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夷平青景宗/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

席朝青在床上睁开眼,清晨微风吹得阳台处的帘子摇摇晃晃,屋外已经响起了鸟鸣声,然而徐景却睡得很沉,甚至还在打着呼噜。

“我真是信你无法道武双修了……”

席朝青笑着摇摇头,从床上坐起,扣上衣带,随手穿着一件短袖t恤套在身上,遮掩住她饱满有致的身躯。

以徐景这等拙劣的演技,要是能骗过席朝青,那才是真正的奇了,徐景以为自己天衣无缝,殊不知是席朝青没有揭穿他而已。

当然,席朝青没有揭穿的必要,她知道这是林如烟给徐景出的主意,用意也很明显,无非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有一个合理的说辞罢了,只要徐景愿意给她一个态度,席朝青这样的女子,又怎可能会一直和徐景去赌气?

徐景昨日的演技,在她眼里如同孩童般。

“没想到时至今日,双修仍然有用,本来我在化神期五层起码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突破,没想到昨夜一过去,直接突破至化神期六层了……”

席朝青面颊微微一红,徐景现在对景盛心法上篇动作的掌握,可谓是无比娴熟了。

席朝青走下床,在心里自顾自地想着,尽管她修为一直领先于徐景,但从真正的实力来讲,她现在已远不如徐景了,不过她就是当世百科全书,脑海中有无穷上一世所积累的知识,她现在还远远没有到达上一世的修为,她没有徐景这与生俱来的修炼条件,但若是给她足够的时间,以她两世为人的经验,必然不会比徐景差。

“等新一批的天材地宝产出后,得尝试突破至炼虚期了。”席朝青在心里想着。

“咚咚咚。”

就在席朝青准备去洗漱之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席朝青反头看向门口。

“席宗主,是我。”

门外响起的,是岚舞的声音。

席朝青勾了勾手指,随手用被褥将熟睡中的徐景身体遮住,然后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什么事?”席朝青看着岚舞说道。

岚舞个头比席朝青矮上半分,抬头朝席朝青望去,见她上身仅套着一件t恤,将臀下包住,一双修长的玉腿甚是光洁无暇,一头秀发随意的披在一肩侧,神情慵懒地注视着她。

“这个……席宗主,你还没有起呀。”

岚舞面颊微微一红,将头偏至一边,细声细气地说道。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席朝青挽了挽鬓角的发丝,蹙眉看着她。

“那个……我爷爷来这里找我了,我感受到他的气劲了,可能是想看我,能请席宗主将阵法打开吗?”岚舞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你爷爷来看你了?”

席朝青眉头微微一蹙,上一次就是岚舞等人来雾灵山这里投靠她青景宗,导致让她中了神宗和古巫族的埋伏,险些殒命。这一次毕月宗的宗主又亲自前来,恐怕不是探望这么简单。

不过,现在徐景回了宗门,以他的实力,就目前华夏境内活跃的势力而言,几无人可与他交手了,倒也不用过分担心。

于是席朝青敛散出大阵,将封锁的阵法解开,说道:“我把阵法打开了,你让他上来吧。”

“谢谢席宗主!”

岚舞双眸间立即亮出了一抹喜色,飞快地跑了出去。

“咦,老公呢?”

席朝青打了个哈欠,但她反过头,却发现床上的徐景却已经不见踪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

……

岚舞一路小跑到青景阁的大门口,发现她久未逢面的爷爷正从台阶上步步了上来,他面色疲惫,神情一惊一乍,犹如是普通人进入到了野兽公园一般,一直在仓皇无措的向四周观望,似乎生怕有人会来偷袭他。

“爷爷?”

岚舞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赶紧上前几步,将他扶住。

岚升被岚舞扶住胳膊,忽然怪了一声,连忙将手抽出,等定睛一看,又拍着胸脯说道:“哦……岚舞,岚舞啊。”

看清楚来人是岚舞后,岚升喘着粗气,缓缓平静了下来。

“爷爷,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岚舞十分诧异。

岚升拉着岚舞走到了一棵树下,紧张地望了望四周,压低着声音对她说道:“我告诉你,青景宗完了!你快点和爷爷离开这里吧!你先进去,把你哥喊出来,带着他们,我们逃到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青景宗完了……青景宗完了!”

岚升说了三次“青景宗”完了,而且神情如疯魔般,看得岚舞很是心急。

“爷爷,到底出什么事了?当初不是你要我来青景宗的吗?怎么又完了?”岚舞说道。

“真正的大人物来了,真正的大人物来了啊!他们……他们灭了毕月宗满门,就……就留了我一个人过来!噗……”

说罢,岚升突然睁大布满眼丝的眼睛,一口气没顺上来,身子往旁边一撩,竟然直接死了过去!

“爷爷!”

岚舞痛哭出声,她身后的林家仙人听到动静,连忙朝这边赶了过来。

……

“你是谁?”

千尺高空之上,徐景立于云端,神情冷漠,远远注视着前方来者。

那人身穿无字灰袍,乍一看,与神宗归元门的服饰很像,不过他的灰袍下摆特别长,在风中就如披风般,在身后飘扬,蕴含着一股无形的霸气。

他的能量深不见底,浩如星海,连徐景都察觉不出他的具体修为。

“你的一个朋友而已。”那中年男子笑着开口。

“朋友?青景宗现在没有朋友,都是敌人。”

徐景摇了摇头,悄然运上气劲,蓄势待发。

“我今天来找你,不是来和你打架的,你不用这样仇视我。”那人察觉出了徐景的异动,笑着说道。

连青龙,乃至玄武,如今都察觉不到徐景的半点气劲流动,这中年男子竟然一眼看出,说明他的修为起码远在合体期二层的玄武之上。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你到底是谁?”徐景皱眉看了他一眼。

“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我只是一个跑腿的而已。徐景,一个星期之后,在昆仑之巅,将举行百年一度的仙门大会,你身为青景宗的宗主,需要过来。”那中年男子缓缓说道。

“仙门大会?”徐景歪了歪脑袋,指着自己困惑道:“这种层次的大会,值得我去吗?”

“哈哈哈!”

那中年男子忽然仰头一笑,如同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笑话一般!

“这一届的仙门大会,是一个你绝对得罪不起的人所操办的。他们让当今华夏境内,所有仙门的掌门宗主,都必须到场!”那中年人说道。

“那我就是不到场,会怎么样?”徐景好奇道。

“死。”

中间人的回答也是干脆利落。

徐景拂了拂衣袖,淡淡地说道:“那你让他来找我吧,徐某但求一死。”

那中年人疑惑道:“徐宗主,仙门大会你该不会没听说过吧?这是所有宗主掌门梦寐以求的盛典,为什么不去?难道是因为你得罪的仙人太多,害怕过去吗?”

“我嫌档次低了。”

徐景耸了耸肩,淡淡地说道:“一群臭鱼烂虾举办的大会,我去了干什么?你要是觉得我怕,你可以把当今华夏境内的所有仙门掌门喊过来,把我青景阁霸占了举办。”

“哈哈哈!”

那中年人再次大笑,注视着徐景说道:“徐景,你比你父亲狂上了百倍不止!千年以来,每一次的仙门大会,都是在昆仑之巅举办,你以为想换就能换吗?徐景,我今天过来,也是尽职尽责罢了,去不去由你。若不是因为举办方严令各个宗门不许争斗,今天我就会把青景宗夷为平地!”

说完后,那人转过身,似乎准备离开这里。

但他转头才发现,四周已经升起无形空气壁垒,犹如山岩般,将他困死在这千尺高空之上。

正是徐景的空间神通——景盛乾坤!

随后,

徐景的声音也从他身后缓缓传来:

“举办方严令不许争斗,就不能争斗了吗?今天你要是不说话算话,把青景宗夷平,我就杀了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