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金在华,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说什么?!”

徐景突然撕破脸皮,口出狂言,让金家人那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徐景,你放肆!你知道我慕家在华夏意味着什么么?”慕魏江也神色大怒道。

“我从不重复第二遍,我说到就会做到。”徐景面上带笑,悠然道。

金在华也不再客气,冷哼了一声,说道:“徐景,你以为你算什么?我知道你实力强,但在今天这种场合,你也拿我没办法吧?之前我让慕魏江好生和你说,只要你答应让席家和我金家合作,我药膏生意能分你一半,你自己不识好歹,怨不得我在今天来对付你了!今日一过,你还想让慕家和我金家除名?你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今天一过,我保证,全华夏,不会再有任何高官权贵和你们合作了!”

“是吗?”

徐景疑惑地说道:“先不说别的,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我来分药膏的生意?不是我,你们高丽人能生产得出药膏?”

金在华听罢,却也不恼,反而哈哈大笑道:“徐景,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电灯泡,同样也不是爱迪生发明的,为何现在人们都只记住了他?”

“现在,高丽已经将药膏的生产方式申请了专利,并且将药膏成品,作为我高丽医学瑰宝,进行申遗!再加上我们现在已经垄断了国际上的药膏生意,已经把名头彻底打响!如今上头坐着的华夏高官权贵,半数以上的人,都买过我的药膏!我的价格,比你的更加便宜,我的药材储备,比你更多!再过最多半年,世界上的人一提起药膏,就是我高丽产出的了!谁还会记得你徐景?你有能耐的话,就拿出华夏更加能够与之竞争的产品出来?”

金在华的一番话,徐景身后的席朝青,席桦,包括席中乾在内,气得身体直抖!

这金在华还要不要脸了?

堂而皇之的窃取徐景的成果不说,居然还直接将之变成高丽的东西,用以赚钱,打出名声!就算是城墙,恐怕也没有他们的脸皮厚吧?

徐景在此时嗤笑了一声,说道:“高丽果然是一个文化小国,因为是历史小国而产生自卑心里,所以要来偷窃华夏的成果,才能满足你们狭隘的民族虚荣心么?”

他此话一出口,金在华和朴在贤皆是脸色大变!

但紧接着,徐景摆了摆手,说道:“不过,这也不是你们的错。你们能够重视这一方面,把我的药膏,甚至李时珍,本草纲目,端午节,变成你们高丽的东西,代表你们还有民族廉耻感,还有尊严中的较胜之心,只不过因为实力不济,只能靠偷窃的方式来实现罢了,无妨,还有得救,等哪一天,你们高丽不重视这些东西,那才是要完蛋的时候。”

“你……”

徐景这一番明褒暗贬的话,正刺中到了金在华的心肋!

“闭嘴!华夏人的无耻,举世皆知!泱泱大国,连我高丽的一半都不及,你也配来评价我们高丽人?”金在华身后的那名白衣中年人,再次出言相斥,指着徐景的鼻子说道。

徐景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说道:“你再指我一下,我就把你脑袋拧下来。”

“苍叔,把手放下!”

金在华回过头,把那白衣中年人的手给拦下,说道:“徐景,他是金永灿的重孙……金劲苍,在他面前,你最好还是放尊重点。”

徐景歪了歪脑袋,不解地问道:“金永灿是个什么东西?”

席桦听罢,当即瞪大眼睛,难怪感觉这一袭白衣的金劲苍修为深不可测,原来是金永灿的重孙!

席朝青在徐景耳边说道:“老公,金永灿就是高丽国的‘一拳宗师’,被誉为高丽守护神,背靠三星产业,实力深不可测!没想到这金家竟是他的亲属……”

徐景反过头问道:“他很强么?”

席朝青点了点头,说道:“很强!他百年前就已经以武入道,跨入神劲了!如今百年过去,他的修为已经不得而知,年龄更是一个谜。他因为低调,极少惹事,所以在杀榜上排在我之后,屈居第二,但我敢断言,百年前就已经跨入神劲的宗师……现在应该已经非常恐怖了!他是我杀榜之上,唯一不敢去找的人。”

听到席朝青的评价,金在华和金劲苍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傲人之色,浑然没有注意到席朝青刚才的一番话,已经表明她是“青蛇女王”的身份了。

要知道,

席朝青青蛇女王的身份,只在长城组织面前表明过,当今整个地下世界都想知道华夏青蛇女王是谁。

“小青,你不用说了,不管他是谁的孙子重孙,今天金家都得完蛋。”徐景淡淡地说道。

金在华听罢,脸色霎时间变得一片铁青,说道:“徐景,你少在这里和我逞口舌之快了!你是因为药膏生意没办法再进行开展下去,所以恼羞成怒了么?你想说,我任你怎么说,你能蹦跶出什么浪花?你看今天,会是谁笑到最后!到时候,你即便是想跪下和我合作,我也会拒绝你!”

“你觉得现在恼羞成怒的人是谁?”徐景微微笑道。

徐景最令金在华等人生气的地方,是他总是轻描淡写的说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原本换其他任何一个人说出徐景口中同样的话,金在华都当是在气急败坏下吹出来的牛,什么让金家和慕家除名,让他办不成婚礼,哪有人有这个本事?天方夜谭,他压根不会当回事。

但徐景这股淡定自若的语气,说得仿佛和真的一样!

而且无论怎么说,他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所以才让人尤为恼火!

此时,

门口又停来了几辆黑色老款奥迪a6,一群人从上面走了下来,男女老少,皆有之。

“徐景,新婚快乐!之前路上太堵,来晚了一点,实在不好意思!”李正国走到徐景面前说道。

来的人,自然是徐景在湘南湘北的亲信,湘南的周李两家人,还有湘北的高家人。

李山健,周海楼,高忠怀,李正国,周平,周怀柔,李天依,李天豪,包括三家的其他亲戚,一大家子的人,全部过来了。

金在华看了一眼,嗤笑道:“我还当来了什么人呢,恭喜啊,徐校草,加上这么一大家子,又能凑两桌了。”

慕思嫣捂嘴笑道:“能凑到三十二桌了呢。”

徐景哈哈一笑,说道:“是啊,我的人,来精不来多,适量就好。”

金在华瞥了那几家人一眼,说道:“这些人在华夏能排得上名号?我怎么从来没看过?来精不来多……这有多精啊?”

徐景说道:“没看过你就在今天好好看一下,我这两位南城的女性朋友,一等一的漂亮,她们要是称不上‘精’,难道你未婚妻能吗?”

周怀柔和李天依两人选择了同款不同色的两件意式手工刺花长裙,露出了锁肩,脖子上戴着价值连城的海洋宝石,衬得她们的气质更加落落大方,清丽脱俗,宛如两朵鲜嫩娇柔的清荷莲花,姿色出奇,堪称人间极品。

慕思嫣在她们面前那自然逊色一筹,无论是五官还是气质,都完全不能和今天精心打扮后的李天依和周怀柔相提并论,更别提她站在席朝青面前,都宛如是野草碰见了昙花了。

慕思嫣一瞬间黯然失色,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李天豪见状,哈哈一笑,他虽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但也知晓自己的妹妹给徐景争了面子,满意地说道:“我们先进去就坐,今天徐兄弟你大婚,待会要好好和我喝几杯啊!”

“那是自然!”

周怀柔和李天依都是款款大方地看了徐景一眼,眉目温柔,也悄然跟着大队伍步入了后方。

“金少爷,你看到了吗?人虽然来得慢,但起码还是有人来,现在是十一点半,我敢和你打个赌,中午十二点婚礼开场之前,坐在你楼上的人,都会下来坐在我这,你信吗?”

“少爷,不要再和徐景浪费口舌了,既然他们自娱自乐得厉害,那就由他们去好了,咱们还要上去陪那些贵客呢。”

朴在贤见到自家少爷和小姐被徐景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出言圆场。

金在华咬牙说道:“不,我就要在这看着!徐景,你说我楼上的贵宾会下来坐在你这?你简直就在异想天开!”

“今天,我为了笼络华夏所有世家,将我在高丽及华夏的所有企业,都与他们各行各业的人签订了合作条约,我和他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起赚钱!你们华夏人最注重利益,一旦能赚钱,即可六亲不认,我早就看清楚了你们华夏人的丑恶嘴脸,你以为你有多大面子,能喊得动他们,你试试看?!”

金在华神情狂傲,眼神阴狠地盯着徐景。

权贵坐在一楼还是二楼,已经不是双方浅显的面子问题了。

是一个站队问题!

是华夏第一世家之争,更是高丽官方与华夏官方的斗法!

这一切激流涌动,化作了这场婚礼之争,浓缩在了徐景和金在华的目光对视之间!

“小青,小景……真的有把握吗?”席中乾此时站在了席朝青的旁边,小声对她问道。

席家一众高层,也都在不远处围观。

对于金在华的话,他们还真找不出什么毛病,而且……

他们也完全找不到那些权贵下来的理由。

利益第一,金在华今天有备而来,动用了这种大规模合作的手段,就是想让徐景屈服的!

“徐女婿真的有这么大能耐吗?”

“金家势力现在这么大,靠着咱们徐女婿的药膏一飞冲天,再加上他们原本基础过硬,不好搞啊!”

“要是十二点之后,楼上的那些人没下来,咱们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席家人已经在议论纷纷,坐立不安,都不知道徐景是怎么想的。

“金在华,你别和我扯其他东西,什么重不重利益,嘴脸不嘴脸的?我就问,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就赌十二点之前,你楼上的权贵会不会下来!”徐景低头点上了一根烟,歪嘴叼在唇上,然后将衣服上的小黑墨镜重新戴在了鼻梁上,显得更加淡定了。

“好!我就和你赌,赌什么!”金在华嗤笑道。

“那些权贵坐在哪一家,另外一家今天的婚礼就别再办了,如何?”徐景抖了抖烟灰,淡然说道。

“好!”

金在华直接一口答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