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蝼蚁一般!/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

清云别墅炸出大坑的消息,震惊国内外!

华夏官方对外的解释是当地施工队不小心挖出了战时炸弹,引起了这么大规模的爆炸。

而对内解释,则是采取了徐景的说法——太国人搞出来的。

如今,华夏官方已经出动军力,在搜查太国人的下落了。

至于太国那边,则是一脸懵逼。

他们早就追查出徐景并非王家人了。

他们原本是想利用王家十三口人去对付徐景,对王家人下了降头,能把他对付下来,把上次龙腾酒吧的仇给报了,就再好不过。

再不济……也能泼他一身屎。

他们拿了王家的地皮文件,利用降头控制王家人完成了转移,徐景过去要是把他们杀了,就直接是杀人灭口,和他们这些太国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但现在……

那些王家人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弄出了这么大的一个爆炸,直接引起华夏军方震动,惹火烧身!

这群太国人藏身在了银城大厦的一处办公室内,看着电视上的新闻,降头王师周道福问道:“你们还布置了这种规模的炸弹么?”

周道福左手仍然戴着那串藏有婴儿的手串,右手持着一根雕刻着骷髅头的木杖,此时正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闭目养神。

黑蜘蛛的组长,另一个白发老头尤金苦着脸说道:“我们压根就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情况,不是我们布置的,刚才我收到了组织内部的消息,华夏官方打算在整个陵京范围内搜查我们了!伤我黑蜘蛛成员,捣鼓出这个动静的年轻人,叫徐景……华夏传奇宗师潜龙,便是死在了他的手上!”

周道福睁开眼睛,似乎带了上一丝兴趣,缓缓说道:“杀死潜龙的人就是他?有意思,看来……去陵京大湖,刻不容缓了,尤金,你把我们从王家那拿到的文件藏好,从今日起,就去陵京大湖,等待奇珍异象的现世。”

“王师,那……那陵京湾周围的地,我们不争取了么?”听到要把文件藏好,尤金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周道福说道:“我们太国人的身份实在太过敏感,不宜做出此事了。”

尤金说道:“我可以委托我培养的一些华夏人帮我完成!”

“不必,等待奇珍异像的出现,才是重中之重,其他的事情,都可暂时往后延缓,我不想见到任何意外。”周道福说道。

“那徐景又该如何处理?”尤金又问道。

周道福眼睛一眯,几乎只剩皮包骨的面庞上,在此时仿佛重新焕发了光彩:“打败潜龙,一直是吾辈梦想,既然他完成了此事,那我必将出手,将其了结,以证我太国道法之威!”

周道福忽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左手手串的13只死婴发出了凄厉的嚎叫,冒出浓浓黑烟,化气为实体,在他头顶上空旋转,整个办公室内,都笼罩在了一片黑气血雾当中,仿佛置身于地狱一般!

“为了打败潜龙,我用二十年的积累,以太国怨气最大的十三名死婴,化成降天邪头!在我手中,更有三种大变化!等我与那徐景会面,我必取下他的头颅,做成降头鬼王,不负此番华夏之行!”

“好!那我便静候王师出手,以解我心头之恨!”尤金见到这遮天蔽日的邪气鬼婴,内心震撼之至,恭敬弯腰。

……

徐景的租房之中,慕诗寒已经睡醒,随手披上了她的白色衬衫,将黑裙和过膝长袜穿上后,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她的神色依旧十分冷清,仿佛昨天闹出的大动静都和她无关似的,看着徐景说道:“昨天怎么样了?”

徐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你倒是挺能睡啊,一般的女生经历了昨天那种事,晚上哪能睡得着?你眼睛绿了没有?”

慕诗寒抬手,随意的在脑后系上了一个丸子头,对徐景讥讽地说道:“怎么?我没有眼睛变绿进入中邪状态,让你很失望么?”

慕诗寒在心底对徐景一阵鄙夷,他竟把自己长生仙体所展示出的碧眼神通,当成是中邪,井底之蛙,可悲可叹。

徐景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说道:“失望?是啊,的确有点失望,你要是真的中邪,我倒是有理由把你五花大绑,再拍几张照片让你看看你的丑态了。”

“你……我……我杀了你!”

慕诗寒面色大变,两颊气得通红,这一瞬间,她再次敛出气劲,当真想把徐景打杀在此地!

但她又在心底不断告诫自己,眼前这人只有六个月生命了,不过半年,就是死人一个。

等时限一过,就把这段时间在他这里受到的气,一并发泄出来!

在此之前,就以慈悲之心悲悯他一下罢了。

慕诗寒把气劲收回,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先回去了,由于进了王家便中邪,周妍和柳依依对昨天的事情一概不知,现在她俩人都是蒙的,我去看看她们,你好自为之。”

慕诗寒走到门口,刚准备出门,便被徐景追了上来,说道:“等等!”

慕诗寒反过头,蹙眉看着他说道:“你又怎么了?”

“时间还没到一天,我得跟着你。”徐景严肃地说道。

慕诗寒有些惊异地瞟了一眼徐景,难道他是在关心自己?

“怎么?你还想看我会不会中邪?”慕诗寒问道。

“是,我怕你会害到别人。”徐景点了点头。

慕诗寒脸色一变,俏脸如霜,淡淡地说道:“那我随便你吧,多此一举。”

……

中午,按照周妍和柳依依从微信上发来的消息,他们约定在陵京九霄大酒店吃中饭。

“我们回去吧,这顿饭我不吃了。”

徐景不放心慕诗寒,一直跟着她,但慕诗寒走到酒店门口之后,秀眉微蹙,转身欲离开这里。

“来都来了,你不吃早说啊。”徐景不满地说道。

这是陵京著名的五星级豪华酒店,按照周妍和柳依依平时的请客风格,她们没必要选择在这里才是。

所以慕诗寒猜测,应该是有一个她不想见到的人在摆宴请客。

“慕姐,你们比我还早到一步啊,走吧,今天金少请客,说他知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原因。”

就在此时,饭店门口停下了一辆奔驰s300,里面走下来了柳依依和周妍,还有她们的男朋友刘宇和陆子兴。

“果然是他……”慕诗寒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悦之色,在这里碰到她们,想走也走不了了。

柳依依和周妍两人一人一边挽着慕诗寒的胳膊,柳依依说道:“慕姐,昨天好奇怪啊,去了王家之后,我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了,然后一到早上,天呐,居然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周围还发现了战时留下的炸弹,发生了大爆炸,我们还是被派直升机救出来的,话说……昨天你和徐景去了王家没有?”

看来,她们的记忆停留在了进了王家大门,而后发生的事情,她们已经一概不知了。

慕诗寒想了想后,对她们说道:“昨天我们有点事,所以没有过来。”

周妍听后,说道:“哦,这样啊,那走吧,别让金少等久了,他说他知道昨天是什么原因,说是太国人捣的鬼。”

徐景对她们俩的男朋友点头示意,算是打了个招呼后,也跟在她们身后,一起进入了饭店。

“小寒,你们来了!”

到了九霄酒店内的一个豪华大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大部分都是徐景没见过的。

一名身着白色西装背心,容貌颇为帅气的年轻人坐在主席位上,见慕诗寒进门后,帮她拉开了身旁椅子,示意让她坐过去。

但慕诗寒却不为所动,坐在了最外围的徐景身边,让那年轻人有些发愣。

徐景高大帅气,容貌外表更胜他三分,与慕诗寒站在一起,同时前来,几如天仙璧人一般搭配。

他的眼眸之中,浮现出了一丝妒恨之色。

周妍见状后,尴尬一笑,说道:“金少,和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徐景,咱们班的新转校生。徐景,这位是金在华,陵京市天华集团董事长之子。”

金在华皱眉看了一眼徐景,问道:“我今天有叫他来吃饭?”

慕诗寒缓缓说道:“他是我的朋友,我叫他来的。”

金在华听后,点了点头,说道:“行!既然是小寒的朋友,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不然,在座的各位老板知道还以为我金在华什么阿猫阿狗都请过来和他们同座,玷污了他们身份。”

“哪里哪里!”

“在华小侄说话也太客气了。”

“来者是客,来者是客!”

金在华此话一出口,周围几名西装革履的老板都是发出了几声爽朗的笑声。

金在华立即对徐景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针对你,来者是客,你是小寒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绝对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柳依依听着这金在华如此直白的讽刺,哼了一声后,为徐景辩解道:“金少,徐景可是有大能耐的人!你别看他年纪轻轻,实际上,他已经是化劲宗师了!上次要不是他出头,我们这几个人,还有慕姐,可能就要遭殃了。”

一听徐景是化劲宗师,在座的这几个老板皆是脸色一变,同时,徐景这两个字,让他们隐隐有些熟悉感,好像在哪听过一般。

不过,金在华却不为所动。

他轻蔑一笑,有意无意地看了徐景一眼,说道:“化劲宗师就了不起?为拿下陵京湾的那块地,你可知道我认识多少宗师了?”

徐景一直都处于淡然神色,这金在华的一番言语,无法激起他内心任何波澜。

但听到他也要争陵京湾的那块地后,徐景便将此人划分到自己的对手范围中了。

“陵京湾这块绝世好地一出,我便紧急联系了陵京几位著名老板,着手于对陵京湾的开发计划!”

“据我所知,昨天的爆炸,和那群太国人有关,而那些太国人之所以在王家附近闹事,就是因为他们想获得陵京湾的地皮文件!”

“同时,为了对抗这些太国人,我与东瀛剑道大师合作!势必拿下陵京湾!谁敢与我一争高下?”

金在华话音一落,一名身着灰色和服的东瀛人,从门外缓缓走了进来。

金在华见状,立即从座位上亲自起身迎接,大笑道:“山崎多摩雄大师,您终于来了!我们刚才还在讨论化劲宗师,您和我们说说,化劲宗师在您的刀下,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

山崎多摩雄会不少华夏文,一听到这番问话后,神情威严而又不屑地说道:“华夏的化劲宗师,不过是富士山下一只待宰羊羔而已!在我东瀛剑道的太刀之下,不值一提!”

山崎多摩雄神色倨傲,也没仔细去看饭桌周围坐了哪些人,直接仰头过去坐在了金在华身边。

“东瀛剑道大师?!超越化劲宗师的存在么?!”

“在华侄儿真是好本事,连这样的国外高人,也被你请来了!”

“如此看来,化劲宗师……的确不值一提。”

山崎多摩雄到来之后,在场众人皆是一阵惊讶赞叹,周妍和柳依依也是大开眼界,头一次见到如此高人风采。

金在华冷笑地看了一眼坐在山崎多摩雄大师对面的徐景,此时他一声不吭,见到东瀛剑道大师的到来,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徐景,在大师面前,你怎么不说话了?怎么不吹嘘你化劲宗师的武道实力了?”金在华问道。

“你眼中的大师,在我眼中如蝼蚁一般,我为何要和蝼蚁说话?山崎多摩雄,你还敢来华夏?我也是富士山下的一只待宰羊羔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