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齐头并进!/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色银尘之下,

轻柔的光辉透过窗户,照射到了徐景的床榻上面。

席朝晚双眸柔情似水,面含羞色,香肩微露,只觉自己心跳得很快,在紧张地等待徐景的答复。

“你在说什么?你帮我突破,你怎么帮我突破?”徐景将自己放在床头的黑色外套取下,披在了席朝晚那窈窕有致的身段上,关怀备至地说道:“虽然现在已入初夏,但京城昼夜温差大,你穿这么点衣服怎么行?不要感冒了。”

“你怎么和我爸妈一样……”

席朝晚没好气地将徐景的外套拿下,将身姿挪了挪,黑色丝绸睡裙的娇躯紧贴着徐景的手臂,说道:“他们不是都说我是极灵之体嘛,都说是对修炼大有帮助,姐夫你既然修为止步不前,我看呀,就是因为差了个我!”

徐景皱眉看了她一眼,说道:“差了个你?什么意思,你要我怎么做?”

席朝晚满面羞红,修长的玉手捂上面颊,羞愤难当地说道:“姐夫!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你你……你还不懂我嘛?”

别看席朝晚在徐景面前十分主动,

之前白天宇到来之时,哪怕是胆小怯弱,惜命如金的她,也是抱了必死之心,宁肯死,也不愿意嫁给除徐景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父亲,姐姐,包括除席家外的那些名流巨鳄,都已心知肚明,她极灵之体,都被徐景“开玉”了,恐怕除徐景自己以外,所有人都默认为她是徐景的人了,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她哪里还会顾忌这么多?

她与姐姐相比,对徐景的帮助弱小甚微,让她心里挺自卑的,如今好不容易有机会能够帮助到姐夫,她哪能错过这次机会?

“姐夫……”

席朝晚用胳膊肘在徐景手臂上摩挲着,声音软濡,像小猫一般的撒着娇。

她媚眼如丝,呵气如兰,身为一名刚满十八岁的女孩,这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徐景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然而徐景却在此时正色道:“你是席朝青的妹妹,以后没什么事,不要这么晚来我房间了,让别人知道了多不好,你以后还嫁不嫁人了?我要休息了,你快回去吧!别着凉了。”

席朝晚看着徐景一脸正气毫不动容的模样,心中不免也较上了几分劲,难道比起姐姐,自己就差了这么多?

席朝晚哼声说道:“我不!今天我就要待在这儿,上回在南城的时候里,我不一样能够和你睡一起嘛。”

徐景无奈地说道:“那怎么一样,你别闹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徐景饶是有通天的威能,但对这个席朝青疼爱之至的小姨子,那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不管,嫁不出去就嫁不出去吧,反正我也不想嫁给别人,我就想睡在姐夫这里。”

说罢,席朝晚拉开被褥,钻进了徐景的被窝之中。

“那你就睡这吧。”

徐景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下床穿拖鞋,出门去房顶修炼了。

席朝晚看着徐景的背影,气得银牙紧咬,心中甚是不甘——

“假正经!等到有一天,真的只有我才能帮你突破,我看你怎么求我,哼!”

……

南疆十万大山,南巫山,古巫大殿。

那十多名活蛊骷髅,历经整个白天的奔波,终于在深夜从京城赶了回来。

他们跪在大殿之上,泣不成声,如果他们还有眼睛的话,那骷髅眼洞估计能掉出一大片眼泪。

“怎么回事,怎么就你们几个回来了,少巫主呢?”

一道沙哑苍老的声音,从大殿上方传来。

这诺大的古巫大殿之上,周围皆是由山岩构成,经历千年历代族长的打造与精修。

此地犹如异族皇宫一般,大殿内伫立着刻着狰狞鬼神的二十多个大柱,柱子侧面,挂着缓缓流动的沙漏,显示着只有他们才看得懂的时间。沙漏旁边,跳跃着照明用的篝火,大殿的整体基调偏向阴暗,充满了神秘的异域气息。

两边站着身着异族长袍,数之不尽的古巫族族员,神情肃穆,不苟言笑。

而正上方的金石宝座,正坐着一名中年男人,他穿着一身黑色衣袍,围着头巾,在昏暗的古巫大殿内,阴影从他头顶正上方打下,看不清他的面目和长相。

“族长,少巫主,少巫主他……”

白尸壹声音打结,不知该如何阐述此事,心中害怕得厉害。

“别紧张,有什么事,你好好说。”

古巫族族长内心察觉到了一丝不安,压抑着情绪,对他问道。

“少巫主用了将近一年时间,在席家,找到了一名拥有极灵之体的女孩。”

“于是他亲自出山,带了我们二十几个人,去席家拿人,没有想到……”

“我们在席家碰到了一名极其厉害的散修,那散修几乎在眨眼一刻间,便轻易破除了少巫主的神通‘酆都鬼蜮’,然后将少宗主一拳击杀,还把他的尸体喂了阵灵……”

他话说到这里,整个古巫大殿之上,都引起了族员都骚动。

“少巫主死了?!”

“被入世散修给杀死的?那散修还能眨眼破神通?这怎么可能!”

“这不会是真的吧……咱们古巫族,入世这么多年,从不插手世俗,怎么还有人胆敢惹上我们?”

若说宗门还与世俗有牵连,布置了充满现代化的设施和设备,那这古巫族,则是彻彻底底的与世隔绝,他们除了潜心苦修,统治着这南疆十万大山,几乎从不入世。

也不知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如何与尘世沾染上恩怨的。

“我知道了……”

听闻少巫主身死的消息,大殿之上的古巫族族长,声音甚是平缓。

但从他回复的语气之中,不难听到,他话语中蕴藏的愤怒与颤抖!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击杀少巫主的人,是叫徐景吧?”古巫族族长再次开口问道。

“是的……”白尸壹点了点头。

“那他又为何放你们回来?”

“这个……我们也不知……呃!!”

白尸壹话音一落,他便痛苦地跪倒在了地上,身上燃起了青色火焰,一瞬间在大殿内燃烧了起来,散发着炽热高温!

“白尸壹,你怎么了?呃……”

下一秒,

那历尽千辛万苦才逃回来的十多名活蛊骷髅,其体内被徐景藏纳其中的青色火焰,全数爆发了出来,连古巫族族长都来不及阻止!

不过区区十秒,

那十多人,在青焰雷眼的神通威能之下,在转息间化为灰烬!

徒留下了一地黑色尘埃……被大殿外的风一吹,便消散得无影无踪,让在场的每一个古巫族成员,都看着内心一阵胆寒。

好猖狂的散修!

原来……

徐景压根就没想放过他们。

他送给古巫族的“礼物”,便是这十多团青色火焰!

“连我都没有察觉得到他们体内的异像,好一个焚骨之火!这是神通级别的存在啊,族长,这散修……恐怕大有来头!”

此时,古巫族族长座下的六名古巫族长老中,有一名持着权杖的白袍老者,发话了。

“他在挑衅我们吗?”

古巫族族长的语气中,蕴含着滔天的杀意!

“族长节哀顺变,少巫主出手鲁莽,事先也未和我们打过商量,酿成如此惨剧,可悲可叹!他太想得到极灵之体了吧。”

另外一名红袍长老也叹息着说道。

“族长,此子,交给我来处理吧。”

一名坐在一条三角头巨蟒上的灰袍老者,从座位上缓缓走出,将手中权杖放到了一边,跪在了古巫族族长的面前,虔诚的说道。

见到他出马,在场的古巫族族员皆是一阵心惊!

“没想到……除神宗以外,还有人能惊动咱们古巫族长老级的人物!”

“这……在散修到底是何许人?竟然让‘怨苦’长老……亲自出马了!”

“怨苦长老,可是化神期的存在啊!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在场古巫族成员面面相觑,内心皆是诧异不已。

“我要活的。”古巫族族长却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他缓缓将眼眸闭上,嘴中吐出四字。

“是!”

灰袍老者骑蛇慢慢退下大殿,说道:“好久未活动过了,族长让我准备一些时日,定不辱命!”

……

华夏大地的一夜过去,到了清晨。

而半球另一边的桑巴国,因时差的缘故,才刚刚到夜晚。

离席朝青到达的此处的时间,已经过了24小时了。

两边,

胜负已然揭晓。

桑巴国的官方直升机派遣人员到达此地,无数特种部队军人,持枪窸窸窣窣地赶往了两边作战现场!

他们惊讶的发现,

庞大的耶稣石雕像,闻名于世界的桑巴国名胜古迹,已经面目全非。

耶稣石雕像的整个上半身,都已经被拦腰截断,碎石轰裂遍地,满目一片狼藉,这里简直就是遭到了战争时期的地毯式炮火轰炸过一般,已经想象不出这里原来的面目是什么样子的了。

“这……青蛇女王呢?”

“不知道!”

他们观测了一眼,在此处,已经找不到那个华夏女王的身影了。

“看!八手邪佛在那边!”

一个废墟处,

八手邪佛瘫倒在了地上,他的八只手臂,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折断了六只!悉数弯曲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令人看着就感同身受般的一阵剧疼。

他面庞嘴角全是血液,身上的金色袈裟,在经过一场大战后,也已经被打得稀烂。

他眼神涣散,看着悬挂着圆月的天空,喃喃开口道:“杀了我吧。”

“什么?”

周围的持枪士兵,在听到八手邪佛的这番话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杀了我,拿我的头,交给地下世界,换取赏金。”八手邪佛失魂落魄地说道。

“为什么?她不是没有杀你吗?”

一名长官走上前来,神色甚是不解。

八手邪佛在当地从事黑暗教廷活动,与桑巴官方恩怨甚深,但八手邪佛实力已经强到可以直接和官方军队作战了,他能手撕战机,脚踢坦克,连桑巴官方都不敢动他。

如今……

在和那华夏女人打完一战后,他却丧气地主动求死,实在够让人意外的,这可是桑巴最强的强者!从某一方面来讲,他甚至是象征着桑巴国的尊严!

“她是没有杀我……”

八手邪佛奋力坐起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脏部位,透过他干瘪的胸膛皮肤,可以看到上面已经被一团青色火焰包围,仿佛能够随时要了他的命。

“但这……已经比死还惨了!”

“地下世界所通缉的杀榜二十名顶尖高手,除了‘一拳宗师’还没有被她找上门,就连我……也不是她的对手了!她控制了这么多高手,谁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你们最好照我说的做,把我杀了!”

此话出口后……

整个桑巴国的高层,举国震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