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林如烟非我妻子/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卓?”

席朝青对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觉得在哪里听见过,将头望向徐景。

“你是林如烟的丈夫?”徐景重新打量了他一眼,倒是一下就听出来了。

陈卓便是在上一届仙门大会上,力压樊无双和白山离,夺取仙榜第一,成功加入长生仙门的绝世天才,自徐景横空出世前,他就是千年来最耀眼的新星。

这一次的仙门大会上,其他仙人拿的最多的就是用陈卓和徐景比较,大名鼎鼎,徐景想不熟悉他都难。

“你说我是林如烟的丈夫?”陈卓取下了鼻梁上的金丝眼镜,有些疑惑地看着徐景。

“是啊,林如烟如今是我青景宗的副宗主,在一周前的仙门大会上,她很想见到你,结果是萧氏龙族搞得鬼,倒让她失望了。”徐景笑了笑。

一想到是林如烟的丈夫,徐景便消除了对他的敌意,不过陈卓却慢慢沉默了下来,目光阴晴不定。

“难怪刚才那位兄弟说我搭讪别人的老婆,我听得一头雾水,原来是这个原因,误会而已。虽然林如烟在青景阁中,与我们同住,但我是以礼相待,我的夫人自始至终都是我身边的这位,如果引起你们的误解,我十分抱歉。”

徐景语气颇为诚恳,他可不希望陈卓对他和林如烟有什么误会。

“你到底在说什么!林如烟是谁?”陈卓一拍桌子,目光似乎隐有些怒火。

坐在这周围的所有人,也都是目光冷漠地看着徐景,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你难道不是百年前登顶仙榜的那位陈卓?”徐景也茫然了,难道只是同名而已?

“我仙号为冠卓仙人,百年前的确登顶仙榜,拜入长生仙门,在座的各位,都是我长生仙门的师兄弟。不过,林如烟不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另有其人!”陈卓目光淡漠,冷冷说道。

“那你妻子是谁啊?”徐景皱眉看着她。

“慕诗寒。”

陈卓将金丝眼镜放入中山装胸口处的口袋,目光锐利,语气不容置疑!

“你的妻子是慕诗寒?笑话!”

席朝青忽然笑了一声,说道:“慕诗寒的性格我再了解不过,你想娶她当妻子,她自己同意了吗?”

“百年前我由她亲自挑选,得到过她的认可,才加入了长生仙门。她同不同意,等她醒来你们问问不就是了?”陈卓说话语气虽然温文尔雅,但语气却出奇倨傲。

徐景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陈卓的目光,不再向之前那般友善。

经过寥寥数句对话,徐景已经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的确就是林如烟的丈夫。

只不过……在他拜入长生仙门后,他不肯承认这个关系。或许是因为慕诗寒在长生仙门中的地位不一般,或许是觉得林如烟已经配不上他,他现在的说辞,和徐景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你挺好笑的,果然和陈世美一个姓。”徐景出言讥讽。

“哦?”陈卓饶有兴致地看着徐景。

“林如烟为了见你一面,百年来日夜苦修,苦心经营各大人脉关系,为了追随你的脚步,她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进行修炼,连我都对她敬佩不已。你现在飞黄腾达,倒是先翻脸不认人了,她要是知道这个消息,不知多伤心。”徐景摇了摇头。

“冠卓仙人,和他把话说清楚吧!”

在场其他长生仙门的师兄弟,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都将目光放到陈卓身上,等待他的答复。

陈卓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错!我在拜入长生仙门以前,的确和林如烟有过婚约,但严格意义上来讲,她只是和我的未婚妻,而且是由我们父母亲自指点,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我对天发誓,我从未与她有过夫妻之实,这是第一。”

“第二,她利用我的名声,获得了各大势力的尊重,才能达到今天这个地步,否则你以为她一介女子能吃得这么开?她利用我的名声进行攀爬,我并没有对她进行追究。不过,这一次我回来,就是要和她说清楚,我从未把她当过我的妻子,她对我应该是有些误会。我的妻子,早就有了人选。”陈卓说得斯条慢理,但听着就是让人不觉得舒服。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你名声有多厉害啊,一介女子就不能吃得开了?既然你这么看不起女子,又一厢情愿的认慕诗寒当妻子干嘛?想借她长生仙门的圣女身份给你突破?”席朝青言语犀利,一针见血。

“我没有要你说话的时候,你最好不要开口。”陈卓眉毛一挑,似乎已经被席朝青说得有些火气了。

徐景眸光复杂,说道:“难怪我今天会在这个地方遇到你,你知道慕诗寒藏在此处?”

“长生仙门的圣女,会在历届仙门大会的前一年准时回来,她这次并没有按时归来,我们才过来找她,还听说她是因你而死。”

陈卓失去了之前的从容模样,眸中爆发出寸寸神芒,无形的青色气息,从他身上爆发,强大的威压,让徐景和席朝青的面色同时一变,几欲窒息!

“好强……修为只怕到达合体期九层了。”

徐景心思一沉,对陈卓此刻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了解,有些惊讶。

要知道,百年前陈卓的修为还没有樊无双和白山离高,只有合体期四层。如今在长生仙门内修炼百年,竟然到达了如此恐怖的地步,虽然和萧越凡只有一级之差,但合体期八层和合体期九层又岂能相提并论?三六九等,都是天堑般的大门槛差距。

“慕诗寒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还有的救,我这次过来,是为了救她的。”徐景严肃道。

陈卓冷哼了一声,将气息收敛,徐景和席朝青的压力顿减。

“她有没有救,我们比你有数!但是……长生仙门的圣女,除与我以外,应当是不能和其他任何人有感情上的牵连,她既然为你做到这个地步,你和她的感情,应该不一般吧?”陈卓目光如箭,似要将徐景看穿一般。

徐景被问得不知该如何作答,低头陷入沉默之中。

“我老公和她什么关系,我都没过多相问,你一个外人问什么问,关你屁事?”席朝青率先说道。

她在外头,最为护短,即便徐景真和慕诗寒有什么,她也容不得别人说三道四。

“我再说一遍!现在是我在问徐宗主,你最好不要插嘴!”陈卓目光愤怒地看向席朝青,拿手指着她。

“陈卓。”

徐景在此时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平静地说道:“我和慕诗寒只是关系较好的朋友罢了,我救她,只是因为我不想欠她任何人情。若在平时,她的死活压根与我无关,但她这次是因我受到牵连,我得救她。”

徐景此话一出口,在场长生仙门的人,嘴角都浮现出一丝弧度,就连席朝青也错愕地看了他一眼。

她都以为徐景要和陈卓大打出手了,没想到竟然忍了下来,还耐心和他解释。

“好!在来之前,我对你有过了解,你为人很正气,我相信你。”陈卓满意地点了点头,打了一巴掌又给颗枣,俨然是一副当家做主的态度。

“那你们今天来找我,还有别的事情吗?”徐景重新坐回到位置上,揉了揉太阳穴,皱眉看着他。

“谈论这个是一方面,还要有一点我要你明白——”

陈卓顿了顿,指着徐景说道:“你既然身边已经有了这么优秀的姑娘,就不要再对其他人有任何想法了,哪怕你妻子不介意。慕诗寒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高攀得起的人,可不要有什么痴心妄想。”

“哦,还有吗?”徐景并未反驳,神色平静地继续问道。

陈卓靠在椅背上,偏着头看着徐景,似笑非笑地说道:“本来今天若你态度不对劲,我考虑过把你随手除去,但既然你都把话说明白了,我也不会动手杀一个无辜的人,算你救了自己一命吧。慕诗寒的身体,依旧在楼上,我们没有动,现在给你三天时间,将她醒着带到南疆古巫族总坛!我们会先一步把那里踏平,听说是古巫族的人把她伤成了这个模样。”

慕诗寒现在的状态,长生仙门绝对有办法救,只是代价有些大,他们不太愿意,能利用徐景,干嘛不利用?

“对了,要是三天之后我没有看到你和慕诗寒过来,我会亲自把慕诗寒带回去,但那样你也活不成了,你的宗门也不会继续存在下去,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陈卓重新将金丝眼镜戴在鼻梁上,似乎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

“好。”徐景点了点头。

“呵呵。”

看着徐景唯唯是诺的模样,陈卓忽然笑了一声,目露不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其他长生仙门的弟子,也相继站起身,准备离开这里了。

“萧氏龙族举办的仙门大会,无非是东施效颦,就这样的人,也能横扫仙榜?真是令我刮目相看。”

“听说那些宗门都拿他和陈卓比较,就这怂包模样,他们是一个等级的吗?”

“这小子修为低成这个模样,也难怪他会怕成这个样子。”

周围长生仙门的人,议论声络绎不绝,一字不落的进入了徐景耳中。

“你们……”

席朝青气得满脸通红,刚想发作,却被徐景拽住手腕。

“对了。”

就当那些长生仙门的人准备离开这里时,徐景忽然叫住了他们。

“你还有事?”

陈卓反过头,不解地看着他。

徐景从桌子上拿起一根烟点上,以他当今的身体素质,尼古丁已经无法再让他有任何感觉,他这只是多年前的习惯,点一根烟能让情绪平静下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需要点烟来缓解情绪的时候了。

“三天后,我会带林如烟一起过来,没问题吧?”徐景一边吸着烟,一边对他说道。

“当然没问题,这点小事就没必要经过我同意了,你太畏惧我了,徐宗主。”陈卓同周围诸多仙人大笑一声后,瞬间消失在此地。

“啪——”

他们消失后,徐景慢慢站起身,随手将手中的烟头弹灭,神色依旧寻常,转身朝着酒店二十三楼走去。

“老公,三天后你带林如烟过去干什么?她要是知道陈卓是这样的人,会很伤心吧。”席朝青跟在他身后,不解地问道。

“正因如此,我才要带林如烟去见陈卓最后一面。要是不让她看清楚陈卓的真面目,我就把他杀了,林如烟会埋怨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