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众生匍匐!/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景,这里的人,你不能杀!”

徐景反过头,却见寺老太拄拐驼背,宝石般的眼眸仿佛见惯了各大场面,波澜不惊,朝着自己缓缓走来。

“你要是杀了他们,别说是加入神宗了,必然会受到无穷无尽的后患,还会受到神宗的亲自出手针对,你即便打得过胡光傲,也绝对是敌不过神宗的!”寺老太话语未停,陈沐沐和陈洲两人扶着她,缓缓走到了徐景面前。

“徐兄弟,冷静啊!”陈洲也急切地说道。

“徐景兄弟,你没必要为了出一口之气,把自己的命搭上呀!”陈沐沐也出言劝解。

“神宗又如何?!”徐景双眼通红,说道,“他们二十年前逼死我父母,爷爷和我苟且偷生二十余年,也皆是因为他们和神宗!还未等我出人头地,爷爷驾鹤归西,死在我面前,你叫我如何咽下这口气!”

徐景愤怒之至,气血上涌,直接一个箭步跳跃至三大宗主面前!

他瞬展神通,气劲成刀,一把绚烂夺目的白刃,散发着如冬日寒冰般的氤氲之气,高悬在了三个宗主的脑袋之上!

岚升,张阳,秦超,齐齐胆寒,瞬间毛发倒竖,脊背发凉!

面对徐景踱步就能击杀宗主的实力,他们可谓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甚至是都提不起和他一战之心!

此等碾压般的气势,连胡光傲都不是他的对手,他们又如何能敌?!

张嘉璇和岚舞,更是花容失色,惊叫出声,万万没有想到徐景如此之果决,说杀就杀!

“咻——”

一道青芒闪烁,寺老太身姿竟比徐景还快上三分,率先一步,挡在了三大宗主面前,垂朽的老眼注视着徐景,说道:“要杀,你就先把我杀了吧。”

徐景见到突然前来的寺老太,脸色一变,连忙将手中的气劲白刃抽开袭至一边,一瞬间岩石飞舞,尘埃四溅,爆发出了惊天巨响!

华山之巅坚硬无比的峭壁悬崖,在徐景手中,如最稀的淤泥一般,生生被徐景的气劲白刃砍下了一大截!

“轰——”

一声巨响,碎石滚滚而落,那三大宗主随着动静望去,心中皆是一凉,刚才若不是寺老太阻挡上来,这一刀劈在他们身上,可就是三个人头落地了!

徐景诧异地看着她,不甘心地说道:“前辈,你为何执意挡我?!”

“因为我不忍看你死在神宗手下。”寺老太半抬着眼皮子,缓缓说道。

“你……”徐景神情急切,欲言又止。

听刚才爷爷的一番言语,自己在二十二年前,正是父母把自己交托给了寺老太,由她将自己送到爷爷手中,才让自己顺利成人,因此,她对自己有恩。

另一面,

数个月前,也都是靠她炼造通幽花,才让席朝青重获修为,让徐景对她一直念有恩情,不知该如何报答她。这寺老太,可谓是帮了自己两次。

听到徐景尊称清静道道长为“前辈”,那三大宗主当机立断,知道该如何保命了,齐齐朝着寺老太弯腰抱拳,说道:“请寺老太救我们一命!”

寺老太反过头,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并未夹杂任何感情,说道:“我救不了你们,三日之前,胡光傲令升龙向你们磕头下跪,导致他气血逆转,寿命不足三天,如今他孙子前来讨回公道,你们却奢望我救你们,不太可能。能救你们的,只有你们自己,该怎么办,你们看着做吧。”

三个宗主年老成精,瞬间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们齐齐俯身弯腰,朝着升龙的尸体跪了下去。

他们这一跪,他们身后的那些亲属弟子,包括岚舞,张嘉璇,岚风,以及当日参加贺宴的所有修士,武学宗师,都明白了什么。

他们生怕会受到徐景的怒火波及,全部毫不吝啬的奉献出了自己的膝盖,齐刷刷的跪了一大片!

“当日之罪,我辈人皆有份,心中愧疚不已,还请升龙宗师,徐景大师见谅!”

张阳说完这句话后,其他所有人也跟着念,把额头伏在地上磕得咚咚作响,一个个虔诚无比,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磕个头又算得了什么?

“你们……”

徐景紧咬牙关,单手握拳,偏不知该如何下手了!

这一跪,能打得动徐景吗?

答案是不能的。

他恨不得马上开启青焰雷眼,宁愿被神宗追杀,他也要把这里曾侮辱他爷爷的人,把二十年前逼死他父母的罪魁祸首,全部轰成碎渣!

但——

徐景终究也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在席朝青的影响下,他没有上一世那么愤世嫉俗,狠戾嗜杀。

寺老太让那些人下跪,实际上就是在给双方一个台阶下而已。

看着寺老太宝石般的清澈眼眸,徐景终究是叹了一口气,手抬了抬,又放了下去,将周围的雾气驱散,景盛大阵瞬间收回。

“他收回大阵了!”

“得救了!”

“好险,好险……”

见到这一幕,在场众人都长舒一口气,不少人的后背都已经汗湿了。

而三大宗主也是头也不敢抬,生怕触怒徐景,听到后方弟子的声音,他们也才稍稍安心了一点。

他们都侥幸于能在徐景这等碾压般实力的手下存活,而没有一个人敢记恨他的。

或许是内疚和理亏……

如此深仇大恨,站在徐景的角度身临其境,他们的选择,恐怕会比徐景更加残忍!

徐景杀他们和杀鸡没什么两样,此番举动,就相当于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不少人都在心底感恩戴德,以谢徐景的不杀之恩了。

“我替他们谢谢你了。”寺老太朝徐景微微点了点头,神情也稍微和缓了一点。

寺老太阻止徐景的原因也很简单……

她就是慕诗寒。

责任,就是应徐景的父母之约,保证他在这五个月内安然无恙。

而徐景如果杀了这些宗主,屠遍华山,那么惊动神宗之后,徐景将必死无疑,连五个月的寿命都没有了。

还好,

徐景和他父母一样,虽不善情感的表达,但在心底,乃重情重义之人,给了她一个面子。

寺老太头一次对徐景露出了赞许的目光。

“记住!你们这三个宗主,欠寺老太一个人情!”

徐景表情淡漠,一袭黑衣猎猎,转过身,留下了一道略显孤单的背影,打算带着他的爷爷,离开此处。

他只说了放过三大宗主,其中可没包括亢金宗!

“多谢徐大师高抬贵手!”

三大宗主皆是把额头点地,匍匐得更加恭敬,这尊大佛,终于打算走了!

就在徐景背起徐贤盛,踏步走出几米时,寺老太眼眸中纠结万分,闪烁着复杂光芒,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喊住了他——

“等等!”

“前辈,你还有何事?”徐景皱眉看着她。

寺老太本不该过多插手徐景的事情,但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还是忍不住出手了,说道:“如果你相信我的能力,就把你爷爷交给我吧。他体内悬了我一缕真气,还未彻底消散,把他带到我的药王谷,我或许能够凭借这缕真气让他苏醒。但他五脏伤及严重,且刚才强行抽离丹田气海中的能量护你,醒来之后,也许是植物人了。”

植物人……那也比死了的好!

徐景眼眸瞬间睁大,说道:“此话当真?!”

“嗯。”寺老太依旧神情寻常地点了点头。

徐景面容急切,立即上前说道:“那我现在就随前辈去药王谷!”

寺老太却拒绝道:“不必,救治你爷爷,需要耗上一些时日,你若是过去,有些不太方便,陈洲,你去把人接过来。”

“是!”

陈洲也喜出望外,连忙过去把徐景背上的徐贤盛接过,说道:“徐兄弟,你放心!师父言出必行,说到做到,她说能救升龙前辈,升龙前辈就一定能醒来!”

“多谢,多谢前辈!”

徐景刚想给寺老太行一个叩拜大礼,却被她用拐杖托住双膝,说道:“行礼不必,你以后迟早会还回来的。”

寺老太的这番话,似乎饱含深意。

“那是自然!”徐景倒是没有听出什么,心中反而感动之至。

徐贤盛乃徐景当世唯一亲人,忍辱负重二十年之久,极为难得的将他抚养成年,其感情之深自不必说。

寺老太这番行为,简直比救了徐景的命还珍贵!

“走吧。”

寺老太一只手负在背后,另外一只手拄着拐杖,缓缓转过身。

“徐兄弟,下次药王谷再会!我和升龙前辈,等着你过来!”陈洲脸上露出了憨笑,朝徐景挥了挥手,小心翼翼的背着徐贤盛,随着寺老太远去。

“徐景兄弟,再会!”陈沐沐也朝徐景挥手告别,小脸红扑扑的,当着天下名修的面,他们也算是出尽了风头。

毕竟……能够有资格当徐景朋友的人,太少了,至少岚风,岚舞,张嘉璇等诸多宗门晚辈,羡慕不及。

目送他们离开后,徐景也没有过多逗留,他疾风前行,脸上露出了一抹狠意,朝着亢金山庄跑去!

……

从清晨到日落,

徐景离开华山之后,回到了京城。

之前他曾叮嘱过,为了确保爷爷的安全,他要独自一人去华山,所以席朝青没有过来。

并且,

席朝青在徐景收到胡光傲战书,到前去华山约战的这段时间内,她也发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事实!

她指尖正翻动着陵京大学的贴吧,上面无一例外,半数帖子都在大同小异的八卦着同一个内容——

“陵京大学新晋校草和陵京大学第一女神在一起啦!”

“真的假的,消息来源可靠吗?”

“有图为证,绝对可靠!”

看着照片上容色出尘,几欲能与她匹敌的绝美清冷女子,以及她身旁黑衣黑发,神情俊美的男子,两人郎才女貌,气质相同,恍如上一世一样般配。

席朝青双目怔怔失神。

“我回来了!”

正当此时,徐景已从席家大院外风尘仆仆地走了进来,一眼就发现坐在了躺椅上,一身青色旗袍的席朝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