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胜负揭晓时!/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包厢外来人之后,在座的富家公子倒都是皱眉好奇地打量着徐景,显然是没有想到李天豪及他父亲的“老板”,会是这样一个容貌俊美的年轻人。

而包括卢辛甜在内的富家千金,在徐景出现的一刹那,便两眼放光,怦然心动,目光再也舍不得移开。

被景盛仙体精粹过的徐景,五官精致细腻,再加上他身上这浑然天成的独特气质,足以让任何一名女性对他留下深刻的初见印象。

不过,

王邵博,金在华,包括本次午宴的发起者李俊松……倒是脸色微变!

“怎么又是他?!”

金在华内心叫苦不迭,徐景的滔天本领,他是领教过的,能拳打剑圣,脚踢王师,剑斩黑蛟,牲口一样的存在,看着就让他害怕。

“这么一提到南城,就会和这个人有关……”

而王邵博则是内心更为复杂了,徐景对他的家族是又恩又有仇,在太国人的降头中救了他们十三口人一命,但却兵不血刃的拿下了价值接近百亿的陵京湾,拿他根本没有什么办法。

李俊松也是首次和这个假想“情敌”碰面。

在学校里面,他偷偷打量过徐景好几次了,此人的外表就胜他一筹,没想到背景还如此恐怖,居然是李天豪的老板……

他面上带着一丝勉强的微笑,率先过去和徐景打招呼,说道:“哎哟!校友啊!我叫李俊松,徐景,最近你在陵京大学可威风了啊,久仰久仰!”

李俊松给徐景倒了一杯红酒,见到徐景倒也没有苦大仇深的样子,面上和善之至,但实际上心中的妒火已在熊熊燃烧。

“我不喝酒。”

徐景摆了摆手,似乎从李俊松的目光中察觉到了不小的敌意。

“徐景从不喝酒的,我替他喝,干了!”李天豪大气的干了一整杯红酒,然后把杯子倒着放,没有漏出一滴。

李俊松微微皱眉,看了徐景一眼后,一声不吭,也把手中的那半杯红酒干完了。

柳依依和周妍对视一眼,面面相觑。

身为陵京大学人气最高的高富帅……本来陵京大学都是把徐景和李俊松并列成陵京大学南学院和北学院的两大校草,旗鼓相当的存在。

但今日两人一碰面,孰强孰弱已经不需多说,在气场上,徐景就已经完爆李俊松了。

“徐景,你坐我这。”

柳依依礼貌懂事地给徐景让了一个座位,徐景朝她点了点头,一屁股坐在了慕诗寒旁边。

慕诗寒面色清冷如霜,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随即把头偏了过去。

“就知道是这个家伙幕后捣鬼,看他能捣出什么名堂!”

别看慕诗寒年龄很大,都可以叫103岁的神宗女弟子为小姑娘了。

但实际上,

红尘历练,才会是一个老妖精。

闭关修炼,那绝对就是张白纸。

慕诗寒在阅历上虽称不上是张白纸,但绝对介于后者多一些,不比这二十年来见遍人间冷暖的徐景强多少。

徐景把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从容不迫地对众人问道:“既然李天豪叫我进来了,那想必各位已经有了和我们合作的打算,我想问一问,你们的诚意是什么,又打算要我们怎么做呢?”

宋文杰和卢辛甜这两位之前态度最不屑的公子和千金,如今已经换了一副态度谦卑十足的面孔,宋文杰开口说道:“徐兄弟,我们就是想联合你一起开药铺,别的什么你都不用操心,什么规章流程,店铺选址,甚是……包括药材来源!我外公是陵京一医院的院长,我直接让他给你拿药材,你只要点头同意,答应让我们入股,我拍胸脯保证,明天店就能开起来!”

徐景摆了摆手,说道:“这些都不重要。说了这么多,你们就是想和我入股,对么?”

“是!”

台下众人齐刷刷的应了一声,争先恐后的表态。

李天豪在此时看了徐景一眼,两人相视一笑。

“好,那我也说我的条件了……这间药铺,我可以让你们平分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但……我也有一个要求,也只有这一个要求,其他的东西,我自己就能操办。”徐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将目光盯在他身上,好奇地看着他。

卢辛甜一双桃花眼放在徐景身上,娇俏的面容上满是绯红,目光不舍得从徐景身上移开。

看来,她不仅想和徐景合作,似乎还想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直接吹嘘起自己来,说道:“徐景哥,我爸是苏省的省长,他们能办到的,我一定能办到!可我能办到的,他们就不一定能办到了,你有什么要求,直接和我说就是!”

徐景看了她一眼,说道:“哦?我只想要陵京过六桥的那个碧江南的一个房产,你能办到吗?”

“这……”

徐景此话一出口,包括卢辛甜在内,在场众人都是脸色一变,似乎有些为难。

而坐在他旁边的慕诗寒,眼眸中波光宛转,偏过头看了徐景一眼,面庞上浮现出了倨傲的笑意。

宋文杰挠了挠头,在此时开口说道:“徐兄弟,碧江南好说,但陵京六桥后的那个碧江南……这是真没办法,卢省长来了都没办法,估计也只有你旁边的那位慕小姐能办到了,碧江南……是属于他们慕家的财产。”

“是么……”

听到这句话,

徐景的面庞上,勾勒出了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

而慕诗寒秀眉一扬,微微挑起了下巴,哼声道:“不好意思,我压根就没打算和他合作,他的药铺我看不上,即便合作,他也不可能凭借一间药铺拿到我家那边的房产。”

原来徐景联合了陵京所有大家族的年轻子弟,竟是只想赢和她打的那个赌。

但很可惜……

他恐怕要失望了。

徐景淡淡地看了慕诗寒一眼,说道:“我又没有问你,你自作多情地回答什么?”

众人心里一惊,面对如此绝色,徐景居然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你……”慕诗寒脸色一变,俏美的面颊上浮现出了一丝红晕,银牙紧咬,在他耳边压低着声音说道:“这些世家子弟追求我,无非也是想知道我慕家是怎么得到碧江南的房产的。你在这白作无用功,输定了!等一个星期后,我看你还能猖狂几时!”

慕诗寒呵气如兰,身上的桂花香有意无意地传了过来,两人窃窃私语的样子,众人也不知内容是什么,只能艳羡不已……

什么世道?

他们好些人都是追求了慕诗寒两年以上,慕诗寒连一句话也不会和他们多说,这徐景刚才对她态度如此恶劣,还能换得她如此亲密的窃窃私语……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徐景表情不变,没有理会慕诗寒,他似乎对这些世家子弟的回答早有预料一般,说道:“拿不到那里的房产就算了,大家态度热切的想和我合作,我也不好推辞,接下来……由李天豪和你们商量股份的事宜。”

“啪……”

徐景低头点上一根烟,转过头对慕诗寒小声说道:“这一个星期,你好好演习几遍那段话,因为你马上就要输了。”

随后,徐景将椅子移开,起身离开了座位,当着众人的面,径直走出了包厢门。

“慕姐,徐景刚才说的是什么啊?他要你演习是什么话?”柳依依站在慕诗寒身后,好奇地问道。

慕诗寒冷笑一声,说道:“这人又在装神弄鬼罢了,死要面子活受罪,他和我打赌说他能拿到碧江南的房产呢,真是笑话!我不开这个口,他能拿到,我慕诗寒三个字倒着写!”

在徐景走后,

李天豪从他的公文包里面拿出一叠文件,开始如火如荼的和这些人商量着药铺合作事宜,李俊松,王邵博,还有金在华三人,虽然极度不想和徐景的产业染上关系,但也没人会和钱过不去,这些家族都参了一脚,他们又怎甘于落后?

……

很快,

陵京所有世家都参与了投资的大药铺,在陵京北郊的一个著名富人别墅区开了起来。

在上层圈子里,

南城药膏包治百病,在富人圈里都是出了名的。

只不过徐景的生意是在湘南湘北开展,一般人想买到,非常困难,得托好几层关系,徐景严令禁止药膏转卖,也几乎不做外地人的生意。

所以这也是那些陵京大家族为什么会这么急切的想和徐景合作的原因——

垄断,暴利,供不应求!

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

整个苏省高层圈子都炸开了锅,苏省是华夏最有钱的大省,远非湘南可比!

全省各地,来买药膏治疗老年顽疾的富人数不胜数,生意好到爆棚!

但是……

当到了一个星期整,也就是徐景和慕诗寒打赌日期到达的那一天……药铺却突然神秘关门!

在营业仅仅不到一个星期,在其发展最迅猛,生意最好,声誉几乎到达顶点的时候……

徐景把药店关门了!

里面售卖的药膏,一夜之间全部搬空,人去楼空,仿佛人间蒸发一般。

陵京震动!

这一下,整个陵京持有股份的大家族都慌了。

全省各地赶过来买药膏的富人也慌了!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爆发出了同一句话——

“徐景呢?药铺呢?!”

……

此时此刻……

阳光明媚的上午,徐景正平静地坐在教室里望着黑板,今天是一个揭示赌局胜负的大日子。

“徐景,日期到了,碧江南的房产证呢,你拿到了吗?”慕诗寒坐在徐景旁边,冷言看着他说道。

“没有。”

慕诗寒冷哼一声,又说道:“那你准备好当着这三百人的面,上台发言了吗?”

“没有。”

慕诗寒讥讽道:“可是你输了!堂堂震动华夏的徐先生,不会想和一个女大学生赖账吧?”

“可是我也没有输。”

徐景在此时转过头,怡然自得地看着慕诗寒。

“你没有输?你在做梦?”慕诗寒看着徐景这欲赖账的模样,心中对他鄙夷之至,不屑到了极点。

如果徐景是这种说话不算数的人,那他连给他父亲那等义薄云天的大豪杰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男子汉大丈夫,输了并不可耻,最重要的是敢作敢当!

而且,输给她慕诗寒,并不丢脸,这个赌局打一开始就不公平,因为没有人拿得下碧江南的古迹房产,慕诗寒只是想让徐景在她面前低头而已。

“那行吧,你说没输就没输,你开心就好。”慕诗寒淡淡回应,显得不那么在意了。

这样敢赌不敢做的人,即便在她面前低头,那又有什么成就可言?

“可是我真没输!”

徐景蓦然将眼睛放在了她的身上,目光灼灼。语气中,透着滔天的自信!

就在慕诗寒还欲开口之时,教室之外,传来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徐景和慕诗寒同时看向了门外,发现是两个容貌极美的女子缓缓朝这走来,徐景见罢,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慕诗寒,准备好你的发言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