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遗宝所在地/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杀林小姐?!”

这一下,徐景终于脸色大变,诧异地看着寺老太。

寺老太冷哼一声,说道:“不错,林如烟和我有过节,准确来说是深仇大恨!我巴不得她死,我今天对你起了杀心,就是因为我昨天看你和她走得近,我救了你这么多次,你也口口声声说我是你恩人,但你却和恩人的仇人成为朋友,换成是你,你生不生气?”

“这……”

徐景惊疑不定,说道:“林小姐那样温柔的一个人,怎么会和前辈有过节?这其中,定然是有误……”

寺老太不耐烦的打断,冷斥道:“没什么误会!你不用问,更不用劝!这个事情没有回转的余地!你不是说你什么都愿意做吗?那就证明给我看吧,你别说你打不过林如烟就是了。”

寺老太看着徐景,为了激怒徐景,她故意提出了这种要求。

因为她知道徐景重情重义,也知道林如烟昨天为保护徐景,都不惜舍命救他了,徐景定然将林如烟也视为重要亲朋,不可能会答应自己。

按照徐景的性格,他只会勃然大怒,与自己彻底撕破脸皮。

“你怎么不说话了?”

寺老太看着沉默的徐景,开口催促。

“寺前辈,你和林如烟有仇,我表示很遗憾。但林如烟对待我,更有生死之交,你要我杀她,不可能。”徐景作出了答复。

“这么说,你做不到了?”寺老太的眼皮微挑,对徐景的这个答案,在意料之中,但奇怪他为何没有动怒。

“我用我的命,换林小姐的命就是。”

说罢,徐景也无任何犹豫,当即强行催动自身气劲倒流,吐出一口血来,在强行催动气劲逆流的情况下,哪怕是徐景这等修士,也会在短短几秒钟内爆体而亡。

“你干什么?!”

寺老太大惊失色,当即对徐景用手一指,将徐景的气海丹田封锁,气劲的运转也停止了下来。

“你以为能用你的命,就能换那个贱人的命了?”寺老太蹙眉呵斥道。

徐景摇了摇头,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后,说道:“我总不能去杀她,但我也要给你一个交代,寺前辈,你动手吧。”

寺老太听得心乱如麻,一挥衣袖,将徐景推到在了地上,说道:“够了!你迟早也要死,现在让你去换那个贱人的命,岂不是便宜那个贱人了?”

寺老太不可能真的杀徐景,她今天的目的只是想把徐景激怒而已,在徐景未过二十三岁生日以前,她甚至还要千方百计的保护好徐景。

但她也所言非虚,徐景的生命不过只剩下最后二十来天,连一个月都不到了,一旦到了盛夏之时,徐景也就走到了头。

“林如烟我自己亲自动手,这个条件,我不要你做了,现在,我要你带我去寻找徐天洪的遗宝。”寺老太说道。

徐景听后,想到昨天寺老太那等恐怖的修为,几与青龙并肩,实在深不见底。她要是真想杀林如烟,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她并没有动手,可见寺老太的性格也是极为古怪,她其实根本不想杀林如烟。

但徐景却是会错了意,慕诗寒非常想杀林如烟,但昨天的那种情况,二人的目的都是为了保住徐景的安危,达成了短暂一致。

她就算想杀林如烟,那也得等到徐景二十天死后再动手。

“好,寺前辈,我这就去问我爷爷,不过……你还没有说你第三个条件。”徐景笑了笑,重新从地上站起,他催动景盛大阵,使用出驭景,将周围一处花卉树木凋零枯萎,体内便瞬间恢复到巅峰了,弥补了之前气劲倒流的损失。

寺老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第三个条件,只不过是一个问题而已,并不会让你做什么,但我会在一个月之后问你,希望到时候你能如实回答我。”

徐景好奇道:“只是一个问题?寺前辈现在就可以问,在下知无不言。”

“现在还不到时候!”寺老太拒绝了他。

徐景见状,也不太好强求,只觉得寺老太这样的前辈,内心想法实在不是他能揣测的,只好说道:“那……前辈,我就先去问我爷爷了。”

“去吧。”

寺老太摆了摆手。

她看着徐景离开的背影,内心一阵感慨,今天她的目的,根本没有达成,徐景的待人风格,与他父亲一般无二,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一旦认准了一个人,那基本不会改变。

但不巧的是,慕诗寒也是这样的人。

所以她一直遵守着与徐景父母的约定,直到现在,也在暗中保护着徐景。

“看来,只有等让你知道我是谁后,再告诉你其实是你父母要杀你,你才会真正动怒了,可是那样,对你也太残忍了一些。”寺老太虽苍老古稀,但双眼却如少女般明慧清澈,只可惜……徐景到现在都不能把陵京的慕诗寒与眼前的寺老太联系在一起。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只觉得徐景的父母,给她抛下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要么什么都不说,恶人自己当。要么告诉徐景真相,让他临死前也对自己父母抱有恨意,无论是哪种,慕诗寒都不愿意去做。

“要是你能以武入道,那该多好,我不想杀你……”

慕诗寒踱步跟在了徐景身后,只得将这件事情强行抛在脑后。

……

“天洪,天洪啊,你又来看我了?”

徐景在清静道后山的一处小木屋前,见到了自家爷爷,他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在瀑布前的阴影处纳凉。

“爷爷……”

徐景神色一阵无奈,自打爷爷痴呆后,他总是会把自己错认成父亲。

“我是徐景,我是徐天洪的儿子,您的孙子,你好好看看我。”徐景蹲在他身前,指着自己说道。

“天洪。”徐贤盛脸上带着慈祥的笑意,抚摸着徐景的面颊,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当他是徐天洪,似乎已经将徐景完全忘掉了。

“这……”

徐景站起身,看了站在旁边的寺老太一眼,说道:“爷爷痴呆真的很严重了,现在他都把我认成我父亲,估计也不可能知道我父亲葬身处在哪了,因为在他眼里,我父亲都还活着……”

徐贤盛现在气海丹田被封,经脉窍穴被废,就连大脑中的某个组织,也受到了严重缺失,哪怕是徐景和寺老太这样的人物,都根本没办法将他痴呆治好,根本到达了无药可医的地步,能安然老死,就是徐贤盛最好的归宿了。

“当年你父母被四大宗门的宗主逼死在了华山亢金宗,他们可能是被那几个宗门埋葬的,不一定是你爷爷。而你父亲所藏的遗宝,也不一定是在他葬身处,可能在他死之前,就已经妥善安放在某处了。不过……你爷爷,倒的确是最有可能知道下落的人。”寺老太缓缓说道。

当年徐天洪夫妇将襁褓中的徐景交托给她,并没有透露任何更多的消息,连慕诗寒都不知道徐天洪所藏遗宝在哪。

“天洪,天洪……”

这个时候,徐贤盛又拉上了徐景的手,和蔼地笑道:“天洪,上次我给你做的拨浪鼓,你又藏在哪里去了?是不是又藏到陵京的桥洞下啦?你不要藏东西,这个世界上,只有龙才喜欢藏东西,你再这样,长大以后,就只能娶龙当老婆了。”

徐贤盛此话一出,慕诗寒和徐景,同时瞪大了双眼。

“爷爷……什么陵京的桥洞,哪个桥洞?!”徐景声音激动地对他问道。

这一刹那,徐景似乎想到爷爷在华山上生命垂危之时,和自己说的遗言。

他说神迹在陵京,要自己去找。

可是……

二世为人的席朝青,却说神迹的所在地是在陵京千里之外的昆仑!

现在看来,自家爷爷当时指的神迹,可能并不是神宗的所在地!而是自己父亲遗宝的藏身处,他想留给自己!

可惜话没说完,自己爷爷生命中最后的清醒时刻,就已经结束了。

“陵京桥洞啊,你最喜欢去玩的,那是我亲手给你做的拨浪鼓,你可不能随便埋喽。”徐贤盛笑道。

随后,徐贤盛呆呆地望着瀑布,口中神神叨叨,再问他什么话,他也不说了。

“寺前辈,看来,我父亲的遗宝,在陵京桥洞之下了。”徐景说道。

寺老太也觉得惊异,她在陵京生活了这么久,都不知道有这件事。

“整个陵京市区和郊区的桥洞,共有一千三百个,你怎么知道是哪一个?”寺老太对徐景说道。

“先过去陵京吧。说不定……我能知道?”

徐景的眼眸之中,满是自信之色,似乎胸有成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