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293章 惊天反转/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雀,这么多年没见,你这百里赤凤诀,已经练到这个地步了吗?仅仅一个‘凤鸣’,就能破除徐景空间神通?”

青龙目光中赞赏不已。

青龙随便施点威能,就能把整座山都给轰塌,随便打出一拳,那都能够击穿山脉,真想找到徐景,其实有万千种办法。

但在这个洞穴之中,这里的仙人无一人敢彻底施展拳脚,此处蕴藏着徐天洪的遗宝,一个不小心,将遗宝给破坏,那才是众人所顾忌的,朱雀不来,他们还真拿徐景没办法,除非遗宝不想要了。

“真的是朱雀?”

看着前方一袭红鸾凤裙,高傲自信,风华绝代的年轻女子,洞虚仙人和祝之春都一阵惊异。

平日想要见到朱雀,太难了。

她盘踞华夏极南大山之中,与古巫族同地不同山,朱雀所修炼的地方,乃滇南灵气最旺盛的香格里拉,能够激起这等大人物的现世,除了天材地宝和新的洞天福地,没有别的可能了。

“确实是朱雀前辈,我们古巫族的族长,经常与她讨论巫术,我曾经有幸见过她一面,朱雀前辈不仅擅长各类高深巫术,还会空间神通。据族长所说,在她‘百里赤凤’的空间神通之内,仅有阵法全开的青龙,才能与她一战,虽是一介女子,但也是当世神话般的人物啊!”

之前狂傲不已的离苦长老,在见到朱雀到来后,也不禁面露严肃,对她尊崇不已。

“原来朱雀前辈还懂得空间神通,怪不得能找到徐景!看来今日没有朱雀前辈,我们险些要被徐景捡漏了。”洞虚仙人心惊不已。

祝之春感慨道:“你我三人修为相当,不过炼虚期六层,但朱雀和青龙,已到达炼虚期九层了,虽说没有被徐景捡漏,但今日……咱们三人,对徐天洪的遗宝也顶多只能一饱眼福,无法渴求了。”

在场的仙人都心知肚明,朱雀和青龙一齐来此地探宝,就已经宣告了徐天洪遗宝的所有权。

若是他们两人能起冲突,在场的这些人里还有捡漏的机会,但他们又商量好了五五分,等于断送所有人的念想了。

“徐景,还不出来贡献你的血液用以破除归元大阵吗?!”

在朱雀的帮助下,青龙找到了徐景的方位。

他踏前一步,身上古朴大气的青袍无风自动,强大的气势瞬间铺面袭来。

徐景虽待在景盛乾坤的空间神通之中隐蔽起来,但却感觉青龙的目光像是刀子一般刮了过来。

“真有办法发现我?”

徐景看着朝他踱步袭来的青龙,掌心全是汗珠,要是他和寺老太都被发现,以目前的状态来说,他们两人都会没命了。

“不对——要是他们发现我在寺前辈身旁,即便寺前辈现在入定打坐,他们也绝不敢这么嚣张。”

徐景目光微眯,在心中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

“过来!”

青龙伸出手,洁白如玉的手掌,在此时爆发出了淡绿色的光芒,无数气劲从他体内涌出,在他身前不到十公分的距离形成了一道急流漩涡。

“嗖!”

在青龙凝成的这股漩涡急流之下,前方原本还是一片虚无的景象,忽然呈现出了徐景的身影,他就如飘摇的风筝一般,被青龙牢牢抓到手中,青龙身材高大,近乎两米有余,提起一个徐景,犹如提起小鸡一般。

“哈哈哈!”

在场的诸多仙人中,不乏经历过青景阁大战的仙人。

“徐景,在青景阁上,你可是威风得很!怎么,现在没有那个老太太出来帮你了?”

“不只是有那个老太太,这徐景身上的玉佩,也是当今罕物,似乎是萧如水的传家宝,正是那个东西,才抵挡住了神宗孟之归的绝命一击,这小子幸运得很!”

“徐景,你父亲当年那么猖狂,怎么你在我们来临后,如老鼠般躲在暗角落?你就这么丢徐天洪的脸?”

看到徐景在青龙手中毫无还手之力,在场众人也都在意料之中,在场的除了朱雀以外,谁碰到青龙都是这种下场。

“他就是徐景?”

朱雀在此时细细打量了徐景一眼,说道:“当初我向古巫族借了紫金死蛊想研究一两日,徐天洪不知从哪里得到的消息,独闯我空间神通,强夺我紫金死蛊,以归元掌打响了我的背部,至今未消,害我只能以纹身遮掩!青龙,你把他交给我。”

朱雀转过身,可以看到,她那光滑无暇的美背之上,纹着的那只朱雀,赫然是一个手掌印转变过来的。

一旁的离苦长老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我古巫族的紫金死蛊藏得那样严密,向来只有历任族长才知道位置,我料想徐天洪应该不可能知道地方才对。没想到是族长取出借给了你,才让徐天洪抢去了。”

“你有意见?”

朱雀朝离苦长老冷冷一瞥,眸中杀机顿显。

离苦长老和他身下的黑豹都吓得打了个哆嗦,连忙说道:“没没没,今日既然紫金母蛊能重新找到,那就皆大欢喜,皆大欢喜了!”

“徐景,轻寒仙子没在你身边?”

青龙没有急着把徐景交给朱雀,反而在问他的话。

“谁是轻寒仙子?”徐景不解地问道。

他现在倒也老实得很,完全失去了以往犀利的锐气,任意被青龙拿捏,根本没带半点反抗的。

“这么说,她没来了,刚才的两个人影,难道是我看错了?”

青龙虽有些疑惑,但也并未怀疑,若是慕诗寒真的在场,他定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碰到徐景,在此等强者面前,一旦让青龙挨到徐景,这可意味着把命都交给青龙了,慕诗寒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朱雀,拿他的血,去破归元大阵吧。”

这个时候,青龙随手把徐景扔向了朱雀的方位,朱雀立即伸出玉手,掐在了徐景的脖颈之上。

朱雀慢慢把徐景提了起来,讥笑着说道:“你的眉眼倒有几分你父亲年轻时的影子,可惜,初次见面,你没有他带给我的那种无法征服的感觉,虎父犬子,让我十分失望!”

徐景被她掐得连气都喘不过来,自然也没办法回答他的话了。

“你这样的废物,哪有资格继承你父亲的遗宝,我送你去下面,接受他的训斥吧。”

朱雀面色一狠,左手掐着徐景的脖子,右手当即化掌为爪,掏入了徐景的胸口之中,挖出一颗血淋淋心脏来,放在嘴边一尝,蹙起秀眉说道:“怎么没有味道?”

其他的一众仙人看在眼中,皆是心惊胆战。

这哪里是什么炼虚期仙人,简直就是魔鬼!在华夏掀起波涛风浪的徐景,终于在这一刻,丢失掉了性命。

“噗通。”

品尝完徐景的心脏以后,朱雀随手将徐景扔入到了满是紫金死蛊的湖水之中。

“无趣啊。”朱雀舔了舔嘴唇,她很奇怪,徐景的血液为什么没有正常人的血腥味。

“徐景意志力怎么变得如此消沉了?”

青龙把徐景丢给朱雀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青龙知道徐景的个性,必然会奋起反抗。

他也是经历过青景阁大战的人,徐景的悍勇之姿,令他记忆尤深,是他父亲都比之不及的。

青龙不想和徐景交手,不想多耗费一丝气劲,扔给朱雀后,他们若是交起手来,还可继续洞悉朱雀的实力,可谓一举两得。

但他哪想到,朱雀一个照面就把徐景掏心了,徐景连一丝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难道是朱雀已经强到我都没办法反应的地步了?”

青龙皱着眉头,他们之中没人有机缘突破到合体期,朱雀充其量也是炼虚期巅峰,徐景不该死得这样随便的啊。

青龙只觉得疑惑,但他也没能想明白。

在徐景尸体接触到湖水的那一瞬间,这湖面上便开始升腾起了雾气,磅礴的云雾瞬间将整个洞穴充满,岩壁之上,开始被碧绿青苔填满,地面开始长出花卉草木,湖内的紫金死蛊悉数褪去,鱼翔浅底,生机盎然,宛如有真正仙神在此地施法造物一般,将这阴郁不堪的洞穴内部,焕发出了一片新的景象!

“出现了!是紫金母蛊!”

“上好的一品丹药啊!”

“万景树苗!”

这个时候,离苦长老,祝之春,洞虚仙人,都在激动得大喊大叫。

清澈的湖水在此时分出两半,犹如之前天水阁阁主动用神通做到的一般,湖水底部的绿草之间,有绽放的绿色小树,十枚精致的檀香铁盒,以及一只趴在地上,软绵绵的黑色母蛊——

这可不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珍宝吗?

“抢!”

不知谁大吼了一声,那五十名仙人双目通红,利益熏翻了他们的头脑,争相恐后的朝着湖底的三样珍宝飞去!

青龙和朱雀同时面色一变,虽说徐天洪的遗宝不可能只有这三样,这点让他们觉得很奇怪,但眼前这三样又太吸引人了,即便是他们俩人,也没办法坐得住了!

要知道,寺老太在这等灵气诱惑下都展开了修炼,他们能忍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难为不易了!

“朱雀,你我联手,万景树苗和一品丹药给我,紫金母蛊给你,如何?!”青龙转过头对朱雀说道。

“一品丹药可以给你,万景树苗,你我用以共同修炼!”朱雀回道。

“好!”

说罢,青龙和朱雀也随同那五十名仙人飞入湖下,准确展开一场血腥厮杀!

但他们遁入到湖底的那一刻,周围便失去了光泽,迅速黯淡下来,他们竟然漂浮在了湖水之中,原本分出的湖底,只是假象,其实根本没有分出来。

一切,都是幻觉。

湖水内依旧是一片死寂,周围浮动着密密麻麻的紫金死蛊,朱雀和青龙仰起头,在水中奋力睁开眼,却发现一人正悬浮于天空之中,一袭黑衣黑发,正目光冷漠地看着他和朱雀。

“二十年前不是我父亲对手,二十年后连他儿子都不敌,你也配说虎父犬子?还是你们去下面,接受我父亲的耻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