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血鸦王/我的老婆修仙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

陈洲从湖水中一跃而起,重回岸上,跳到了徐景和席朝青两人旁边。

陈洲身上的衣服几乎全都被搅碎,看着像是挂了几块湿漉漉的碎布在身上,结实的肌肉也被刮伤了不少,渗出了丝丝血迹。

但他的意识貌似还很清醒,喘着粗气,心急如焚地对山洞门口的陈沐沐说道:“妹妹!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

陈沐沐看到自己的哥哥从湖水中跳了出来,心中不禁稍稍安定了几分,对陈洲说道:“我……我没事!”

陈洲在此时警惕的看了一眼周围,转过身对他周围的几个师妹说道:“你们看好徐兄弟,千万不要让他有什么意外,这里十分凶险!被龙门派的人给阴了!徐兄弟,你自己也要万分注意!”

话音一落,陈洲便再次从这里跳了出去,大喝道:“清静护体诀!”

陈洲身上的肌肉突然暴涨!他原本就如山峦一般高高鼓起的肌肉,变得愈发旺盛!仿佛是一只大猩猩,上半身与下半身极其不协调!

“妹妹,待在那别动,我来救你了!”

他这一个冲击,势如破竹!周围飞来了几道黄符,都被他身躯所席卷而来的飓风给冲散开!直接跳到了陈沐沐的身边!

“清静道女弟子居多,清静护体诀,我也只看到是修为大成的女弟子练成,没想到男子练成以后,肌肉会爆发到这么恐怖的程度……”

“也就是一种强行提升体能程度的手段吧,我看他身上的伤口都愈合了。”

“这对气劲的消耗应该极大,既然清静道的人就这么两个拿的出手,那他们已经不足为虑了!”

看到陈洲直动了真格,他的底细也瞬时被周围藏匿的修士摸了个清楚。

“哥……”

陈沐沐看到陈洲来到自己身边以后,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梨花带雨的扑到了他的身边。

“你啊……就是不听我的劝!”陈洲看着受到惊吓过度的陈沐沐,再多责怪的话也说不出口了,一只手抱着她,犹豫地看了近在咫尺的通幽草一眼,一咬牙,伸手也摘去!

“不自量力!就你们两个小辈,也敢来此处争夺通幽草?”

突然——

一道矮小的人影从一棵参天大树后飞出,朝着陈沐沐的身体上撞去!

陈洲瞳孔骤然一缩,也顾不得再摘采通幽草,直接反身将陈沐沐抱在了怀里,死死的护住了陈沐沐,而那黑色人影撞在了陈洲的身体上,犹如陨石来袭一般,直接把他们两人撞飞!

“陈师兄!”

这个时候,徐景身边的清静道小师妹终于按捺不住了,大步跑了上去,两人纵身一跃,合力接出了即将坠落在地面的陈洲和陈沐沐!

“咳……”

陈洲和陈沐沐重回到了徐景旁边,陈洲已经浑身无力的躺在了地上,背后都被撞得凹陷了下去。

而陈沐沐因为受到了陈洲的保护,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她气愤又无助地望向了洞穴门口,发现是一个高约五十厘米,晒成了干尸的婴儿,它眼眸中散发着丝丝白光,脑门上贴着一张符咒,这么一个小小东西,居然拥有着连陈洲也难以抵挡的大力!

“道鬼?茅山派?”陈沐沐显得有些吃惊,茅山派并不主攻草药内丹,对通幽草并不如何需求,他们怎么在今天也会来?

一个身着黑色棉衣白布鞋,留着白须的老头,从一边缓缓走了出来,说道:“这种修为,就不要下山前来历练了,免得连命也丢掉!”

陈沐沐看他一眼,怨恨地说道:“筑基期六层……难怪如此嚣张!”

徐景在一旁疑惑地问道:“陈洲不是也有筑基期五层么?在他手中怎么如此不经打?”

陈沐沐转头看了徐景一眼,一身怨气无处撒,只好迁怒到了徐景身上,说道:“你知道筑基期五层和六层的差距有多大么?!尤其是茅山派这种大派,刚才那道鬼,就是十个你也打不过!”

“是么?我倒是觉得这筑基期的修士都没多大差别。”徐景坦然道。

一听这话,陈沐沐心里实在是被徐景气得不轻!他们这次拿通幽草的主力已经倒下了,这毫无战斗能力的蹭队废物倒是潇洒自在,只会在一旁说风凉话,若不是她哥在场,陈沐沐现在就想给徐景一点教训。

“呵,没多大差别?那你怎么不上去试试?”

徐景摊了摊手,说道:“我只想要血鸦,通幽草不值得我争,所以我没必要过去浪费力气。”

席朝青听后,轻笑着摇摇头,在徐景旁边说道:“老公,等拿到血鸦嘴喙之后,这通幽草或许也能顺手拿一下,毕竟是个好东西,多多益善。”

陈沐沐听罢,仿佛是听到了一个莫大的笑话一般,说道:“还顺手拿一下通幽草?我看你连血鸦都打不过!你们这两个人说话可真有意思……不知天高地厚!你站着说话腰不疼吗?”

陈洲此时有气无力的抬了抬手,说道:“妹妹,你别说了!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吗?!你还去教训别人……”

陈洲转过头,嘴角还渗着血液,脸上笑容颇有额内疚,对徐景说道:“徐兄弟,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本来还想帮你搞一只血鸦的,但现在……我自身难保了,心里多有些愧疚!你别介意……”

徐景微微一愣,随后正了正脸色,对他说道:“陈兄弟,你这话说的……”

“重树!”

此时,另一边也突然传来了一声大吼,让场面再度紧张了起来!

一张符箓巨龙飞出,直接将通幽草旁边的婴儿道鬼锁住!

“重树,你们茅山派也有脸来和我们争抢通幽草?不合适吧!”

见到茅山派的人露面了,龙门派便也不再遮掩,清连,清贺两名龙泉山道长,也缓缓走了出来。

那名叫重树的茅山道长冷哼道:“前一段时间,我师弟重雾被人打成重伤,恰好需要通幽草治病。”

“什么病需要用得了通幽草?你在唬谁?听好了!今天这不是你们茅山道士该管的事情!我们的师弟前一阵子也被人打伤了,连师父给的内丹都被人抢走了!若不把今天的通幽草拿回去,我那师弟,交不了差!”清连道长厉声说道。

“在老朽手上,通幽草才能发挥其最大价值!诸位道长不必争了!今天,通幽草归老朽了!”

正当两边争吵激烈之时,孙思厚也缓缓走了出来。

他并无任何修为,不是道家之人,但——

他的身后,却有三名背负着长剑,筑基期六层的真一道修士!

“孙神医?你也来和我们争通幽草?”

重树和清连清贺,都显得十分诧异!还把真一道的人带来了!

龙门派善符箓,茅山派善道鬼,清静道善气防,而这真一道……善长剑!同修为下的个人实力,比他们所有道派都强劲,除非他们的符箓和道鬼提前准备得相当充分,否则……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而且,还一下子来了三个!

“你们也别吵了,今天,通幽草归在下了,诸位老道,往后稍稍。”

就在此时,隐藏得最深的一名高手,也出手了!

他上身赤裸,仅穿着一件黑色练功裤,在着接近零度的环境下也不觉得冷,面庞之上,邪气凛然,眼角下裂着一道疤,看上去非常年轻。

他到达了山洞门口,抬手一撕,便把符箓龙与婴儿道鬼给折成两半!随着寒风吹至树林,消失不见。

“噗——”

失去了对他们道物的气劲牵引,重树和清连同时吐出一口血来!

看到此人的出现,陈沐沐瞳孔骤然一缩,难以置信道:“习武之人?!天劲初期大宗师?!”

几名师妹则在此时问道:“化劲以上的习武之人,不是才三人么?秦家和席家各一名,外加一名在长白山峰隐世修炼的‘潜龙’,他是哪里冒出来的?”

“那三人……是目前被已知公认的三大武学高手,而眼前的这个人……估计是潜修成长起来的,名声没有打出去。”陈沐沐心中骇然道。

那年轻人看了陈沐沐一眼,哈哈笑道:“不是我的名声没有打出去——”

“是见过我实力的人,都死啦!”

此话一出口,在场所有来争夺通幽草的道家修士,心里皆数沉了下去!

天劲初期宗师……那岂不是相当于结丹期修士?!

“我先拿了通幽草再陪你们玩!”

那刀疤年轻人笑着弯下腰,满是老茧的手刚一触碰到通幽草,山洞内,便传来了一声乌鸦的低鸣——

“鸦——”

那年轻人回过头,瞳孔骤然一缩,飞快地从山洞内跳了下来!

一只体积硕大似牛,瞳孔散发着幽幽红光的巨大乌鸦,携带着数以万计,遮天蔽日的黑色血鸦,从山洞中嘶鸣着冲出,瞬间盖过整个天空!

“不好,是血鸦王!大凶邪物!快跑,不然我们都得死在这里!”

陈洲看了一眼天空,大惊失色,奋力从地上站了起来,一只手捂着胸,气闷开口道。

而重树,清连清贺,三名真一道修士,甚至包括了那名赤裸上身的年轻人,看到血鸦王出现后,脸色皆是一变,不敢再多说一句话,身体不由得往密林处退着,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徐兄弟!快走啊!”

陈洲被陈沐沐扶着往后撤,陈洲回过头看着望向天空无动于衷的徐景,他内心焦急不已!

徐景此时已经将一根烟给抽完,在地上踩灭后,呼出一口烟雾——

独自一人,朝着血鸦王的方向走去!

“我等它,等了很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