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感谢前辈救命之恩!/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公?!”

在血鸦王出现以后,徐景仍然敢大步向前,这是连席朝青也没想到的——

因为连她都打算让徐景作好逃跑的准备了!

按照一般情况,寻常乌鸦如果啃噬人肉尸体过多,便会沾染上邪气,变为血鸦!但像龙虎山这种地方,人烟稀少,哪会有啃噬人肉的机会?数量如此庞大的血鸦……除非是战争时期,死了成千上万个人,才能出现这么多!

并且……这血鸦当中,还诞生了一个血鸦王!

这种东西就更不可思议了,代表这只血鸦已经成精,会吸收天地灵气,像修士一样利用灵气进行修炼!已经初生灵智,化为了妖兽!

当代社会,连人的修炼都如此艰难,这只血鸦又是怎么修炼成血鸦王的?!

“老公,小心!连结丹期修士都不是它们的对手!”

席朝青知道徐景做事向来不是一个莽撞的人,他既然敢出手,那就有他的把握,自己只需提醒他一声就行了。

“嗯。”徐景抬头看着遮天蔽日的血鸦大群,依旧神色淡淡。

“哦?筑基期三层的修士,你要去单挑血鸦群?!”那上身赤裸的刀疤年轻人看了远处的徐景一眼,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好奇。

“没有想到,我这颜面之辱,最后是这血鸦帮我报复了……”孙思厚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徐景,心中也是一阵复杂。

“喂!那个叫徐兄弟的,快跑啊!”

清静道的这群小师妹虽然都很看不起徐景,但若是让他惨死在了这群血鸦的铁喙之下,她们心里也过意不去。

但无一例外,在场所有修士都有一个共识——徐景是去找死的。

“鸦——”

那只血鸦王再次发出了一声啼鸣,随后,竟然带领着身后的血鸦群,有组织,有目标地朝着孙思厚等人飞去!

“啊,啊!!”

孙思厚身后的那三名真一道修士,在举起长剑一阵乱挥,发出一声声惨叫之后,身体不到一秒就被血鸦群给啄食了个干净,仅剩下一具骸骨和一把剑,灰飞烟灭!

孙思厚在这些血鸦群中,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席朝青朝那边看了一眼,惊异道:“这群血鸦居然还会优先攻击强大的修士!是进食他们的血肉来达到成长的目的么?这血鸦王真的已经成精了啊……”

徐景,席朝青,包括那些清静道的成员,修为都是最低的。徐景和席朝青,更是在场所有人中修为垫底的两人,一个没有修为,另外一个区区筑基期三层,就连那些筑基期四层的小师妹,修为也比他们高,是这群血鸦的最次的攻击对象……

“别过来啊!”

下一秒,血鸦群又去追逐龙门道和茅山道的人了,那名实力最为强劲的刀疤年轻人,自然也是血鸦群的追逐对象。

他们三人在林中逃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最终还是被血鸦群给重重包围!

“我苦修十多年,没想到今日会死在这群血鸦手中……”

刀疤年轻人和清连清贺,重树等人抱成团,看着如蜂蚁一般密集的红眼血鸦,他们自知绝无逃生可能了……

“哥……怎……怎么办?逃不出去了。”

陈洲陈沐沐那边的小团体,也被另外一群血鸦包围,血鸦王虽然不在他们这里,但数量如此庞大的血鸦,也足够将他们啄食得一干二净了!

陈洲仰天长叹道:“一切,听天由命吧!来竞争通幽草,躲过了那群修士,躲不过这群血鸦……”

“呜呜呜……”

不少小师妹在此时心理已经接近崩溃,害怕的哭了出来。

“呼——”

正当此时!

一阵轻柔的晚风吹过,密林与前方湖泊上方,都起了一层雾……

像是山中云雾一般,密集又浓稠,白茫茫的一片,能见度不足一米!将所有人的视野,降至了最低!让每个人都和瞎子差不多。

“鸦——鸦——”

那群血鸦疯狂的扑腾着翅膀,张开嘴喙在嚎叫着,很显然,这大雾也对它们的视线产生了影响!

“林中突生大雾!好机会,快跑!”陈洲眼睛一亮,对众人说道。

“好,好!”

陈沐沐和她的师妹也重燃起求生欲望,开始在林中摸寻着回去之路。

但在能见度不足一米的大雾之下,他们几乎每走一步就会撞到一棵树上,在这种情况下逃生,也太慢了!

“山雾?!起雾了,我们能逃么?!”

清连重树那边,同样也受到了大雾影响。

“这不是普通的大雾,我在山中修行多年,一般的山雾要想到这个程度,至少需要两个小时的结雾时间,这是自然规律。”刀疤年轻人皱着眉头,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那……那这是怎么一回事?!”清连惊疑不定地问道。

“吼!!”

突然!他们头顶上方,传来了一声凤鸣龙啸,震撼人心的巨大声响,震彻山林!

这一瞬间,不少血鸦纷纷掉落在地上,刀疤年轻人心里一惊,随手捡起了一只被震下来血鸦,发现那血鸦眼睛和嘴喙都流出了血,已经死掉了……

“刚才我听到的是……是龙吟?”刀疤年轻人心弦一颤,大为震惊。

“呼——”

又是一阵山风吹过,逐渐将这里的大雾给驱散干净。

下一秒,

分散在林中的这些人,透过逐渐稀释开来的大雾,往湖泊的方向,看到了他们此生最震撼,最难忘的一幕!

只见——

湖泊正上方,那位筑基期三层的年轻人……手中持着一把散发着金光的金龙匕首,有条不紊地坐在了那只令人胆寒的血鸦王身上……

他背上甚至还背着一个黑色大登山包,一只手抓着血鸦王脑袋上的羽毛,另外一只手,手起匕落,将匕首不断插进了血鸦王的脑袋,血鸦王扑腾着翅膀不断哀鸣,它脑袋上流下来的血液,染红了整个湖面!

而湖上,地上,洞穴门口,密林之中……

全部都是那群血鸦的尸体,都被刚才的那一声凤鸣龙啸……给震死了!

“嗤,嗤,嗤——”

场面异常安静,那血鸦王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逐渐放弃了抵抗,空气中,只传来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匕首穿进肉里的声音。

最终,

那血鸦王在脑袋上被穿了几十道匕首印子之后,终于失去了生命气息,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从天空中坠落到了地面。

“本想用人道一点的方式把你结果了,没想到你这么坚挺,得罪了啊。”

那年轻人直接用匕首给卸下了血鸦王的嘴喙,随手放进了自己背后的登山包里,然后跳到了洞穴门口,将通幽草给一下采了下来,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大步走到了陈洲的身边。

“给。”

他额头上渗出了不少汗珠,但眼睛懒洋洋的,嘴上歪叼着一根刚点燃的烟,手上的血把通幽草的茎部染红,把那株令人梦寐以求的通幽草……放在了陈洲眼前!

陈沐沐,陈洲,那五名小师妹……此时已经张大了嘴巴,足以放下一个鸭蛋!目光中,是深深的震撼!

全场,是死一般的寂静。

刀疤年轻人,清连清贺,重树,孙思厚,甚至包括……席朝青,都懵在原地了。

这家伙……

真的是筑基期三层的修士吗?

把血鸦王当猪宰,瞬间横扫了整片血鸦群,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牲口……”

表情狠戾不羁的刀疤年轻人,此时已是目光呆滞,从嘴中缓缓吐出了这两个字。

“陈兄弟,愣着干嘛?这通幽草对我没用,送你了。”徐景晃了晃手上的通幽草,示意让他赶紧接下。

“徐……徐兄弟!”

这一瞬间,陈洲突然眼圈一红,不知是重获新生般的那种喜悦,还是感动于徐景的所作所为,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接过了徐景手中的通幽草,然后用力抱住了徐景,拍着他的背说道:“徐兄弟,谢……谢谢你!”

在高大的陈洲面前,徐景身材就如一只兔子似的,连嘴上的烟都被震落在了地上,被他抱得有些尴尬,说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龙门派弟子清连!”

“龙门派弟子清贺!”

“茅山派弟子重树!”

“感谢前辈救命之恩!”

此时,那两个道派的修士,已经缓缓走到了徐景旁边,朝他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

“那个……徐景,我就不报姓名了,今天……谢谢你了!”

孙思厚也走到了徐景旁边,不太好意思的朝他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行礼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今日之恩,我吴三元来日必定叩首相报!”刀疤年轻人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敬畏地对徐景说道。

徐景转身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姓徐,报恩就不必了,小事一桩。这通幽草已经被我送给了陈洲,你们只要不为难他,就算报了我的恩了。”

送通幽草是举手之劳,干掉血鸦王说成是小事一桩?!

徐景此话一出口,除孙思厚以外的在场所有人,都面露愧疚之色。

他们为拿通幽草,都是不惜残害他人性命,而这年轻人,从血鸦群里救了他们一命不说,说话客气还到如此地步,当真有高人风范!

徐景此时似乎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致地看向了陈沐沐,对她问道:“你刚才是不是和我说过一句话来着?”

“我……我说什么了?”陈沐沐此时心虚内疚到了极点,自己刚才那样辱骂他,他都毫不生气,如今是要来找自己麻烦了么?

“你之前和我说……筑基期五层和六层有天壤之别,茅山派的重树大师,一只道鬼能打十个我。现在重树大师就在这里,我想问重树大师,你的道鬼,能打十个我吗?”徐景指着自己好奇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