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今天我带走你女儿了!/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景和席朝晚同时侧过头去,发现失去双臂的秦修和他的父亲秦东,带着一群东瀛人,从门外走了进来!

“秦……秦哥哥……?”

看着前方来势汹汹的一大堆人,席朝晚一脸错愕,这难道是要上门打架了吗?

来者,

正是与席家并称四大权贵世家的秦家!

“哎哟,秦老爷来啦!我马上叫席老爷出来!祝秦老爷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一名年龄不大的席家迎门管家一看这架势,心中有些后怕,但还是喜气洋洋地冲了上去,对秦东拱手拜年。

“哼!”

秦东脸色阴沉,大手一挥,直接将他推开在一边,皱眉大吼道:“席中乾!我秦东来给你拜年了!”

“哈哈哈,原来是东哥来了!”

席中乾闻声后,携带着一群保镖,风风火火地走到了大院之中,对秦东说道:“东哥,今天除夕,拜年还早呢!带这么多人来,是来问我要红包的吗?”

席中乾圆滑世故的奸猾模样,与那天威严赫赫的席家家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徐先生,来者不善!我家老爷近来和秦家王家交恶十分严重!您先进屋里躲一躲,等他们走了之后再出来!”

一名小管家跑到了徐景身边,拉着徐景跑到了一边的小屋里躲着了。

徐景目前是整个席家的大红人,这些管家都把他当宝贝供着,哪能让他有意外啊。

“要红包?!席中乾,你别给我装傻啊!我儿子去南城帮你女儿出头,结果被废了两只手!为什么你女儿相安无事,还能和徐景这个罪魁祸首谈笑风生?你玩我啊?”秦东指着席中乾说道。

席中乾依旧面上带笑,说道:“东哥,别生气!这事吧,我觉得还可以再商量商量……这里面定然有误会!不如先进去喝杯热茶,我和东哥好好谈谈?”

“爸,不用和他谈了。”

此时,席朝晚从席中乾的层层保镖中走了出去,她神情严肃,语气坚定,心中似乎已经作出了决定。

“这事,错在我身上。秦伯伯,是我一时任性,才让秦哥哥去找徐景麻烦的,徐景只是自我防卫,根源出在我一个人身上,你要出气,就找我出气吧。”

秦东听罢,怒发冲冠地指着她说道:“找你出气?你这么看得起你自己?今天,你和徐景两人都死定了!你知道毁掉一个化劲宗师,而且这个人还是我儿子的这种感觉吗?化劲宗师有多重要,你知道吗?!四大世家,只有我秦家才出了这么一个,被你和徐景毁了!”

席朝晚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我当然知道!秦哥哥确实很在意自己化劲宗师的身份,在那天南城的梅子洲,如果不是他在最后以我当挡箭牌,我都不知道他有这么在意化劲宗师的身份呢。”

秦修愤怒地说道:“你在讽刺我?!”

席中乾此时收敛起了笑意,冷声说道:“够了!秦东,看在今天是除夕,我原本还想和和气气的和你谈话!但你蹬鼻子上脸,不把我放在眼里?这里是席家大院,不是你秦家大院!你动我女儿一下试试!”

秦东听罢,嗤笑了一声,转头使了个眼色,说道:“几位大人,听到他的要求了吗?去动动他的女儿!”

“哟西!”

一名东瀛人踩着木屐大步向前,当他手握到太刀刀柄的时候,眼神突然一狠!

“咻——”

他身形鬼魅,犹如烈风一般席卷而来,寒芒一闪而过!

出击,拔刀!

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仅在转息之间完成——

“唰唰唰!”

等那名东瀛人已经站回原地,把刀归入鞘中之时……

席朝晚的旗袍,瞬间多了十多道口子,一道道旗袍碎布,散落在地!一双修长洁白的大腿和旗袍内的雪白肌肤,便展露在了众人面前!

“啊……”

席朝晚惊呼一声,红着脸将手蒙在了关键部位,把身子蹲下,羞愤难当!

“哈哈哈哈!”

秦东身后其他八名身着和服木屐,腰佩太刀的东瀛人,眼中透着淫邪的光芒,放声大笑着。

席中乾满脸煞白,气急胸闷,指着秦东一字一顿地说道:“你……秦东!你下手竟能如此无耻?!”

“不是你让我动你女儿的吗?”秦东傲然说道。

“你这是想和我席家直接撕破脸皮了吗?”席中乾怒视着他说道。

秦东冷笑了一声说道:“徐景与我秦家的仇怨,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你公然让他做你家的女婿,那不是先打了我秦家的脸吗!与你席家撕破脸皮又如何,你以为席家还是三年前的席家?现在我还用怕你啊?”

席中乾脸色一变,却对他的这番话无法反驳!牙关几乎都要气得咬碎。

家族交手……可不是像街边混混一样找人打上门就算完事了。

席中乾最大的压力,莫过于从三年前他就开始和秦家和王家开始竞争了!

京城四大世家,在三年前实力都相差不大,甚至席家硬实力更强一点,可算是京城世家龙头老大了。

但不知何故,席中乾被两大世家同时当成了竞争对手,在经济方面不断制裁他!

用简单的话来概括,

这三年来席中乾无论投资什么,另外两大家族就会得到消息,高于他的价格收购,进行恶性竞争,比得就是谁有钱。

短时间内他可以面对一家,但长时间,席家如何抗衡得了两大家族的财富?

所以他一事无成,甚至连旗下企业的正常运转,都很难维持,他拿不出任何流动资金了。

这导致席中乾在这三年来苦不堪言,几乎找不出破解方式,他想过将两个女儿分别嫁给王家和秦家,以求得到一丝喘息机会!

可偏偏徐景的出现,打乱了他这最后一个自保手段。

如今,秦东已经不屑于在暗地里和他斗,已经摆在台面上来说了。

商业大经济,人脉关系网,交手硬实力……三个重要比拼方面,秦家现在都已经全方位碾压席家!

他已经完全不把席中乾……甚至是整个席家放在眼里了!

“去!把他的保镖给我废了!”

秦东再次发号施令,那名东瀛剑客再次拔刀向前,身形犹如灵蛇过江一般……在席中乾的二十名保镖的身旁穿梭而过!

“呃——”

“呃——”

那二十多名保镖,甚至连拔枪都来不及!仅这一名东瀛剑客,便将他们全数挑断筋骨,打翻在地!

“这……老爷的保镖可是极劲高手!”

“好快的刀!一个东瀛剑客……就如此凶悍了?难道实力已经达到了化劲宗师的地步?他足足带了九个啊!”

“八个是黑色太刀,其中一个还是佩戴了红色太刀的!那个好像更强啊!”

徐景被三个管家拉到一个小厢房后,那三个管家便透着窗户缝在外面打探着情况,发现局面不容乐观!

今日,秦东带了九个东瀛人过来!其中八个人手持黑色太刀,身份为东瀛剑客!

场上还有一个与秦东并肩而立的东瀛人,戴着的是红色太刀,他的身份……为东瀛剑豪,实力更加深不可测!

“席中乾,今天我带走你女儿了,她也许以后永远都不会回席家了,但你放心,我不会让她死的,会好吃好喝地供着,免得我这可怜的断手儿子没人照顾。”

“哈哈哈哈!”

在场的东瀛剑客再次爆发出了阵阵邪笑,显然是往龌龊方面想了。

在席中乾的所有保镖都倒地之后,席中乾便成了一个光杆司令,那名解决掉现场所有保镖的东瀛剑客,也在朝着席朝晚走了过去。

“不……不要!我不和你走!你儿子手断了,那我也断双手好了!我不走!”

席朝晚坐在地上,双手仍然遮在了自己洁白的肌肤上,那东瀛剑客猥琐至极,下刀角度刁钻,席朝晚现在一站起来,便会春光乍泄,这么冷的天,寒风吹得她在地上瑟瑟发抖,小脸冻得通红的,表情害怕到了极点。

“给我滚开!”

席中乾大惊失色,立即过去推着那东瀛剑客,但那东瀛剑客仅仅用刀背朝席中乾肚子上一拍,席中乾便往后踉跄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胸口发闷,难受至极!

“秦东……你胆大妄为!若不是我要席桦去追查他人行踪,他要在此处,哪轮得到你的这些倭人放肆?”

席中乾在此时是后悔不已,前几天,就不该让席桦离开自己身边,去追查席敬轩父子的下落!导致现在身边连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了!谁会想到秦东会这么肆意妄为?

“八嘎!你以为我不懂华夏文,说我是倭人?”

那东瀛剑客上前将席中乾一脚踹翻在地,目光凶狠的看着他。

“爸!”

席朝晚看着父亲神色痛苦的倒在了地上,眼泪瞬间就掉了下来。

“哟西!”

那名东瀛剑客咧了咧嘴,两眼放光,朝着衣着破碎,肌肤雪白的席朝晚走去!

“这群倭人!畜生不如!”

“我们一起冲出去吧?去救二小姐和老爷!”

“连……连席老爷的那些保镖都不是对手,我们出去,那不是送死?”

这三个躲在厢房里的管家心急如焚,抓耳挠腮,偏不知该怎么办。

“吱呀……”

就在此时,徐景推开了门,向门外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