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暴怒的徐景/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为何。

在提到徐景的母亲之后,孟之归勃然大怒,远比之前提到徐景父亲时还要激动。

而孟之归在揭晓徐景父亲是徐天洪后,在座的各方强者,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

“当年在华夏作恶多端徐天洪,竟然还有徐景这样一个孽种,原本徐景的威胁就已经够大,现在看来……他不得不除了。”

诸多强者议论纷纷,基本都达成了共识,强大气劲开始在这大厅内聚集,两百多名不同身份的强者,丹田气海之中,同时在翻滚!

“老公……情况有些不对劲了。”

这个时候,席朝青也飞到徐景身边,面容有些严肃。

徐景父亲的事迹,连她也不知晓,更不知道会激起公愤,这等于是多了一个杀徐景的充足理由。

“徐景,现在既然你都已经有了立宗的能力,那当年你父亲所欠下的债,就由你来偿还吧!”

孟之归虚立当空,身上白袍无风自动,宛若象征着正义的仙神一般,对徐景大声说道。

“当年徐天洪夺我狂山庄千年积蓄!今天,我要你徐景拿命来偿还!”

“我全真教与世无争,但在二十年前,徐天洪抢夺我全真道一品内丹数百枚,道家典籍与传承灵器上十件,原本随着徐天洪的死,我原以为永远无法追回来了,没想到他还留着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要你全数奉还!”

“当年徐天洪入我蓬莱仙岛,将仙岛内上千年的天材地宝全部掠夺一空,打伤我蓬莱弟子上百人,这等强盗般的血海深仇,不可不报!”

在孟之归的带头下,各方强者开始悉数搬出徐天洪当年的罪状!

哪怕是席朝青,听在耳里,也深感震惊!

“没想到徐伯伯还做过这样的事情……真是厉害啊!但他所抢夺来的那些东西,又去了哪里?他有没有留给你?”席朝青在徐景旁边问道。

在席朝青看来,上一世的徐景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倒也不是完全凭他自身。

恐怕暗地里还有他父亲留下的帮助。

不过现在的徐景仍然是一头雾水,说道:“我毫不知情,他留给我的,只有这个而已。”

徐景将挂在脖间的狗牙玉佩亮了出来。

席朝青看了一眼后,眸中光芒闪烁,说道:“这个……应当不是你父亲留给你的,这个是你母亲留给你的。”

席朝青似乎对徐景的母亲还稍有了解,但对徐景的父亲完全不知情,这狗牙玉佩,其实是徐景母亲的宝物,而且还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徐景母亲的身份,空前强大。

只是,

想知道这块玉佩的玄机,修为得到达炼虚期以上的合体期才行,目前在座的这些人里,无一人达到了这个条件。

“是我母亲还是父亲留下的,这有差别吗?现在这些人对我父亲仇恨这么大,恐怕大战难免了。”徐景严峻地说道。

席朝青抿了抿唇,艰难地说道:“要是真和这么多人动手,咱们这青景阁,恐怕都不够他们打的,要是毁了这块地方,重建恐怕会很难了。”

徐景眉头深陷,看着前方群情激昂的人员,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要他单打独斗,徐景有这个自信,在座的任意一名强者,在他底牌尽出的情况下,没有谁是他的对手。

正因为徐景对自己实力自信,他才敢召集这么多强者到青景阁来。

但要是这些人全部齐心合力来对付自己……那徐景也吃不消了,他哪知道自己父亲这么遭人恨。

“徐景!把你父亲当年掠夺我们的东西交出来!”

“你这个孽种,实力如此恐怖,原来是继承了徐天洪那魔头的不义之财!”

“今天你不给个交代,我要你青景阁陪葬!”

前方众人越说越怒,对徐景的误解似乎也越深,徐景面色十分难看,他这二十年的日子本就艰难,好不容易长大成人,没想到如今还要承受“孽种”二字。

他双拳紧握,指甲几如要陷入肉中。

他对自己父亲的印象也跌落至谷底,徐景非但没有得到自己父亲的任何好处,反而还要承受他引来的这些上一辈仇恨,实在是让他有些不堪重负。

这一刹那,徐景魔障自生,双眸掠过残忍的戾气,将场上的每一个面孔都记住,恨不得悉数将他们杀光才好。

“老公……”

席朝青见到徐景面色难看,有些不安地在他身边安慰着,似乎生怕徐景冲动动怒,和场上这些人杀起来。

现在的局面几乎一边倒,徐景动手完全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只会战死。

“各位,请听我一言!”

就在此时,

林如烟的声音,突兀的打断了僵硬至极点的场面。

众人将目光转移到一边,看到一袭大红衣裙,宛若枫林仙子般的林如烟漂浮在空中,不禁都有些疑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各位,徐天洪也同样和我有过大仇,在二十年前,我曾想过找他报复,但据我所知,徐天洪是被当年以亢金宗为首的四个宗门宗主逼死的,人死尘烟去,你们不该把仇恨过渡到徐景身上。”

“徐天洪当年从你们手中掠夺而来的东西,说不定和他的尸体下葬在了一起,你们杀了徐景,起不到任何作用,要想挽回损失,不如想办法找到徐天洪的墓地才是。”

林如烟在经过艰难的思想斗争之后,在这等危急情况下,她竟抗住压力,公然帮徐景说话!

席朝青深感惊异,连后方的青龙和慕诗寒,也诧异地看着她。

“这个贱人……又在打什么歪主意?”

刚才慕诗寒几乎作好了出面帮徐景的准备,一旦开战,她将不留余地的在众人手中保住徐景。

但现在……局面貌似又生变故了。

“挽回损失?徐天洪的东西怎么可能不留给他的儿子?!”

“浮烟仙子,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你在帮徐天洪的孽种说话?”

“徐景,你父亲的墓地又在什么地方?!”

一时间,场上再度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一部分人并不相信林如烟所说,而另一部分人,似乎跃跃欲试,想知道徐天洪葬在何处。

徐景此时面色已是极为不悦,说道:“我出生起就没见过他,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连他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怎么知道他葬在了哪里?我到今天这等地步,没受过他一丝帮助!”

现在的徐景已经到了火山喷发的边缘,要是再有人敢出言叫他“孽种”,他恐怕就得当场暴起了。

而林如烟飞到了徐景身边,坚定地站在了他身边,又对众人说道:“我曾经和徐宗主打过几次交道,他一身所学,和徐天洪没有任何关系!众所周知,徐天洪所学心法为归元心法,巅峰时期的他,对气劲的掌握到达了当世罕有的地步,出手非常容易辨认。但徐景一招一式都和徐天洪差别很大,他不可能继承了徐天洪所学,更没有徐天洪掠夺来的东西。”

林如烟几乎认识在场的每一个人,并且都和她交好,从旁人尊称她为“浮烟仙子”就可窥得一二。

现在林如烟一解释,所有人都犯了难。

林如烟说的不无道理,徐天洪那等自私自利,行为乖张的怪才,众人连他什么时候有的儿子都不知道,谁说得准他一定会把毕生的珍藏都留给徐景?

“还请各位给如烟一个面子,徐宗主为人磊落,待人真诚,青景宗也会是一个好宗门!他父亲的行事,诸位不该牵连到他身上来,若是各位心里仍有芥蒂,那么我作出承诺,当年徐天洪给各位带来的损失,我林家愿意补偿一二,各位在今天散会之后,可去陕北林家自取!如烟的为人各位也都清楚,说到做到!”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谁能料到,林如烟竟然将宝全部压在了徐景身上,公然与青景宗绑在了一起!并且还愿意帮徐景来弥补损失!

另外更深层的含义,是林如烟表明了自身态度,现在谁要和徐景作对,谁就是和林家作对!

林家可是一个根深蒂固的老牌世家,是一个已经成型的修真势力,家族中的强者数不胜数,除了神宗以外,在座的这些来客,恐怕没人敢公然和林家叫板的。

“浮烟仙子,这孽种到底有什么好,你要这么捧他?无论是徐天洪,还是徐景自身,你应该明白,根本不可能在修真界长存,这对父子都是要给修真界带来灾难的人!你糊涂啊!”

一名狂山庄的强者捶胸顿足,但似乎不敢违逆林如烟的意思。

“唉,既然浮烟仙子都这么说了,那……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吧,徐天洪那等畜生之子,今天竟然如此走运!”另外一名全真教的道长也摇头叹息。

“徐景,还不给众人谢罪,对浮烟仙子道谢?!”

此时,徐景脸色已经彻底归为平静,眸光中青焰跳跃,蕴含着滔天杀意。

“林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徐某不是那种拖累朋友的人,今天恕不能从命!”

就在场上一片寂静之时,徐景的举动却再次出人意料!

他非但没有感激涕零的赶紧对林如烟道谢,反而直接拒绝了她的好意!

“徐先生……”林如烟诧异地看着徐景。

“你们因为我父亲想报复我,那就来吧。此事林小姐没关系,但我不知道我父亲墓地所在,也不知道他以前做的这些事情,但是——”

这一刹那,整个方圆十里的青景阁,都被庞大的景盛大阵笼罩,无穷的气劲从徐景身上喷发而出,无数雷光炸响天际,他的双眸燃烧着实质般的火焰,双拳已然带上了一对金色的万象指虎!

众人心底一沉,面色惊疑不定地看着前方的徐景。

“刚才谁说过我孽种,我要谁的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