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南城土特产/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此同时,

大院之中,人物焦点已经由席俊博,变成了席朝青。

自从李正国道出席朝青的真正能量后,连那些特意给席国为祝贺的高官权贵,都端着酒杯跑过来巴结了。

开玩笑……刚才李正国口中说的那些产业,没有一个是冷门的!全都是大有前景,眼光极为独到的投资方向!

这么好的机会不打好关系,更待何时?

“席夫人,这杯酒是敬你的,我在矿业局工作,以后希望多多照顾一下呀!”

“席夫人,我在浙州当分区局长,以后要是方便,多多通融啊!”

“席夫人,我在苏北那一块也有货源,听说您女儿旗下有服装产业,我们合作的话,必定双赢互惠啊!”

席朝青对过来谄媚巴结的人爱理不理的,所以这些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去巴结席朝青的母亲周君怡了。

周君怡上次受到这样热情的待遇,还是三年前席中乾刚接手家主位置的时候。

但这两年局势不明朗,常人根本难以想象得到席中乾所承受的压力。

他一面要和各大京城世家竞争,另一面,席家兄弟还死盯他的位置。一旦当了席家家主,那就拥有着和京城各大人物对话的话语权,掌握了席家积攒百年的人脉。

这也是席家后辈终生梦想,谁不想拥有这般呼风唤雨的重权滋味?

“我以茶代酒了,大家的话,我都听到了,一定会让小青尽力帮你们完成的!”

周君怡笑得合不拢嘴,容光焕发,再次尝到了受人重视的感觉。

早知道席朝青有这样的能耐,她哪里还要憋屈这么久?

而一旁的席家人,此时只能在一边眼巴巴的干看着,心中憋着一口气,肠子都快悔青了!

在此之前……

他们可没有一个人上去与席朝青寒暄,哪怕是最普通的打招呼,都未曾有过!嫌弃席朝青到了极点,不想和她染上任何关系。

现在连外人都可以肆意去巴结讨好席朝青,他们这些亲戚,却连开口的脸都没有了。

“老公……我……今天真是太谢谢了。”

席朝青在此时眉目含羞的看了徐景一眼,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这还是席朝青头一次拥有了依靠他人的感觉……

在性格上,她太过于强势,绝不会主动寻求任何人的帮助。

今天感受到这番滋味后,她才知道,当小女人……似乎也不错。

“这都是你原本就该有的。比起你对我的好,这些不值一提。”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从徐景嘴里说出来,却霸气至极!

席朝青心头一阵湿润,

自己这一世,真的没有看错人……

“你们都是我请来的,现在……你们这是干什么?!”席国为走到了席朝青等人的面前,将不少人推到了一边,愤愤不满地说道。

他儿子已经彻头彻尾的输给了席朝青,如今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又无疑是化成了一记记响亮的耳光,在打他的脸!

“席总,席朝青也是你席家的人,我们和她合作,有什么问题?”

“对啊,席总,我们过来,不就是寻求利益最大化么?很明显,席朝青很适合我们合作!”

“席小姐!这是我的名片……”

席国为忽然怔怔入神,木然地站在了一边,连他……也败得一塌糊涂!

席中乾人都还没来……

她的女儿,就叫来了两个人,一个高成辉,一个李正国,便让他直接失去了竞争资格。

自己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人脉,竟在这个年会上……变成了他女儿的人了。

“席大老爷,席大老爷!”

此时,在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丢尽颜面,对他们寄予厚望的席国为老父亲一口气没顺得上,身子突然一阵摇晃,坐在椅子上,直接晕了过去。

“爸!”

席国为慌慌张张的跑了上去,在座的不少人也都围了上来,不知道发生什么状况了!

“是心脏病,心脏病发作了!快叫医生!”

席国为知道自己父亲患病多年,一看这面色发紫的症状,便知老毛病又犯了!

几乎所有席家人都跑了过去,徐景这一桌,倒剩了高成辉,李正国,还有席朝青。

徐景坐在椅子上没动,对席朝青说道:“那个倒下的老爷子是谁啊?”

席朝青看了一眼,神色倒也没有多大感情起伏,说道:“是我大爷爷,席国为的父亲,与我没什么交流。上一世,他也是在这个年会上死的。”

徐景“哦”了一声,没有多言了。

“席总!席大老爷……已经快不行了!”

一名席家御用医师在把了一下脉后,摇头叹了一口气。

席国为当即嘴唇一颤,瞪大眼睛说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席大老爷……真的,真的心梗已经非常严重了,就算现在送到医院,恐怕也难以抢救!”那医生语气艰难地说道。

遭遇到了连续的几次巨大打击,让席国为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抓着自己的头发,眼泪模糊地说道:“不……这不可能……爸……”

席二老爷,也就是席朝青的爷爷,在见到这一幕后,也是老泪纵横,说道:“你们……你们一定要给我治好他!”

他们的儿子虽然斗争激烈,但这几个老爷子,关系倒是亲得很,这一大把年纪了,看到自己兄长就要这么死在自己面前,这换谁也承受不住啊。

唯独一旁的席敬轩和席佳乐,目光淡漠。

席敬轩嗤笑道:“大哥可真够惨的,儿子被气晕,老子气得猝死,他就是性子太直,转不过弯来,喜欢和人硬碰硬,这样怎么当得好家主?”

席佳乐缓缓说道:“大爷爷这一死,大伯估计在今后也没办法和你争了,今天只要把席中乾彻底扳倒,席家以后就是父亲说了算了。”

“席中乾,席家主到!”

就在此时,席中乾领着一群人,从门外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

这里面,除了保镖以外,还有三个青帽长褂的老中医,以及和徐景有过一面之缘的天劲宗师——席桦。

“中乾,大哥快不行了!”

席二老爷拄着拐杖,哭诉着对他说道。

席中乾立马冷静了下来,转头严肃对那三个老中医说道:“请三位神医出手,救我大伯!”

这三名神医是席中乾特意找来医治女儿席朝晚的,所以一路上花了很长时间才把他们请动出山,直到这个时间点才赶了回来!

“席先生只说要我们救你女儿,没说要我们救他,老爷子这症状是心肌梗塞导致的猝死现象,我们手里无药,可以收拾后事。”一名神医瞥了一眼后,得住了和席家医生一样的结论。

“药……我们有药,我们什么药都有!请神医出手!救我父亲,救我父亲啊!”席国为听到后,立马跪抱在了一名神医脚下,痛哭流涕地对他说道。

那神医低头叹了一口气,将脚从他怀中抽出,说道:“有药也没用啊!现在煮药,还来得及吗?”

“而且……一般药物见效不够快,他这样子,连喝药都喝不成了。”

这些神医通篇就是四个大字:必死无疑。

但第三名神医却皱眉道:“除非……有药膏,那还能试试!”

“药膏?药膏早被南城人垄断喽!这里哪里会有药膏?”那神医笑着摇摇头。

“南城人?你……说的南城人,具体是谁?!”

“大神医……徐景!”那神医淡淡地说道。

此话一出,如石破天惊!让在场所有人……呆立在了原地!

席家男女老少,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急切地将目光朝后望去,却见到徐景扛着一个写着“南城土特产”的棕色箱子,嘴上叼着一根烟,对他们问道:“在找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