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神宗来人!/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席朝青关上的大门,徐景站在原地,有些发愣。

“药王谷怎么了?那老前辈是古医协会的会长,也是清静道掌门,陈洲和陈沐沐都是咱们的朋友,你也认识的啊,连你的修为都是那位老前辈恢复的,你怎么好像和她有仇似的?”

别说是徐景,换成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不理解席朝青突如其来的举动。

“我身体不舒服!”

岂料,徐景解释之后,席朝青的语气似乎更加不耐烦了。

她同样也有景盛仙体,修为也不知比自己高出多少,怎么可能会身体不舒服?

而且,就这种说话的语气,也是席朝青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徐景犹豫了一会后,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你……真的不想去吗?爷爷真的是说神迹在陵京,得用到那块玉佩!”徐景皱眉说道。

“给你!”

房间门突然打开,一块玉佩从房间内飞了出来,落入了徐景怀中。

“这……”

徐景拿着那块狗牙玉佩,上面还带着席朝青温热的体温,散发着淡淡幽香,不过徐景表情有些愕然。

自从自己从华山回来以后,这三天下来,席朝青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加上父母留给自己的那块玉佩,席朝青总是找借口留着,也不给自己,让徐景的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徐景并非是小气之人,关于身上的钱财,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东西,他眼睛都可以不眨一下,当初的二十亿席家集团创立资金,他几乎一分不留,全数交给李天豪,一手包办,送给席朝青了。

只是……这玉佩毕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东西,对徐景的意义可想而知,所以他才一再强调。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去看我爷爷了。”

想到这里,徐景转身离去,等把爷爷接回来,向他问清楚神迹的所在地,一样能和席朝青说明情况。

“啪——”

徐景走后,席朝青又把门打开,她绝美的面颊上气得通红,眼眸之间甚是委屈,说道:“还真走了!”

“在这一世,你为什么还会和慕诗寒有牵连?难道这真的是命中注定?”

席朝青心中甚是不甘,只觉心头绞痛。

“我对你那么好,倾尽所有,让你成为人中之龙,到头来,对我的称呼也不过是疏远陌生的席朝青,而这慕诗寒什么也没做,只是遇到了你,却已经成为整个陵京大学生的谈资……”

“若是你知道对你有百般恩情的药王谷老前辈,和你身边出尘谪仙的女子是同一个人,你岂不是会……”

席朝青心乱如麻,怎么也想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心中委屈之至,幽幽长叹一口气。

“姐姐……”

此时,席朝晚打开了隔壁的房门,看了她席朝青一眼,两人身着一黑一白不同睡裙,身材相近无几,容貌同样绝丽,端的一对貌比天仙的姐妹花。

席朝青赶紧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吸着鼻子说道:“小晚,这么早你就醒了?”

“姐姐,刚才你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也知道你这几天在烦什么,是不是姐夫去了陵京大学,有了新欢了?”席朝晚问道。

“你姐夫不是那种人,你别瞎说!”席朝青立即呵斥道。

席朝晚这么一提,席朝青的心情其实更加烦闷了。

席朝晚幽幽地说道:“姐姐,其实你这种经历和我很像。”

席朝青没好气地说道:“和你很像?你这小丫头片子今年才十八,还能开导起我来了?你有啥经历?”

席朝晚却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有的,以前我喜欢秦家的秦修,姐姐你也是知道的,我和你一样,也是千方百计的对秦修好,但到头来,在对付姐夫的时候,秦修宁愿拿我当挡箭牌,也要苟且住自己,你越是对他好,他就越觉得你对他的好是理所应当,反而不会珍惜了。”

席朝晚的一番话,让席朝青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席朝青看了她一眼,又补充道:“虽然我不认识姐夫的陵京大学里的那个人,甚至不知道她的长相和名字,但我几乎可以肯定一点,那个女子对姐夫,一定是不屑一顾的态度,只有这样,在他眼里才是珍贵,姐姐你虽然在旁人眼里触不可及,但你对姐夫太好了,在他眼里也就廉价无比,所以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席朝青听后,在心里暗自心惊,没想到席朝晚这丫头平时看起来神经大条,但心思竟细腻到如此地步,竟然全都被她说中了!

可不是么……

那慕诗寒,哪怕是上一世的徐景,在她眼中也寻常如凡人,对他不屑一顾。

现在的徐景,又怎么入得了她的法眼?

然而席朝青怕的不是他们两人会发生什么,怕的是徐景会对慕诗寒着迷!

“那……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席朝青逐渐收敛起了对妹妹的轻视,开始与她认真讨论起这件事情来。

席朝晚走到席朝青的面前,伸手理着她的长长秀发,说道:“很简单,那个女子是怎么对他的,你就怎么对姐夫。”

席朝青摇着头说道:“不行!我做不到!”

“你姐夫其实是一个很可怜的人,我只想让他开心,要是他在我这里都受了委屈,天底下就没人会真正对他好了。”席朝青认真地解释道。

“谁说要他受委屈了!说不定姐夫就吃这套呢?如果姐姐你只想要他开心,那你倒不如成全他和那个女子,这样他应该会更开心。”席朝晚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后,缓缓说道。

“你给我闭嘴!”席朝青面色羞红,掐了她腰间一下。

“无论如何,我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去做的,她是她,我是我!我就想做真实的自己,如何?外面冷,你赶紧回房休息,别烦你姐了!”

席朝青关门进去,席朝晚看着她的房门,只是叹了一口气。

“姐姐分明是太过特殊关照姐夫了,根本就不是真实的自己!”

席朝晚无奈,也回房而去。

……

徐景乘坐了一上午的飞机,终于在下午抵达了滇南。

绕过冗杂繁多的山路,他换了几辆大巴,又在上路里买了一辆摩托车,才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感到了清静道观。

“爷爷!”

一眼就看见了正坐在道观大台下晒着太阳的徐贤盛,而陈沐沐和陈洲正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聊着天。

徐景面露欣喜之色,赶紧走了上去。

寺老太之前说爷爷可能会变成植物人,而如今却坐在这里好好的,显然治疗效果比之前更佳!

“升龙前辈,徐景来了!”

陈沐沐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道观外面的徐景,笑着对徐贤盛说道。

“爷爷!你怎么样了!”

眨眼之间,徐景单膝跪在地上,神情激动地看着坐在小板凳上的徐贤盛。

“天洪,天洪啊!”徐贤盛慈祥和蔼,笑眯眯地看着徐景,伸手触摸着他的脸颊。

徐景面色一变,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爷爷,我是徐景,不是徐天洪。”

徐贤盛依旧呵呵傻乐,站起身,把小板凳让给徐景,说道:“天洪,别跪在地上,凉,你坐着!”

此时,寺老太缓缓从道观中走了出来,声音沙哑地对徐景说道:“你爷爷的脑部损伤很严重,受到了多个方面的影响,包括潜龙的毒素,在亢金宗受到的折磨,已经他本人的气血逆流,他常年习武,身体无大碍,已经是一个奇迹,这是我能做到的最好地步了。”

徐景一愣,说道:“多……多谢前辈!”

爷爷在自己面前装疯卖傻了二十多年,如今,真正变成了这般模样,徐景心中也说不出个什么滋味。

不过……

人活着,比什么都好,徐贤盛只要活在世上,就能够让徐景感到安心,有归宿感。

正当此时,

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寺老太瞳孔一缩,仰头望向了天空。

徐景也如临大敌,感觉到周围的气息产生了变化,如同来临到了寒冷刺骨的冬季,空气中的温度都骤降了几分!

“徐景啊……你还是对亢金宗下手了吗?”寺老太在此时问道。

“嗯。”徐景点了点头。

“那神宗的人,现在已经来找你了啊。”

寺老太负手而立,仰望天空,苍老的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凝重之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