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被开过玉了!/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席家的极品灵宝,竟然就是这个席朝晚?!

极品灵宝是一个活人?!

白口罩墨镜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有些不敢去看现在正兴致高昂的白天宇。

要知道,

因为他的关系,这席朝晚的初欢早就被徐景给……

一想到这里,他顿觉头皮发麻。

这下,事情闹大了!

“我南疆古巫族,有一记无上神通,名为吸灵散巫咒!一旦炼成,可以直接汲取修士体内的修为来进行修炼,到时候,灵气对我也没那么重要了,我只需要找到修士,即可完成修炼!”

“只可惜……我古巫族这流传下来的无上神通,掌握的人也仅仅只有我父亲而已,只要谁能学会这门神通,谁就能执掌古巫族!我就是因为先天条件不足,缺少极灵之体,始终无法突破修炼天花板!”

“席朝晚,今天,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我吃定你了!”

话音一落,白天宇黑色长袍无风自动,嘴上露着狞笑,邪气凛然,气势惊人,犹如地狱中来临的鬼神一般,仅仅抬起一只手,席朝晚便如一只轻盈的玩偶一般,从远处吸到了他的掌心,被他直接一手搂住腰间!

“小晚!”

席中乾和周君怡同时惊呼一声,远处一个身着中山装的年轻人伺机而动,身姿一跃而起!

“席桦,当心!”席中乾见到席桦出手,连忙提醒了一声。

“轰——”

白天宇看都没看一眼,仅仅抬手一指,席桦胸口处便凹陷了下去,当即肋骨崩断,轰碎胸腔,倒在地上吐血不止!

“席桦!”

周君怡连忙过去将他扶起来,席桦气短胸闷,一只手捂在胸前,神色艰难地看着周君怡,说道:“夫人,那个人……太强了……”

“嘶……”

在场的众人见到这一幕后,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席桦好歹也是一个天劲初期的宗师,在这白天宇手中,竟然和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举手投足间……就被他秒杀在地!

“真香啊!”

白天宇在席朝晚的发丝间深深的嗅了一口,陶醉地说道:“极灵之体……果然非同凡响!你体内的这股能量,就像蜂蜜般甜美诱人,实在让人难以忍耐!有你在手,我何愁学不会吸灵散巫咒?”

吸灵散巫咒——

是古巫族的顶尖神通,绝非寻常的道法武招可比,但极难掌握,修行门槛非常高,没有一定的领悟天赋,终生都无法学会!

修行这一领域,并不是修炼的时间越久,体内的修为就越高……

还和自身的天赋和能接触到的灵气有关系。

有些人,即便接触到了足够的灵气,终其一生就是一个筑基期,甚至炼气期,这便是上限不足,修行天花板触到头了,往后修炼会越来越难,也越来越慢。

但!

若是给极灵之体开玉,便可强行突破修行天花板,形成一个新的上限,结果就截然不同了!

他白天宇,目前便是元婴期五层!他获得了古巫族所有的重要资源,才能在这样一个年轻年龄到达这个地步!

但元婴期五层已经是他的一个天花板,他就算获得再多资源,也始终无法突破到六层,但这样的境遇,在他看来,由今天打止!

“接过父亲大权,执掌古巫族,我已指日可待!”

白天宇哈哈一笑,搂着席朝晚的腰间,转身朝着后方走去。

席朝晚在他的大手挟持下,竟不能动弹分毫,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只能跟着他朝着席家大院外走去!

“两位宗主!求求你们了!出手救救我女儿!谁把我女儿救下来,我就将女儿嫁给谁!”席中乾见到这一幕,大惊失色,连忙向张阳和岚升求助!

席朝晚要是嫁给了这两个宗门,那自己好歹还能过去看一眼,只能算是远嫁出去了。

但要是被这白天宇带到南疆十万大山,茫茫不知所踪,这岂不是就算是生离死别了?

他被逼无奈,只能出此下策,求两位宗主出手来保住自家女儿了!

岚升和张阳对视了一眼,眯着眼眸说道:“张宗主,你觉得如何?!”

张阳冷哼一声,说道:“这白天宇目中无人,仗着背靠古巫族,强行干涉俗世,在此地为非作歹,为我等所不齿!神宗无法管辖他们,我们来管!出手便出手!”

神宗,古巫族,包括碧江南,都是属于同一级别的势力,相互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只不过,

四大宗门被神宗管辖,白天宇背靠古巫族,他们所依仗的势力旗鼓相当,真打起来,自然是谁也不怕谁!

感受到了后方的动静,白天宇停下脚步,侧过头,说道:“两位宗主,你们两位今天要是单独前来,我还真不敢在大庭广众下公然抢人。”

“但——”

“你们带了两个孙子,还是宗门之中最受重视的两个,那就怪不得我了,白尸伍!”

他喊了身旁的黑墨镜白口罩男子一声,那男子当即点头应答:“是!”

下一秒,

白尸伍摘下黑眼镜,他的脸是一个没有任何皮肤包裹的骷髅头,犹如死人骸骨一般,将在场的名流大佬吓得连连后退,仿佛是恐怖片中才能见到的景象!

而白尸伍漆黑的眼洞之中,也在这一刻,射出了两道金色蛊虫!

“张俊华!”

“岚风!”

张阳和岚升同时惊呼一声,但白尸伍蛊虫射出得太快了,直接穿破了两人的皮肤,钻进到了他们的身体之中!

白天宇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说道:“两位宗主,刚才的蛊叫金毒蛊,在我南疆古巫中,排行得进前五。张阳,你室火宗里也有钻研蛊道的门生分支,你应该很清楚?”

张阳先是脸色一变,随即抱住脸色变青发紫的张俊华,厉声说道:“竟然是金毒蛊……白天宇,你不得好死!”

岚升此时也同样抱住了岚风,对他问道:“张宗主,这金毒蛊是什么?”

张阳牙关紧咬,一字一顿地说道:“金毒蛊……成蛊需要用上十万条蛊虫,然后准备九九八十一种南疆大山剧毒草药用来炼制!十万条蛊虫之中,大概只会出一条能抗下所有毒素的母蛊,成蛊后,通体为金黄色,所以叫金毒蛊!他们取母蛊所产下的子蛊为祸,一旦中了蛊,生死性命便由母蛊掌握,即便杀了母蛊,子蛊毒性也会残留体内!每过一天,身上便会烂出一个毒疮,在九九八十一天之后,中蛊者会全身疮烂,痛苦而死!是一个残忍至极的蛊虫!”

白天宇饶有兴致地望了过去,说道:“不愧是室火宗张宗主,了解得很清楚!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不是身上烂出毒疮,是脑袋。先是五官,最后是脑门,等彻底面目全非后,你们孙子也就性命到头了!”

听到白天宇的解释,在场所有人皆是一阵胆寒,觉得这古巫族的少巫主,简直堪比恶魔一般可怕!

“你们现在最好不轻举妄动,否则我控制母蛊,让你们的孙子当场毙命!等我离开京城,回到南疆后,你们准备好五品内丹十颗,翡翠原石五枚,上品符箓百张,带着你们孙子,来南巫山来找我!我要是满意了,自然会救他俩。”

白天宇哈哈一笑,掐准了这两个宗主为保护自家孙子的性命,不敢轻举妄动,临行之前,还不忘大敲一笔。

“卑鄙,无耻!”张阳怒吼道。

席中乾见到这两个宗主都被这白天宇掐住命门,不敢对他出手,不禁万念俱灰,在这一刻,他竟然如雄狮般的冲了上去!

席中乾虽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但也是席朝晚的父亲,在这一刻,他作出了自己的本能决策!

“中乾!”

周君怡扶着席桦,当即花容失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冲了过去!

这白天宇带来了二十多名下属,随便一个人出手就能如此恐怖,他过去岂不是送命?!

“住手!”

席朝晚忽然在此时全力大喊了一声,不由得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都将目光放到了她的身上。

席朝晚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凄凉之色,惨然一笑,对白天宇说道:“白天宇,我告诉你,你不要痴心妄想了!实话和你说了,你想要的‘开玉’,恐怕不能实现了!”

正值意气风发的白天宇,神色忽然一僵,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皱眉对她说道:“你说什么?!”

席朝晚冷笑地看着他,说道:“你身边的这个白尸伍,曾给徐景种下了情蛊,当时只有我在他身边,剩下的事情,你还要我多说吗?!”

“白尸伍?”

白天宇转过头,将目光放到了白尸伍身上。

白尸伍当即吓得一颤,直接跪倒在地,说道:“少巫主,我当时实在不知道这席朝晚就是席家极品灵宝啊!是你下的吩咐,要我帮助席敬轩接管席家的,这是当时席敬轩出的主意!”

“这么说……席朝晚,真的已经被徐景开过玉了?”白天宇的声音阴翳得可怕,几乎是从牙缝里蹦出这句话的。

“饶命,少巫主饶命!”

白尸伍在地上直磕头,撞在地上咚咚直响。

“徐景……又是徐景,只可惜此人应该死在了神宗手里了,席朝晚拥有这么好的条件,他在暴殄天物!不能亲手将此人杀掉,碎尸万段,实在是难解我心头之很!”

在场众人听闻此言,皆是大为震惊,面面相觑。

席朝晚似乎长出恶气,讥讽地对白天宇说道:“怎么?不狂了?有本事你就把我杀了!反正姐夫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白天宇目光中迸射中阵阵寒意,看着席朝晚说道:“你想激我杀你?你即便被人开过玉,那也是极灵之体,你仍然有无穷的妙用,等回到了南巫山,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天宇拉着席朝晚,他阴沉着脸,低头刚走到大院门口,便看到了一双脚——

有一个人,似乎挡在了大院门口正前方,恰好拦住了他的去路。

白天宇不耐烦的抬起头,发现眼前站着一个黑衣黑发的男子。

他眼神冷漠,容貌俊美,几如天神,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正静静注视着他。

“你是什么人?”白天宇感觉到了此人的不凡,心中陡然一沉!

“我是什么人?”

那人眉头皱了起来,想了一会后,歪了歪脑袋,说道:“是你惹不起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