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他如何能以一敌千?/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就是传说中的徐景?”

“他刚才是怎么杀的洞虚仙人?”

“没有凭借任何道法神通,仅靠一只手,就强悍到了这种地步吗?!”

徐景的到来,让围剿林家的诸多仙人第一次见到他的真容,心中震撼不已!更给原本几乎无悬念的结局,重新划上了一个问号。

仙人之体,非同寻常,不是一般人能想的那么简单的。哪怕是在九峰山下的席朝青,在面对仙人包围之时,也只敢用神通将他们束缚,想将他们彻底杀死,得消耗巨大的气劲。

但眼前的徐景,仅凭借一只钢铁般的手腕,就将洞虚仙人的头给轻而易举的拧了下来,根本无人察觉到他的气劲波动!

这意味着他身体,拥有着不用气劲就能达到别人竭尽全力才能完成的程度……

简直太强了!

“华夏近百年,乃至近千年,出过如此年轻,但实力到达这种程度的年轻人吗?”经历过青景阁一战的仙人,这已经是第二次目睹到徐景的实力了,皆是议论纷纷,目光畏惧地看着他。

当初的青景阁之战,若不是有炼虚期巅峰的强悍大佛青龙坐镇,他几乎无敌。

如今,青龙不在,他却以更强的姿态,席卷重来!

“他也许不是徐景……”

祝之春和离苦长老,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话。

“徐天洪当年号称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但他也是用了四十年的时间,耗尽了神宗所有的资源来培养,才到达了那种地步。徐景没有任何依靠,怎么可能会这么强?青龙分析错了,也许在紫金山上……徐天洪附体成功了。”

祝之春和离苦长老根本就不能接受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可以达到这种程度,定然是徐天洪元神附体成功了。

“那徐天洪和徐景……谁更难缠?”有人在后面问道。

祝之春和离苦长老对视了一眼,两人苦笑一声,说不出个答案。

“林小姐。”

这个时候,徐景缓缓飞到了林如烟旁边,亲自将她扶了起来。

“徐先生,他们都说你死了,但我一直相信你没有死,你终于来了!”林如烟眼睛中似有星星,目光一眨不眨地放在了徐景身上。

徐景看着她说道:“他们现在还说我是我父亲,觉得是我父亲的元神附体到了我的身上,你难道不怀疑吗?”

林如烟展颜一笑,看着徐景的眼睛,说道:“你和你父亲差别很大,虽然长相有几分相似,但是你们的眼神和气质都完全不一样。”

“是吗?”徐景低下头,将怀中席朝青紊乱的发丝整理好,把她的青色旗袍下摆,往下拉了拉。

“你父亲心思太沉,没有人能够知道他想干什么。而你的眼睛,要清澈许多,这也是你和前面所有仙人不一样的地方。”林如烟微笑地说道。

徐景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话。

“对了,你为什么知道我这里有危险?之前听那些仙人说,你在陵京紫金山,陵京离陕北挺远的,你不会是特意过来看我的吧?”

林如烟此刻如久未逢面的老友一般与徐景交谈了起来,竟视周围虎视眈眈的近千名仙人如无物。

不知怎的,她看到徐景一脸从容淡然的模样,心中也涌上一种心安,仿佛完全不惧任何威胁。

“我昨晚从陵京赶回了京城,发现青景阁也受到了他们的袭击,我的几个朋友和我说明了情况,所以我就连夜赶过来了。”

徐景摇摇一指,发现他竟然还不是一个人过来的。岚风,岚舞,张嘉璇,周怀柔这四人,都被他带了过来。

席朝青之前被洞虚仙人掳走,他们心中甚是愧疚,尽管已经预知到了这里的危险,他们还是自发要求跟了过来。

“我就说徐天洪怎么能找到这里来……”

离苦长老也看到了周怀柔等人,目光之中涌现出了深深的悔意。

之前他们被席朝青打到气劲不支,险些被席朝青斩杀在九峰山上,再加上席朝青昏迷,无法打开九龙仙宫大阵,也就无视了这群蝼蚁般的小角色,急忙往陕北这边赶,时间太过紧急,生怕分不到林家这边的好处。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就是因为放过了这么几个人,让他们给徐景及时通风报信,才导致现在林家这边出了变数!

不然的话,

徐景即便赶过来,说不定林家已经被赶尽杀绝,天材地宝都被他们分完了。

“徐天洪,你来得正好!今天我召集了上千名修士,原本只想剿灭林家,但你过来自寻死路,也正好节省我们去找你的时间了!”

见到全场的气氛都被徐景一人镇压下来,祝之春深感不对劲,但他毕竟是在场年龄最大之人,经历过不止多少大风大浪,此番话语一出,又重新让这群仙人找回了信心!

“我们这里有将近千人,怕他一个徐天洪做甚?”

“别说是一个徐天洪,就算是白虎朱雀玄武青龙四大炼虚期巅峰强者在此,也无法以四敌千吧?”

“不错!今天不少门派的掌门亲临此处,徐天洪前来,让他有去无回!”

在祝之春的鼓舞之下,前方仙人的气劲开始缓缓流动,庞大的气势,朝着徐景碾压而来,隐有和他相抗之势!

“徐天洪,前来领死!”

祝之春眉毛倒竖,身上白袍大动,立于天空之中俯瞰着徐景,仙姿勃发!

他们直至现在,都将徐景错认成了徐天洪,没人相信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拥有如此这般淡然心性。

面对众人的威胁,徐景依旧是一副淡淡地模样,他指着天空中的祝之春,对周怀柔问道:“是他吗?”

周怀柔看了祝之春一眼,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他,将青姐真正打成重伤的,是古巫族的长老,他用一个叫重煞笛的东西,让青姐元气大伤。不过……青姐是听到你死的消息,才心神不稳,被他们抓了过来。”

“哦,是古巫族的人啊,这重煞笛……听着有点意思啊。”

徐景点了点头,将席朝青交给了周怀柔,说道:“小柔,你看好小青,陪林小姐留在这里。”

“好。”周怀柔点了点头。

岚风走了过来,对徐景说道:“徐……徐宗主,席小姐现在是气劲被掠夺一空,所以才陷入了昏迷,但我毕月宗的毕月心法,有一独家秘式,叫‘丹田通’,说不定能马上将席小姐唤醒。”

徐景一听,脑海中似有印象。

当初席朝青经脉被毁之时,恰逢岚舞上门寻晦气,席朝青也是逼得岚舞用出‘丹田通’,修复了席朝青的丹田,为她日后的经脉修复铺垫了道路。

“那就有劳风兄了!”

徐景朝他颔首道谢。

岚风见到自己心中所景仰的人物对自己颔首哈腰,立即惊慌地说道:“不客气,徐宗主!”

说着,岚风立即开始动用气劲,使出丹田通,为席朝青进行医疗。

“请问古巫族长老是哪位?现在跪地磕头,交出重煞笛,我可保住你脑袋,留你全尸。”

徐景这个时候已经转过身,独身一人,面对着遮天蔽日的上千修士说道。

离苦长老一惊,他被席朝青打成重伤,现在还没有恢复,甚至只能凭借本门弟子才能移动,徐天洪要是现在对他寻晦气,他哪有活路?

离苦长老闭着嘴巴,根本不敢应答。

“可笑!区区一个化神期都不到的修士,也配问我族长老名讳?!将力气还没有恢复好的洞虚仙人杀了,就以为自己所向无敌了?”

一名古巫族护法探出了徐景的修为,发现他只是元婴期九层的实力,连仙人都算不上,甚至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心中顿时来了底气,发现这徐天洪不过气势吓死人,实力弱如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