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意外的来客!/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宗后生仔,你且说清楚,谁是仙榜第四,谁是第五!”

未等那位神宗登记人员报出两位人物的大名,天空爽朗的笑声便已然接至。

只见。

一名短发寸头,满面虬结黑髯的壮硕中年男子,趟在一把比正常人要高得多的猛虎开山大刀上,如卧睡床一般,从天空中飞来!

“震刀宗宗主,刘一壶!”

周围不少人念出了他的名字。

他先行落地后,当着诸多围观人员的面取下腰间酒壶,仰头畅饮。

“舒畅!”他抹了抹嘴角,又将目光放到前方。

“后生仔,别磨蹭,快快写下我名字!仙榜第四,沧海震刀宗宗主,酒壶仙人!”那中年人哈哈一笑,透明酒液流满胡间,一言一行间,皆透着一股豪迈之气。

“是,是!”

那神宗登记人员惶恐不已,当即拂袖提笔,准备将他登记下来。

“啪。”

这个时候,一个葫芦酒塞乘风飞来,一击打到了那神宗人员的手腕之上,他如触电一般,手中毛笔当即摔落在案台,在椅子上疼得龇牙咧嘴。

“刘一壶,可不是谁先到,谁就是仙榜第四。”

就在此时,远方又传来了一个清晰透亮的男声,声音虽远不如刘一壶洪亮,但在场众人却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再次反过头,只见天空中走来一名白衣男子。

他腰间也别了一个开了塞的酒葫芦,白衣胜雪,长发飘飘,宛如画卷中走出的仙人美男般,俊朗容貌几可匹敌金羽,但比金羽还多了几分阳刚之气。

他身后还背负着一柄三尺三寸长的雕竹斩龙青剑,每在天空踏出一步,都有无形剑影在他脚下浮现,就像踩在水中荡出的波纹一般,闲庭信步间,跨越数百米距离,直至在刘一壶的身侧停下。

“是惊剑阁阁主,李无名!”

他的出现,远比刘一壶出现还震撼数倍!在场仙人,尤其是女性仙子,皆是两眼桃花,倾慕不已,连已经入场的南宫阁阁主徐觅鸿,也驻步停留,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色。

“我百年前见过无名仙人一面,那时的他就气势逼人,没想到百年过去,他愈发标识了。”

“气质实在太过出尘,要是在今日能有机会和他结成道侣,死也值了!”

“你可别说,想和无名仙人结成道侣,比你随便一死要难得多了。”

还在队列人群中的诸多仙子,爆发出阵阵惊呼,这样的场面也与世俗界追星的花痴少女无异。

相对于凡尘俗世,她们是高不可攀的清冷仙子,但在李无名这等天人般的大仙人面前,她们的矜持似乎也就不复存在,李无名要逾越她们太多层次。

“道友,刚才没事吧?”

李无名哈哈一笑,将开了塞的酒壶递给了那名神宗登记人员,说道:“我不是有意耍威风,是怕你记录错了。仙榜之上,我第四,酒壶仙人第五,你可别被他这鲁莽劲吓着了。这壶酒是李某请你的,喝下之后手伤便好。”

那神宗登记人员见状,哪敢接李无名的酒,立即拿起笔来,说道:“不敢,不敢!刚才不打紧的,小事而已,不劳无名仙人费心了。”

“哼。”

刘一壶拿过桌上李无名的好酒,一饮而尽,满脸酒红道:“百年前我酒瘾发作,惜败于你,我不认为是我输了!但今天喝了你这壶酒,后生仔,你就原样记录吧。反正今天过后,你李无名必定在我后头!”

“我拭目以待!”李无名哈哈一笑,在诸多仙子眼泛星星的目光下,他一挥仙袍下摆,和刘一壶分两道走了进去。

那神宗人员松了一口气,悻悻道:“百年前就到达了合体期四层的两个大仙人,惹不起,惹不起啊……”

“合体期……”

岚舞等人皆是瞪大美眸。

这个境界对她们来说还太过遥远,没有一定的机缘和殷实的家族底蕴支持,恐怕终生都无法遁入到这个境界,与他们一比,卡在了炼虚期巅峰数百年的青龙白虎等人,似乎也逊色不少了。

这名神宗登记人员在记载完后,终于将目光放到了林如烟身上,神色立马冷淡了下来,如同变脸大师一般,神情不屑地说道:“仙榜八十九名,青景宗副宗主,浮烟仙子到。”

“我们该进去了。”

林如烟没有把他当回事,反头对李天依等人微微一笑,带着她们走向昆仑之巅的仙门大会中心。

“没想到青景宗还真敢派人来啊,不知死活!”

那名神宗登记人员反头看了一眼后,面庞上浮现出了一丝阴狠之色。

“徐景即便恶事做得再多,但在今日的仙门大会上……你家宗主还能拿他有办法?”

周围的仙人似乎听到了他的嘀咕声,都是对他笑了笑。

那神宗人员说道:“我也不怕和你们说实话,自打林如烟他们这些青景宗孽众来这里的那一刻,就别想再出去了。”

“哦?仙门大会禁止出现伤亡的铁律,你家宗主要违反?他已经强到能和长生仙门叫板了吗?”

众人都知道神宗和青景宗乃血海深仇,都在好事地问着,希望他能够透露更多的消息。

“那我就不知道啦,下一个!”

那神宗人员摇了摇头,继续提笔登记,而站在一旁的萧九媚,却将他们的对话尽收耳底。

只有她才知道,这一次,倒不是樊无双敢和长生仙门叫板。

而是因为,举办方压根就不是长生仙门,是萧氏龙族!

萧氏少主……曾亲口说出要将徐景抹杀!

“唉。”

萧九媚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目光怔怔地望向了林如烟等人消失的背影,她眼神十分复杂,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萧九媚,你怎么站在这里发呆?还不出去接待来宾?!”

一个苍老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了萧九媚的面前,将她从入神中打断。

“是,久老……”

萧九媚恭敬地朝他鞠躬,随后便动身开始引导着来宾入座。

……

昆仑之巅原本是一个十公里范围的广阔平地,不但寸草未生,环境苛刻,还时常有风雪侵袭。

但经过半个月神宗仙人大展神通的精心布置,此地已经搭满案台,繁盛树木无土而生,碧绿翠青,更搭建出了房梁瓦砾,运作起清池水车。周围轻雾缭绕,处处是得道仙人,谈笑风生,美景一眼难以望穿,如同到了世外桃源,天庭仙宫一般。

“真漂亮呀!没想到仙门大会弄得这么好!”

周怀柔一边欣赏着此地风景,一边发出感慨。

林如烟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一次确实不一样,至少比上一届的仙门大会办得要认真多了,长生仙门十分务实,应该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弄这些徒有其表的场景才对,像换了个举办方似的。”

“可能是觉得这一届的强者如云,预感有绝世强者诞生,所以对这一次比较重视?”林非插嘴道。

“也许吧。”

林如烟微微一笑,心中也愈发期待起来。

这一届的仙门大会如此与众不同,说不定是自家丈夫亲自前来,以他的审美,特地打造得漂亮了一点。

谁都会有幻想的时候,林如烟也不例外。

他会突然出现,给自己一个惊喜吗?

“如烟姐,你怎么笑得这么甜呀?是不是想到谁了?”岚舞在此时看了她一眼,捂嘴笑道。

“嗯!”林如烟没有否认地点了点头。

“话说……刚才那个李无名还蛮特别的,名字叫无名,仙号也叫无名,这样的人倒是少见,而且长得也帅……”张嘉璇依旧对刚才的李无名念念不忘,满怀憧憬地说道。

李天依鄙夷地看了她一眼,说道:“那也叫帅?妹妹,你没看过男人?也就骗骗你这种小姑娘罢了,依我看,还没有徐景以前送外卖的时候好看。”

“是嘛?徐宗主以前还有送外卖的经历吗?”张嘉璇惊异道。

“那当然了!他送外卖的时候可比现在要好得多了。”李天依摘下路边的一朵花,随手插在云鬓中,酸溜溜地说道。

……

仙门大会的主要场地,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布置呈四方形,但入座者皆在两排,正前方和正后方都没有直接设立座位。

不过正方上空却飘着四五个巨大的灰色虚影,宛如海市蜃楼般,谁也看不清他们的样貌,如同天神压境,神秘的同时,又让人感受到了一股摄人的威严。

“那就是长生仙门的人吗?”岚舞好奇地问道。

林如烟看了一眼,心跳突然加快,说道:“当然是了。”

说不定,自己的丈夫就是这几个人影中的一员,他会发现自己吗?

林如烟将李天依插在云鬓中的大红花给夺了过来,插在自己的头发中,笑盈盈地说道:“天依,这朵花借我戴戴,很醒目。”

“这里这么多,你自己不会去摘嘛。”李天依不满地撅起了小嘴。

在这诺大的广场中行走一段时间后,林如烟找到自己的入座处了。

两边的座位,是根据上一届仙榜排名而定,排名越靠前,离正前方主座的位置就越近,林如烟虽然排名不高,只有八十九位,但脱离仙榜,放眼所有仙人,已经是佼佼者,座位并不算靠后。

上不了仙榜的仙人,只能根据到来的时间自行选择座位,真正靠在后面的座位,人影已经小到看不见了。

不过到来的各方势力,也只有宗主或掌门这等身份的人有资格坐下,他们所携带的弟子,都只能站在身后。

“就是这里了。”

林如烟坐在自己的位置,前方的茶几上,不但沏着上好的茶水和堪比人参珍贵的天果,糕点小吃也全部铺满,还盛放着一份上一届仙榜的榜单。

林如烟小抿一口茶水,目光一直痴痴地放在正前方的灰色虚影上,等待着正午十二点仙门大会的正式召开。

“让我看看这仙榜排名。”

张嘉璇拿起了仙榜榜单,目光自然而然的就看向了排名靠前的几位。

“仙榜第五,刘一壶;第四,李无名;第三,白山离;第二,樊无双;第一……”

张嘉璇看了一眼第一的名字,然后笑着对林如烟说道:“如烟姐,你丈夫的名字叫陈卓呀。”

仙榜第一的位置,赫然写着陈卓二字。

林如烟点了点头,一提到她的丈夫,她便眉飞色舞起来,解释道:“嗯,陈卓,卓是卓越之意,我丈夫是百年前这场盛会上最杰出卓越之人,自从他在仙门大会上一鸣惊人,接连击败白山离和樊无双之后,被长生仙门的前辈亲自易了仙号,由独步北方的‘北卓仙人’,改为了‘冠卓仙人’!”

“太厉害了吧!”岚舞和张嘉璇同时惊呼。

“还好啦。”林如烟故作谦虚一番,实则稍稍奇怪李天依和周怀柔为什么没有发出赞叹声,于是反过头,发现李天依和周怀柔皆是瞪大眼眸,目光同时放在前方某处,如见骇然场景般!

“怎么可能……”

“我没看错吧?”

周怀柔和李天依一脸匪夷所思,甚至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以为看到的是幻觉。

“怎么了?”

林如烟也顺着她们的目光望去,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说道:“又是哪位强者来了吗?我怎么没发现?”

“小舞,嘉璇姐,你们看那边。”

周怀柔用手一指,林如烟依旧是没发现出什么异常,但岚舞和张嘉璇却是面色大变,连仙榜也顾不着看了!

“你们是看到共同的熟人了吗?”林如烟和她身后的林家人不明所以。

“熟得不能再熟了……”李天依艰难地说道。

“那到底是谁啊?”林如烟愈发好奇起来。

周怀柔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道:“徐景的爷爷……徐贤盛。”

前方中央。

一群神宗弟子将面色痴呆的徐贤盛围在中央,朝前方走去。

陈洲和陈沐沐这两兄妹,原本受慕诗寒之意,准备带着徐贤盛一起投靠青景宗,此刻却被神宗人员一举挟持,也来到了仙门大会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