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找到了!/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景和寺老太一路从滇南大山中的清静道观,来到了千里之外的陵京。

与此同时,

分别处在浙州海岛上的毕月宗,泰山群峰中的室火宗,滇南大谷的井木宗,都降临了各方强者。

“徐天洪和萧如水,当年被你们葬在什么地方了?”

毕月宗宗主岚升,正领着一众弟子,恭敬地朝着一名衣着褴褛,形同乞丐般的老者颔首低眉。

“李剑仙……我们二十年前虽目睹徐天洪和萧如水自尽,但他们的尸体……我们也不知道去向何方。”

岚升内心惶恐不已,眼前的这个其貌不扬的老者,正是铸剑林掌门,李不斩。

这是真正的隐世大人物,自从青景阁大战结束之后,他这小小的毕月宗,迎来了诸方强者,眼前的李不斩,是最厉害的一个。

“当年他们被你们逼得自尽,你们会不知道他们的埋骨处?莫非萧如水和徐天洪的尸体,都让野狗叼走了不成?”李不斩淡淡地看了岚升一眼。

“这……”

岚升眼眸中似有些犹豫,仿佛在掩藏着什么。

李不斩见岚升不愿说出实情,冷哼一声,说道:“看来,你是嫌我李不斩不够分量和岚宗主对话了?!”

话音刚落,李不斩的白色布鞋往地面上一踏,一刹那间,呼啸的气劲宛如狂风过境一般,以李不斩为中心迅速扩散!

只见这碧空如洗的天空下,被环绕海水的毕月宗海岛,海水如长龙般惊啸而起,急流湍涌升天,大量海水如将天空当成了低谷,将地心引力都无视,飞速朝着天空涌去,激起了万千层浪花!

四周的海水将整个海岛都包裹在中心,形成了一道透明的海水球体,阳光顺着其中折射而下,能清晰看见海水之中游动翻腾的海鱼,若是不知情的人在此,定会觉得眼前乃瑰丽璀璨的美景。

但整个毕月宗的人,已经吓得魂不附体,看着李不斩的架势,他简直是要将整个毕月宗都毁于一旦!

“爷爷!”

岚风和岚舞站在了岚升旁边,这两个晚辈,手指吓得连道诀也无法掐出,在此等海水的包裹之下,他们宛如到了千尺下的深渊海水当中,庞大的压力,几近将岚升也压得窒息!

身披破袍的李不斩,胡须被大风吹得朝上方飞舞,盖过他的面颊,他一只手负在身后,另外一只手指着天,整个人都仿佛拥有可抵天地般的神威。

“三万里海水,借我一用!”

这一刹那,将海岛包围的海水,逐渐分离开来,令毕月宗惊颤的一幕,出现了。

天空之中,逐渐汇聚成了上百柄高逾数十丈的巨大水剑,宛如一座座水流汇聚的小山般,遮天蔽日,呈一圈环绕在海岛上空。

水剑之上,被阳光照耀出了粼粼波光,仿佛是最精湛动人的艺术品,若不身在现场,绝对难以想象此等画面的震撼感!此等神通一出,方知自身渺小。

“岚升,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出徐天洪的埋骨处!否则,即便你毕月宗受神宗庇佑,今天我也要屠你满门!”

李不斩漂浮在空中,双手负在身后,天空中的水剑,以他为中心环绕,缓缓旋转,蓄势待发,他犹如来自古代的剑神一般,以物为剑,以水当威,眉头跳跃间,即可翻天覆地。

“李……李剑仙,你听我说!”

岚升见到此景,不由得匍匐跪倒下去,生怕李不斩一个不高兴,今天就让毕月宗乃至整个海岛都消失。

包括岚风和岚舞在内的诸多毕月宗弟子,看到自家宗主在李不斩面前如此狼狈惶恐,他们脸上也无光,难堪愤怒,全部把头低下,面沉至了极点。

但他们也都知道,铸剑林乃隐世门派,李不斩又是铸剑林的掌门,为华夏境内最尖端的人物了。铸剑林虽然势力规模上比不过神宗,但已经到达了能和神宗对话的地步。

而当今华夏境内的这三大世家宗门,不过是仰仗神宗鼻息存活的宗门罢了,在铸剑林面前,还是低了一等,甚至根本不值一提。

李不斩俯瞰着岚升,将水剑静止在天空,降去了一些威胁,语气平淡道:“我时间有限,你最好快点说。”

“是!”

岚升用力磕了一头后,仰首看着天空中的李不斩说道:“李剑仙,事情是这样的,二十年前,我们四个宗门,都是目睹了萧如水和徐天洪之死,但同时,徐天洪的父亲徐贤盛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他杀上了我们的宗门之中,当时我们所有宗门都是风声鹤唳,在自家抵御徐贤盛的到来,没有人知道徐天洪和萧如水是谁埋葬的,因为等我们派出弟子去寻找他们的尸首的时候,徐天洪和萧如水的尸体疑似被人带走了,但那个人是谁,我们也不清楚!”

徐天洪和萧如水被埋在了哪里,被谁埋的,当今世上恐怕没人知道。

因为当时他们俩当着诸多人的面自尽,的确吓坏了四大宗门的人,没想到他们宁死也不肯说出神迹位置,会如此草率的了结自己的性命。谁要是去接管他们的尸体,那岂不是代表要接下这口锅?

徐天洪当时就是巅峰时期的徐贤盛之子,萧如水的身份就更不必说,那是连神宗都忌惮的存在,背景显赫,谁敢去碰他们的霉头?大家都逃之夭夭,生怕和他们沾上关系,遭到他们身后势力的报复。

第二天,四个宗主又派弟子去查看徐天洪和萧如水尸体的时候,他们俩又全部消失,不知被谁带走了,因此,他们的尸体去向成谜,但绝对不可能是四大宗门的人动的手。

李不斩听罢,沉吟片刻后,说道:“听你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说出什么实际的消息。”

李不斩似乎很失望,他当即凝出气劲,天空中的水剑又再次旋转流动起来,庞大的威压让诸多毕月宗修为低微的弟子都给压出血来,一时之间,毕月宗全体上下人人自危!

哪怕岚升说的就是实话,对于李不斩来说,也没有半点价值,他无法相信岚升。

“李剑仙!我知道的都说完了,你不能这样做!”岚升大惊失色。

在李不斩面前,毕月宗的全体人员,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只能祈求他放一条生路。

“你还是带着你的秘密,去地下和徐天洪会面吧。”

李不斩显然不相信岚升的话,不过说的也是,即便岚升真的知道徐天洪遗宝的消息,肯定是自己去找了,哪里会轻易告诉给别人?

“疾!”

李不斩杀心一起,手指从天空指向了地面,天空中小山般大小的巨大水剑,便齐齐调换了一个位置,剑尖翻转过来,指向了地面。

下一秒,无数水剑朝着毕月宗的海岛涌去,水剑还未至,席卷出的巨大强风,将毕月宗的许多建筑都给直接压碎,不少人的头皮都几乎要被压裂,眼珠都暴突出来,他们想散出气劲罡风用来抵挡,但在李不斩近乎碾压的修为面前,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

一刹那间,水剑已至。

“且慢!我说,我说!”

岚升动用全部气劲,化为了一道贯穿上空的咆哮声,生怕李不斩听不见。

“唰——”

李不斩在这一刹那,见所有水剑敛散,化为泡影,无数水珠如雨点般落下,在阳光照耀下散出道道五颜六色的彩虹。

“你终于肯说了。”李不斩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意。

“徐天洪在被我们逼迫前,曾去了两个地方。一个地方滇南清静道,另外一个地方,是陵京!他的遗宝,应该不太可能在他的葬身处,而是被他妥善安置在这两个地方的其中之一了。”岚升面色难看的说道。

“清静道,陵京?清静道是什么地方?”李不斩好奇道。

“是一个华夏的修真势力。”岚升解释。

“连我都没听过名字,那应当是小势力了,那我就先去清静道,再去陵京吧。”

说罢,李不斩也无需再验证真假,身形化为一道长剑般的影子,在空气中拉出一道长长的尾气,消失不见。

见到李不斩消失,岚升才从地面上站起来,眉头紧皱,脸色很沉。

“爷爷……”

岚风和岚舞站在他的身侧,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

“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追寻神宗,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我们用尽毕生的寿命,都不一定找得到神迹的位置,也永远无法拉近和神宗之间的差距,神宗给我们定下束缚规矩,让我们畏手畏脚,不敢入世。但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他们又根本没办法给我们带来庇佑,到底为什么要选择神宗?秦超那老小子,看得比我透彻,一开始就选择依附古巫族,眼光长远啊!”岚升感慨不已。

岚风和岚舞面面相觑,岚风开口道:“那爷爷的意思是……”

“你们两个,现在去京城雾灵山,我要你们……拜入到青景宗门下!”岚升看着他们,一字一顿地说道。

岚风惊异道:“拜入青景宗?现在的青景宗,难道不是被全天下修真大势力盯着吗?敌人太多,人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爷爷你是想把宝压在徐景身上?”

“我受够被这些强者当成蝼蚁的感觉了,与其胆战心惊的看他们脸色,不如加入青景宗,与他们为敌!”岚升握着拳头说道。

“好!依附青景宗,我毕月宗未来也有无限可能,但这样固壁自封,迟早要被淘汰。小舞,你的意见呢?”岚风听后,心中也激动起来,将目光放在岚舞身上。

岚舞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听爷爷的!”

除了陕北林家之外,又有一家修真势力,作出了选择。

……

“徐天洪居然把遗宝放在了陵京,我在陵京待了这么多年,居然毫不知情……”

陵京,包括青龙在内的诸方强者,已经降临于此,青龙身披一袭宽大的青色衣袍,行走在了陵京绿水长青的山林郊外。

他们从室火宗的张阳口中,也得到了同样的信息——

徐天洪在死之前去了一趟陵京和清静道,遗宝必定在这两个地方的其中之一!

不过他们作出的选择和李不斩不同,他们觉得陵京的可能性比较大。

此时此刻,

徐景和寺老太,正在一处桥洞下敛散气劲,搜寻天材地宝的气息,经过从早到晚的搜寻,他们已经找过一百多个桥洞了,但陵京这么大,桥洞足有一千三百个,他们需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全部搜刮一遍。

“陵京突然来了好多强者,上百个……”

寺老太眉心中如花钿般的天眼,在此时亮了起来,诸多炼虚期强者所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已经引起了她的注意。

“你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徐天洪的遗宝?”寺老太蹙眉看着徐景说道。

徐景手中拿着那块狗牙玉佩,说道:“应该快了,我的玉佩颜色已经越变越深了。”

徐景觉得自己能找到父亲遗宝的底气,就是来源于这块狗牙玉佩!

这是他父母唯一给他留下来的信物,倘若遗宝徐天洪也准备留给徐景的话,那么这玉佩肯定会和遗宝有联系!

徐景猜想的不假,

现在,玉佩上的光芒已经越来越盛,恐怕根本不需要找齐桥洞,徐景便能发现遗宝位置了。

“咻——”

就在徐景和寺老太寻找到下一个桥洞之时,狗牙玉佩突然飞出了一道白芒长虹!

“找到了!”

徐景望向了长虹所射出的方位,猛然瞪大眼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