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吸噬一切/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

徐景的出现,令在场众人感到一阵绝望。

“他……他怎么还没死?!”

诸多仙人见到这一幕后,内心胆寒不已!如果这等规模的轰击都杀不死徐景,天底下还谁能杀他?!

“怎么会有萧如水的气息?!她不是早就死了吗?!”

神宗女弟子在孟之归旁边七嘴八舌的讨论。

孟之归双眸瞪大,骇然看向前方,为了击杀徐景,他搬出的是徐天洪的自创神通,以他的资历,根本不能很好的掌握,修为足足倒退了一整阶,这般惨重的代价下,难道是萧如水救了他儿子一命?

“这徐景……”孟之归脸上出现了浓浓的不甘。

在场的神宗人员和慕诗寒,都曾和萧如水打过交道,那个女人的气劲很特别,基本上见过她的人,都能记住她特殊的气劲,那是妖兽一般的气息。

“你们快看!快看前面!”

一名仙人突然放声大叫,众人又再次将目光投向了青景阁的方位。

只见徐景立于天地之间,黑袍飘扬,他的双眸染上青色火焰,整个人宛如上古神话中的仙人一般,磅礴大气。

其中,一个巨大的女性身影笼罩在了他的身上,凤袍博带,青丝如瀑,面目模糊,带着一股纯粹古朴的妖兽气息。

一种前所未有的威压,出现在了所有人的心头,宛如真神降世般,就连青龙也是脸色一变。

这一刻,整个山峰内的风都仿佛静止了下来,所有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连水滴也停留在了搬空中,前方场景,仿佛就如电影画面般永久定格下来,那爆炸腾飞出的溅射物,也寂静在了四面八方,这种场景太过不真实,都说覆水难收,但徐景周边,连本该爆射出去的岩石火花,都变成了静止画面。

像是真神,主导了世间万物。

“呼——”

骤然,大风袭来,徐景身边仿似天地倒转,日月无光,一股庞大如山泉般的白色气旋朝着他的靠近,原本静止的画面,仿佛在此时才从暂停中恢复过来,无数流转的长虹缠绕在了徐景身边,像龙蛇般盘旋飞舞,将徐景护在天地之间。

无数毁坏的岩石树木,爆炸的能量,甚至是孟之归用尽精血全力凝出的巨大黑洞,都朝着徐景的胸口上的那块狗牙玉佩中钻去,像是当年他在碧江南修炼时一般,天地灵气尽数被吸收,只不过,这一次吸收的不是灵气,而是四面八方本该毁灭一切的能量。

“这才是真正的归元……”青龙双眸难掩震惊之色。

在徐景爆发此等神威的情况下,先前本该毁灭掉青景阁这座天空之城的能量,消失得一干二净,草木依旧繁盛,石板铺地,瀑布倾泄,鸟盛花开,依旧人间美景一片,唯有青景楼的会议中心,需要重新修建,其他地方,竟然没有被毁坏一分一毫!

“太强了……”

不少仙人修士面色一阵惨白,从他们踏入修炼道途至今,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奇迹画面,偏偏弄出这么大动静的,还是他们千方百计想要杀掉的人,内心之复杂,自不必多说。

“是那块玉佩……是萧如水留给徐景的玉佩!”

慕诗寒此时才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

遥想当年徐天洪夫妻将襁褓中的徐景交给她的时候,徐景脖子上就挂着这样一块狗牙形状的玉佩。

她以为是某种普通的信物,因为她看不出端倪,便也没多想,将徐景交给了徐贤盛。

没想到在今天,这玉佩竟有如此威能,在这般猛烈的轰击之下,保住了徐景一条命!

“原来是萧如水的玉佩,但她的修为当年也不过与我一般无二,即便我刚才遭受到那样的轰击,那也定然必死无疑,一个死掉的萧如水,凭什么保得住徐景?”

孟之归百思不得其解。

“那玉佩中,恐怕蕴含着的不单单是萧如水的气劲,还有萧氏一族的力量,这等信物,是萧氏传家宝一样的存在吧。”青龙在孟之归旁边说道。

“萧氏的传家宝?”

孟之归眼眸中浮现出了一丝震怖之色,诸多神宗女弟子也是面色狂变,喃喃道:“萧氏一族……当年听说萧如水死掉的消息,险些将神宗覆灭,还是宗主带着咱们跪地求饶,才……”

“别说了!”

孟之归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羞辱之感,原来他刚才不愿提及徐景的母亲,突然暴怒,原因竟出自这里。

“萧氏一族现在应该还不知道萧如水留下了徐景这么一个儿子,杀徐景,真的要趁早……”孟之归面色甚是不甘,咬牙说道。

“徐景身上蕴藏着太多秘密,光是萧如水留给他的东西,就能抵御这等规模的轰击。但当年真正天才的人是徐天洪,他留给徐景的东西,那自不可能比萧如水差,徐景却没继承到半分,说明徐天洪的东西,很大概率还在他的葬身处。”

青龙眉头紧皱,心中似乎动起了其他心思!

“萧如水的东西就如此厉害了,若是徐景再能继承到徐天洪的遗宝,那他岂不逆天?”

众多修士大惊失色。

当年的徐天洪得罪诸方势力,肆掠华夏,他有多少宝物,已然是一笔天文数字,只不过去向成了一个谜。

“现在徐景怎么办?!”

这一下,所有人都慌了,看着前方气势惊人的徐景,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青龙方向,似乎觉得现在的徐景只有他才能制裁。

“难道还要我用大阵困他一次?”

青龙眼眸中浮现出了一丝犹豫,现在主要是有慕诗寒盯着他,已经错失了击杀徐景最好的时机。

即便他再和慕诗寒相互制约,但这些仙人修士,已经被现在的徐景吓得肝胆欲裂,想把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杀死徐景,已然不太可能。

“不妥,与其想办法杀徐景,倒不如找到徐天洪的墓地!”

“嗖——”

青龙一挥衣袖,就地遁走,徒留众人傻眼滞留在天空。

“徐景来了!”

不知是不是巧合,青龙前脚刚走,徐景强大的气势便从正前方压了过来。

遮天盖日的能量浪潮,远远望去,就像是奔流过来的白色瀑布一般,滔天的能量中带着令众人罕见的妖兽气息,湍急的涌了过来。

“这是什么……”

孟之归心中陡然升出警惕,要是之前没有用万道归元这记神通,他今天非要和徐景搏命不可,但他现在已然是元气大伤,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那些神宗女弟子身上了。

“师妹!你们联合各方修士再上去和试试徐景,他现在捣鼓出的动静来源于身上萧如水的玉佩,他本人在之前定然受伤严重,并不可怕!”

孟之归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徐景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元婴期六层的修士,这么多人只要齐心携手,还怕他一个人?

“这……”

神宗女弟子脸上出现了为难之色,失去了青龙这尊大佛的庇佑,要他们上去和抬手即可秒杀洞虚期仙人的徐景作战,无疑有些强人所难了,谁敢在这种情况下去当炮灰?

“轰隆隆——”

就在众人犹豫不决,正不知该如何考虑之时,前方白色的能量浪潮,已经奔袭而至!

“啊——”

一瞬间,靠近浪潮最前端的几名修士,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他们气海丹田之中的能量,如同打开闸口的水龙头一般,被卷入到了前方的白色能量浪潮之中!

“我的修为,我的修为啊……孟之归!你还说徐景不可怕?!”

这白色能量浪潮并不致命,不是什么带有攻击性的神通或者道法。

但这股庞大的妖兽能量席卷到他们身上的时候,就如跗骨之蛆一般,将他们体内的修为抽得一干二净!

“这到底是什么?”

慕诗寒也站在最前沿,当这股白色浪潮能量席卷到她身上的时候,她面庞上苍老的肌肤,正在如死皮般褪去,逐渐露出她原本的清纯容貌来,更为可怕的是,她发现自己体内的修为正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徐景就是这样将碧江南的灵气给掠夺走的?!”

慕诗寒再不敢在此地耽搁片刻,立即凭借自己高深的修为,反身逃离。

不过,

其他修士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两百多名修士,在短短几秒内,修为迅速下降一阶到两阶不等,到达洞虚期这等层次的修士,往前精进一步,那最少都要以十年为单位来计算。

这一刹那,

上百人同时损失修为已经难以用数字来衡量!让他们心在滴血,几乎万念俱灰!

“徐景,我们和你势不两立!”

在此等威胁之下,众人哪里还有和徐景再战的心思,立即开始飞奔逃离。

“走!”

孟之归一咬牙,同样饮恨作出决定,随同着身边的神宗女弟子向后逃离!

短短几分钟,上百人便在空中消失不见。

随后,

白色能量如漩涡一般收了回来,宛如乳燕归巢,悉数汇聚在了徐景脖间的玉佩之中,一切归于寂静。

这块玉佩之中,先是掠走了碧江南三分之一的灵气,刚才又汲取了上百名修士的修为,其内部能量,已经不知高到了什么地步,狗牙玉佩的周身,甚至已经从淡绿色,化为了极为通透的翡翠色!

“怎么回事?我的修为在增长?”

在之前的战斗之中,这玉佩似乎被彻底激活一般,不但帮助徐景脱离险境,拯救了青景阁和所有林家人的性命,更为重要的是——

其内部的能量,似乎能够被徐景利用了!

狗牙玉佩内部的能量,正源源不断地反哺到徐景身上,让他修为不断在提高。

“元婴期七层,元婴期八层,元婴期……九层?”

徐景终于察觉了出来,大惊失色!

对于修炼速度一向不正常的他来说,他还是第一次有了这种顺滑如丝,一步登天般的感觉!

徐景的每一阶晋升,对他来说都是极为艰难的,但他修为等级却反应得十分扎实,每升一阶,他的力量就会比之前强大数倍,绝非寻常修士能比!

现在……

他的修为,已经来到了元婴期巅峰!

“还能继续涨吗?”

徐景激动到浑身颤抖,目光紧盯着胸口处的狗牙玉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