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一败涂地!/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古医协会的这五十名神医的出现,场面瞬间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

整个一楼大厅两百桌的权贵,皆是把目光放到了他们身上。

那些被金在华吓到,准备爬到二楼就坐的权贵,也止住了脚步,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那五十名神医相继走到了徐景的面前,齐齐朝他鞠躬作揖,说道:“徐神医!我们人已经齐了。”

徐景微微一笑,也同样作揖道:“辛苦各位了!在我婚礼之上,没把各位安排就坐在酒席,反而让你们在隔壁房间等待,实属有些不妥。”

“没什么不妥的,我们都知道徐神医的意思!”

说罢,五十名古医协会的神医,便齐齐把锐利的目光,放到了那二十多名韩医身上!

金在华在此时冷哼一声,说道:“徐景!你以为你搬出了华夏的医师,就能够治好我的冰参寒毒吗?”

他身后的一名韩医站了出来,用流利的华夏文说道:“冰参寒毒中的白参,产自我高丽雪岳山极寒地带!我高丽研究各种参类,长达千年之久,若说人参为参中补王,那么我高丽雪岳山白参,就是参中毒王!白参虽有滋补效果,但也有其极寒毒性的副作用!此毒无药可解,只能够靠一次次的吞服白参,来达到缓解毒性的作用,只要吃过一次雪岳山白参,终生都要吞服白参!一旦断掉,将生不如死,直至五脏衰竭,被活活冻死!”

另外一名韩医也走上前来,说道:“吞服过药膏的诸位先生,你们挽起袖口,看看脉搏处有没有一道青色印记?”

他话音一落,在场的权贵都抬起手臂,发现他们的手腕处,的确长了一条如蜈蚣一般的青色痕迹,就像是一个血管一样!

“等这块青色印记连绵至心脏处的时候,各位的寿命,也就到头了!”那韩医咧嘴笑道。

金在华冷笑一声,说道:“徐景,你听清楚了吗?白参之毒,无药可解!你叫再多了医师来,也无任何大用!”

金在华和韩医的话语一出口,那些权贵再次陷入了惊慌之中!

无药可解的疾病,那又该如何治?

“金少爷,救我!我不能死!”

“金少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只要你能够保住我们的命,我们都听你的!”

在性命受到威胁之时,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权贵,纷纷流露出恐慌之色。

而金在华面露倨傲,对徐景说道:“徐景,你还有什么话说?”

此时,

一名叫李德贤的神医踏前一步,微微笑道:“刚才那位韩医,华夏语说得十分流利,想必我华夏古籍,研究了不少?”

那韩医脸色不变,哼了一声,说道:“我只是刚巧会华夏文罢了,什么华夏的古籍,我从没看过!”

李德贤哈哈一笑,拂须说道:“是吗?既然你这么了解雪岳山白参,那我再告诉你更详细一点的知识吧!雪岳山白参,最早出自于长白山脉,于唐朝时期,被我祖先传入高丽,不过……这所谓的雪岳山白参,已经是非常落后的产物了,现在,早已培育出毒性更高,药效也更大的白参,这雪岳山白参虽然性寒,有寒毒,但却被我华夏鸣沙山上的烈性沙蝎尾克制,以毒攻毒,只需干蝎尾三钱,再配以其他草药辅佐,五个疗程就能痊愈。”

李德贤的一番话,立即引起了高丽韩医的一片轩然大波!

许多权贵更是直接跑到了李德贤的身边,说道:“神医,你刚才的话……当真?!真的五个疗程就能痊愈?”

金在华脸色不变,反而在此时哈哈大笑道:“荒谬!我没听说冰参寒毒能被药物驱散的,这无非是徐景的计策罢了,他故意欺骗你们的,你们谁要是信他,继续坐在这里就是了!”

他此话一出口,那些权贵又进入了两难地带!

徐景慢悠悠地坐在了一个酒席的位子上,对他身前的那些神医说道:“诸位神医,金少爷觉得你们在说谎,怎么办?”

那些神医都是相互对视一眼,面露微笑,拂须不语。

与徐景有过几次渊源的古医协会副会长孙思厚,在此时上前一步,神色狂放地说道:“小小高丽韩医,不懂我中医博大精深,也实属正常!我现在就让你们开开眼,且看我如何凭借几根银针,就能将寒毒驱散!”

孙思厚随手抓了一个戴着金色眼镜的权贵,把他上衣一扒,露出了干瘦的上身,说道:“这位先生,借你身体一用!在下孙思厚,师承药王孙思邈!”

“孙家十二针!”

孙思厚直接拿出了一排银针,瞬间插满了那权贵的背部,然后一掌拍下他后脑勺,吐出一口污血来,顷刻之后,他手臂上那根青色蜈蚣脉络,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所谓的冰参寒毒,在正统中医的银针之下,驱散不过眨眼一刻间!

这一刻,全场哗然!

“这……”

金在华见状,脸色大变!

在一旁看着的二十多名高丽韩医,也目瞪口呆,有些难以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但——

令他们惊讶的场景,也远远未结束!

“在下于华,师承元朝炼丹大师于炳宗神医!”

在孙思厚医好了一名权贵之后……

另外又走出来了一名神医,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枚七品内丹,说道:“白参冰寒之毒,不过入侵五脏六腑,使之衰竭而已!我手中拿着的侵火丹,刚好能够保护五脏六腑,驱散寒毒,只需要服下一颗,就立马能够见效!”

说罢,于华把一枚内丹送入到了眼前这名权贵的嘴中,他一下咽后,当即面色通红,浑身火热,而手臂上的那寒毒烙印,也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下周未凡,师承宋朝推拿大师周三宗!我无需银针,不需内丹,仅靠推拿手法,就能够将这寒毒驱散得一干二净!”

说罢,周未凡直接提起了一名权贵的衣领,将他抛在空中,背部朝地。

周未凡双拳成指,抬头在他背部后方的穴位,犹如飞龙走蛇般按了数百道!那权贵一口污血吐出,手臂上的寒毒烙印,同样消失!

五十名古医协会神医,各显神通!

都用自家的看家本领,在区区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医好了五十名身份显赫的权贵!

“好了好了,诸位神医,我想……现在金少爷应该对你们有个大概的了解,知道你们的能力了。”

徐景在此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将小黑墨镜戴上,从容不迫地看着金在华。

“徐先生!徐先生有大德!之前我们都被这金在华鬼迷心窍,不知他内心如此歹毒!还望徐先生见谅!”

“徐先生,这金在华之前抛出的条件太过诱人,我们不知道他在用这白参控制我们啊!现在我们迷途知返,还请徐先生能够让这些神医,救我们一命!”

“请徐先生救我们一命!以后,我们必将唯徐先生马首是瞻!”

诺大的一楼大厅内,回荡着这些权贵的急切话语,徐景摆了摆手,说道:“马首是瞻不必,诸位请放心!以后……席家仍然视各位为合作伙伴,今天我只有一个要求,大家在我婚礼上,吃好,喝好,就是对我最大的尊敬了!”

“好!多谢,我敬徐先生一杯!”

此时,诸多权贵举起酒杯,朝着徐景示意,然后一口干完!将全场气氛,推至最高氵朝!

看到这一幕的出现,金在华倒退两步,自知大势已去。

徐景竟然在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起死回生,连破他两个大计!

他心中恐慌到了极点,仍然心有不甘地对那五十名神医说道:“诸位神医!你们和我金家合作如何?徐景给了你们什么条件,我给你们三倍!”

那些道骨仙风的神医皆是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有些脾气暴躁的,更是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冲他说道:“你以为我们需要钱?自从你这高丽人偷走了徐神医的药膏制作方法,你可知道给我华夏中医带来了多少损失?几个半吊子水平的韩医,在我华夏土地上耀武扬威,当真没有人治得了你们?!你们这种小偷败类,还妄想让我们帮你办事……你也配?做梦去吧!滚出华夏!”

“咳……”

不少韩医听到此番诛心怒骂,皆是倒退两步,低头一阵咳嗽,险些站立不稳!

慕家人此时皆是神色复杂地看着前方不动如山的徐景,此番事件一过,他们知道——

席家在华夏之中第一世家的地位,将再也没人能够撼动了!

金家和慕家,已经是输得一塌糊涂!

“这个徐景……有点厉害!”

贾老将军坐在了一旁,他看完了徐景和金在华斗法的全过程,先是搬来长城组织和杀榜众人,威慑天下权贵,先赢一程。

然后逼得金在华说出自己的狼子野心,道破其谋财害命的本质,再搬出古医协会的神医,挽救了这些权贵们一命。

整个过程,皆在他所掌握之中,堪称精彩绝伦!

“走……我们走!”

此时,金在华脸色难堪到了极致,带着金家人和慕家人,齐齐朝着江南大酒店的门口走去。

即便没有之前打的那个赌,金在华的这场婚礼,也颜面大失,不可能办得下去了!

“走?”

徐景眉头一皱,拂了拂他身上的大红新郎马褂,从座位上起身,说道:“不留下些什么东西,就想走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