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恐怖的寺老太!/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辈?”看着寺老太佝偻的背影,徐景惊异不已。

寺老太却没有理徐景,而是对那名神宗女子说道:“此乃道门清静之地,诸位闹出如此大动静,在我清静道拿人,未免有些不妥。”

中间那名神宗男子嗤笑了一声,轻蔑地说道:“老太太,我乃神宗启明道人,旁边这位是我师妹启慧道人,这位是我师弟启秀道人。我们三人奉师命,前来寻拿散修徐景!老太太,你你要阻止我神宗拿人?”

“你为何拿他?”寺老太继续问道。

“为何?光他这个散修的身份,就必死无疑!”启慧蹙眉娇斥道。

寺老太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徐景不是散修,是我清静道弟子。”

“这……”

徐景微微一愣,寺老前辈是想用这个身份保护自己么?

启明道人饶有兴致地问道:“哦?徐景是清静道弟子?那敢问他的道号又是什么?”

“道号?”

寺老太反过头看了徐景一眼,又注意到了在道观内眼巴巴地看向这边的徐贤盛,于是取了景和盛二字,寻常道:“他的道号啊……景盛吧,你可以叫他景盛道人。”

听到“景盛”二字之时,徐景心中恍如闪过电流般的触动之感!

“景盛道人?”启慧嗤之以鼻,说道,“老太太,麻烦你让让,徐景不但是一个散修,而且还严重扰乱了四大宗门的平衡秩序,即便是您清静道的人,他也非死不可。”

她的这番话,将神宗的霸道之势展露无疑!

普天之下,没人胆敢混迹在凡尘都市中修行!

寺老太继续摇着头说道:“你们要他生还是死,我管不着。但他只要在清静道观内,就是我的客人,我就有保护他的责任,你们请回吧。”

“放肆!”

启慧踏前一步,指着寺老太的鼻子说道:“敢违抗神宗的人,当斩无赦!你与清静道敢包庇徐景,就是死罪!当拆了你的清静道!”

寺老太悠然说道:“你们神宗管得了四大宗门,可管不了我清静道,小丫头,看你年纪轻轻,我劝你谨言慎行。”

“年纪轻轻?呵呵,老太太,我们的真实年龄,可不一定比你小!”启明出言讽刺道。

神宗掌管四大宗门,这藏匿于荒野之中的清静道,在她眼里如虾米一般,什么也算不上。

“我等在神宗苦修近百年,得了造化,寿命相当于普通人,已翻了一倍,年龄之秘,又岂是你一个老妪能看明白的?”启慧讥笑道。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真实年龄有多大。”

寺老太神色骤然一狠,瞳孔中绿芒一闪而过,那年轻貌美的启慧道人,与寺老太眼神接触的一瞬间,内心一阵震颤,犹如灵魂受到了恐吓恸击!

她那姣好圆润的身体,在短短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内,衰老至只剩皮包骨,头发花白疏落,牙齿也瞬间掉光,跪倒在地上,开口难言,抬起一只如枯枝般老朽的手臂,到了濒危垂死之际!

“师妹!”启明和启秀两人脸色大变,惊骇不已,连忙上去将启慧扶住。

“也才103岁而已,在我眼里,依旧是一个小姑娘。”寺老太轻笑道。

徐景瞪大双眸,瞳孔之中,是深深的震惊之色!

他早就知晓寺老太非同一般人,实力可能在他之上,但没想到竟到了如此深不可测的地步!

仅仅抬首注视间……竟然就将一名神宗女弟子,变成了这般模样!

这也太恐怖了,在她面前,谁敢称是天下第一人?

“这……这个神通是……”启明看着老化后张口不能言的启慧,嘴唇一阵颤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心中震颤不已!

启秀也反过头,看着寺老太,瞪大双眸说道:“你刚才施展的,莫非是长生心法中的大神通‘一念永恒’?”

寺老太没有回答他们的话,继续轻描淡写的一瞥,瞳孔中再次闪出墨绿色光芒,前方那苍老快死的启慧,便忽然又年轻了起来,肌肤重新饱满,面积也红润如初,酥胸一起一伏,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启明看了启慧一眼,脸色一阵阴晴不定,说道:“没想到……徐景这样的散修,居然有您这样的大人物袒护!”

“回去吧。”寺老太抬了抬手臂,淡淡地对他们说道。

启慧仍然处于惊魂未定状态,不敢多言了,但长发飘飘的阴柔男子启秀却上前一步,说道:“前辈,如果徐景仅有一个散修的身份,有您这样的人相护,只要他以后不入世修行,神宗也许不会追究了。但他罪孽极深,破坏的规矩太多!我们不过是神宗最外围的弟子,自认不是您的对手,但您还是得把他交给我们!我们即便离去,以后等我们的师兄过来,您也保不住他!”

寺老太淡淡地说道:“我没想过要保住他。只是……这里是清静道,我乃清静道掌门,无论谁来,我都不允许他对我的客人动手。”

启明双手抱拳作揖,但眼眸之间,却是浮现出了一丝狠色,抬头对寺老太提醒道:“前辈,您这是在和神宗作对!”

寺老太的眼眸之中,似乎也浮现出了一丝顾忌之色,即便是她,对神宗也感到无比棘手。

但一想到这五个月内,她还得保住徐景的安危,不得不加重语气,说道:“请回!”

“行!”

那三名神宗人员站直身子,深深地看了徐景一眼后,转身离去,仅仅几秒钟的时间内,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在神宗人员走了以后,徐景才弯腰抱拳,恭敬地对寺老太说道。

寺老太抬眼看着徐景,缓缓说道:“早在三天前,我就让你放过华山上的众人,没想到你还是对亢金宗痛下杀手,全天下都知道你徐景的能力了,你为何还要逞这个威风,对亢金宗赶尽杀绝?今天要不是你刚好在我这,你的性命不是没有了么?”

徐景脸上却没有半点后悔之色,一本正经地说道:“前辈,我这不是逞威风。我杀了他们一个宗主,两个门主,亢金宗对我已是血海深仇,倘若我不将他们斩草除根,那么我在南城和京城的亲朋好友,必定会遭到他们的报复!”

寺老太一怔,随即说道:“所以说……修士不能入世修行,是有道理的,关系网一旦复杂,仇恨就会从个人变成团体势力争锋,争斗永无止境。”

徐景面色寻常,说道:“多谢前辈指点。”

寺老太转过身,对徐景问道:“现在你又该何去何从?这神宗下一次过来,不知是什么时候了,你想好要如何对付他们了吗?”

徐景说道:“我会返回陵京,刻苦修行,以不变应万变,他们想来,来就是了。”

“行吧。”

寺老太嗟然叹气,神情十分无奈。

“不过……前辈,晚辈还有一件事情相求。”

徐景并不是喜欢开口求人的人,而且他已经麻烦了寺老太很多次,恩情已经无以为报,还不清了。

若不是事关重大,他还真不愿意开这个口。

“你说吧。”寺老太倒是显得很平静。

“我想将爷爷暂住在前辈这,因为我怕他……”

“好了,我知道了。”

没等徐景说完,寺老太便摆了摆手,同意了下来。

“多谢寺老太!”徐景老脸一红,心里十分过意不去。

“那你要住在我这吗?”寺老太淡淡地看着他说道。

“不用了!怎么能再给前辈带来麻烦,我得会陵京了。”徐景面红更甚,十分不好意思地说道。

徐景和清静道的众人道别以后,便骑着停在门口的摩托车,绝尘而去。

寺老太站在道观门口,一下子便远离了陈洲和陈沐沐等人的视线,她缓慢一步就能乘风前行数十米,气定神闲地跟在了徐景后面。

她身上肌肤转瞬由衰老变至年轻,肌肤如新剥的鸡蛋,吹弹可破,面容出尘脱俗,清纯无比,眉眼之间谪仙般的气质,远比之前那神宗女子启慧还要高出一大截,两人仿佛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慕诗寒嘴上衔着一个发绳,伸出一双洁白的皓腕,将头上的青丝全数挽至脑后,扎了一个丸子头,眼眸之中厌恶又无奈——

“你回了陵京,还不是得麻烦我保护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