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农家悍妻:冲喜相公宠上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安王面色冷然的说道:“管家,送南小姐回去。告诉南大人,南小姐到了该出阁的年纪,还是留在府中待嫁,莫要四处乱跑。”

南音心口一紧,慌乱无措,“姐夫,我……”

“本王这里有一份名单,京城适婚男子都在其中,给南大人送去。”

南音难以置信的看向南安王,不相信他是一块木头,看不穿她的心思!

他明明知道自己对他的感情,想要做他的王妃!

特地叮嘱父亲这些话,给一份名单,不就是逼着父亲给她挑选一个男人嫁人?

她不过说沈晚君几句,他维护沈晚君至此!

南音更不相信南安王和沈晚君是清白的!

“姐夫,我错了!我口没遮拦,就是担心沈晚君心思不纯……我……我等下亲自上门去给她道歉!”南音泪眼婆娑,心中委屈至极,“我还小,想多侍奉爹娘几年,代姐姐尽孝心,不想这么快嫁人!”

南安王乏了,摆了摆手。

管家将南音给请出去。

南音不想走,可不敢忤逆他。眼中含泪,咬着唇瓣,克制住脾气离开。

刚刚出府,就看见沈晚君和白薇。

南音气得脸色通红,瞪了沈晚君一眼,眼珠子一转,朝她走过去。

管家唤道:“南小姐,别惹王爷动怒。”

“我还会吃了她不成?”南音瘪了瘪嘴,“我去给她道歉。”

沈晚君看见南音过来,踩着木梯上马车。

“沈小姐,你们还不走,等姐夫出来追你吗?让你失望了,他昨晚一夜未睡,已经睡下了。”南音没法在情敌跟前低头,她想好了,求父亲请太后赐婚,“你是落魄世家女,该知道门第之见,根深蒂固。王爷是宗室子嗣,即便是鳏夫,也轮不到你这种出身的人给他做继室,还请你有点自知之明!”

“我只是好心给你忠告,听不听由你。”

最后这句话堵过来,沈晚君若是计较,便是不识好歹,将南音的好心当成驴肝肺!

沈晚君忽而笑道:“多谢南小姐提醒,不过感情一事若能控制,这世间就不会这般多痴男怨女。”说罢,挽着白薇的手臂,两人一同踏进马车。

她坐在凳子上,将帕子揉搓成一团,扔在小几上泄气。

白薇觉得南音那张嘴,再好的教养,也受不住!

沈晚君的性子好,都被南音气到破功。

“我觉得你们世家子女很累,时刻注意言行。在咱们村里,南音的嘴这么欠,早就给人几大耳刮子,撕烂她的嘴不可!”白薇都手痒了。

沈晚君很不可置信,“都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吗?那你打过人吗?”

“没法沟通的人,直接上手。”白薇让车夫去段府,对沈晚君和南安王之间的事情很感兴趣,“你和南安王真的没关系?”

沈晚君怔愣住,将帕子捡起来,缠绕在指尖,“南音的话虽然可气,但是在理。我和南安王之间身份悬殊,根本就不是同路人!再说他忘不了亡妻,才会一直不愿续弦。我和他只是志趣相投的友人罢?”顿了顿,又低声道:“我也不打算再嫁人。”

白薇没怀疑沈晚君的话,南安王若是对沈晚君有意,方才就会维护。

——

马车停在段府门前。

白薇与沈晚君去找段云岚。

侍从将两个人领进段云岚居住的院子。

段云岚卧病在床,屋子里充满浓厚的药味。

白薇来的正是时候,段云岚刚刚苏醒过来。

这些时日,段云岚觉得越来越乏力,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甚至有时觉得,或许会一睡不再醒。

每次醒来时,便着手处理段家事物,悉数安排妥当。

白薇不适应的皱眉,憋一憋,那股子药味倒是不那么冲人。

她走进内室,看见段云岚倚坐在床榻上,在处理府中庶务。

“打扰到你了?”白薇站在床边,这才发现段云岚似乎比在县城见时更削瘦了,只剩下皮包骨头,手臂上的青筋根根凸起。

脸上没有半点血色,十分苍白,显得眼睑下的黑影浓重。

“只是一些琐事。”段云岚将册子合上,靠在软枕上,“你来的正好,我许久未曾会友,闷得发慌。”

他的笑容让白薇心中蓦地一酸,沈遇曾说段云岚没几年活头,可如今看来,怕是今年都难以撑过去。

“身子好些了吗?”白薇拉着一张凳子坐下,“天气好,可以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段云岚听惯这些话,早已腻了,失去交谈的欲望“说说你来找我的目的。”

“我想买玉石。”

“很不巧,新到手的那一批,全给南安王带走了。沈遇与他有交情,你需要叫他帮忙也一样。”段云岚说几句话感到很费力,病恹恹的歪在枕头上,眼角下的那颗痣都如主人一般暗淡无光。

“你认段罗春为师傅,便是段家弟子。这个你收着,是段家给每个弟子的薄。”

段云岚将一个匣子递给白薇。

白薇犹豫片刻,看见类似族谱的一本册子,摊开放着,段罗春的名字下,记载着她的名字,正是方字辈。

她见段云岚说的属实,将见面礼给收下。

白薇想说什么,段云岚歪着头睡过去。

她捧着匣子从屋内出来,发现小厮面色变了变,最终朝她行一礼。

沈晚君在外面等候,白薇一出来,两个人坐上马车。

“你手里是什么?”

白薇笑道:“拜师见面礼。”打开盒子,看见里面的东西,白薇心中震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