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你把他们当对手,我当浮游!/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宾逊难以置信地看着门外来人,显然没有想到华凌峰竟有能耐请出这等人物出山!

“几位大人,久仰了。”

站立在地下世界六大长老会议桌前的那个神秘人物,双手合十鞠躬。

他身高近两米,气势不凡,但是他身材匀称,披着一件金色袈裟,容貌也很是苍老了,耳垂几近到了两肩,看不出年龄,宛如古代神话当中走出来的金身罗汉一般。

“苦难活佛?!”

在场的大人物纷纷骇然,脸上的诧异之色难掩,根本不敢平静的坐在座位前,几乎是在眨眼间就失去了他们这些高权重者的威严风范!

“贵宾快请!”

罗宾逊嘴上叼着一根雪茄,身份在地下世界最为尊贵的他,直接离开座位,将他们口中的“苦难活佛”,亲自请到了上座坐下!

在场这些人中,要说最不可思议的,便是来自于印国的梵地了!

他在印国当地,也被民众尊为“金身活佛”,姓氏等级在印国最高。同时,也是地下世界六大长老之一,他就是印国的代表。

苦难活佛,与他金身活佛只有二字之差,但真实影响却是千差万别的!

传说这位苦难活佛,是印国最长寿之人,迄今已经有三百来岁了,其修为早已如星辰浩瀚一般,乃这个世界上属于神话级别的人物!

印国的修行较之华夏有区别,他们的修行是如习武者一般的苦修,磨砺身体,同时通过统一的瑜伽来改造自身的气血和肉身,不吃不喝,六根清净,一步步演化成佛。

这位苦难活佛,就是当今印国的活神仙。

他的身体,就如干瘦的树枝一般高高立起,满头白发,满脸白苍的胡须间,仍然能够看到他那一双充满睿智的眼神,仿佛能洞察一切,让在场所有人都肃然起敬。

“华凌峰,你是怎么找到我这位……印国强者的?”

华凌峰既然能请得动他出手,那徐景的性命定然让他们放心了,必死无疑。但是梵地还是想搞清楚华凌峰是怎么把苦难活佛请出山的。

华凌峰微微一笑,说道:“百年前,我离开华夏土地,带着跟着我跑出来的洪门残兵,一路招兵买马,从华夏西逃,不巧,正好碰到了苦难活佛游历至藏地,我一边与他谈经论典,一边与他大战三天三夜,苦难活佛便就此大彻大悟,领悟玄通,正式步入‘活佛’阶段!因此,为了报答当年的顿悟之恩,他愿意出手帮我。”

在场大人物听罢,心中无不心惊!

百年前就遁入了“活佛”阶段……此等能力,将何其恐怖?

这就是真正的智者,神仙!

“没想到华先生曾经结下了一名这样有背景的大人物,那提前恭喜洪门华先生,能够提前领走我这五百亿美金了!”

罗宾逊递给了华凌峰一支雪茄,华凌峰毫无忌讳的抽了起来,吞云吐雾,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在飘过卡洛琳的眼眸间,不禁更加轻蔑了。

卡洛琳愤愤不满,撑着下巴,在会议桌旁边低声嘀咕道:“活佛?我看和那个艾德也差不多,一个苦难活佛,一个灾难公爵,笑话罢了!此次入华,说不定又是给那个华夏人当成垫脚石,随手屠了。”

卡洛琳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会议现场中,显得分外刺耳,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西方的鬼神,印国的活佛,华夏的仙人,高丽的武神,从修为上来讲,都是一个层次上的,在座的这六大长老,更没有一名低于这个实力。

他们不亲自出手,只是因为他们所统御的网络和帝国,太过庞大了,他们的性命,比世界上大部分人要高贵得多,可不舍得去和徐景拼命。

既然华凌峰找来的什么活佛,和她所找去的艾德实力差不多,那他们哪来的底气觉得胜券在握了?

以她这火辣毒蛇的性格,自然会出言讥讽。

“卡洛琳女士,我记得你,三百年前,你跟着英格兰女王,曾奴隶过我印国子民,数十万印国百姓,被你奴役至死,惨死在你的鞭打之下,我想知道,你那颗心,是不是已经黑透了?”

苦难活佛闭着双眸,无形打坐于虚空之中,脑后闪烁着圣芒,宛如圣佛降临一般,充满了神圣庄严之意。

他轻轻伸出一只手,卡洛琳身体内那跳动的心脏,竟然被他活生生抽离了出来!在空气中剧烈跳动着!

此时此刻,卡洛琳的娇躯,就如僵尸一般不能动弹,眼眸中的瞳孔,仿佛被定格了一般。

“苦难活佛!她是我们的盟友,你千万不要对她动手,历史上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梵地大惊失色,连忙在苦难活佛旁边劝解道。

他们哪里知道,这苦难活佛的实力,已经到达了这般恐怖的地步,竟然能活取心脏!

这要是被他按下去,即便是号称不死女王卡洛琳,也要元气大伤了。

“我只是想看看她的心脏黑不黑,没想到做了这么多亏心事,仍然得不到上苍惩罚。”苦难活佛叹了一口气,又将心脏给送了回去。

随后,身子宛如僵尸一般不能动弹的卡洛琳,重新恢复了活力,惊疑不定地看着苦难活佛。

“哼!”

卡洛琳气得满脸通红,但以她的身份,自然也不可能向苦难活佛示弱,她拿起桌子上的白羽扇子,大步转身离开。

罗宾逊毫不在意,看着苦难活佛说道:“有苦难活佛出手,这个世界终于可以安宁一些了!”

“慈悲。”

苦难活佛双手合十。

……

与此同时,华夏也正经历着一场惊人般的变动!

一个轰动全国的事情,犹如平地惊雷一般,瞬间炸裂开来!

几乎到达了家家户户奔走相告,无论男女老少,在公司,夜店,咖啡厅,游乐场,还是航班,教室,电影院,都在传同一个新闻!

犹如复读机一般,在各个不同的场合,不同的渠道中被念了出来!

“席氏科技有限公司,席氏炼药集团董事长徐景,公布罕见药方,为了造福社会,他没有申请任何专利!全国各地染上病毒的感染人群,有望痊愈!”

尽管新闻说得很简短,但徐景,已经彻彻底底的把小聚灵阵的画法,公布给华夏官方了。

能够治愈艾德散播的病毒,只是一个方面。

另一方面,

这将意味着,以后疑难杂症,国家可用药膏解决。

再过几年,一些专项疾病,困扰民众较多的疾病,或许还会被国家纳入医保。

可以说,徐景已经将药膏的服务对象,从富人变成了平民。

同时,席家能屹立在华夏之巅的资本,也随之瓦解,由官方垄断,意味着任何世家都不能插手这一行业了。

这一举动,让华夏全国上下沸腾了几天几夜,那些感染瘟疫的百姓,在官方的保障下,纷纷痊愈,徐景弄出的这种规模,恍如当年袁隆平研发出杂交水稻一般,虽然有些顽疾凭借普通百姓的钱财资产,仍然是不可治愈的,但这一番动静,几乎是让华夏的国民素质都有了质一般的飞跃。

……

“徐景?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席家大院内,席中乾,席朝青,席桦,诸多席家人,今日全部到场。

除了席桦知晓消息以外,把药膏配方公布给官方,他没有提前告诉任何一个人。

徐景这个举动,固然是一个大好事,是一个圣人贤者般的行为,能被平民百姓称赞,甚至在几年后,还有望选入教科书,成为世代赞扬的典范,享受数之不尽的荣誉。

但……

这也将让席家失去了强大的竞争力,等于说徐景的这个举动,等于让席家几乎重新回到起跑线,在任何行业中,失去了专项技术,都是很难受的事情。

“徐景,咱们跟着你,好不容易挺直脊梁了,发展到一个盛大的规模,现在席家制药厂直接倒闭,你只留了一间中药铺,你是怎么想的?有人威胁你公布配方?”

“徐景,我一直认为是你一个不世出的人才,看得懂方向和利弊,但你这个行为……让我太失望了!你怎么能这么草率的把配方交给官方?!你是官方的掌上明珠,即便你不交出去,谁又会来逼你?”

“席家好不容易建立起了一个王朝,就在这一朝一夕之间坍塌了?”

徐景坐在会议室中央,房间内的上百名席家成员,已经是吵得不可开交了。

席桦和席朝晚站在一边,席朝晚自然不知道徐景为什么会突然交出配方,对席桦感慨道:“姐夫就是人太心善了,他估计是看到有十多万群众受了瘟疫,想救他们的命,才把药方公布出去的吧,毕竟十多万条人命,只有官方能救。”

席桦叹息道:“当初小景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的时候,我再三阻拦他,但他执意要这么做,可见,他也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作出这种决定的。”

“姐夫是个好人。”

席朝晚是席家内少数理解徐景这番行为的人之一。

“说完了吗?”

此时的徐景却无比平静,他端坐在太师椅上,轻轻抿了一口茶,不卑不亢地对众人说道:“各位叔伯,你们怨我交出了药膏配方,无非是席家失去了和其他世家的竞争力,会让你们的威严和社会上的地位变差,但你们目光不该浅尝辄止,要放得更远一些。”

“还要怎么放远?垄断行业,不就是目光最长远的一脉了么?”一名席家人不满地说道。

徐景看着那名席家人,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懂得一个人在获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境界之后,一切的权势,人脉,在他眼中不过蝼蚁般的感觉吗?你再能垄断,产生的价值再大,在真正的力量面前,也不过是过眼云烟,要你死,你便活不过今日!”

徐景此时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霸气非凡,巡视着他们中的每一个人,说道:“从今天开始,京城席家,湘北高家,湘南李家和周家,将合并成四大宗门世家之一,名为青景宗。你们看好了!接下来,华夏全国各地的权贵世家,另外三个宗门世家,都会在我面前低眉,我一声令下,他们便会争先恐后的成为外宗门弟子,区区一个药膏,在我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徐景这几可吞日月的口气,掷地有声!在场众人无不骇然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全场如死寂一般。

“你们把权贵世家当成竞争对手,我只把他们当成浮游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