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强者现世/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碧江南,清晨鸟语如歌,石桥下河水潺潺,烟雾迷离。

“华凌天,楚远南,林如烟……我感受到了好多老朋友的气息了。”

青龙的声音,传入到了慕诗寒的耳中,但他并没有得到任何慕诗寒的应答。

慕诗寒在自家院子中闭目养神,感受着碧江南磅礴灵气。

她一袭白衣飘飘,眉目如画,浮沉于世外,恍若仙子般,身上流转的气息,比一个月前还要强了数倍不止。

她入世保护徐景,实际上是强行封锁了自己大部分修为,因为她怕举手投足间产生难以估计的后果。

但自从被青龙用青龙大阵困在碧江南长达一个月之后,她的修为正逐渐恢复至巅峰,再过三天,青龙大阵便困不住她了。

“轻寒仙子,我想知道,徐景到底是什么人?这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能以一敌国了,我现在很后悔,当时在碧江南的时候,就应该亲自动手将他杀了。”青龙说道。

一个星期前,徐景在高丽引起的巨大震动,慕诗寒早就从慕家人那边收到了消息,青龙自然也知晓。

“他已经够让你感觉到威胁了么?”慕诗寒睁开眼睛,美眸之中充满了轻蔑之色。

对于慕诗寒话语间的讥讽之意,青龙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说道:“我用青龙大阵封锁你,就是我一直觉得徐景带给我的感觉很奇怪,让我感受到了威胁。尽管他修为低微,可他始终给了我一种无形的压迫感,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现在一个月过去,那些老朋友纷纷露头,可见我的感觉并没有错。”

“哦。”慕诗寒淡淡的应了一声。

“你是觉得华凌天,楚远南,还有林如烟那个贱女人,都是因为徐景的名声鹊起,而纷纷选择出世?你太高看他了!”慕诗寒哼声道。

“我一定没有高看他!我不相信一个普通的修士,能带走碧江南三分之一的本源灵气!不过,那些老朋友,会去和徐景好好进行会谈的,察觉到他们出世,我也就放心多了。”青龙说道。

若没有感受到这些强者露面的气息,青龙恐怕也会选择出世,斩杀徐景。

“徐景让华夏的格局产生变动了啊!”

青龙感慨一声。

随着金家在华夏的烟消云散,徐景和席朝青的消失,华夏各大权贵的依附方向,便再次成谜。

无论是金家还是席家,之所以能在华夏掀起滔天巨浪,奠定第一世家的基础,无外乎二字——药膏。

这也是徐景和金家,乃至和整个高丽爆发矛盾的根本。

现在金家在华夏的势力已经被彻底瓦解。

而失去了席朝青和徐景的席家,威胁能力也不再那么大了,徐景在世界范围内引起的巨大震动,导致让不少华夏一些不世出的世家,受其影响,纷纷开始冒出头来。

毕竟,

新的强者及势力的出现,意味着现有世家的位置将受到威胁!

徐景无疑是漩涡中心般的人物。

在徐景成名之前,华夏最强盛的世家,是四大宗门世家,当然,徐景覆灭了亢金宗,现在只剩其三。

因为冠上了“宗门”二字,所以也让他们远远超脱于一般权贵,非寻常世家可比,在徐景和各大隐世家族未出世之前,他们在华夏境内就是超然般的存在。

但除此以外,

徐景曾接触过比四大宗门世家还强的势力,也有不少……

神宗和古巫族这两尊庞然大物自不必多言,徐景凭借一个古巫族的镇族邪器养煞葫,便几可让整个高丽军方俯首,古巫族的能量有多强,可窥得一二。

古巫族和神宗,从始至终都是华夏顶点般的存在。

另外,

背景神秘的慕诗寒,

百年前曾击败过金永灿的华凌天,

在碧江南未曾露过面的青龙,

以及慕诗寒口中的贱女人……

这几位都不是孤家寡人,其身后,都有各自的庞大势力,各有所属世家。

能出一位强者,单凭自身的能力,是完全无法做到的,必定是一方资源所养育出来的结果。

哪怕是徐景,他能成长到今天,也与席朝青有直接的原因。

“看来,动道心的不止我一人。你以前不是还呼吁我早日隐世,提醒我清心寡欲,不该在徐景身上多下功夫,以免耽误自己的修炼么?”慕诗寒再次出言讥讽。

青龙困她一个月,她产生的怨气不是一般的大。

青龙听罢哈哈一笑,说道:“轻寒仙子,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叮嘱并没有错,那确实是我的一番好意。”

随后,青龙的话语中出现一丝强盛的气势,宛如透着一股君临天下般的壮阔,对她说道:

“可你也应该知道,所谓的清心寡欲,其实是建立在更大的野心之上!”

“修士所追求的长生不老,就是最大的欲!凡是阻挡修士长生不老的人,就拥有最深的罪!”

“徐景现在威胁到了他们,他们的道心,不可不动!”

慕诗寒听罢,冷笑道:“荒谬不可言,青龙,这就是你对道的理解?”

青龙淡淡地说道:“敢问轻寒仙子又是怎么理解的?”

“追求长生,其实只是为了追求最高的境界,完成自我突破,是一种对自我的挑战,每一个修士,都应不与世争,上善若水。怎么到你这里,就充满了一种世俗中的纠缠?”慕诗寒问道。

青龙反问道:“那轻寒仙子,下地狱受永生折磨,也是一种长生不老,受苦受难,也是一种挑战,你为何不愿意这样做?”

慕诗寒微微一怔,倏然无语。

青龙见罢,哈哈一笑,说道:“轻寒仙子,你答不上来了?我告诉你吧,你我等人之所以超脱于凡人,追求长生,靠的并不是什么道心,那只是一种圣贤的说法!”

“真实原因,只因你我比凡人更贪!”

……

席家大院。

席家人心急如焚,上下一片惶恐不安。

原本徐景重创高丽军方,将几乎不可能有生还希望的席朝青带了出来,让他们一阵激动,时刻等待着徐景归来。

但这么长时间过去,徐景和席朝青仍然不知所踪,不禁让他们有些不安。

“小景和小青,到底有没有从高丽军方手中逃脱?”

席桦站在席中乾身侧,这一个星期内,他已经问过无数次这样的话了。

席中乾坐在太师椅上只叹气,周君怡整日以泪洗面,连席家人也没有收到徐景和席朝青的消息。

“席老爷,席老爷!”

此时,席家大院的门外,走进来了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席中乾抬头一看,发现是南城李山健和周海楼这两位老爷子。

“二位老爷子怎么过来了?里面请。”席中乾立即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亲自迎接。

虽然在身份上,这两个人与席中乾有很大差距,但他们是徐景的南城亲信,席中乾也不敢怠慢。

“席老爷,最近不少大权贵去南城找到了我们,嚷嚷着要我们把药膏配方公布,造福华夏,一起赚外国人的钱!现在我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们逼得太紧了!”李山健焦急地说道。

席中乾皱眉说道:“岂有此理!他们这是趁火打劫!谁逼的你,我亲自去说!”

席中乾心里清楚,席家目前为华夏第一世家,靠的还不就是这个药方,一旦公布,那可就不是一家独大,而是百家争鸣了。

周海楼叹息着说道:“席老爷,找我们的足足有上百家权贵,估计您去说也不好使,徐景呢?这事要他来拿主意。”

席中乾一愣,摇头说道:“徐景没有回来。”

两位老爷子面面相觑,说道:“他还没有回来?!我们俩还一直以为他在席家了。”

席中乾叹道:“徐景要是在,你以为那些人敢这么做?”

话音一落,门外响起了一辆又一辆的汽车轰鸣声。

不一会后,席家大院便云集了各方有头有脸的权贵,从外面走了进来。

“苏州王家,浙州李家,滇南周家……各省的大家子,这是都到了啊。”席桦不经意地皱了皱眉头,严肃道。

“他们之中,必定有人带头,我倒是想看看,谁敢趁徐景不在,这么着急的出来打头阵!”席中乾站起身来,毕竟是经历过风雨的人物,从容不迫地往外面走去,一群席家人跟在他身后,也想去外面见识见识是谁来了。

“哎呀,席老爷,好久不见,久仰久仰啊!”

那群权贵的领头之中,站着一名留着两撇小胡子,颧骨高高,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极为落伍的民国时期小马褂,但做工精致,材质上乘,进门就朝着席中乾拱手作揖。

席中乾见他面生,皱眉说道:“你是哪位?我见过你吗?”

那中年男子哈哈一笑,说道:“席老爷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我叫林铁石啊!”

“林铁石?”

席中乾仔细在脑海中搜寻了一下,似乎怎么也想不起自己认识过这样一号人物,而且林家在华夏也没有出过什么大世家,皱眉说道:“我应该没见过你。”

林铁石一拍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再次笑道:“哟,我想起来了!席老爷,我上次见您的时候,您还是席老太爷怀中的娃娃呢,您要是不记得我了,那属实正常。”

话音一落,席家人齐齐变了脸色!

上次见面席老爷还是席老太爷的娃娃?

这林铁石看上去比席中乾还要年轻个二十多岁,怎么可能!

“你在和我开玩笑?”席中乾不悦地说道。

林铁石一摞袖子,说道:“谁搁这和您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

随后他摆了摆手,笑道:“先不说这个了,我家小姐想让您托人公布一下药膏的药方,别一个人闷声大发财,咱们一起,赚外国佬的钱!你看,身后的兄弟们都等着呢。”

这林铁石说话的语气和一般的权贵不太一样,竟然称呼那些权贵为兄弟,很有年代市井感。

“你家小姐谁啊?”席中乾感觉到了这个人也许不太简单,想先摸清楚他底细。

林铁石说道:“您连我都不认识,那我家小姐您就更不认识了,她叫林如烟,我是托她来办事的。”

“林如烟?”

席中乾皱眉往身后看去,想知道有没有其他席家人听过这个名字。

但在场一众席家人都面面相觑,显然没有一个人听过这个名字的。

“林如烟?你说的是陕北林小姐林如烟?”

此时,

但席二老太爷,也就是席中乾的父亲,突然从大堂拄着拐杖走了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