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你也学坏了/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宗出来拿人?气息强大到连你都能察觉得出来?”

听闻青龙给出的消息,慕诗寒脸色微微一变:“那其修为,至少也到化神期了吧?”

青龙说道:“不错,西方位置,起码有三名化神期强者!但让我奇怪的是……南疆那边,似乎也有一名化神期强者出世,只不过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为徐景而来的。”

慕诗寒眉头微微一蹙,她的清静道,也在滇南南疆的方位,对于那边的强者分布,她很清楚。

“你是说……古巫族也有化神期强者入世了?”慕诗寒问道。

“是的。”

即便隔着千里万里,青龙也能准确地知晓华夏大地上的强者信息。那些强者,就好比奇珍异宝,其异动,能够引起青龙这等大人物的注意。

慕诗寒微微一怔,心中若有所思,说道:“徐景不过结丹期五层,连元婴期都不是,即便他身具神通,体质特殊,但化神期强者出手……他必死无疑啊。”

尽管徐景的真实实力远高于结丹期六层,但慕诗寒又何尝对徐景的实力不了解?

她和席朝青,都是这个世界上对徐景真实实力最清楚的人。

撑死了,也就是元婴期六层至九层之间的水平,而且前提条件还是景盛大阵不能被封锁的情况。

面对化神期不入世的强者,这种实力显然不够!

此时,

青龙已经没有回答她了,周围一片静谧,只听得见树叶沙沙声,蟋蟀在枝头的月光下发出阵阵低鸣,让慕诗寒心中没由来的烦闷。

慕诗寒在沉默良久后,传音给青龙道:“青龙,你再宽限徐景三个月如何?他不能死在别人手里,我还有话要问他!而且……我会亲手把他杀了的,你为何这么固执?”

“轻寒仙子,这不是我固执,你也不要再为难我了。”

青龙也叹了一口气。

他与世无争,不问世事……

如果不是徐景硬生生掠走了碧江南三分之一的磅礴灵气,他又怎么会插手这种事情?

无论如何,他也承受不了徐景再回碧江南掠夺灵气风险了。他将慕诗寒关在这里,已经是最委婉的处理手段,容不得半点让步。

“罢了。”

见到青龙仍然不肯动摇,慕诗寒性格向来高傲,也没有再开口求他了。

她玉手紧握,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之中,已经带上了一丝真切的怒火!

“我受命保护徐景,这三个月内,谁杀了徐景,谁就是与我为敌!如果徐景死在了神宗手上,那么,我就杀上神宗,为他讨个说法!青龙,你也是帮凶,等一个月后,我寻回徐景的尸骨,解除修为封锁,第一个就拿你算账!”

……

与此同时,京城的夜晚却是另一番热闹景象。

席家上上下下都在席中乾中午的生日饭宴上喝得醉醺醺的,连席朝晚也不例外,这个刚满十八岁的丫头,似乎若有心事,喝得酩酊大醉后,倒在自己房间内呼呼入睡。

唯一没醉的两个人,只有席朝青和徐景。

席家大院太过吵闹,酒气冲天。他们俩都不喜太热闹,便走到京城繁华的夜市之中,难得有闲暇时间,这两个当世最特殊的两个散修,便像普通情侣一样逛在大街上。

“老公,你这次回到京城,是不是想我了,特地回来看我的呀?”

席朝青和徐景手挽手逛到了京城老胡同的一个夜宵店旁边,席朝青一边带徐景走了进去,一边笑着对他说。

“是的。”

徐景点了点头,说道:“挺想你的,但也有事情要问你。”

席朝青蹙了蹙眉,不满地噘起嘴说道:“哼,看来你来京城,主要就是想问我事情吧?”

徐景哑然失笑道:“是的……”

席朝青听到徐景的回答,气得牙痒痒,这人也太不懂女孩心思了,连假话也不愿意哄自己两句。

席朝青别过头,走进店内后,对老板说道:“老板,来两碗豆汁儿,一份炒肝儿和卤煮,一碟咸菜,谢谢。”

“好嘞!”

徐景和席朝青对坐在一个小桌旁边,这家店的生意很好,晚上十一点了,依旧是全员满座,店内充满了京味的嬉笑声,来这里吃饭的,都是口味刁钻的本地人,知道这里味道最好。

“席朝青,我在陵京修炼的时候,觉得十分奇怪,在灵气充裕的情况下,我的修为老是涨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因为我修炼了景盛心法的原因吗?”

刚一坐下,徐景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将他从陵京带到京城的问题问了出来。

“不知道!”

席中乾一只手托着美腮,将头望向了别处,似乎仍然是一副生气的模样。

徐景见状,好奇道:“你怎么了?”

“你看不出来我在生气吗?”席朝青没好气地说道。

徐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你在气什么?”

“你自己想!”

席朝青看着徐景满脸疑惑的样子,不禁更加生气了。

“我……”

徐景有些手足无措的坐在原地,不知道自己刚才哪句话说错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后,席朝青点的那几分小吃也送了上来。

席朝青仍然在喝着碗里的豆汁儿,没有搭理徐景,但她发现徐景望着豆汁儿和咸菜半天未动,忍不住开口说道:“怎么?嫌这个不上档次吗,还是不好吃?”

徐景摇了摇头,笑道:“怎么会,我那么多年都过来了,只要吃的不是石头,我都觉得好吃。”

席朝青听罢,不禁想起了徐景童年孤独的经历,心中又是一软。

自己好歹也是两世为人了,怎么能像小女孩一样,期望在那种条件下成长起来的徐景,能说些甜言蜜语呢……

“那你为什么不吃?”席朝青好奇地对他问道。

徐景想了想后,笑道:“我是想起了以前看过一本叫《白鹿原》的书,有个富孩子给穷孩子一块精致的点心,穷孩子不敢吃,因为他怕今日吃过,往后就再也吃不到,于是就把点心扔了,并说:‘狗日的,如果你不能保证每天送我,就别送我。’”

席朝青噗嗤一笑,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徐景认真地说道:“很简单啊,很多时候,人是不会觉得苦的,之所以会觉得苦,是因为败给了对甜的思念。穷孩子不敢吃富孩子的点心,就是怕自己以后怀念精致点心的滋味,但却再也吃不到了。”

说完后,徐景舀了一勺豆汁,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口。

而席朝青却一头雾水,不知道徐景表达什么,说道:“所以呢?你说完啦?”

“对啊。”徐景点了点头。

“好吧……说到底,你还是觉得这豆汁儿很便宜,天天都能吃到对吧?”席朝青也不知联想到了什么,神情似乎有些失落。

自己对徐景,恐怕就是太廉价了。

“你根本从来就没想过我吧。”

席朝青低低地说道。

“不是啊,我觉得我就像穷孩子,你就是那块精致的点心。因为尝过你的好,所以在我见不到你的时候,什么时候都想见你。”徐景缓缓说道。

席朝青微微一愣,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徐景一眼,脸上羞喜交加,说道:“真……真的?”

徐景笑道:“当然是真的。问一个人想不想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如果当你面说想你,那都是骗人的,没见到你时很想你,但见到你之后,用尽了我所有眼睛和所有距离,已经不想了。”

席朝青还没有想到徐景的嘴里竟然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样的话,满脸羞红,说道:“谁教你说这种话的?你也学坏了,会哄女孩开心了。以后多来一点,随便说个一两百遍就行。”

“这个……我尽力而为。”徐景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老板好!”

正当席朝青陷入甜蜜当中时,有一个个头矮小的人走到了徐景的身边,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那人穿得脏兮兮的米色布衣,个头不到一米一,但相貌却是中年人,似乎是一个侏儒。

他伸着一个破碗,对徐景说道:“老板,赏点饭钱吧!”

“好。”

徐景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零钱,大概有十来块的样子,全部放他碗里了。

“老板,就这么点啊?”

岂料,那侏儒看了一眼后,不悦地皱起了眉头。

徐景听到这话就不太乐意了,想当初他当外卖员的时候,那是五毛钱都要和人斤斤计较。

虽然现在有钱了,但节约的性格没有改,今天要不是和席朝青单独约会,不想被人打搅,放在平时,这人能从徐景身上讨得到钱?

居然白拿的还嫌少?

“我身上只有这些零钱了,拿了快点走吧!”徐景皱眉对他说道。

那侏儒伸手掏出了一个玩意,对徐景问道:“老板,你身上不是还有这个吗?这个给我吧,比较值钱!”

徐景随身携带的狗牙玉佩,不知什么时候到了这侏儒手中,正发着深如湖泊一般的翡翠色,与徐景初佩时的淡青色,已经完全不同了。

那侏儒脏兮兮的面庞上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把徐景看得最重的父母遗物,给握在了手中。

“这玉佩里面,好像是藏了碧江南的灵气啊,你是把碧江南的灵气都搬到这个玉佩中了吗?有够夸张的!真是个好宝贝!谢谢老板!”

那侏儒嘻嘻一笑,身影倏然一落,竟在原地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