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婚礼的挑衅!/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摘星手?这也算是一门神通么?”

徐景看着自己的右手,他只是稍微运上了一点气劲,就明显感觉与之前有所不同了。

席朝青点了点头,说道:“是的,这是建立在景盛仙体之上的神通。青焰雷眼,摘星手,都是在拥有景盛仙体之后,才会获得的神通变化!”

“不过……摘星手对修为的要求奇高,起码要等你踏入仙人门槛之后,才能够拥有的,你怎么会……掌握得这么快?”

徐景掌握摘星手,只是时间问题,但席朝青没想到会这么快!

说起来,

这一世的徐景,所掌握的神通绝学,都比上一世要快太多了!

最鲜明的例子,就是景盛大阵。

徐景在经脉未通,连修真门槛都没有踏入的时候,就已经能够使用景盛大阵了……

要知道,景盛大阵的最低门槛,也是筑基期之后才能勉强使用的。所以当时的徐景,施展一次景盛大阵,就得虚脱一次。

而这一次,他又意外领悟摘星手,这个神通更加不得了!这神通除了能够御敌以外,还拥有一个神奇妙用!

“什么是仙人门槛?你现在算仙人么?”

徐景对自己新领悟的神通倒是没多大感觉,反而对“仙人”的这个名头尤为好奇。

席朝青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还不算仙人,我的修为,在昨晚和你双修之后,才堪堪到达了元婴期八层,离所谓的仙人还差了茫茫多的一大截!”

“仙人的门槛,必须得突破化神期,到达‘炼虚期’,才能够算得上是仙人。仙人最明显的标识,是开天眼,通玄入境,不出门也能动晓天下大事,体内元婴彻底融于肉身,气海丹田连通天地,几乎无穷无尽,寿命可延长至三百年!”

“上一世,我是依靠你的景盛心法修炼到一百五十岁的时候,才到达了洞虚期,成为了青霓仙子。”

徐景听罢,大概对仙人也有了一定了解,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看来是我运气不错了,竟然能够提前领悟仙人才能拥有的神通。”

“我感觉……应该与运气无关。”

“是么?”徐景挠了挠头。

席朝青一蹙眉,徐景修炼进度缓慢,不是没有原因的。

昨晚他们灵体交融,席朝青明显能感觉得到,徐景和传统意义上的“结丹期”,差别甚大。

徐景气海丹田中所凝聚的,并不是结丹期修士所拥有的真元内丹,而是一棵真元塑造而成的小树!

真元小树上长了两片叶子,其中一片叶子,所蕴藏的能量,和一般修真者相差无几。

但另外一片叶子,所蕴藏的能量,和习武者所蕴藏的能量很像!

这就触及到席朝青的知识盲区了。按理说,如果一个人同时习武和修道,体内必定承载不了同时运转的两股能量,会像胡光傲那样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但徐景……

体内是一棵树,那两片叶子,仿佛能够恰好将两者兼容起来!

所以说……徐景是因为同时在习武和修道,所以才修行缓慢?

“你和我……明明是同一个起点,修炼的同一个心法,修行道路完全一致,为什么你会和我有这么大的区别?”

席朝青百思不得其解,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上一世景盛仙人之所以会这么强大,难道原因就出在了这里么?

一个人若能同时习武和修道,那就太变态了!

不但可以修炼毁天灭地的拳脚武招,还可施展道法神通,远可攻,近可守,永远比纯粹的习武者或修道者多一种自保手段,其修行的上限天花板,将两倍于一般人!

“修为突破到了结丹期九层就是好事了,起床吧,今天还要迎客呢。”徐景笑了笑。

两人的大婚之日,就在后天。

这段时间上门送礼的人,将层出不穷,所以……徐景还有得忙的。

“好。”席朝青对徐景甜甜一笑,亲自帮他把衣服穿上后,便相继出去洗漱了。

……

“席伯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

徐景起来的时间已经算很晚了,九点钟,但今天的席家,分外冷清,除了门口有几个零散的保姆在打扫卫生以外,两个迎宾管家打着哈欠,今天竟没有一个人过来!

席中乾穿着一件红色的唐装短袖,站在徐景旁边,也是同样诧异不已,不解地说道:“难道昨天的人都来齐了?”

席朝青蹙眉说道:“来齐不可能啊,与咱们交好的企业和家族这么多,今天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好像是预谋好的一样。”

席家目前在整个华夏当中,是属于势力最大,风头正盛的权贵世家。

不光是席中乾本身经营着席家祖传的庞大产业,席朝青旗下也有新创办的席氏集团,这几乎囊括了华夏的所有行业!

再加上徐景自身的名气,别说是花三天时间迎宾了,就算是三十天,每天都能来几百人不重样的!

就在此时,门口终于有了来宾。

湘北首富李正国,与李天依和周怀柔,风姿款款地走进了席家大院。

这还是她们第一次来到席家,两人乘坐来的车厢里,还放着一些贺礼和她们二人准备在徐景婚礼上穿的礼服。

“徐景,好久不见了!席老爷,你好!”

李正国神情似乎有些严肃,走进来同徐景和席中乾握了握手。

“哈哈,原来是南城的贵客。”席中乾对李正国也是客气得很,知道他是徐景的亲信。

“李叔。天依,怀柔,好久不见!”徐景朝她们招了招手。

李天依看了徐景一眼,上次见面,徐景还在陵京读大学,这次再见面时,他居然都要结婚了。

李天依心中不禁一阵酸苦,面上哼了一声,挖苦道:“上次在陵京才见过,哪有多久没见?周怀柔还和我说席家会有很多人呢,咱们还要排队才能进来,现在怎么一个都没见着?”

“天依!”

李正国皱眉瞪了李天依一眼,徐景现在的身份已经非当初可比,这丫头怎么还是这么没大没小,不知礼数?

徐景却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没人,感到挺奇怪的。”

李正国在此时似有些犹豫地看了徐景一眼,说道:“小徐,实不相瞒,我貌似明白为什么今天会没人过来。”

徐景惊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哦?李叔你说说看。”

李正国从西服口袋中拿出了一张结婚请帖,说道:“你看这个。”

徐景皱了皱眉,接过了这张结婚请帖,打开看了一眼。

“这是……”

徐景微微睁大眼睛,上面居然是金在华和慕思嫣的结婚请帖!

他们也是在五月二十号结婚!

徐景心里一震,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道:“李叔,你的意思是说……本来要到咱们席家的贵客,全部到陵京那边去了?”

“我只是这么怀疑的。”李正国苦笑了一声。

席中乾拿过结婚请帖看了一眼,冷哼一声,说道:“这陵京金家算什么东西?他们的面子,比我们席家还大吗?”

李正国神色似有些为难,说道:“席老爷,你有所不知,这陵京金家,现在已经把我们的药膏生意抢光,他们凭借着高丽丰富的药材储备,官方支持的扩展手段,其合作伙伴遍及整个华夏,远销海外。如今,高丽那边重点踏入华夏市场,金家身后有高丽官方撑腰,现在无论是背景还是经济,金家都当属华夏第一家族!”

此话一出口,席朝青和席中乾脸色都是同时一变!

“我不管他是不是华夏第一家族,我只想知道——”

“他和我同一天结婚,是什么意思?故意在向我挑衅吗?”

徐景对金家积怨已久,但他想好好办好这个婚礼,所以把和金家之间的恩怨放了一放,打算过段时间再去找他们麻烦。

没想到……

这金在华居然也选择在五月二十日结婚,他们两家之间的婚礼,外人必定只能参加一个!

到时候金家那边人声鼎沸,而自己这边空无一人,这不是摆明了想让自己下不了台面吗?

别的都好说,但徐景对他和席朝青之间的婚礼,看得重之又重,金在华此举,无疑是在赤裸裸的伸巴掌打他的脸了!

“老公,这些人爱来不来,管他们做什么?反正湘南湘北的亲信都会过来支持你,咱们席家自己人也有二三十来桌了,婚礼一样办得起来的。”

席朝青见徐景脸色不太好看,在旁边安慰着他说道。

徐景在此时从怀中摸出一根烟点上,面上重新冷静了下来,双眸古井无波。

他长呼出了一口烟雾,对席朝青说道:“小青,这已经不是他们来不来的问题了,这事你别管,我来操手,我要给你一场最难忘和盛大的婚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