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将从华夏世家中除名!/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此刻,江南大酒店的正前方。

不少名流巨鳄已经打开了车门,从车上下来了。

“咦?不是说……徐景和金在华,都在江南大酒店举办婚礼么?怎么在门口只看到了徐景一家?”

“听说金在华他们在二楼。”

“哦!原来如此,不过……大婚当天都不在门口迎宾,这金在华的架子够大啊!”

几位大腹便便的房地产大亨交头接耳的讨论着。

无论婚礼是在第几层举办,新郎新娘理应到门口迎接,尤其是这江南大酒店的大门非常大,同时在门口站十对新人,也无任何不妥。

所以,看着满脸温和的徐景,举止优雅的席朝青,大部分来参加婚礼的人,都不由得对徐景这边伸上了几分好感,细节入微处,总会讨人喜的。

“老公,看来……咱们的修为,还是有些用的嘛。”席朝青一只手轻掩唇角,对徐景小声笑道。

“那是自然。”徐景扶了扶鼻梁上的小黑墨镜,神情颇为得意。

席朝青和徐景自然将前方人流的神情尽收眼底,不是金在华不懂规矩,是实力不允许,以席朝青和徐景的脾气,能让他们站在这里就怪了。

“苏北正德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董事,王成到!”

“深南迅腾互联网有限公司总监,马强,马总监来了!”

“江州玉产公司张总。”

“浙州天元分局局长。”

“美皇娱乐公司杨董事长……”

此时,前方走过来的大佬们手中已经拿着红包,面上带笑,作揖道:“哈哈哈,徐先生,席小姐,恭喜恭喜啊!新婚快乐!”

“多谢,多谢!里面请!”

今天人流众多,商业大佬最低身价也是上十亿的。官业大佬,级别都是厅局级起步,徐景听到迎宾管家报出名头后,挨个笑着打招呼,奉上香烟,让一旁的记礼人员来把账给写下。

“几位,请跟我来!”

今日,席桦身为席家的新任大管家,自然是最忙的一个人,他以天劲宗师的身份亲自出面迎接,可谓是给足了这些人面子。

“那个……席桦先生,我们还收到了金先生的婚礼邀请,他们在二楼,我们去打个招呼,随个礼哈。”

不过,这些来者在徐景这边走了一个过场后,皆是面露尴尬之色,指了指二楼,纷纷表示要上去。

席桦朝他们微微点头示意,不卑不亢地说道:“哦,那我把大厅的座位给几位留着了,可别让我们这的座位空着啊。”

“一定,一定!”

那几位大佬皆是打了个哈哈,态度从容地应了几声,然后纷纷上楼了。

“小景,小青,这些人……还是去金家那边了。”

席桦面目严肃的走了过去,在徐景和席朝青旁边说道。

徐景和席朝青往后看了一眼,席朝青蹙眉说道:“咱们都这么有诚意了,他们还去二楼干嘛?”

徐景淡淡地说道:“这些权贵怎么敢得罪金家,即便不坐在上头,那过场也是必须要走的。”

席桦皱了皱眉,说道:“要不要我待会态度强硬一点,不允许他们上去?”

徐景哑然失笑道:“这怎么行,人家来参加婚礼,是来搭关系的,不是来找不痛快的,你先别着急,咱们再观望观望。”

席桦点了点头,说道:“嗯,有什么情况,我会过来和你说的。”

“桦哥哥,今天辛苦你了。”席朝青朝他微微点头。

席桦看着眼前身穿一袭红凤婚服,貌若天仙,面赛桃花的席朝青,席桦双目一阵失神。

他从小几乎看着席朝青长大,对她感情不一般,如今她嫁人了,席桦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小青,今天是你的婚礼大事,当然要尽全力操办好,不能出现任何意外,你和小景先在门口迎宾,我去后面看看了。”席桦对席朝青说了一声后,便转身走向了后方。

徐景看了一眼席桦的背影,说道:“席桦哥也是个好人啊,我看得出来,他很疼惜你。”

席朝青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啊,桦哥是我爸的养子,虽然在血缘上和席家没有关系,但是他却比很多席家人都要重情义,我一直把他当成是亲哥哥,上一世,他为了保护我,死在了仇家手上。”

徐景肃然起敬,说道:“那以后我更要把他当亲兄长对待了。”

“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席朝青眸光闪闪,有些感动的看了徐景一眼。

“华夏兴润董事长刘独易……”

“畅想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邹重光……”

“甘北省书记王钟德……”

此时,各方大佬登门拜礼的层出不穷,徐景和席朝青几乎再无暇开展其他讨论,开始迎接着这数百名各方巨擘。

今天整个华夏最顶尖的大人物,全部来临了!

“多谢,谢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参加我和小青的婚礼!”

“请各位去里面就坐!”

足足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在外面排队等候入场的权贵名流,才悉数入座完毕。

但——

无一例外,这些人在徐景这边打了声招呼后,就全数去了二楼给金在华送礼,而且再也没有下来过了。

整个一楼大厅的两百桌,除了席家自己人坐了三十来桌以外,几乎没有一个外人了,显得很是萧条。

“小青,小景,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怎么这些人,就这么不给我席家人面子?!我竟然没有看到一个外来面孔就坐,他们什么意思?!”

席中乾此时已经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楼上人流涌动,热闹非凡,而台下,就只有席家人自己人在寒暄着,实在是萧条冷清到了极致。

席朝青虽不是他的独女,但却是他第一个出嫁的女儿,自是无比看重,而且席中乾本身也是在华夏拥有重要地位的人物,面子这一块看得很重,如今发生的这一幕,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爸,别急,他们会下来的,咱们还有贵客没到,不用着急的。”徐景却丝毫不急,反而面上带笑,取下了鼻梁上的黑色小墨镜,夹在了胸口,有条不紊地对席中乾说道。

“哟,徐景,徐校草,好久不见了!今天你们也结婚啊,恭喜了!”

此时,楼梯上,金在华和慕思嫣这两位新人缓缓走了下来,他们身后跟着朴在贤,慕魏江,以及一名身着白色短袖的中年男人。

金在华喊的是徐景在陵京大学的外号,听着有一种莫名的嘲讽感。

徐景挑着眼皮子看了他一眼,说道:“哦?金少爷,你也在这办婚礼啊?”

徐景知道,这金在华,应该是要来和自己扳手腕了。

金在华哈哈大笑道:“那是当然,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应该是慕诗寒的妹妹,和你也算是有点朋友关系吧!今天你结婚,我特意过来敬你一杯酒的,图个喜庆!”

金在华挥了挥手,他身后地朴在贤便立即递过来了一瓶打开的拉菲红酒和两个酒杯,分别倒了半杯,放在了徐景面前。

徐景取过酒杯,笑道:“原来如此,那我也该敬你一杯,也图一个喜庆。”

徐景看了他身后的慕思嫣一眼,发现慕思嫣一脸轻蔑不屑,根本没有正眼看自己。

不愧是慕诗寒的妹妹。

这慕家人,都是一个比一个拽。

徐景没把她当一回事,举起酒杯,轻抿了一小口,他可不知道,慕诗寒的辈分,可能是慕思嫣太奶奶级别的了。

金在华也抿了一小口酒,故作不解地问道:“徐校草,你婚礼这么低调,只请了这么一些人啊?”

徐景点了点头,说道:“怎么?这么多人不够么?我妻子的娘家人都来了,而且我爷爷也坐在上头,该来的,都来了。”

徐景目前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徐贤盛,今天也请过来了。

他之前受伤严重,已经认不出徐景,本来一直是在寺老太的清静道里养老,但今天徐景大婚,他不可能不来。

金在华却浑然不在意,说道:“我怎么听说……徐校草今天摆了两百来桌,但只坐满了三十卓,你定这么多桌子,是给谁坐的啊?”

徐景微微一笑,说道:“那些都是备用的。”

慕思嫣在此时讥讽道:“备用的?坐了三十桌,备用一百七十桌么?”

“哎?思嫣,你怎么说话的?在徐校草面前,放尊重一点,人家可是拒绝过慕诗寒的人!”金在华面上带笑,装模作样的呵斥道。

徐景在此时说道:“金少爷,今天你大婚,怎么还有空在我这里闲谈?”

金在华坦然道:“不急,我婚礼开始是在一点。你们华夏人的婚礼,一般喜欢在中午十二点开始,图良辰吉日,我们高丽人没这么讲究,所以我是打算看完徐校草的婚礼后,再上去开展我自己的婚礼。”

徐景呵呵一笑,说道:“那金少爷还真有闲心啊。”

金在华话语带刺道:“那可不是么?我上面吵得很,根本不怎么需要我,还是徐校草这边清静。”

“你怎么说话的?!”席桦此时有些忍不了这金在华阴阳怪气的说话语气了,出言呵斥道。

“闭嘴,这里没你插嘴的份!”

金在华旁边的那名白色短袖的中年男子,火气比席桦还要大上三分,怒目瞪道。

席桦凝神看了他一眼,发现这名中年男子也是一名习武者,但修为深不可测,估计修为已经到达天劲巅峰以上,不是他可以斗量的!

“金少爷,如果你认为我这里人少,那你就错了!”徐景忽然开口。

“哦?这里人难道不少么?”金在华饶有兴致地问道。

慕思嫣站在了金在华的旁边,双手环在胸前,冷哼道:“如今整个华夏的权贵,都在有意攀附金家和我们慕家,谁都想入国际市场分一杯羹,华夏万家权贵,皆向我们俯腰低首!徐景,你以为你这寒掺的婚礼,还会来什么人?”

徐景看着她,目光中射出寸寸神芒,似乎有青焰闪过,说道:“就是你把我的小聚灵阵,教给这些高丽人的?是你让他们利用我的药膏,在我华夏土地上作威作福?”

慕思嫣胸口一挺,毫不畏惧地说道:“是又怎么样?攀附金家,是我作出最正确的决定!”

徐景忽然哈哈一笑,语气终于不再客气,狂放不已地说道:“那我只能说,你攀附错人了!如果当年你和你姐姐慕诗寒一样,能在我面前服软认输,我可能会给你们慕家一个合作的机会,但从今天以后,我可以向你们断言,无论是慕家,还是金家,将从华夏世家中除名!你们的婚礼,也没必要举行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