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雕虫小技,也敢妄称博大精深?/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金在华现在关注的重点,已经不在席朝青的身份是不是青蛇女王这一上面了。

青蛇女王的事迹,他早有耳闻,在国际上曾引起过巨大的震动!说是她凭借一己之力,几乎控制了杀榜上的所有人员,仅有他们金家的老祖,一拳宗师金永灿,没有被她寻上。

有这一层关系在,那席朝青有能力把这些杀榜人员喊来,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然而,真正让他想不明白的事情是——

为何来了这么多穷凶极恶的世界级暴徒,就让那些华夏人这么着急的放弃利益,全数倒戈了?

荒谬!

在华夏这块土地上,还怕那些暴徒大开杀戒不成?

长城五组的成员都被徐景自己喊过来了,他们就是专门对付这些外来势力的,完全没有必要怕他们啊!

“金在华,看你这样子,你是还没有理解自己为何会输吗?”徐景从金在华的表情之中,读出了他的困惑。

金在华抬头看着徐景,双拳紧握,目光阴狠又愤恨,没有回答他的话。

徐景微微一笑,说道:“你去里面走一圈就明白了,如果你的婚礼举办不了的话,我可以给你们发个请帖,欢迎来参加我的婚礼!”

徐景话音一落,金在华心有不甘地转过身,大步朝着一楼大厅内走去……

他依旧不信!

此时,整个一楼大厅内都是闹哄哄的,各大权贵都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事情。

“刚才华老板真是眼尖啊,竟然一眼就看出了那些直升机是杀榜组织的成员!还好我们跑得快!”

“可不是吗?他们每个人还拉了中文的横幅,专门过来恭祝席朝青和徐景的啊!”

“太可怕了!徐景的这一番举动,简直让我们没办法选择了!”

金在华听得怒火中烧,不明所以,随便抓住了一个权贵的衣领,对他说道:“你是华兴手机的总董事,任天栋是不是?!我曾许诺让你华兴手机打开墨东哥市场,你怎么会下来,坐在徐景这里?!”

高丽在墨东哥设有三星手机基地。

金在华和这任天栋的合作,就是把三星手机的生产基地,拿出一部分,作为华兴手机的生产工厂,再帮他们打开墨东哥的市场,一年保底能赚好几个亿,是对他们非常有益的合作项目!

任天栋看着勃然大怒的金在华,只得尴尬陪笑道:“金少爷,和您签署的合同,的确让我十分感激,但……您没看到吗?墨东哥的地下皇帝,黑暗螃蟹约翰琼也到了这里,我要是把生意扩展到墨东哥,那是有命赚钱,没命花啊!”

任天栋话音一落,金在华才终于恍然大悟,双目瞪大,呆立在了原地。

这些权贵其实并不了解那些杀榜人员是因席朝青的身份而过来的。

他们只需要知道,这些杀榜人员是徐景这边的人……就可以直接下楼表明态度了!

这些华夏最看重金家的地方,无非是金家背靠三星企业,在国际上享有重要地位,能够将他们的公司在海外的项目进行扩展!

可现在,

这杀榜前二十名的巨擘,都是海外一等一的大人物,而且是那种无视法律,杀人如麻的极端恐怖份子!

哪个正常人举办婚礼会喊这些人来参加?

徐景的目的很明显,无非就是增加和金家争雄的筹码!

潜台词就是:谁敢和金家合作,这些杀榜人员,以后就干谁!

“唉,这个徐景,手段真是卑鄙啊!”

“断人财路,害人性命,他和金家之间的斗争,就应该是正大光明!把我们连累进来干嘛?”

“没办法,谁让咱们站在了金家这一边呢。”

此时,不少权贵都对徐景怨言颇深,因为徐景的手段并不磊落,对他压根就没有一点好感了。

金在华却深觉棘手,徐景这是利用了杀榜人员的威慑力,强行威胁这些权贵表明态度!

难怪他之前说金家和这些权贵合作得越深,他的胜算就越大。

“这个徐景……好强硬的手段!和他以前的作风完全不符,这真是让人始料未及!”朴在贤站在金在华旁边说道。

拥有杀榜在海外的威慑力,这一下,谁还敢和席家作对啊?

慕思嫣此时已经恐慌到不行,挽着金在华的手臂,说道:“老公,我们……我们真的输了么?我们真要履行赌约,从这里撤办婚礼吗?!”

“谁说我输了?”

金在华粗暴地推开了慕思嫣的手臂,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们还没有输!”

徐景也正站在了金在华的背后,看着他的一举一动,饶有兴致地说道:“金在华,现在已经十二点了,人也已经坐满,按照赌局规定,你已经输了。”

席中乾和席桦也在徐景身后,如今局面调转过来,他们已经丝毫不慌了。

金在华冷哼一声,用手对徐景一指,说道:“徐景,你以为我来华夏,就是给你们华夏世家施舍扩大产业的机会?我早就说过,你还是太小瞧我了!”

“哦?”

徐景将鼻梁上的小黑墨镜取下,用一双明亮的眼眸看着他,说道:“金少爷还有何高招?”

金在华狰狞地说道:“你以为,就你有能力威胁这些权贵,我没有这个能力吗?!”

金在华此话一出口,离他座位最近的权贵名流,皆是一阵心惊。

徐景的这番举动,强行让他们终止和金家合作,就已经是令他们十分难受了。

现在听金在华的一番话,难道他也有什么手段,来害自己这些人遭殃?

此时,

江南大酒店的二楼,往下走来了二十多名白须飘飘,颧骨高鼓的高丽老人,金在华狞笑了一声,指着他们说道:“这二十位,是我高丽最顶级的韩医!过去一个月我所卖出的药膏,皆是出自他们之手!有一件事情,忘记和在场的各位说了,凡是在我这里买过药膏的人,药膏中都添加了一味毒素——名为冰参寒毒!”

金在华此话一出口,在场的权贵一阵哗然,引起了一阵骚动!

“什么是冰参寒毒?”

“我……我也在金家那边买过药膏治疗心脏病的,我不会也中毒了吧?”

“这毒致命吗?!我难道要死了?”

看着这权贵担惊受怕的反应,金在华反而镇定了下来,慢悠悠地说道:

“冰参寒毒……乃依赖性毒素!各位必须从我这里源源不断的购买药膏,才能够压制体内毒素,如果断了一天,或者是我不愿意给你们提供药膏,各位的寿命,活不过一个星期,五脏六腑会衰竭萎缩成冰块,活活冻死!”

此话一出口,犹如平地一声惊雷,瞬间炸响在了整个江南大酒店的一楼!

“不过……各位也无需惊慌,只要你们按时按量,从我这里购买药膏,并且在今天,给足我面子,以后我们有的是合作机会,大家也自然都相安无事!”金在华放声大笑道。

“老公,我也吃过药膏,我不会……也中了这个毒吧?”慕思嫣惴惴不安地站在金在华旁边问道。

金在华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放心!只要你和慕家都乖乖的,就都不会有事!”

慕思嫣听罢,犹如晴天霹雳,听金在华话里的意思,他连自己也提防了!

贾为国老将军也正坐在了酒席上的座位,他眉头深深皱起,语气冰冷道:“这金在华……好歹毒的手段!野心也太大了!怪不得高丽官方会这么大方,居然愿意带着华夏所有权贵赚钱!”

贾为国旁边的长城组织成员,也是皱起了眉头,说道:“其实他是用了有毒的药膏控制了权贵,掌握了他们的性命。这药膏不便宜,那些权贵即便赚了再多钱,也是白打工,最终会通过这购买药膏,流入到他们高丽金家的口袋!”

贾为国深然地说道:“这金家……是在自掘坟墓啊!我华夏对此等毒物,一向深恶痛绝,不会有半点容忍心!数百年前,鸦片战争让华夏人民深受其迫害,这金在华又故技重施,简直是欺人太甚了!”

这一下,所有权贵都如梦初醒,他们扩展规模到国际上的愿望,也就此落空!

原来这一开始就是金家人在算计他们华夏权贵!

“各位!和我上楼入座!”

不少权贵已经站不住了,在此时慌乱的大喊大叫着,纷纷朝着二楼跑去,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在金在华这里买过药膏,或者直接被金在华大方的赠予过。

如今,他们的性命都掌握在了金在华的手中,此时也只得向他屈服了!

“且慢!”

徐景突然在此时爆发出了一声大吼,将这几欲控制不住的场面,制止了下来!

“徐景,怎么了,你还不服?”金在华嗤笑地看着徐景。

徐景淡淡地说道:“金在华,你那药膏,我在昨天就找人买了一块,研究过了,我也早就知道你那药膏中含有毒素。不得不说,你高丽的药膏,真是十分劣质和拙劣。你即便偷了我的小聚灵阵,你的东西也是奇差无比,可惜了那些宝贵药材了。”

“你什么意思?!那些药膏皆是出自我高丽最顶尖的韩医之手!就你也敢评价我博大精深高丽韩医?”金在华愤怒地对徐景说道。

“我怎么不敢评价?区区雕虫小技,也敢妄称博大精深?”

徐景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地说道:“金在华,你想要建立文化自信,不是一朝一夕的,所谓的高丽韩医,无非是从我华夏中医这里偷学过去,经过拙劣的改头换面,自娱自乐所立的一个医学罢了!”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你们永远不可触及的华夏中医!什么才是真正的博大精深!就你们下的那点冰参寒毒,也敢出来丢人现眼?!”

徐景如滚滚惊雷般的话音一落,在隔壁房间隐匿许久,道骨仙风的老人,全数打开房门,意气风发地走了出来!

华夏大陆最顶尖的中医大师,古医协会的五十名神医——

今日,全数到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