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无恶不作之人/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样的情况下,徐景一番话说出,却没有人怀疑真实性。

“元婴期六层的修士,能单指退仙人,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徐景的父母是谁啊?”

“这样的一个人物……来头必定很大吧!”

场上众人议论纷纷,看着天空中仙神一般的徐景,都是深受震撼!

要是徐景也是一个炼虚期的仙人,那么众人恐怕还想得明白。

关键是……

自从他释放气劲后,他的修为便被众人探清楚了。

不过元婴期六层的修士……

这等实力,逊色于场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来客,更是低了那些神宗弟子足足两大阶的修为。

“哪怕是仙人,头颅被打爆,我都没见过有活下来的,徐景难道是不死之身?”

“他刚才那一招虚元指又是怎么回事?徐景难道师从归元门?”

“太强了,实在太强了……”

徐景对于众人而言,就是谜一般的人物,只有岚升和张阳还稍微没那么惊讶一点,毕竟他们不是第一次见了,徐景的实力,就从来没有在他们预料之中过。

“徐景到底是什么人?”

林如烟更是看呆当场,当初徐景和艾德作战的时候,她还没有想过徐景有这么强,到底是一个月过去,他又有了精进,还是他当时的实力就没有真正爆发过?

“这个徐景……现在都练成不死之身了么?太夸张了。”慕诗寒的脸上也浮现了一丝凝重之色,徐景的强大,已然远超出她的想象了。

“轻寒仙子,现在想杀他,是不是更难了?”青龙看着慕诗寒说道。

“他再强,修为基底也在这,他顶多只能算是最强的元婴期修士。”慕诗寒说道。

“也对,在你长生心法的掌控之下,徐景修为要是没有超过你,不死之身也是徒劳。”青龙似乎想到了什么。

……

“徐景,你创立青景宗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回你父母当年在神宗这丢失的颜面?”孟之归对徐景问道。

“人活世上,谁不为了争一口气?”徐景反问。

孟之归点了点头,说道:“可惜神宗并非你所想的那样,你的父母,也远非你想的那么伟大。”

徐景淡然说道:“我父母对我仅有生育之恩,从未养育过我,我甚至连他们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我不觉得他们有多伟大,但我知道,他们是因为不想说出神宗的下落而被人逼死,身为他们的儿子,我至少要让他们瞑目才是。”

“所以……你现在想怎样?”孟之归似乎不愿多解释,看着徐景的眼神之间,浮现出了一丝厉色。

“你刚才说,你也是当年驱逐我父母出神宗的人之一?”徐景挑了挑眼皮子。

孟之归皱眉说道:“你父亲当年乃神宗不世出的天才,在二十岁到三十岁的十年之间,他便从结丹期修士遁入仙境,到达炼虚期九层巅峰,放眼整个历史,这都是以绝古人的存在。他与我同属归元门,拜在我师父华凌天门下,当年深受我师父,乃至神宗宗主的重视,甚至有意把他当成神宗下一任宗主培养,神宗千年的积蓄,全部交托给了他一人,可是你知道他怎么做的?”

听到孟之归面含恨意的说起了自己父亲的事迹,徐景神色稍有和缓,说道:“怎么做的?”

孟之归说道:“他竟然钻研武道,不再研习归元心法,甚至打伤神宗守门弟子,私自出世,将整个华夏修真界的大势力的资源都掠夺了一遍,闯六大仙地,寻找武学之源,给神宗带来了严重的后患,宗主亲自给他擦屁股,简直如疯子一般,”

说到这里,场上不少人都有些动容,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起来,连青龙也皱起了眉头,很显然,他当年也是受害者之一。

“孟之归说的这个人……难道是……徐天洪?!”

“不是吧,徐天洪还有儿子?徐景是他的儿子?!”

“徐景是徐天洪的儿子?!那徐天洪的妻子又是谁?”

当众人意识到徐景身份的那一瞬间,犹如瞬间激起了全场的公愤,宛如血海深仇一般地看着徐景。

“徐景竟然是徐天洪的儿子……”

林如烟也是脸色一变,将自己的衣袖给拉上。

她右手雪白的皓腕之上,有一个丑陋伤疤,疑似受到过极其严重的气劲伤害,连她的身体都无法痊愈。

这真是徐天洪当年带给她的。

可以说,在座这些修为达炼虚期以上的仙人,除慕诗寒以外,全部受到过徐天洪的荼毒!

“这……”

张阳和岚升面面相觑,他们现在的修为也不过是元婴期修士,二十年前的修为就更低了,徐天洪对于当时的他们来说,就是天壑般的存在,他们根本不了解徐天洪还有这样的事迹。

徐景看到场上众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后,微微皱眉,似乎觉得有些棘手,但还是对孟之归说道:“就因为我父亲妄想习武,所以惹了一大堆祸事,才让神宗将他驱逐么?”

孟之归冷笑了一声,说道:“若只是如此,那还好,毕竟对于天才而言,有一些毛病,总可容忍。当年我不过是在他身后的一名小师弟,他天赋卓然,领走了当初神宗年轻一辈的所有资源,我也毫无怨言,期盼能看到他成长到顶尖般的存在,但——”

孟之归话语一转,又说道:“宗主当年亲自出马,你父亲在华夏犯下各类祸事被宗主抓回来以后,竟发现他的修为不进反退,从炼虚期九层,硬生生跌落至炼虚期一层!你可知道原因?”

徐景想了想后,说道:“大概因为自古没人能够道武双修吧。”

“没错,没有人能够道武双修!你父亲在修真道途上天赋傲人,若是专一修炼,定然是一个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号的人物,但他不知为何,执着于武学,明明已经入道,却又以武入道,硬生生的修成了武魂内丹,这导致武魂内丹分离了他部分修为,导致他修为倒退!”孟之归恨恨地说道。

徐景听后,心中也不知作何感受。

“于是……这样一个浪费了神宗所有资源,让神宗蒙羞,得罪了华夏诸多修真势力的一个天才,从炼虚期重新倒退到了化神期,再倒退到元婴期,结丹期……从天才变成废物,泯然众人!”

孟之归目光涣散,要是二十年前的资源用来培养他,他又岂会只有今日这个地步?

“本来神宗已经彻底放弃你父亲,不打算继续培养他,让他自生自灭。可你父亲又屡出奇招,竟然偷偷闯入神宗禁地,将神宗千年秘宝‘万景树芽’偷出,你知道万景树芽对神宗而言意味着什么吗?那棵树就是灵气之源,能够维持千年,千年后枯萎,就必须重新用新长出的树芽培育,在长成后,能够源源不断的给整个神宗提供灵气。你父亲不知将它带到了何处,导致神宗的灵气永久性的受到重创,影响到后续的所有神宗弟子的修行!”说到这里,孟之归已经是满含恨意,犹如是看到罪恶滔天至极的人一般。

“你说……把你父亲驱逐出神宗,而没有当场杀他,你是不是还要感谢神宗?”孟之归看着徐景的眼睛说道。

徐景听在耳里,从孟之归的说辞来看,他的父亲简直就是一个无恶不作,不知好歹的疯子。

如果是这样,徐景相信上一世的自己,绝不会像席朝青说的那样,没有理由覆灭神宗。

并且……

孟之归的一番话里,却全程没有提过他的母亲,仿佛就不存在过一般。

这说明孟之归的话十分片面。

徐景沉默了一会后,抬头对他问道:“那我母亲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你母亲?”

想到当年那个惊艳整个神宗的女子,孟之归目光中露出了向往和敬意。

但在转瞬后,他又讳莫如深,流露出了忌讳之色,厉声说道:“我对她不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