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重生/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露天洞穴内,其气劲之强盛,盖过了以往任何时候!

“这就是徐天洪巅峰时期的能量?!”

洞虚仙人,离苦长老,祝之春等人面色大骇,皆是以手掩面,以此来对抗这股猛烈的气息!

他们这几个人之中,仅有祝之春和徐天洪真正交过手,但祝之春现在才感受出来,二十年前和他交手的徐天洪,恐怕连实力的一半都没发挥出来!

“徐天洪巅峰时期的元神就如此强大,那他真人到底有多强?”青龙也变了脸色,他原本还以为自己只差巅峰时期的徐天洪半点,现在看来,恐怕是十万八千里了。

同样是炼虚期巅峰,差别怎么会这么大?!

“这难道就是我等普通修士和真正天才之间的差距?”

朱雀眼神一阵涣散,在场其他人更是听得一阵心惊,要是连朱雀这等人物都只能称自己是普通修士,那他们岂不是要一头撞死了?

朱雀原本在当年败给徐天洪后,心里甚是不服,但如今在他二十年前留下的元神面前,她彻底心服口服,说道:“这个元神应该只有徐天洪巅峰时期一半的力量,但听说他以武入道,体内能量逐渐衰竭,衰竭得这么快的原因……竟是他把元神交托在此地了!”

看来当年徐天洪的迅速陨落,沦为神宗的耻辱和笑柄,不仅是他在追逐道武双修。

可能更大一部分原因……是他将储存着能量本源的元神,留在这个洞穴中了!

“徐天洪的给他元神下了什么指令?难道是为了保护他的儿子,将我们所有人杀死在这里?!”

徐天洪的元神突然爆发出了剧烈能量,令在场众人皆是心神惶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这倒不可能!徐天洪即便处于巅峰,也未必能杀我,更别提用元神杀我们这么多人了。”青龙皱眉说道。

“轰隆隆——”

此时此刻,

徐天洪的阵灵元神,竟带着凛冽的气息,缓缓抬起他那足以力拔山河的巨手,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掌拍向了徐景的天灵盖!

“什……什么?!”

这一幕,绝对是所有人都没意料得到的!

“咔嚓——”

徐景的头颅,硬生生的被拍碎开来,头顶渗出来的血液,顺着他的头发,缓缓流满了他的面颊,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徐景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的嘴角,眼睛,耳朵,鼻孔,七窍之中,全部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他抬头看着自己父亲的元神,这一刻,根本无人可以感受得到他内心是一种怎样的情绪!

“为什么……”

徐景的双眼流露出了深深的迷茫。

他想不明白自己的父亲为何会杀自己。

徐天洪的元神,没有任何思考和判断的能力,他只能算是一个没有感情波动的机器人,他现在所作出的一切行为,都是二十年前徐天洪在离开这个地方的时候,所提前命令下来的——

归元大阵,只能由徐景来破解!

而徐景,会被他的元神亲手击杀,这都是在二十年前就提前布置好的计划!

“徐天洪是疯子!他是真正的疯子!”

青龙向来处事冷静,但见到这一幕后,连他也惊颤到浑身发抖,头一次产生了真正畏惧一个人的情绪!

“这……到底怎么回事?!”朱雀睁大眼睛看向前方,不明所以。

青龙艰难地说道:“徐天洪的遗宝,恐怕不是留给徐景的!他当年恐怕早已知道自己道武双修失败,身体无法同时支撑真元内丹和武魂内丹,修为倒退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他才选择趁着未衰落之时,疯狂搜刮华夏大势力的众多珍宝!费劲心思藏在这个地方,等他儿子过来!”

“那为什么徐天洪又要杀他?”

在场众人仍然不解,全部把目光放在了青龙身上。

青龙仰头语气复杂地说道:“现在的徐景的躯体何其强盛,又与他血脉相连,几如一人,他虽身死,但元神未消,现在他只要将徐景的元神拍散,然后再将自己的元神附着在他的躯体之上,徐天洪也许就借自己的儿子的身体……重生了!那些罕有的无上珍宝,是他为自己的重生而准备的!”

青龙此话一出,犹如九天玄雷一般,炸响在了众人耳畔!

他们之前不理解徐天洪为什么会在巅峰时期作出眼前种种行为,但现在经过青龙的解释之后……一切都说得通了!

“他……他竟是这样想的?”

“虎毒都不食子啊!”

“这个徐天洪……连他的儿子,都只能算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吗?!”

所有人都从内心曼延出了深深的恐惧!

他们年岁如此,都是当今普通人祖辈级的人物,经历过多少大风大浪,见过多少历史车轮,才能达到他们现在的地步?

但他们即便再身经百战,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疯狂可怕的人物!

“呼——”

前方,徐天洪的元神并不清楚这边的讨论,他只会按照命令行动,并且始终没有慢下半分。

他抬起他灰色袖袍下那如灯影般形成的巨手,宛如洪荒苍茫中的仙人手掌一般,带着如实质般的压制力,在场众人胸口几欲压到窒息,如同来到了万米深海中般!

徐天洪元神的第二掌,朝着徐景的头部,再次挥来!

“轰!”

这一掌下来,比第一掌还要猛烈数倍,犹如泰山压顶,徐景的周身都凹陷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沙石溅射,尘埃飞扬,连远处的诸多仙人都感觉到地面一阵晃动,有些仙人甚至双腿发颤,如同世俗小辈一般,竟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扑通。”

旁人犹是如此,位于战场中央的徐景,自然更加承受不住这股重压,整个人身子前倾,直接一头摔倒在地!吐出的血液,溢满了他的面颊。

“徐天洪的元神这是要归位了!他这疯子重生之后,定然不会放过我们,此地不宜久留!”

这个时候,不知哪个修士大喊了一声,恐惧便在人群中曼延,所有人都开始争先恐后的朝着洞穴外面跑去!

别说他们现在受到了紫金死蛊的浸泡,气劲全无,哪怕他们在鼎盛时期,也不一定扛得住徐天洪这种人的威能啊!

那些修士之前蜂拥而来,现在亡命逃窜,青龙和朱雀对视了一眼,也艰难地点了点头。

与徐天洪这等震慑力还有自己的性命相比,前方那琳琅满目的天材地宝,似乎也失去了诱惑力,除了徐天洪以外,谁还更有资格获得那些宝贝?

“走!”青龙皱眉说道。

“我去把白虎带上。”

朱雀虽然之前还讥讽了白虎,看似水火不容,但实际上,青龙,朱雀,白虎,包括没有在今天场合下露面的玄武,在清朝时期,都是共同战友,感情不一般,只是现在交集很少罢了。

朱雀小小的身躯搀扶着高大三米的白虎,朝着洞穴外走去,还不忘反头看了一眼青龙,蹙眉说道:“你怎么还不走?”

青龙看向湖泊那边,眼神中一阵犹豫,似乎十分纠结:“我去把轻寒仙子带上!”

说罢,青龙便朝着湖泊岸旁正昏睡的寺老太走去。

他其实很奇怪,徐天洪连自己儿子都杀,但他又为什么会留住轻寒仙子一条性命?

青龙来不及多想,当他离寺老太的位置不过五十米的时候,天空中的徐天洪突然反过头,将面糊的面孔,放到了他的身上,似有一双无形的利眼,穿透到了他的内心!

“啧。”

青龙浑身一震,抿了一下嘴,只得止住脚步,重重的挥了挥青色袖袍,转身大步返回,同朱雀离开了洞穴。

“父亲……”

徐景在地上机械般地抬起头,看向前方如天沟般的湖泊与自己父亲虚无般的元影,他的双目仍然是一阵迷茫。

淅淅沥沥的碎石落在了他的头上,好像一场冰凉的大雨。

“呼——”

一阵大风吹来,徐天洪的元神再次动了,他每动一次,这紫金山的山石,便如雪崩前的颤抖一般,要往下坍塌半分。

徐景的发丝被这股大风吹开,露出了他满脸是血,疲惫呆滞的面容。

这是徐景最狼狈的一次,从来没有人把他逼到了这个境地。

“你把我留在世间二十年,就是为了等这一刻,成为你重生的容器?”

天空中的元神明明是一个只有命令无感情的能量聚合体,却久久地注视着徐景。

可是,

他没有回答徐景的话,在一段时间过后,他第三次抬起手臂,灰色的衣袍像一片不见边际的浪海,遮掩住了徐景所有的视线。

他这一掌再次下来的时候,不但拍向了徐景,也拍向了那堆天材地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