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你孙子时日无多!/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西省,华市,西岳华山。

华山除了是全国著名的景点,也是华夏两大赫赫有名的宗派盘踞地。

其中一个,便是全华夏最大最正统的道观教派——全真教。

龙门道,真一道,茅山道,清静道等,其归根结底,都是出自于全真教。

全真教的高人几乎不问世事,潜心修道,大道天成。但也并非和外界断绝交流,这华山的七十二半悬空洞中,便布满了全真教派的道观,供旅客参观朝拜,赚些香火。

另外一个,

就是相对而言传闻较少,但势力无比强大……为华夏四大宗门世家之一的亢金宗!

在华山旁连绵不绝的群山之中,亢金宗占据了足足一个山头,建造了一个庞大的山庄,而且藏匿极深,隐于重峦叠嶂的深山之中,非武道之人,绝对不可能有机会找到位置,也没本事进去,他们几乎与世隔绝。

这种宗门世家的日常支出来源,也和普通人不搭界。

亢金宗设有外宗门,一般是被亢金宗授予了权利,开设武馆,兴办产业,这些人是外宗门弟子,每年都会给亢金宗贡献资金。

而由外宗门正式进入到亢金宗,需要两个条件同时达标——

有钱,每年给亢金宗缴纳的资产足够多。

天赋,自身武道修为必须到达极劲宗师以上。

很多有钱人表面虽平平,其实暗地身份就是这些外宗门弟子,他们加入宗门世家的原因也很简单,一个人的寿命终是有限,庞大财富来不及花,便入土了,哪个有钱人不想长寿?

加入了宗门,便可延年益寿,得道成仙,想真正长寿,就得修道。

所以……很多有钱人一有门道,打听到如何成为外宗门弟子,便相继趋之若鹜了。

不过这些基本都是四大宗门的幌子,借着修道长寿的名头广招门生,一面是不与外界社会脱节,另一面,也是拿来敛财的手段罢了。

他们核心人物,很少会是这些外宗门弟子,一个人有能力赚钱,还指望他能习武突破到极劲宗师?

很多终其一生,也攀登不上,只能每年按时给亢金宗交钱,亢金宗要的钱,对大富豪来说并不多,只要有延年益寿的机会,他们就不会放过。

宗门世家,除了宗门,也含了世家二字。整个是一个大家族,核心人物,都是自家人,外人别想插入进去。

“升龙,你的全部武学,便是如此地步了么?这个横扫四方的天脉掌,你是不是藏了东西?为何我总是学不会?”

亢金宗山庄,长风崖。

此处位于山脉的悬崖峭壁之上,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图广场,这是亢金宗宗主胡光傲的特有修炼场所,闲杂人等,不能进入。

“我能教的,都教给你了……你学不会,说明你悟性还没到。”

徐景许久未见面的爷爷……徐贤盛,现在仿佛又苍老了十多岁,面容憔悴,摇摇欲坠,在一旁打坐,胸口之间,只悬了最后一口气了。

胡光傲上身赤裸,年龄与徐贤盛相差无几,但他身上肌肉高鼓,硕如泰山,便是年轻人,也无法和他相提并论,他习得了升龙的一切武艺,唯独一招绝学“天脉掌”,他怎么都学不会。

“哼!”

胡光傲冷哼了一声,他怎会悟性没到?他知道是徐贤盛不肯教,因为自己一旦学会他所有绝学,徐贤盛便再无利用价值,死期也就将至了。

在胡光傲没有学会天脉掌之前,他每天不得不给徐贤盛服下一颗六品丹药“回光丹”,以延长他的寿命,六品丹药不是凡物,每天花费很大。

徐贤盛体内毒素已渗透奇经八脉,已经是绝症,必死无疑了,回光丹也只是强行延缓他的寿命,等他体内所有机能彻底耗尽,便是大罗金仙,也救他不了了。

“徐贤盛,潜龙已经下山了。你的孙子徐景占据了所有肉灵芝,让他勃然大怒,再过不久,潜龙就会去取你孙子的命,我听说,他已经练成天脉引和天脉寒气,离以武入道,不过半步!你应该知道这有何等恐怖吧?”胡光傲冷笑地看着他。

徐贤盛微微抬起头,对他问道:“你想说什么?”

“你把天脉掌彻底教给我,我去阻止潜龙!你应该知道你大限将至了,在你死之前,我把潜龙的脑袋提过来给你,让他害不到你孙子,也顺便帮你报二十年之仇,让你死得安心,如何?!”

胡光傲为人阴险狡诈,用心歹毒。潜龙被徐景杀掉的消息,早已遍布天下了,然而在这亢金山庄内,他便是皇帝,徐贤盛任何外界消息都不可能听得到,全凭胡光傲的一张嘴。

徐贤盛淡淡地看着他,说道:“你离以武入道,也是只差半步了,现在你集武学道法大成一体,大大优于潜龙,你这样还对付不了他么?”

胡光傲现在的能力,恐怕是近二十年来最势不可挡的人物了。

他体内不但有修道者的元婴,是当今世上凤毛麟角的元婴期强者,而且……还结成了一颗武魂内丹,在徐贤盛的辅佐下,他已经是这世上,独一无二,最强大的武者兼修士!

胡光傲说道:“差半步?徐贤盛,你应该知道吧,我就差学会你的天脉掌,就能以武入道了!差一掌!”

“再说一遍,你孙子,时日不多了!”

胡光傲,不断的拿徐景威胁着徐贤盛,他知道,这是升龙在这世上的唯一软肋了。

徐贤盛目光一阵涣散,感受到了毒素已经遍布全身。

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恐怕就是无法再亲眼见到徐景了,他还有一些话,想亲口告诉徐景,所以他一直强撑着。

潜龙是他养子。

潜龙的武学天赋,他是知道的,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天才,只可惜……外似猛虎,胸藏豺狼,二十年过去,实力恐怕已远胜当年的自己,他若想去取徐景性命,那自当如杀鸡屠狗一般简单。

说起来,都怪徐景经脉被那叫席朝青的丫头强行打通,倘若徐景继承了自己的所有武学,徐景至少在潜龙手下,能有一丝自保的机会。

“好,我把天脉掌教给你,但……无论如何,你也要去阻止潜龙,不要让他害到我孙子。”

徐贤盛终于还是妥协了。

“行!”胡光傲脸上露出了一丝狠戾的笑意。

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徐贤盛的眸光也彻底暗淡下去。

胡光傲学会天脉掌的那一天……

就是他的死期。

……

中北海,中央重狱。

席家老管家康福,就关在了此处。

上次秦家调动军队,与他虽然没关系,但亦受到了牵连,按照法律,他下半辈子,会在牢狱里关到死了。

“屠龙者徐教官,您来啦!”

“徐教官!恭喜恭喜!喜提潜龙项上人头!”

“徐教官,我去给您倒茶!”

徐景到了监狱内的审问厅内,里面的士兵都在尊敬的向他打着招呼。

在以前,徐景当天狼部队的总教官,顶多是能做到让这些士兵服气。

而自从他击败潜龙,扬名立万以后……

他当天狼部队的总教官,让这些部队成员觉得是自己的荣幸!

“我是你们的教官!再和我客套,没有一点军貌,嬉皮笑脸的,就是负重引体向上准备了!”徐景半开玩笑地说道。

此时,满头白发,身材瘦弱的康福,双手扣着手铐,被士兵带了过来,隔着透明的玻璃墙,他面庞上已失去对生活的动力了。

徐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后,转身离开座位,对一旁的席朝青说道:“你来。”

席朝青此时正好在看手中的一个月牙玉佩,静静地注视着,月牙玉佩发着淡绿色光芒,成色远不如帝王绿那般透彻好看。

这是徐贤盛在逸景华天的天台上,临走时交给她的,没有告诉她用途,只是希望她交给徐景。

但是……

席朝青似乎没有要交给徐景的样子,徐景至今都不知道有件事。

“好的。”

席朝青把玉佩收在怀中,抚了抚旗袍下摆,勾着玉腿坐了上去,笑着说道:“康伯,这些日子过得还好么?”

康福脸上露出了一丝惨淡的笑容,说道:“你觉得呢?大小……席朝青。”

“若是你觉得拗口,你还是可以叫我大小姐的。”席朝青抿了抿唇后,微笑着对他说道。

康福摇了摇头,说道:“大小姐,如果你是打算来我这里问出什么消息的,那还是免了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一个下人,王秦两家没有给我透露什么重要内容的。”

席朝青微微一笑,说道:“是您从小把我带大的,虽然在晚年,您犯了一些错误,但这是我们席家没有重视你导致的,今天,我什么都不问,只是想带您出去。”

康福微微一怔,随后笑着摇摇头,说道:“算了吧,大小姐,我的过失已经无法挽回,我没脸再回席家了。”

席朝青说道:“没让您回席家,只是……我们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些孩子,让他们都和您姓康,然后给您找了管家和保姆,希望……您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安享晚年。”

康福浑身一震,那震骇的老眼之中,两行浊泪流了下来。

“小……小姐……”

徐景在此时摆了摆手,说道:“放他出去吧。”

“好的,徐教官!”

随后,康福的铐锁被打开,人也被带到了徐景和席朝青面前。

“康伯,外面准备了车,现在就有人接应您出去了。”席朝青笑着对他说道。

康福像是做梦一般,尝试着走到了门口,发现没人拦住他,外面,也停着一辆熟悉牌照的路虎,似乎是接他出去的。

康福顿立在门口,在犹豫了很久之后,缓缓对席朝青道:

“小姐……想害席家的人,是井木宗!王家和秦家,包括席敬轩,都是井木宗的外宗门弟子。”

说完以后,康福便低头愧疚地走了出去。

听到康福坦诚相告后,席朝青也松了一口气,对外面的路虎司机打了个电话:“照我原先的做,不用杀他了,让他安享晚年吧。”

根据上一世的记忆,康福已经没有几年寿命了,已掀不起任何风浪。

席朝青念及情分,留了他一条命,换成是他人,敢吃里扒外到这般地步,害得席家差点灭亡,那十条命都不够席朝青杀的。

“看来真不是亢金宗和毕月宗,原来是南疆十万大山中的井木宗……我早就怀疑是他们了,只是不敢确认,毕竟室火宗的人里,也有人会用蛊。”席朝青的眸子眯了起来。

“那现在出发?先去井木宗,还是亢金宗?”徐景低头点了一根烟后,对席朝青问道。

“都不去。”

席朝青美眸一眯,似有一个重大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