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修炼景盛心法中篇!/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记得我教给你的景盛心法中篇吗?”

徐景点了点头,说道:“记得啊,怎么了?”

自打徐景突破至结丹期,席朝青便把景盛心法中篇教给了他。

说来也奇怪,

景盛心法上篇无比玄妙,短短一首诗长的文字,却包含了呼吸吐纳的修炼之法,其动作笔画,正向为小聚灵阵,反向为景盛大阵,还可获得景盛仙体,肉身强度一跃至寻常修士不可能达到的地步,堪称是字字珠玑,通玄入神。

而相较之下,景盛心法中篇虽然足够强大,给徐景带来了气劲成刀,青焰雷眼两大绝世神通,却没有给徐景带来玄妙之感,说白了,他觉得景盛心法中篇,远不止这等境界。

“那……你还记得景盛心法上面的动作么?”席朝青红着脸继续问道。

景盛心法中篇与景盛心法上篇最大的区别,就是中篇是以图画的方式记载下来的,是一副“小鸡啄米图”,其滑稽程度,与上篇的学猫叫开头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还记得,我就是用上面的动作学会了两大神通,你这是……”徐景眼神颇具深意地看着席朝青。

席朝青羞羞一笑,转身在被窝内趴在了徐景身上,说道:“咱们用景盛心法中篇试试效果吗?”

席朝青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绸缎般披散在了徐景的臂弯两间,被她这么温热柔软的娇躯一抱,徐景只感觉胸口处传来了挤压感,面色有些发红,揉着她的头发,说道:“这……用中篇修炼有什么好处没?”

景盛心法上篇带来的景盛仙体,让徐景不使用气劲的情况下,身体强度都高达一个天劲巅峰强者,随便施加一点气劲,其威力,连化神期的强者都能被他一拳打死。

那中篇能带来什么?

“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上一世,你没用景盛心法修炼过……”席朝青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说道。

徐景笑道:“那你的意思是,上一世景盛心法上篇就修炼过吗?”

席朝青羞愤地哼了一声,说道:“也没有!”

徐景哈哈一笑,一只手揽着她的腰间,另外一只手抚摸着她的发丝,说道:“那你现在要我怎么做?我听你的。”

“哦?你听我的?”席朝青秀眉一挑,这一刻,她眉宇间温柔羞涩的小女人姿态消失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女王般的强大气场,双眸射出寸寸厉芒!

“你……你干嘛?你要杀了我吗?”

徐景吓了一跳,有些害怕地看着她。

“哼!你发现得太迟了,给老娘乖乖躺好!”

席朝青虽在平日生活中对徐景百依百顺,但不知是不是上一世对徐景积怨已久,在现在这一刻,她在徐景面前表现的却是无比强势。

席朝青粗暴的吻上了徐景的唇角,另外一只手,在被窝中褪着他的衣物……

……

席家大院的夜晚一片春光明媚之时,远在陵京之外的碧江南,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轻寒姨娘,轻寒姨娘?”

说来也诡异,

白发苍苍的慕魏江,正喊着清纯貌美的慕诗寒为“姨娘”。

慕诗寒一只手挽着鬓角青丝,另外一只手,拿着一张结婚请柬,怔怔入神。

古香古色的碧江南阁楼房间内,正聚集满了慕家高层,一袭银底白裙的慕诗寒,正坐在红木太师椅的主位之上,而一群慕家晚辈则围坐在了两边,其中慕家话事人慕魏江,如罚站一般,恭敬地站在了慕诗寒前头。

“徐景居然没死,而且还要结婚了……”

慕诗寒喃喃自语,神情之中,分外震惊!

她只是行动被约束在了碧江南而已,慕家的各大事宜,她照样能参与。

她在慕家的辈分,和席家老太爷一样,甚至年龄更有甚之。不过她为修真之人,而且修炼的还是当世稀有的不传之秘“长生心法”,寿命远超一般人,其年龄外貌,更能用长生心法随心所欲的变化,所以她能自如在“寺老太”和“轻寒仙子”之间变幻。

“轻寒姨娘,这一次,是我把事情办砸了!官方命令我大力发展中药铺,远销海外,服务全球富人,可是我孙女慕思嫣,却被金家金在华拐骗走,将小聚灵阵的画法传授给了他,现在高丽官方准备给药膏申请研究专利,甚至妄想将其变成高丽的文化遗产,现在国际上的舆论非常大,连官方都给我施压了!”

慕魏江实在苦不堪言,在求助徐景无果后,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本门长辈之上了。官方施压可非同小可,一个不高兴,慕家在华夏的地位就可能不保了。

其实道理很简单,

华夏好不容易出了“药膏”这么一个堪比石油烟草的垄断暴利产品,是一个能够提高华夏在国际上的地位,拥有变革能力的东西!但还没发展一个月,就被高丽那边抢走,甚至打算占为己有!

华夏泱泱大国,却被一个小小高丽在国际上作威作福,官方的脸面也挂不住,也会恼火,就只能给慕魏江施压解决此事了。

“当时徐景与你合作之时,你不和我说,现在惹祸上身,就知道来找我了么?”慕诗寒面色清冷如霜,对慕魏江斥责道。

慕魏江脸色十分难看,说道:“轻寒姨娘,此事……我觉得没有做错,根据官方给出的凡响来看,这药膏是一个十分伟大的作品,我用碧江南的一处房产与徐景交换,是一个绝对划得来的买卖。只是……如今徐景的成果被高丽窃取,还要倒打一耙,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实在……实在让人难以忍受!”

慕诗寒淡淡地说道:“我现在被青龙束缚在了碧江南之中,还有半个月才能出去,你想要我怎么做?”

慕诗寒虽然年龄不小,但绝大多数时间里,她都在心无旁骛的修炼,她的阅历,自当不如慕魏江,所以此事她也拿不定主意。

慕魏江正了正色,说道:“如今……要想避免官方的施压,就只能向高丽妥协了。高丽给了我一个条件,只要徐景愿意松口,让高丽能和席家合作,那么药膏的生产权就是咱们和高丽平分了,而且……高丽也会给我们提供药材,又能够重新经营了。虽然丢脸了一点,但……却可避免官方那边施加的压力了。”

慕诗寒淡淡地看着他,又看了一眼手中的结婚请帖,知道慕魏江定然在徐景那里吃瘪了,于是说道:“所以,你想让我去和徐景说?”

慕魏江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没错!现在除了轻寒姨娘您以外,另外的老怪物不问世事,华夏几乎没有势力能够制约徐景和他身边的这个叫席朝青的女人了!轻寒姨娘,哪怕是动用武力,您也一定要让徐景妥协!否则慕家将会因为官方的震怒,而毁于一旦!”

慕诗寒眼眸之中一阵闪烁不定,此事确实棘手,几乎是国际上的问题了。

若是华夏当地的家族敢如此对待慕家,她随手出手斩杀了便是。但高丽远在海岸另一边,除非是突破军队,杀到高丽官方,否则想让武力要高丽那边妥协,几乎是不可能的。

“魏江,你还真是给我抛下了一个大难题啊。”慕诗寒美眸一眯,一眨不眨地看着慕魏江。

此时,一名中年男子突然下座,跪在了慕诗寒面前,说道:“轻寒奶奶!是我没教育好我的女儿,给您带来麻烦了!知道您隐世已久,不轻易出手,但事关咱们慕家的生死存亡,如果不处理好此事,官方真的会让咱们慕家分崩离析,请轻寒奶奶答应!”

“慕连城……”

慕诗寒蹙眉看着他,正是慕连城的女儿慕思嫣透露出了小聚灵阵的画法,才造成了今天这个局面。

“请轻寒奶奶说服徐景!”

此时,见慕连城带头下跪,其他慕家人生怕慕家不保,悉数离开座位,朝慕诗寒磕着头。

慕诗寒叹了一口气,说道:“行了,你们都起来吧,等半个月之后,我亲自上京城,去找徐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