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踱步杀人!/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族长……您难道已经把主意打在了那几位萧氏龙族的前辈身上?他们的修为……已然是传说级别的了!”

离苦长老惊颤不已地对白山离问道。

“只要能从徐景身上找回紫金母蛊,萧氏龙族又算得了什么,修为再高又如何!”白山离神情倨傲不屑,霸气自生。

“以目前古籍上的记载来看,还没有任何一名仙人可以逃脱出紫金死蛊的丹田侵蚀,其中也包括了龙族。若不是紫金死蛊在二十年前被徐天洪从朱雀手中夺走,我现在又何须费这么大的力气对付徐景?”

离苦长老似乎觉得自家族长野心过大,颇为顾虑说道:“族长,你似乎已经忘记我和你说过……紫金母蛊已经被徐天洪的元神一掌拍灭了。”

白山离摇了摇头,说道:“并未拍灭……我现在依旧能感觉得到紫金母蛊的气息!”

离苦长老诧异道:“族长的意思是说……紫金母蛊还活着?!”

“恐怕不止是紫金母蛊活着!徐天洪当年积累的顶级天材地宝,可能都没有灰飞烟灭,应该是他用某种手段,全部留给他的儿子了。今日我若将徐景控制,再获取他的记忆,夺取他的资源,以他的身份在华夏境内掀起瘟疫骇浪,到时候,哪怕是萧氏龙族,长生仙门,都得记住我白山离的名字!”

白山离黑袍尾摆高扬,宛如上古祭司降临般,浑身上下都被黑森鬼气包裹,隐藏在黑袍卫帽中的一双眼,透着碧绿幽光,爆发出了滔天能量!

他脸部上的肌肤,如花般迅速凋零,成了一具骇人骷髅,他脸部肌肤化为道道阴煞能量,全部贴附在了座下那九名黑袍老者的身上!

骤然,

白山离座下的九名黑袍老者,全部伺机而动,阵阵鬼风从离苦长老的头顶上方掠过,宛如阴兵过境般!

“历任族长,此乃复兴古巫族之契机,晚辈唤回你们当年残留的元神,有劳你们替我诛杀徐景了!”

九道阴气交叠的黑影,从黑石大殿中迸射而出,引起天地异动,原本夕阳映照出的黄昏美景,被阴森鬼气包裹,诺大的古巫族山寨,彻底改头换面,如同置身于地府黄泉。

那九道黑影在徐景的头顶上方围成一道圆弧,透着深渊般的黑色,他们嘴里念叨着徐景听不懂的咒语,古老而神秘的阵法慢慢在周围聚集,杀阵初显!

“这是什么?”徐景抬起头,望向天空。

只见天空黑雾终于散去,那九名黑袍老者,在徐景的目光下现出真容。

他们每个人的面庞,都是惨白的骷髅头,像是一个安葬已久的尸体,忽然被从土里刨出穿上了衣裳一般,只是他们每个人脸上的不同部位,都附着着一块肉,所以也并不完全是骷髅。

他们于高空俯瞰着徐景,就像是死者来到了地狱,面临着九个鬼神的审判一般!

“你们是谁?白山离在哪?”徐景皱眉对他们问道。

那九个老者不言语,仿佛根本听不懂徐景的话语,依旧是在催动气劲,凝绝着他们的千古杀阵。

“徐景,你还没有资格见我家族长!”

这个时候,山巅上又飞出一群人影,古巫族群众也跟随而来,开口说话的,自然是离苦长老了。

他虽然走在最前方,但明显与天空中这九个黑袍老者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似乎是在顾忌着什么。

“哦,是你啊,当初陕北高坡之上,趁着我和慕诗寒交手,让你逃了回来,苟且偷生了不少时日,可还舒坦吗?”徐景语气淡淡。

离苦长老仰头哈哈大笑,说道:“当然舒坦!怎么,你今天还能杀我?”

“我不能杀你?”徐景歪了歪脑袋。

离苦长老笑得更加猖狂了,说道:“徐景,你真是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你先往你身边看看吧!”

徐景看都未看,说道:“你以为凭这九个人不人鬼不鬼,合体期都不到骷髅,能用阵法困住我?”

“阵法?荒谬!他们是我古巫族历代族长!生前悉数留下残缺元神,只有当代族长才能够将他们重新唤醒!此乃我古巫族大神通——吸灵散巫咒!今天你插翅难逃!”离苦长老愤怒地看着徐景说道,他在徐景手下吃了这么多亏,今日终于有人给他出头了!

“吸灵散巫咒?”

徐景微微皱眉,只觉得这个神通有点耳熟。

当年古巫族少巫主白少宇去席家找席朝晚时,想练就的神通,便是这个。

号称是只要掌握了这个神通,就有资格接过族长的衣钵,仿佛是历任族长的专属神通一般,常人难以掌握。

“轰隆!”

周围传来了一声巨响,一个无形的圆弧在徐景周围扩散,变成圆圈般的深渊,地面一片漆黑,形若黑洞般,无数恶鬼从中哀嚎,伸出一只只枯朽的鬼手,似乎欲将徐景从凡间拉入地狱!

“呼——”

徐景身上的气劲开始不由自主的被剥离出去,他那庞大浩瀚的修为,在此刻正一点点流失!

吸灵散巫咒,其最大的用途,便是剥夺修士的修为,化为己用!

此时九位炼虚期巅峰的历任族长,同时动用此等神通,相当于威力扩大了九杯!徐景的修为流失速度越来越快!似乎要在这片深渊地狱中,被吸成人干!

“大家祝历任族长一臂之力,今天一定要将徐景拿下!”

离苦长老大喝一声,催动着体内的气劲,周围数千名古巫族成员,也全部搬出体内气劲,口中念着神秘的古巫族咒语,他们将体内的气劲,化为阵阵鬼气,为九位族长的吸灵散巫咒,提供更庞大的能量!

“嗤拉!”

地面塌陷至如同黑泥般,一个硕大狰狞的鬼神头颅,从中涌现,它长着巨大的嘴巴,透着森森鬼气,一口咬下,直接将徐景的身子整个埋没!

九名族长嘴中的咒语越念越快,将徐景一口吞下的硕大恶鬼头颅,正疯狂的汲取着徐景体内的能量!那九名族长,也因吸灵散巫咒的作用,接收到了来自徐景的浩瀚气劲,他们每个人都越来越强,气息变得愈发旺盛,这正是此等神通恐怖的一面!

时间拖得越久,徐景越弱,他们越强!在这样近乎不符合常理的战斗方式之下,没有任何一名仙人能从他们九人手中逃脱!没有反抗的能力!

被困在恶鬼嘴腔中的徐景,光芒越来越黯淡,离苦长老几乎和其他族员倾尽全力,动用了整个古巫族的能量,配合这九名犹如机器般的历任族长元神,终于将徐景一举拿下了!

“徐景死了没有?”

“能量被抽空了吗?”

“我已经耗光力气了,他再不死,我就没办法了……”

见到前方光芒犹如萤火虫般薄弱,诸多古巫族族员议论纷纷,不知道徐景结果如何了。

离苦长老停止气劲运转,就双手放在身后,冷哼一声,说道:“终于把这贼子杀了!这徐景善用空间神通骗人,可惜在这吸灵散巫咒中,破解一切阵法,空间神通,汲取的是最本源之力,咱们今日就以他的躯干头颅,献给族长当大礼!”

“哄!”

后方的古巫族成员皆是举起双手,笑声热烈,悉数和歌庆祝!

徐景击杀古巫族少巫主和诸多长老,在这群族员心中如恶鬼一般,他一死,诸多人都感到心神畅快,大仇得报!

“呼——”

然而,

在这个时候,那九名族长的吸灵散巫咒,仍然没有停止。

他们仍然在汲取徐景体内的能量,仿佛用之不竭!他们每个人的气海丹田,能量几近溢出来,

他们衣袍都吸得高高鼓起,根本不知何时是个头,似乎是一只只贪得无厌的吸血蚊子,要将自己肚皮涨破一般!

“诸位族长,你们吸够了吗?”

这个时候,恶鬼之中的徐景,传来了一声问话,听在离苦长老耳中,仿佛如杀令一般!所有族员呆立原地,歌声全部停止,不可思议的将目光放在前方!

那九位族长体内几乎趋近饱和,但徐景这无边际的修为气劲,根本就到达了一种夸张的地步,哪怕是合体期的修士,其修为也会轻松被吸净,即便慕诗寒那等人物处于巅峰站在此地,也会被瞬间秒杀!

但这徐景,仿佛免疫这吸灵散巫咒一般,竟然到现在还能开口说话!

“轰隆!”

一声巨响传来,前方金芒大盛,除了那九名族长以外,其他古巫族成员悉数被一股滔天能量冲散开来!

离苦长老也以手掩面,将目光艰难的望向前方,只见,前方现出一道奇景来。

徐景一手负在身后,傲立中央,如同一柄锋芒毕露的绝世神剑,他眼瞳中青芒闪耀,浑身清净无暇,仿佛不曾受到任何伤害一般,尤其是他那股睥睨纵横的气息,不是绝世强者,根本不会拥有!

至今,还无一人清楚徐景是如何在吸灵散巫咒这等大神通前活下来的!

“请祖宗再用神通,将此人斩下!”

离苦长老惊骇不已,当即跪在地面,求祖先大展神威。

无数古巫族弟子,也纷纷跪在地上,向那九名族长,虔诚朝拜!

“请祖宗再动神通!”

古巫族成员的呼喊声震天动地,天空中的九名族长也为之一动,每个人吸饱徐景能量以后,似乎变得更加强大,开始催动气劲,准备联手对徐景第二次发动进攻!

“刚才看你们从头顶的黑石大殿中下来,想来,是白山离在上头给你们发号施令,我上去找他了。”

徐景微微一笑,无视这九名族长,也无视古巫族众人,轻轻踏出一步。

他这一步,看似平平无奇,但落在古巫族众人眼中,却宛如一尊上古巨人迈出了他的步伐一般!一步落地,顿时震动八方!一道天雷从乌黑深渊般的天空中闪耀而出,一击将一名企图用道法攻击他的黑袍族长,劈成粉碎!

然而,这还只是开始。

第二步。

徐景踏出之手,手执白色气刃,随手一挥,强大气息便奔袭而来,将浑身鬼气附体,坚如钢铁般的第二名古巫族族长,横切成两半。

第三步。

徐景凌空拍出一掌,宛如实质般破音打出,将正欲催动神通的第三名古巫族族长,凌空爆头。

第四步……

徐景每踏出一步,便击杀一名古巫族的祖先,并且手法完全不同,有天雷劈下,凝气刀刃,抬拳成山,青焰灭魂……

弹指之间,他一连走出九步,将九名古巫族族长全部击杀。

这一次,所有古巫族成员,终于为之色变,如死寂般,嘴唇颤抖地看着他!

就连稳坐高台,处于黑石大殿权坐之上的白山离,也面色微沉,目光凝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