怀,更别提后面她在沈沐辞跟前,更是半点抵抗力的直接睡了过去的事儿了。

她虽然素来嗜睡,可那也仅仅是在夜荼靡一个人的时候,方才能够安然睡了去,可今儿在马车之上的,除了夜荼靡自己之外,分明还有一个与她同行的的沈沐辞,可夜荼靡仍旧是说睡就睡过去了,甚至是连着沈沐辞抱着她下了马车她都还半分动静都没有的,这简直就是在重蹈上次她去了东宫之后的覆辙。

本来上次她去往东宫又被沈沐辞从马车抱回卧房之后,夜荼靡就已经暗自下定了决心,想着自己千万不要再犯了同样的错处,毕竟她那一身嗜睡的病根暂且还不是暴露的时候。

而且除此之外,夜荼靡更加介意的还是她如此轻而易举的睡过去,明显还从侧面透出了几分她对沈沐辞的无条件信任。

夜荼靡回想了自己在十里画廊的时候,不管是璃落还是红鲤,亦或者是安扶苏在的时候,哪怕是她嗜睡过去,可始终脑子里都紧紧吊着那么一根警备线,哪怕是这些个亲近至极信任至极的人都在身边护着她,她也同样是只要稍微一有动静,她就可以在第一时间清醒过来的。

可沈沐辞却是不同,若是有他在身边,哪怕是夜荼靡再如何想要试图去拉直了她脑海里的那一根警备线,可最后她都始终能够默然安睡了过去,还是那种半点动静都觉察不到的安然。

这种对某个人绝对放心到了极致的做法,实在是让夜荼靡打从心底有些排斥。

即便是她知晓,沈沐辞绝对不会生出任何害了她的心思。

可是……

夜荼靡如是一想,忽而便是意识到了很久很久以前,自己所经历过的那些个彻骨至极的绝望之事儿,她脸色顿时苍白了几分,好在如今的凝华阁内夜明珠珠光辉映,倒是不曾将她整个人的神色变化显示的太过明显了些许。

不过她那一双本来还弯着弧度笑意盈盈的眸子,却是不出意外的突然变得冷冽了几分就是了。

“太子殿下,虽然你往日里习惯了我行我素独来独往,”

夜荼靡沉着眉眼,神色严肃至极的看着沈沐辞道:“想去哪里也的确是你的自由,可这凝华阁到底也是本郡主的住处,如今我既然尚且还是这凝华阁的所有者,便是有绝对的权利决定我在此处到底愿意在此处见了谁,又到底不愿意在此处见了谁,若是殿下无事儿,就自己请回吧。”

沈沐辞还真是极少对着夜荼靡露出了方才那等怒意凌然的的神色,也算得上头一次没有压着怒意的呵斥了夜荼靡一句,他原以为依着夜荼靡的性子,虽然不至于彻底的听了话,但是停下动作与他周旋一二的心思总应该是有的。

可他却是万万没有想法夜荼靡会是如此一副神色冷凝,态度默然的样子。

她看着他的眸子里,是真的盈满了极为浓郁的严肃和冷凝神色,而非是前些日子里两个人碰面之后小打小闹的口舌争执。

沈沐辞原本都已经做好了极好的心理准备,等着夜荼靡若是在自己方才那般严肃的说了阻止之言,却仍旧是不听话,仍旧是一意孤行的想要拉着苏珞白进入内室的时候直接动手将人拖过来的,可现如今看着夜荼靡这般严肃至极的样子,沈沐辞的整个脑子却是忽而就陷入了一刹的空白之中。

在沈沐辞的印象之中,夜荼靡算得上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动过怒意的,就算是那些个争执之言,在沈沐辞的眼中,也不只是一时气恼罢了,可现在的夜荼靡,却是明显的整个人的状态都不太对劲儿,倒是看的沈沐辞实在不知如何应付。

苏珞白自然也是觉察到夜荼靡的异样之处了,起初见着夜荼靡选了自己留下而让沈沐辞离开的时候,他心中其实是真的有些压抑不住的高兴的,虽然他也不清楚这高兴到底是源自于什么,可就算是将这个原因归结于他不愿意在任何事儿上逊色沈沐辞一筹的份儿上,苏珞白也仍旧是觉得有些分外高兴的。

但是回过神来之后,他这才忽而意识到,夜荼靡对沈沐辞的态度,好像有些太过在意了一些。

这个九洲之上鼎鼎盛名又因容色美艳而堪称妖精一般的人物,除了对待蝼蚁一般人物的漠不关心之外,但凡是看着那些个入了自己眼底的人,夜荼靡素来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样子的,就算是心中不屑或者恼怒,让她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夜荼靡也多半都是会露出一抹习惯性的冷笑的。

反正无论如何,夜荼靡都不曾露出这般严肃至极却又分明是好言好语在说话的模样就是了。

意识到夜荼靡对沈沐辞的这一点明显不同,苏珞白原本还因为两人争执而隐约勾笑的弧度忽而便是慢慢的缓和了下来,而他那一双微微带着几分弯度的下狭长丹凤眸子,也是逐渐的恢复到了平日里那般锋利模样。

就这样,夜荼靡看着沈沐辞,眉目凝重而又凝重。

沈沐辞又看着夜荼靡,琉璃色的眸子满是寒霜碎雪。

而苏珞白看着两人,眼中也带着显而易见的探究。

于是整个气氛忽而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半刹之后,倒是一鹤率先沉不住的对着夜荼靡开口道。

“郡主……我家主子不过只是亲自送你回了国公府罢了,并不是故意存了什么和郡主你作对的心思,郡主又为何非要与我家殿下过不去……”

在这般堪称凝固的氛围之中突然出声,一鹤也算是有那么几分胆色了,唯一可惜的是他劝慰之言却是半分作用都没有,因为一鹤开口之后,连个“呢”字都还没有说完,便是被夜荼靡毫不客气的截断了回去。

“本郡主自然是感谢太子的一路护送之情,”夜荼靡寒凉着眉目,一双桃花眸子本该是撩人弧度,如今却是因为她神色严肃的原因,平白少了几分风情妩媚,转而多了几分凉薄之意

:“不过本郡主如今既然是已经安然回了国公府,殿下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既然如此,殿下还是快些请回吧。”

夜荼靡倒不是记不得自己先前应下的那句顺路送沈沐辞回府的事情,只不过如今他在她睡着的时候,自己选择饶过了东宫跟着国公府的马车到了这里,倒也不算她失约了。

“所以你为了一个苏珞白,当真是铁了心的要赶本宫走了?”

------题外话------

殿下小可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