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天下人看笑话!/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陕北的某个高坡之上,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穷乡僻壤的黄土窑洞,生活在这里的,都是连官方都无法触及到,扶贫都无法扶到这里来的大山农民,一辈子都走不出山沟沟。

然而,

在这数量庞大的黄土窑洞群中,有一个不起眼的人家,他们院子中心养着一口大井,半径约为十米。

此等规模的水井,在陕北这个地段,几乎是看不到的。

一个衣着朴实的农民弯腰站在这大井旁边,冲里面喊道:

“祖奶奶,徐景那边传来消息了。”

不一会,清澈的水面开始荡起了阵阵波纹,井口中响起了烈马的嘶鸣声和刀枪碰撞的杀喊声,仿佛是过去发生在这里的血腥厮杀,通过井口往往复复记录,被保留下来了一般。

此般预兆,象征着强者出世。

这一刹那,井水犹如海浪般高高掀起,宛如野兽咆哮一般,让这整个黄土高坡之上,感受到了地龙翻身般的尘埃滚袭,家家户户的平民百姓都跑到了外面来,还以为是地震了,惊慌不已地四处张望。

但很快,这股剧烈的动静,息声在林家的小院之中。

一群身着长袍马褂,匪气凛然的男男女女,从井中飞出,宛如神话人物一般,降临在了大井旁边,身上没有任何沾湿的迹象。

他们个个人高马大,气势不凡,举手投足间,都蕴含着一股无形的威严。

而这群人中的领头,正是与徐景有过一面之缘的林如烟。

“徐景那边有什么消息?他消失了一个月,是去向何方了?”林如烟面静如水,对那老农说道。

那老农递过一张邀请函,说道:“祖奶奶,您看一眼便知。”

林如烟玉手轻抬,老农手上的邀请函便飞到了她手上,林如烟越看,脸上笑意越浓:“他真敢创立新宗门?有意思。”

……

昆仑山脉的某处山腰下。

一群登山爱好者备足装备,正打算开始登山前行,忽然感觉脚下一阵晃动,似乎站立不稳。

“怎么回事?雪崩了?”

不少登山队员惊慌不已,看着前方大片雪白的积雪从山上滑落,他们顿觉心上一凉。

“平白无故的条件下,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雪崩?”

在场都是极有经验的登山爱好者,今天天气晴朗,无风,再加上众人才刚过山腰,走的大众路线,平常雪崩极少。

而今天,粗略望去,仿佛一整座山积攒了好几年的山脉积雪,都要在这一刻塌陷下来一般,让这几个登山爱好者不禁一阵绝望,这真是时运不济了。

“轰——”

前方雪崩的塌陷速度,远超过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想象,滚声如雷,令人胆寒!再加上白茫茫一片,让人眼睛几乎都要被白光刺瞎,遮天蔽日给人压抑般的绝望感,远胜过同等规模的海浪。

“我们就要死了吗?”

“遇到这种莫名其妙的雪崩,还真是倒霉啊,天气无常。”

“你们看那是什么?前面那是仙人吗?!”

就在这几个登山爱好者以为自己死定的时候,前方雪崩塌陷的某个洞穴中,仿佛藏有洞天秘境,竟飞出一个人的身影,让他们怀疑眼睛是否看错了。

“好不容易出次山,怎么雪都堆得这么厚了啊,二十年前我送徐天洪和萧如水出来的时候,都不是这样。”

那人身着白袍小帽,抱怨了一声,竟对着脚下的茫茫大雪凌空一踏,犹如鹿踩梅花。

下一秒,这整个山脉往下急流般滚落的积雪,仿佛被什么力量拖住了似的,竟在这一刻定格。

而那几名登山者,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头顶的积雪虽然像海浪一样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已经看不到天空,但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一般,这积雪就是没有压下来,仿佛受到了雪之神的庇佑。

“这……我们真的碰到神仙了!”

这种超自然现象,除了把功劳归功于神仙,还能说什么?

“谢谢神仙,谢谢神仙!”

那几个登山者跪地磕头。

“快跑!既然是有神仙救了我们一命,那我们要抓紧时间,跑吧!”

在磕了一阵后,那几个登山者便相继逃离了这里。

而天空中御雪而行,以抬手之力托起整个山脉积雪的那位“神仙”,自始至终也没有把目光停在那些登山者身上片刻。

“以散修的身份开山立派,很需要胆量,是不把我神宗放眼里啊!”

……

无数强者纷纷从各地赶来,或是收到了徐景的邀请函,或是慕名不请自来,都聚集在了云雾缭绕的雾灵山。

小小的一条盘山小道上,挤满了强者,有些人甚至是以身体与山壁保持九十度的姿势,站在悬崖峭壁上,像倒挂的蝙蝠一样,闲庭信步,四处张望。

他们在这里找了半天,没有一个人找到徐景邀请函上所写的“青景阁”。

“青景阁到底在哪里啊?徐景不会是在糊弄我们吧?”

不少人抬起头,龇牙咧嘴地看着满是云雾的上空,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这个徐小友,每次总是喜欢弄出点新花样吗?”

张阳和岚升今日也在场,但井木宗宗主秦超,得罪徐景太深,已不敢来了。

张阳望向了周围和他们一同过来的人群,看着身材高大,骂骂咧咧的男子,在岚升耳边说道:“那好像是林家人,不愧是马贼出身,性子急啊。”

岚升缩了缩脑袋,指向另一边,说道:“你看那里!”

张阳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一名身材修伟,白袍小帽的公子哥潇洒的躺在了一条防止坠崖的防护铁锁上,还有不少容貌清丽的女子在给他按肩揉腿,好不快活。

“神宗的人?这……这是华凌天前辈的大弟子啊!上一次瞻仰他的神姿,还是二十年前!”张阳惊讶说道。

岚升感慨道:“是啊,就是因为我们当年逼死了徐天洪夫妇,神宗派他来警告我们不许提这事,并随手展现了一下几可搬山移海的道法神通,让我深受震撼,对神宗讳莫如深。这二十年来,每当回想起那一幕,仍然记忆犹新。”

此时,一个身着破烂袈裟,沿着台阶三步一磕头,说着梵语祷告的印国神僧,恰好苦修至此,从二人旁边路过。

“喂,岚宗主,那边的两个人,你认识吗?”

在岚升陷入回忆中时,张阳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打断了他。

“哪两个?”岚升好奇。

他抬头望去,发现在这密集的人群之中,有一男一女格外显眼,正沿着台阶,缓缓朝着这边走来。

那对男女貌比天人,眉心好像都长了一粒痣,女子身着银底白裙,气质出尘,宛如九天之上不可亵渎的仙子一般,艳压全场。

而那男子,身形修伟,接近两米,身着一袭古朴大气的青袍,宛如三国时期的周郎一般,俊朗非凡,气势逼人。

“这……这是真正的仙人吗?”

张阳和岚升都看的呆了。

原本他们二人宗主的身份,放眼华夏也是神明般的存在。然而在今天这种场合,来的贵宾重客,已经让他们卑微到极点,压根不敢抬头了。

“大家怎么都聚集在了这里?都没找到徐景说的地方吗?”

随着人越来越多,不少人沉不住气了,开始放声大喊着。

“徐景是在玩我们吗?我刚才去天上转了一圈,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什么青景阁能长在天空上面。”

“如此态度,想成立一个新的宗门世家,真是让天下人看笑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