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能量过剩/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景进门以后,席朝青头也没回,依旧在看着外面的风景。往日席朝青向来充满自信,盛气高傲,放在现实社会中,就是一个实打实女总裁级的人物,但现在她这黯然幽怨的背影,较往日风格大变,倒也和寻常女子没什么区别。

“你有事情就直说吧。”

见徐景进门后仍然一言不发,席朝青率先说道:“不过……如果仍然是上午的那个话题,就没必要再说了,我不想和你讨论。”

徐景抬头看着前方的席朝青,她一袭水蓝白裙淡雅,身材高挑,较之名模也丝毫不差,修长如天鹅般的颈项上,仍然悬着结婚时徐景送她的铂金水钻项链,更衬气质三分,一头乌黑秀发披在两肩身后,容貌绝美无匹,早在席家之时,她这姿容便不知是多少富家公子的梦中女神了,即便与慕诗寒那等高高在上的仙门圣女相比,她也属于完全不同的风格,几无高下之分。

只不过现在她眼眸中似有倦意,惫态很深,按道理说,她这等修为的仙人,是不会出现这个样子的。

徐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定然是前几天为自己神伤过多所致,随着修真大道的步步前行,他与席朝青也是聚少离多,在一起的月份,恐怕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还不如在南城大学时待得多。

“这倒不是。”徐景挠了挠头。

“那你想和我说什么?是关于修炼遇到了什么问题,还是你又准备走了?”席朝青转过身,心中有些惊讶,似乎觉得徐景这样倔如牛般的人,竟然不是来找自己分个对错的。

“都不是,是我自从以武入道以后,似乎身体出现了异常,我心里有些担心。”徐景犹豫一番后,对席朝青说道。

其实他并没有半点异常,反而还是远超想象般的强大,比他之前预估以武入道后的实力还要厉害得多,之所以这么说,自然是林如烟教他的。

林如烟的第一步,便要将他想办法装病……

“身体出现异常?”席朝青秀眉一蹙。

“是啊,我已经很久没有睡着过觉,总感觉体内的两种内丹在躁动不安。”徐景接着说道。

“真的假的?”

席朝青也不再有之前那般淡漠的样子,立即大步走到了徐景身边来,神情关切地探出气劲。

“我怎么感觉不出来?”席朝青发现徐景的气海丹田,宛如浩瀚海水般平静,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比一般的修士都要坚实得多。

“感觉不出来吗?可能因为是间断性的吧,不然我也不会安然活到现在了。”

徐景摸了摸鼻子,悄然运上气劲。他气海丹田中,便如烧开的油锅般,立即滚烫沸腾起来,开始出现“异常”了。

“怎么回事?你气海丹田怎么又乱了起来?”席朝青抬起头,秀眉拧成一团,似乎还没有看过这样的情况。

徐景现在对气劲的掌控早已出神入化,徐景上午回到青景阁的时候,连炼虚期的林如烟都发现不了他的起伏动静,完全不知道他回来了,更别提现在修为和他同属化神期的席朝青了。对于这点小动作,徐景知道,她根本察觉不出来。

徐景苦笑一声,说道:“想当年我和亢金宗宗主胡光傲交手的时候,他也是道武双修,导致气息过旺,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合眼,最后身体承受不住内丹,还没等我杀他,他就爆体而亡。现在我道武双修还不过三天,就隐隐有些这样的征兆了,我有些担心……”

“不会的!”

席朝青蓦然打断。

“你上一世便是道武双修第一人,这一世,你的打下的基础和所修道途,比上一世都坚实太多,绝对不会发生意外!”席朝青也不知是在安慰徐景,还是在安慰自己,正色对徐景说道。

徐景摇了摇头,似乎认定了自己是个走到尽头的绝症患者般,说道:“但如果真有意外呢?”

席朝青先是沉默了一会,然后又看着他说道:“难怪你在紫金大湖杀了那么多人,我还以为你性情大变,原来是两枚内丹让你躁动不安,看来你性格变得如此急躁,也是这三天无法入眠的缘故吧,倒是真的和当时的胡光傲很像。”

徐景一想,他的所作所为倒是和急躁没有关系,当时他是因为在盛怒之下,才杀了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千名仙人。

而回来之后,他并没有感觉自己变得很急躁,这倒是席朝青曲解他了。

不过席朝青这么说,徐景倒也乐意,便顺着这个台阶下去,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也许真是这样吧,在你面前失去耐心,没由来的急躁,这让我觉得心里十分内疚。”

席朝青赶忙握住他的手,说道:“我之前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已经很长时间都忽视我了,心里有些不开心而已。”

徐景听罢,心里窃喜不已,其实以他的为人,并不情愿装成这幅模样在席朝青面前演戏,所以林如烟给他出谋划策的时候,他反应十分激烈。

只是……凭徐景个人的能力,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与席朝青解释,又不想让席朝青误解自己,就还是按照林如烟的主意去办了。

现在看来,好像挺有用!

徐景见席朝青面上虽然故作平静,但眼眸之中的焦急之意,已经溢于言表,看来她现在真以为自己活不过一个星期,最终结局要像胡光傲那样爆体而亡了。

于是,为了不让席朝青有这样不必要的担心,徐景又立马进入到了林如烟教给她的第二个步骤。

徐景顿了顿,又对她说道:“小青,其实……我有一点,倒和当时道武双修的胡光傲不太一样,如果真如我所想那样的话,倒也有几分活下来的希望。”

“什么?”席朝青急不可耐地看着他。

徐景这个时候老脸一红,似乎有些拉不下脸来,将头偏至一边,摸了摸鼻子说道:“这个……还是算了。”

“你倒是说啊!只要有办法能够拯救你现在的这个样子,那为什么不试一试呢?”席朝青不理解地看着他。

徐景支支吾吾地说道:“那……那我说了?”

“你怎么变得这么墨迹了?”席朝青秀眉一蹙,不满地看着他。

倒不是徐景墨迹,是徐景实在不善于撒谎。

“那个……小青你想想,既然道武双修的副作用是能量过剩,让人爆体而亡的话,那如果把能量宣泄出去,岂不是就能够让自己好起来了?”徐景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席朝青认真地点了点头,美眸中厉芒闪过,说道:“我明白了,你是想杀人吗?那明天我便陪你去古巫族,将他们全部杀光,让你宣泄能量吧。”

“不不不,你误会我了!”徐景连忙摆了摆手。

“到底是什么意思?”席朝青眉宇间的凶狠之气又散开,愈发疑惑地看着徐景。

徐景面红更甚,说道:“我刚和你认识的时候,就靠你用景盛心法上篇中的动作,和我一起进行修炼。现在想想,这景盛心法又为心法中的奇篇,或许能以双修……抵御道武双修的副作用?”

席朝青终于恍然大悟,一只手拖着香腮,慢慢踱步走到了阳台边上,点头说道:“哦!这个样子啊!”

“嗯……”

徐景似乎十分惧怕自己谎话被识破,故作正经的点了点头,余光瞟了瞟席朝青,似乎在等待着她的答复。

“那这还不好办吗?”

席朝青伸手打了个响指,房间内的灯光也迅速暗了下来,阳台处的窗帘便自动合了上去,只留了一道小缝,轻柔的月光从缝隙中透过,倾洒在了中央柔软的床垫之上,席朝青身上的长裙应声滑落,肌如美玉,肤如凝脂,留下一道令人无限遐想的妙曼背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