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慕诗寒的眼泪/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九霄大酒店离开后,徐景回到了租房中。

他准备马不停蹄地把租房里的原石给搬到碧江南那边……

无论是神宗还是国外的势力,徐景想要应付他们,就得提升实力。

只不过……徐景的晋升速度,远比席朝青要慢。

实际上,席朝青对徐景是毫无保留的。

席朝青虽然到达了元婴期三层,领先徐景足足一个等级,但两人的修炼方法和付出的时间几乎一模一样——

无非就是靠聚灵阵和引灵阵来聚拢灵气,用景盛心法进行修炼。

但令人感到奇怪的是……

徐景修为就是要落后,他提升一个等级的灵气需求量,夸张般的大!

古怪至极!

本来依靠着景盛大阵,徐景觉得自己修为低,反而是一件好事,因为可以帮他隐藏实力,在面对强敌的时候,往往能达到出奇制胜的效果。

但……

自从上次在滇南清静道观碰到了神宗人员之后,徐景就十分迫切的想要提升修为了!

他的景盛大阵……居然能够被那些神宗人员驱散!

景盛大阵一散去,就会让他的修为变成了实打实的结丹期一层,尽管他还拥有景盛仙体,身体强韧程度远胜于同级别修士,但没有了大阵的修为支持,他的神通威力将大打折扣,也不可能是神宗弟子的对手了。

这恐怕是徐景目前唯一的弱点了,导致他心里始终有一个坎……

他不相信被誉为神通的景盛大阵,能够这么容易被人破解,要么就是他修为低了,要么就是他景盛大阵还没有完全驾驭娴熟。

“等我到碧江南开启修炼后,一天抵三年,我不信修为还会增长得这么慢!”

……

徐景电话叫了二辆大卡车,将二十多块原石,全数运到了碧江南。

碧江南的房子,和京城的四合院有一定的差别,属于南北两种不同风格的古建筑。

碧江南这边的布局要简单得多,是典型的苏派建筑,诺大的院子里围着一个两层走马楼,贴着颇具古雅气质的明瓦窗,比四合院土地利用率要高一些,两层楼占地两百来平方,但居住面积估计有了四百平方,三代人居住在这里,都不成任何问题。

而这碧江南都是这样的格局,走马楼加大院,一眼望过去,足有二十来栋,听说都是慕家人的。

徐景的房屋的右边邻居,就是慕诗寒自己的房子,两人的院子仅仅只用了一排雕花木栏隔着,一般人翻个墙就能跑到她院里去。

徐景花了足足三天时间,

他终于把原石摆好了方位,将聚灵阵和引灵阵同时叠加放好。

虽然这两个阵的规模和南城天台一模一样,能提升的灵气浓度,大概只有十倍左右,但徐景也相当满足了,毕竟占地面积有限。

要是这里能和陵京湾一样大,徐景有办法把两个阵法再扩大一点,再多买一些原石……那徐景修炼一天恐怕能抵五六年了……只可惜条件不允许。

这天上午,徐景盘腿而坐,使用景盛心法,已经开始了修炼。

碧江南这得天独厚的浓稠灵气,绵绵不绝地吸收进徐景体内,犹如浪潮一般猛烈,在徐景身上找到了一个倾泄口!

在两个大阵的作用下,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天地灵气,以漩涡般的速度,冲击着他的经脉窍穴!

仅仅一上午的时间,徐景感觉四肢百骸都仿佛完成了一次洗涤,他气海丹田中那颗长出了两片叶子的小树,如同受到了圣泉的灌溉,疯一般的长了起来!

若以前还只有手指般大小,那现在已经有手臂般粗壮了!

当然,这样的成长,并不是说徐景体内真的种了一棵这么大的树。

这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是徐景本人察觉到的成长和变化,树变大了,他的修为自然也就提高了。

“奇怪……”

隔壁的慕诗寒,正把两只手搭在了矮矮的雕花木栏上面,一双墨绿色的眸子,始终放在了正闭目入定的徐景身上。

“结丹期,体内当是真元内丹才对,徐景怎么是一棵树?”

在慕诗寒的绿眸之下,徐景的身体仿佛毫无遮拦,身上发生的任何变化,包括气海丹田内的变化,都会被她看得清清楚楚!

“徐景这等神通阵法,也不知道是席朝青从哪里学来教给她的,两个大阵,居然在三天内就画好了!即便是我来布这两个阵,至少也需要一年时间才画得好。而且这两个大阵提升的灵气不过两倍,花上一年时间不太值。”

慕诗寒心中奇怪至极,这个疑惑在她心里已经埋藏很久了,不谈修为和实力,徐景这一手画阵法的本事,当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就聚灵阵和引灵阵而言,是那些师父花上数年时间画出,最大用途给一群弟子使用,每个人都能获得两倍灵气的增长,那才划算。

可慕诗寒却猜错了,

徐景的聚灵阵和引灵阵,非同一般,不但只用了两三天就能画好,而且,提升的灵气效果……不是两倍,而是十倍!

“呼——”

此时,徐景长吐出一口浊气,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他手掌白皙如玉,肌肤更加晶莹透亮,精粹入骨,容貌俊美,眼神锐利,此等神姿风采,在当世几无人可匹敌。

“才一上午的时间,居然就结丹期三层了……这也太快了……”

慕诗寒心中惊异不已,怎么可能会有修炼这么快的人?!

她见过的修炼天才太多了。

就拿结丹期这个范围来说,她见过一个月晋升一级的,见过一个星期晋升一级的,甚至在服用大量极品内丹的情况下,也见过一天晋升一级的!

唯独没有见过……

在半天晋升三级的!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见到徐景的目光望了过来,慕诗寒在此时收回了施法,眼眸由墨绿重新变成漆黑色。

她目光恢复了往日的清冷,一句话也没和徐景多说,缓缓转过身去。

“她在偷偷看我修炼么?”徐景眉头一皱,心中似乎若有所思。

“慕诗寒。”徐景喊住了她。

“干什么?”慕诗寒回过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徐景纵身一跃,直接翻过两家院子中间的雕花木栏,走到了她那一边,对她说道:“你家这里,灵气得天独厚,确实是一块风水宝地……一个修炼的绝佳场所。”

“所以呢?”慕诗寒淡淡地说道。

“你不明白我意思?看你这样子,似乎还在为上次赌输我而生气,你也不用太放在心上了,和我赌,你输很正常。”徐景说道。

慕诗寒眼神一寒,俏脸如霜道:“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我很记仇的。”

徐景却根本没把慕诗寒这么一个小女孩的记仇放在心里,皱眉说道:“我仔细想了想,和你打赌,只不过是我顺带做的一件事情。但你毕竟是一个女孩子,那天有些让你没面子,伤害到了你,让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你这脾气要改改,不要莫名其妙的看不起人,如果和你打赌的人不是我,是别的人,你就很容易吃亏。”

慕诗寒毕竟姿色太过出众,想占她便宜的人,恐怕数不胜数。

可慕诗寒听到徐景的一番话,只觉得很好笑。

还别的人?别的人有和她打赌的机会吗?

要不是因为还要保护徐景四个月,别的人敢让她吃亏,那恐怕都已经死了一万次了。

“我这脾气改不了,如果是别的人,那吃亏就吃亏吧。”慕诗寒神色寻常地说道。

徐景犹豫了一会后,说道:“这样吧,我教你一个心法,你以后就可以利用灵气修炼了,不过你千万不能告诉第二个人,否则会有宗门过来抓你!你学会了心法后,即便你这怪脾气改不了,以后也没人可以让你吃亏了。”

慕诗寒微微一愣,有些诧异地看了徐景一眼,说道:“你……要教我心法,让我修炼?”

徐景点了点头,正色道:“嗯,我的这个心法很简单的,上手很快。”

慕诗寒眼眸光彩不定,情绪有些复杂地对他问道:“你怎么突然一下子对我这么好?”

徐景也有些诧异,挠了挠头说道:“教个心法有什么?”

徐景教过的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了,天狼部队整个连的人都会。

但大部分修士,包括慕诗寒在内,都把心法看得无比之重,在她的理解中,一没有拜师,二没有重情,仅仅是怕她吃亏,就将心法传给她……

此等气魄,和他的父母真像啊。

“好……只要你肯教,我愿意和你学。”慕诗寒终究还是心软了,幽幽叹了一口气。

其实她希望徐景恨她,甚是仇视她,这样等四个月后,她表明身份亲手将徐景结果,心里也好受一点。

“你叹什么气,我的这个心法真的很容易学的,你先跟我盘腿坐着!”徐景皱眉不悦地催促道。

“行。”

慕诗寒抚了抚身下的黑色百褶短裙,将一双洁白的玉手从白色毛衣的袖口中伸了出来,目光平静地看着徐景。

“先把双手放在耳朵这里。”徐景满脸严肃地坐着动作。

“哦……”慕诗寒跟着做了。

徐景刚想开口,却提前打了个预防针,说道:“先声明一下,我没有逗你玩,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心法内容。”

“知道了。”慕诗寒点了点头。

听到肯定的答复后,徐景便满脸严肃地摆动身子,唱道:“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噗……”慕诗寒立即将手放下,将头偏了过去,美眸弯成两道月牙,捂着唇角没忍住笑了出来。

徐景无奈地看着她,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唉。但你和我做完整个动作,念完整个内容,就知道这个心法的牛逼之处了。”

慕诗寒低低的笑了好一会后,重新收拾好神色,她两颊带着粉红色的红晕,抿了抿唇,仍然是眼含笑意地看着他,说道:“不行,我先不和你做这个动作,太羞耻了,我先要看你做一遍。”

“你看是看不出名堂的,得一起来才行。”徐景没好气地说道。

“我应该看得出名堂,你做吧。”慕诗寒笑着说道。

“那行吧。”

徐景无奈,只得一个人把动作做了下去,并且嘴中也跟着动作唱着歌词——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霜眉爬上银树梢,桎梏褪去复逍遥。”

“偷得天地和歌笑,两生星汉相倾倒。”

“大梦未先觉,怎可轻年少?”

完毕之后,徐景抬起头,看着慕诗寒,不耐烦地说道:“你看完了吧?看出什么名堂没有?这……你怎么了?”

在见到慕诗寒的那一刹那,徐景突然睁大眼睛,眼眸中满是惊异之色!

因为慕诗寒竟然哭了!

慕诗寒正呆呆地看着他,神情恍惚,目光失神,似乎是触动到了她心中最柔软的心弦,宝石般的漂亮眸子中,已满是雾气,模糊不清。

两行清泪正顺着她的脸颊流下,连绵不断,止也止不住,一滴滴落在了地面。

“你这……到底咋回事?”

徐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这心法教了这么多人,百分之百的人在听到第一句之后都会开口笑出来,但之后就都正常了。

但这慕诗寒……听自己练了一遍后,之前还在笑,现在居然直接哭了出来,他寻思着这首诗也不悲伤啊,慕诗寒也不是那种多愁善感的人……

平日别说是见到慕诗寒哭了,就连见到她笑,这也才是第二次。大多数情况,她脸上都不会有任何表情,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激起她心中的波澜一样。

“你……说话啊,怎么哭了?”徐景见她沉默久久,除了轻微的哭泣声,慕诗寒没有任何反应。

“这首诗……是谁写出来的?”

慕诗寒吸了一下鼻子,眼圈红红,面容宛如西子般娇怜,声音压抑着阵阵悲伤之意,如溪泉般柔腻,感染力极强。

徐景听在耳里,竟都升起了一丝怜惜之意,但他一时间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慕诗寒——

因为这首诗是上一世的他创作出来的。

见徐景沉默无答复,慕诗寒幽幽地看着他,继续开口说道:

“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写得出这样的内容,哪怕满腹经纶,诗仙再世,也绝对……不可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